第370章:軟硬不吃

第370章:軟硬不吃

秦葉悠本以為事情會按照她計劃的方向發展,誰曾想司馬前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,這麼沒用,不知道什麼原因,竟然走漏了風聲。

第三天的下午,文如意就找上門來,這一次她帶着厚厚的面紗,闖進梧桐苑,指直接質問道:「秦葉悠!你明明可以醫治我的臉,為何一直隱瞞,你就是想要讓元修哥哥討厭我是不是,你這個惡毒的女人!」

綠蘿忍不住,直接開口說道:「文姑娘,你這話說的可不對,之前不是你們不讓想讓王妃醫治的嗎?防着我們,讓醫藥盟的長老都來,現在卻怪我們,怎麼道理都在你那邊啊!」

文如意身邊的侍女一看綠蘿出聲了,自然也要替她家小姐出頭,直接說道:「你又算什麼東西啊,我們大小姐說話,有你說話的份嗎?」

「這是在我們奕王府,我管你什麼大姐,小姐的,只要想要對我們王妃不利,我一樣懟回去!」綠蘿怒視着文如意主僕倆。

文如意上前兩步,還想動手打綠蘿。

秦葉悠重重的一拍桌子,眾人嚇了一跳,然後都安靜下來。

「文姑娘,你可能誤會了,我並沒有說我能治,只是說可以嘗試一下,不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,我不該這樣意氣用事,我現在依然堅持之前的觀點,你的臉我也無法無力。」秦葉悠冷冷的說道。

文如意一下子愣住了,她雖然是在氣頭上來找秦葉悠,可是並不想讓她放棄啊。

「秦葉悠,難道你不想要那五百萬兩黃金了嗎?」文如意問道。

「哼,我覺得比起那五百萬來說,我自己更要,千金難買我樂意,我現在就樂意不賺你那五百萬了,反正我都不缺銀子。」

對付文如意這樣的,就不能來軟的。

果然文如意見秦葉悠好像真的無所謂一樣,她頓時着急了:「你怎麼能這樣!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講信用,你既然已經答應了,怎麼能反悔!」

她靠近秦葉悠,伸手就想揪住她的領子質問,秦葉悠一個手刀,把她的手給打開了,依舊冷著臉,聲音更加冰冷:「文大小姐,我的真正身份是奕王妃,做大夫只是我的業餘愛好,我想治就治,不想治就不治,你能奈何我?」

文如意被她氣到,索性任性耍賴說道:「我不管,我就要治,你如果不答應我,我就讓天山派斷了大魏的藥材!」

「文如意!」秦葉悠聽到她這句話,頓時就怒了,為了個人的私利,就要搭上整個國家人民的安危!文如意真的是被慣壞了。

秦葉悠瞬間一聲怒吼,把文如意給震住了,她還沒來得及反應,秦葉悠靠近她說道:「你這狠毒的模樣,祁元修見過嗎?你覺得他會讓這樣的你靠近嗎?」

提起祁元修,文如意就沒有了武藝,祁元修就是她的軟肋。

文如意沉默了半晌,最終低下她高貴的頭顱,僵硬的說道:「好吧,我承認我不該朝你發火,是我錯了,你說吧,要怎樣你才能真的治好我的臉。」

秦葉悠看着她,文如意帶着面紗,額頭也用頭髮蓋住了,只露出兩隻眼睛,依舊是活潑生動的。

這個女人給她帶來的記憶,全部都是不快樂的,甚至是讓她帶着恨意的,可是她卻不能不救她。

「好吧,我說兩件事,你如果都能答應,我可以勉強試一試!」秦葉悠終於鬆口。

「你說!」文如意很激動,立即說道。

「第一,我醫治的時候,你不準有任何懷疑,我可以保證自己是沒有私心的為你治療,你也要保證完全信任我。第二,如果不成功,你也不能怪我。願賭服輸。」秦葉悠直視着文如意,鄭重說道。

文如意當即就不樂意了:「這樣說來,不管行不行,豈不都是你的道理了!」

「你如果不願意,可以選擇不相信我!你我之間還是照舊,井水不犯河水,讓容副長老慢慢的為你醫治,總有一天也可能治好的。」

秦葉悠話里話外,都透漏著不想為她醫治的意願,但是她心裏清楚,文如意一定會答應的。

這個女人,天生就屬於反派,她如果上桿著為她醫治,文如意反而會懷疑不願意,可是她表現的不願意了,文如意反而遲疑。

秦葉悠也不着急,悠閑的喝着茶,等著文如意的回話。

「你也不用着急回我,可以回去慢慢想,想好了,等錢送來了,我就知道你答應了,我們就可以開始治療。」

文如意轉頭看着她,眼神猶疑不定,最終起身說道:「好,這件事就這樣說定了,這個錢我會讓醫藥盟儘快送來。」

秦葉悠一聽,就知道司馬前沒戲了。

文如意還是把這筆賬算在他們醫藥盟的頭上了,就算是醫藥盟出錢,她治好了文如意的臉,也只算是將功補過,司馬前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。

