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章:相愛時難別亦難

第372章:相愛時難別亦難

秦雲飛自從那天從奕王府離開之後,就再也沒有消息,秦葉悠有些擔憂,派人去他長住的客棧打聽,店小二告訴,秦雲飛已經能許久沒有回來了。

秦葉悠當即擔心到不行,就要自己出去尋找。

被祁元修勸住了:「他不會有事的,或許只是想要一個人靜一靜,從他在軍營中的表現來看,他不是這樣經不起打擊之人。」

「可憐雲飛,突然之間變得無家可歸了,他的親生父母那裏回不去,秦明源就這樣自私無情,他哪裏都去不得。」秦葉悠想像就覺得十分辛酸。

「別難過了,好男兒志在四方,經歷一些歷練,對他來說也不一定是壞事。」祁元修倒是十分看的開。

秦葉悠正擔心着呢,沒有想到秦雲飛竟然突然找上門來了。

這兩人剛剛回到奕王府,祁元修回他的怡然居,秦葉悠帶着那會金鴛鴦,回到了梧桐苑,紅袖迎出來說道:「秦公子來了,正在偏廳等著呢。」

秦葉悠聽了之後一驚,隨即喜悅的說道:「好,我知道了,你們先把這個賀收好。」

她急匆匆的奔向偏廳,果然看到秦雲飛坐在那裏,聽到門外急匆匆而來的腳步聲,秦雲飛抬起頭看過來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他的模樣,默默的嘆了一口氣,這倆人啊,要是成不了一對啊,還真是太可惜了,兩人憔悴的樣子都那麼一致。

「雲飛,你這幾天去哪裏了?」秦葉悠開門見山問道,總要知道他沒事才行啊。

「我沒什麼事,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而已。讓姐姐擔憂了。」秦雲飛淡淡的說道,表情落寞,可是依然彬彬有禮。

秦葉悠在他旁邊坐下來,醞釀了一下說道:「雲飛啊,你不如就住在奕王府吧,我們姐弟倆也能有個照應。」

秦雲飛苦笑了一聲:「這樣不合適的,姐姐,我知道你的意思,你放心吧,好男兒志在四方,我不會有事的,過些日子我還要回大理。」

秦葉悠在心裏默默說道,祁元修你簡直是神了啊,竟然步步都猜中了,或許只是男人更加了解男人。

聽秦雲飛的口吻,似乎是想要放棄這段感情了,秦葉悠忍住不靠近問道:「雲飛,你要是走了,嫣兒怎麼辦?你想過嗎?」

秦雲飛筆直的坐在椅子上,聽到秦葉悠提起蘇嫣兒的時候,雙手緊握成拳,好像是在剋制着自己。

他轉過頭,眼神深遠,看着窗外,青灰色的天空,陰沉沉的,似乎要下雪了,秦葉悠等了許久,然後才聽到他有些哽咽的聲音。

「這些日子,其實我去調查了一下,我知道嫣兒如果只是因為我的身份,嫣兒不會這樣傷心,後來終於被我打聽到了,我知道了當年之事,跟我在一起,只會讓她痛苦,我只能選擇放手!」

秦葉悠看着他強力忍住悲痛的神色,一時之間,也不知道找什麼語言來安慰他,原來他都知道了啊。

這個難題她也解不開,分開或許真的是對兩個人最好的選擇,可是意難平,情難卻啊,感情又豈是這麼容易放下就能放下的。

如果真的這麼簡單,她那三年多,也不會那麼痛苦了,她看着秦雲飛,勸也不是,不勸也不是,只能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不管你做什麼選擇,你都要知道,姐姐都支持你,你一定要想好了,再做決定,一旦決定了就不要再後悔!」

秦雲飛聽了之後,瞬間紅了眼眶,他死死的忍住了,然後拿過一個錦盒說道:「我今天來其實有一件事要拜託姐姐,父親大婚,我就不去了,這是我準備的賀禮,姐姐幫我帶去送給父親吧。」

聽着秦雲飛誠懇的語氣,秦葉悠就知道他是真心準備了一份賀禮,想到自己的那一對金鴛鴦,就有些汗顏了。

「你送的什麼?我能打開看看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秦雲飛笑着點頭,說道:「自然可以。」說着他親自打開了錦盒,那個長長的錦盒裏,放着的是個畫軸。

