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1章:一對鴛鴦

第371章:一對鴛鴦

祁元修的手攬在她的腰上,他準確的知道她身上每一塊痒痒肉的位置。

「我的王妃,本王再問你一句,你確定不告訴我?」祁元修問道,笑的十分好看,可是他的眼神卻很危險。

秦葉悠做最後掙扎,做出一副寧死不屈的壯烈表情:「哼,我就是不告訴你!武力解決問題,算什麼男子漢!」

祁元修挑了挑眉,似乎十分讚賞:「落入我手掌心的人,很少有這麼硬氣的,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。」

他微微動了動手指,在她的腰側彈了彈,秦葉悠要緊牙關,面無表情,生生忍住了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:「有長進了啊,這樣竟然都能忍住了,如果你能堅持到底,我敬你是條漢子。」

說完之後他雙手一起動起來,在她的腰側撓著。

秦葉悠堅持了一秒鐘就破功了,笑著縮成一團,最後笑的眼淚都出來了,笑著告饒:「哈哈哈哈,別撓了,我說,我都說還不成嘛。」

祁元修十分滿意,終於停手,看著她還十分不屑:「這麼頂不住,你要是上了戰場,十有八九會是叛徒。」

秦葉悠剛才痒痒的大笑,現在他終於停下來之後,她直累的氣喘吁吁,趴在那裡只喘粗氣。

聽到自己被鄙視了,她還不忘反擊:「戰場上又沒有人會撓痒痒,我要是男人,上了戰場,肯定也是一條好漢。」

祁元修輕笑一聲:「好漢,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,你要送什麼賀禮啊。」

秦葉悠終於順過氣了,卻也不敢太靠近他,一臉鄙夷的說道:「一個大男人,怎麼這樣八卦啊,好吧,你想要知道的話,就跟我去一趟優品閣吧,我特意讓婉兒定做的,去看看成品怎麼樣。」

兩人乘坐馬車,前去優品閣,在路上的時候,祁元修問道:「你不會是要送一件十分寒酸的賀禮,噁心秦明源吧?」

秦葉悠笑道:「王爺,我是那小氣之人嘛,我送的賀禮,絕對有分量,絕對對得起我們奕王府的身份,您就等著瞧好吧。」

到了優品閣,婉兒見秦葉悠和祁元修一起來的,笑著迎接出來。

秦葉悠直接問道:「婉兒,我讓你幫我準備的賀禮怎麼樣了?」

婉兒笑了一下說道:「早就準備好了,還後面放著呢,沒敢拿出來,怕被別人搶了去。」

祁元修一聽,禁不住有些懷疑,難道是個正規的賀禮?隨即想到秦葉悠雀躍的表情,他就否定了這想法。

隨著婉兒一起來到優品閣後院,婉兒從自己的房間里取出一個精緻的紅木盒子,當著秦葉悠和祁元修的面打開來。

祁元修只感覺到一陣金光閃閃,閃耀的他眯了一下眼睛,然後再看過去的時候,忍不住笑了一聲,誇獎道:「夫人果然選得一手好賀禮啊。」

這個紅木盒子里窩著的,竟然是兩隻金光閃閃的鴛鴦。

他點頭說道:「嗯,這對鴛鴦,成色很好,分量也很足,確實對得起我們王府的身份,重要的是寓意很好,估計秦尚書收到之後會很高興的,王妃聰慧!」

秦葉悠也十分謙虛的笑著回應道:「這本就是應該的,爹爹大婚,做女兒的就應該進一份心意的。」

婉兒嘴角略微有些抽搐,心裡想著,你們兩口還能更虛偽一點嘛,明明就是要去砍人家笑話的,卻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。

不過,不可否認,她也是十分欣賞這份賀禮,有些期待秦明源收到禮物的那一刻的表情,想到前些年,他是怎麼對大小姐的,後來是怎麼對小姐的,她心裡的恨意依舊在。

鴛鴦,寓意忠貞不渝,同生共死的夫妻,據說鴛鴦都是成雙成成對出現的,只要其中一隻死了,另外一隻也絕對不會獨活,所以人們才會用它來比喻堅貞的夫妻。

可是秦明源和長公主,都有過不止一個伴侶,受到鴛鴦,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大的諷刺。

可是從表面看,這個賀禮除了俗氣一點,讓人也說不出什麼不好。

祁元修終於滿足了好奇心,心情很好,兩人帶著那對金鴛鴦往外走的時候,他無意間掃了一眼,架子上拍的玉器,被其中的一個玉如意扣給吸引住了。

他停下來說道:「把那個拿給我看看。」

婉兒一瞧,笑著說道:「王爺真是好眼光啊,這可是我們剛剛做的新貨。」

秦葉悠也湊過來看,發現這個如意扣還有機關呢,玉上刻著精緻的花紋,合起來呢,就是一個完整的同心如意扣,分開來呢,就是一個單獨的玉佩,十分精美,玉質晶瑩剔透。

她看了也喜歡,祁元修直接對婉兒說道:「這個我買了。」

婉兒笑著說道:「王爺,您說的這是什麼話,難道您忘了這鋪子就是王妃的啊,王爺和王妃喜歡就好啊,說什麼買啊。」

「這不一樣,這是我送給王妃的禮物,自然要親自買,東西我們收著了,回頭讓沈逸晨送銀票來,不管多少錢,你儘管跟他要,不必客氣。」祁元修故意說道。

秦葉悠一臉無語,說的好像沈逸晨管的不是他的錢!