狗咬狗一嘴毛,秦葉悠樂的坐山觀虎鬥。

不過既然文如意已經答應了,她也要開始準備了,如果他的預感準確,文掌門可能很快就要來了,首先她得先了解一下文如意顯得癥狀。

於是秦葉悠讓綠蘿去把容副盟主請了來,現在主要是他在醫治文如意,所以他最了解實際情況了。

「容副盟主,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,想必您也知道了,可我能要搶您的功勞了,還請您見諒。」秦葉悠有些愧疚的說道。

如果是容副盟主治好了文如意,那麼容副盟主在盟里的地位,還有文掌門對他的重視,都會大大提升,可是現在被她橫插一腳,對容行遠肯定有影響的。

她有些過意不去。

「王妃,您說哪裏話,本來我醫治大小姐的方子,也是您給的,現在您親自出手,我自然更加放心了。」容副盟主趕緊說道,態度誠懇,說的應該是肺腑之言。

不過說完之後,他還是微微皺眉,似乎有些擔憂。

「王妃,不知道您打算怎麼為大小姐醫治,現在她的臉情況雖然有些好轉,可是距離恢復,還差的遠呢,恐怕不是個月數十天就能醫治好的啊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:「我知道,所以我打算放棄傳統的治療,手段了,我想要採取的辦法就是換皮。」

容行遠一怔:「換皮?還有這樣的治療方法?」

他從醫幾十年,居然從來沒有聽說過。

秦葉悠緩緩點了點頭:「是的,需要從她的身上取一塊皮,然後移植到她的臉上,現在這張臉皮,直接放棄不要了。」

容行遠震驚的都從椅子上站起來了,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年輕女子,她溫言軟語,淡定從容,看上去似乎就是個嬌弱的夫人啊,她怎麼會有這樣的本事,如果她說的是真的。

「王妃,此事萬萬容不得半點馬虎啊,大小姐是文掌門的獨生女,文掌門一直視她為掌上明珠,如果有個萬一,就算是大小姐不說什麼,文掌門也不會善罷甘休的,你可想好了?」

秦葉悠十分感激,容副盟主是真心實意的為他擔憂啊,她也可以理解,這個植皮的技術,放在現代也不是那麼容易做成的,更何況是在古代。

「容副盟主,你放心吧,我雖然沒有給文如意確切的保證,但這件事我有九成把握能成功,不過前期還需要容副盟主的幫助。」

容行遠拱手說道:「我願意竭盡全力協助王妃。」

然後容行遠詳細的跟秦葉悠說了一下文如意現在的狀況,然後秦葉悠又開出藥方,讓容行遠給文如意服用,先把底子養好,然後才能進行重頭戲移植。

第二天文如意派人送來銀票,這事就算是定下來了。

秦明源和長公主的婚事,終於定下來了,祁元修從宮裏回來,告訴秦葉悠,大婚的日子就定在這個月的初十,長公主從宮裏發嫁。

秦葉悠優哉游哉的吃着水果說道:「沒有我去操持婚禮,這不是也可以嘛,有本事一直托著啊。」

她就知道,她可以等得,秦明源和長公主等不得。

長公主如果想要跟秦明源長久,自然有她在這裏的社交圈,不成婚的話,她在京城上流社會,就一直是個尷尬的存在。

「婚禮你去不去?」祁元修依偎在她旁邊的軟榻上看書,閑閑的問道。

「我當然要去,得去看看熱鬧啊,我可是他的嫡女呢,而且送什麼賀禮我都想好了,讓婉兒給我準備着呢。」秦葉悠笑着說道。

祁元修一聽她這興奮雀躍的語氣,就知道這小狐狸,又沒有打什麼什麼好主意。

他放下書,狀似隨意的問道:「你準備了什麼賀禮啊?」

秦葉悠拿着小叉子,好像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,自顧自樂的不行,笑着轉頭,故意對祁元修說道:「這是個秘密!我不告訴你!」

「你確定?」祁元修輕聲問道,眼裏浮現出危險的光芒,秦葉悠太熟悉這個眼神了,她條件反射猛然就要逃跑。

可終究晚了一步,比身手利落,她永遠不是祁元修的對手,最後還是被他撈在懷中困住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0章:軟硬不吃

67.7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