秦雲飛讓秦葉悠拿着畫軸的,他輕輕把畫展開,秦葉悠一看驚呆了。

竟然是徐大家的駿馬圖,長約三米的畫上,一群駿馬,策馬奔騰,個個栩栩如生,十分壯闊。

秦葉悠料定秦明源是收到這幅畫之後,定然會十分開心的,他這個人平時假惺惺文鄒鄒,可是能缺什麼就嚮往什麼,最喜歡徐大家的豪放壯闊的駿馬圖。

可是徐大家是前朝畫家,現在已經去世,他的真跡十分難求,沒有想到秦雲飛竟然悄無聲息的準備了這樣一份大禮。

秦葉悠忍不住就想罵,秦明源啊秦明源,你真的是有眼無珠,狼心狗肺啊,這麼好的兒子都不要,偏偏親近那個神經病一樣的穆棱。

小心翼翼的把畫收起來之後,秦葉悠已經有了一個想法。

「雲飛啊,你這個忙,姐姐不能幫你,這份大禮,你還是當天親自送給父親吧。」秦葉悠直接說道。

秦雲飛頓了一下,臉色有些為難:「姐姐,你知道的,父親他已經不認我了,我再出現,不合適的。」

「有什麼不合適的,就算是他不是你親生父親,他不認你,那都是他的事情,你心裏肯定還有他的,畢竟養育你這麼多年,這份賀禮於情於理你都應該親自送去的,聽姐姐的話,當天你自己去送。」

秦雲飛猶豫了一下,終於點了點頭,說道:「好吧,我聽姐姐的。」

秦葉悠滿意的點了點頭,這也是她最後能為這兩個人做的事情了,經歷過感情的人才知道,有些事情,自己想是一回事,到底能不能做到,是另外一回事。

到底應該怎麼選擇,還是讓兩人見一次面,再做定奪吧。

終於到了大婚這日,秦葉悠早早起床收拾一下,綠蘿問她:「今天要什麼裝扮?」

「給我往華麗了整。」秦葉悠直接說道,她今天就是奔著砸場子去的。

綠蘿毫不客氣,把秦葉悠收拾的富麗華貴,雍容典雅,氣勢上絕對鎮得住場子。

收拾妥當之後,剛剛走出梧桐苑,就看到祁元修帶着冷月而來。

祁元修遠遠的就看到一團花團錦簇,金光閃閃的,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打扮的秦葉悠,一時之間有些不適應。

走到跟前了,確認是她,笑着說道:「你這身打扮,看上去不像是去參加婚禮,倒像去搶親啊。」

「搶親?看上去竟然是這樣的嗎?」秦葉悠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裝扮,一臉無辜,「我想要裝扮的富貴一點,這樣不也給自己的父親長臉嘛。」

祁元修忍俊不禁:「我卻只看到了殺氣騰騰,夫人,早去早回啊。」

要不是因為今天還有要事,他真相跟着秦葉悠一起去,他預料到這隻小狐狸,今天不會讓秦明源那兩口子好過的了,可惜啊,他只能讓冷月陪着去了。

「夫人,去了之後,玩的開心點,我讓冷月跟着你,什麼都不用怕。」祁元修說道,冷月心想:「你們兩口子,太可怕了。」

秦葉悠拒絕了冷月:「我是去參加婚禮,又不是上戰場,還要人保護,不用冷月跟着。」

祁元修剛剛要勸說兩句,秦葉悠靠近他兩步,然後說道:「我這一出場,就帶個保鏢,顯得我好像怕了一樣,氣勢上不能輸。」

祁元修笑了一下,看着這隻鬥志昂揚的小狐狸,只能點頭答應了,秦葉悠滿意的帶着綠蘿登上馬車,去將軍府接蘇嫣兒了。

祁元修對冷月說道:「還是派個人,暗中保護着她吧,真要鬧騰起來,准人任何人傷她一根汗毛。」

冷月立即點頭答應,趕緊安排去了,心裏忍不住想到,王爺總是不放心王妃,感覺她就像小孩子一樣,時時處處要人保護。

其實在他看來,王妃強悍的恨,之前王爺失蹤的那段日子,她收拾天山派的人,收拾皇上,都妥妥的,現在這些事,對他家王妃來說,肯定都是小菜一碟,根本就不用王爺這樣緊張。

不過這話,他也就只敢在心裏想想而已。

秦葉悠很快到了將軍府,蘇嫣兒帶着明月出來的時候,秦葉悠眼前一亮,今天蘇嫣兒的裝扮十分清麗秀美,顯然也是精心裝扮過了,只是掩飾不住憔悴的神色,難道她看出自己的意圖了?秦葉悠有些疑惑,蘇嫣兒見到她,也是一驚。

「今早明月非要給我好好打扮一下,我還覺得沒有必要,沒有想到你比我更加誇張,不就是參加婚禮嘛,至於這麼隆重嗎?」蘇嫣兒一臉不解。

秦葉悠一看就知道了,蘇嫣兒肯定沒有意會到她的目的,可是明月這丫頭意會到了,所以精心為蘇嫣兒裝扮一番,偏偏臉上只是略施薄粉,沒有太過掩飾憔悴神色。

真真是用了很大的心思了,秦葉悠默默嘆息,可能老天也憐憫蘇嫣兒身世可憐,早早沒有了母親,給她派來明月這樣一個忠心耿耿,又心思靈巧的丫頭服侍她。

也虧了有明月在,不然就蘇嫣兒這大咧咧的性格,不知道吃多少悶虧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2章:相愛時難別亦難

68.1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