婉兒把玉佩小心翼翼取出來,然後分別遞給兩人,笑著說道:「這個玉如意啊,寓意著成雙成對,永不分離,不過要想更靈驗啊,最好是親自為對方打一個同心結拴住了才行。」

秦葉悠悄悄的瞥了一眼婉兒,心想這丫頭怎麼跟個神婆似得,剛剛想要取笑她兩句呢。

祁元修突然說道:「這個寓意好,我喜歡,夫人,你會打同心結嗎?」

秦葉悠一怔,隨即說道:「笑話誰呢,這屬於基本功範疇的好不好,我自然會的。」

「那好,回去之後你教給我,我幫你也打一條,拴著這玉佩,從此之後,你就不準離身,給我天天帶著。」祁元修說的十分認真。

秦葉悠愣了,她沒有想到,連她都不怎麼相信的事情,祁元修竟然相信了,而且還願意去學著做同心結,這還是祁元修嘛。

她預想中祁元修遇到這樣的事,定然是不屑一顧,嗤之以鼻的。

旁邊的婉兒看著秦葉悠,眼神里都是:王妃你太幸福了!秦葉悠只能勉強承受了她這樣熱烈的眼神,一手握著玉佩,一手被祁元修牽著往外走去。

剛剛走到門口,就看到一熟悉的身影,蘇嫣兒從優品閣門前經過。

「嫣兒……」秦葉悠想也沒想的喊住了她,蘇嫣兒過了半天,才轉過頭來。

秦葉悠一看她的臉色,嚇了一條,原本有些豐腴的蘇嫣兒憔悴的厲害,以前圓潤的下巴,現在瘦的都變成尖下巴了,眼裡也沒有以前那份神采飛揚了。

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啊。

「嫣兒,你要去哪裡啊?」秦葉悠關切的問道。

「我沒事,明月說,今天天氣好,拉我出來走走,散散心。」蘇嫣兒說道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蘇嫣兒身旁的丫頭明月,心裡明白了,定然是蘇嫣兒傷心過度,整日在家愁眉苦臉,明月看不下去,所以勸她出來走走。

「王爺,王妃,這是你們買的首飾嗎?」蘇嫣兒隨口問道,秦葉悠身後的綠蘿手裡捧著一個紅木盒子,體積有些偏大,蘇嫣兒有些好奇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那個紅木盒子,靈機一動,頓時有了一個主意。

她立即笑著說道:「這不是首飾,秦尚書這個月初十大婚,這是我送給他的賀禮,做人兒女的總要盡一份心意的。」

蘇嫣兒木然的點了點頭,秦葉悠估計她也沒聽進去多少。

「嫣兒,你如果沒事,不如那天隨我一起去吃杯喜酒吧。」秦葉悠拉著蘇嫣兒的手說道。

「我?我去不太合適吧。」蘇嫣兒回答道。

「有什麼不合適的,於理呢,秦明源作為戶部尚書,他大婚,蘇將軍應該隨禮的,蘇將軍不在京城,你代替父親去也是應該的。」

「於情呢,我其實跟現在秦府的人都不是很熟,也就去盡一下本分,難免孤單,你陪著我一起,咱倆正好說說話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蘇嫣兒本就不是心思深沉之人,被秦葉悠這一通於情於理的勸說,就點頭答應了。

秦葉悠放下心來,囑咐明月道:「好好陪著你家小姐,初十那天,我派王府里的馬車去你們啊。」

明月趕緊答應著了,然後幾個人分別,蘇嫣兒繼續心不在焉的散心,秦葉悠和祁元修登上馬車回王府。

馬車上,祁元修和秦葉悠對桌盤腿而坐,中間的小桌上放著茶水和點心。

「你說了不管他倆之間的事情,最後還是忍不住要管啊。」祁元修開口問道。

秦葉悠抬頭,笑著說道:「什麼都瞞不過王爺,您都看出來了吧?」

「哼,也就蘇嫣兒聽不出來,我還不知道你,那天你就是專門去看熱鬧的,怕什麼孤單,你是要在那天,讓秦雲飛和蘇嫣兒見一面吧?」

秦葉悠知道瞞不過祁元修的,也不再否認,她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這也只是我的一個想法,具體能不能行,還要看他倆的緣分,我也不知道那天雲飛還願不願意去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1章:一對鴛鴦

67.9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