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3章:相顧無言淚千行

第373章:相顧無言淚千行

「參加婚禮,就得隆重裝扮,現在秦明源風光正盛,自然有不少人巴結,估計啊,今天達官貴人少不了,他們的夫人肯定都是盛裝出席,咱們也不能太遜色。」

秦葉悠繼續忽悠蘇嫣兒。

兩人來到秦府的時候,果然看到門外的長街上,已經停了不少馬車,一看都是達官貴人的馬車。

秦葉悠帶著蘇嫣兒緩緩的走了進去,她身份尊貴,秦明源出來迎接。

秦明源本就長的不錯,雖然四十多歲了,可是身姿依舊挺拔,一身大紅色的喜服,再加上臉上喜氣洋洋的表情,更顯得年輕了好幾歲。

「爹爹,女兒過來晚了,請爹爹見諒。」秦葉悠十分客氣的說道。

「無妨,無妨……」秦明源人逢喜事精神爽,今天格外寬容大度。

「秦大人,恭喜恭喜,家父遠在南疆,無法親自來賀喜,嫣兒就代表家父恭喜秦大人了。」蘇嫣兒笑著說道。

「郡主客氣了,將軍為了國家安寧,駐守南疆,常年征戰沙場,為國為民,鞠躬盡瘁,我也是十分敬佩啊。」

在場面話上,秦葉悠從來不輸任何人,秦葉悠看著就想笑,正說著話呢,秦雲飛就來了。

秦葉悠心想,這倆人還真是有緣分啊,沒有早一步,也沒有晚一步,正好她們還在這裡的時候,他就來了。

秦明源看到秦雲飛進來,臉色變了一下,可是當著眾人的面,他也不好表現的很明顯,很快就恢復神色,兩人寒暄兩句。

氣氛十分僵硬,場面也有些尷尬,蘇嫣兒自從見到秦雲飛之後,就再也沒有說話一句話,眼神都轉不開了。

秦雲飛本想說兩句話,緩和一下氣氛,可是一抬頭看到憔悴的蘇嫣兒,也怔住了,話都忘記說了。

眼看要冷場,秦葉悠趕緊說道:「父親,帶我們去見見的長公主,還沒有當面賀喜呢。」

秦明源巴不得結束這尷尬的場景,趕緊答應一聲,然後就帶著秦葉悠一行人往後院走去。

長公主一身大紅色的喜服,正坐在喜房裡,陪著幾位貴婦說話呢,見秦葉悠帶著眾人進來之後,立即起身說道:「悠悠,你這會兒才來啊,待會得罰你兩杯酒。」

言語之間顯的十分親昵,幾個貴婦也趕緊給秦葉悠施禮,這裡她的身份最為尊貴,秦葉悠一開始心想,她跟長公主還沒有親昵到這個份上吧,隨後就明白了。

長公主這是做樣子給其他幾個貴婦看呢,長公主雖然有幾分姿色,可是畢竟有些年紀了,容顏自然不如秦葉悠明媚,秦葉悠一進來,整個屋子的光線都集中在她身上了,長公主頓時黯然失色。

其他幾名貴婦也圍著秦葉悠說笑,誇獎的她的服飾,她的氣色,冷落了長公主。

秦葉悠見長公主臉上有些掛不住了,秦葉悠也暗暗著急,她笑著說道:「光顧著說話了,還沒有送上賀禮呢,來,綠蘿。」

綠蘿捧著那個紅木盒子進來了,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女兒愚鈍,不太會挑禮物,也不知道爹爹和長公主喜歡什麼,就挑了優品閣最貴的送來了。」

其他貴婦都露出羨慕的神色,優品閣的東西,個個都是精品,動輒可就是價值連城的,沒有想到奕王妃這樣大方呢。

秦明源和長公主臉上頓時出現驚喜之色,直到綠蘿當著他們的面打開了紅木盒子。

一陣金光閃過之後,眾人驚住,一片短暫的靜寂,秦明源和長公主的臉色變了幾變,勉強收下了。

別的貴婦察言觀色,立即沒命的誇獎,秦葉悠送的禮物好。

「果然不愧是優品閣的精品呢,做的這樣精緻。」

「是啊,奕王妃出手大方,這對鴛鴦一看分量就很足。」

秦葉悠和長公主竭力忍住,不讓自己的嘴角抽搐,蘇嫣兒看到這對金鴛鴦之後,也驚住了,雖然多日來一直陰鬱,也差點忍不住笑起來,這奕王妃也太能作了。

最後還是秦雲飛上前解圍。

「爹爹,兒子也為您準備了一份賀禮。」說著提上那個錦盒。

有了秦葉悠這個前車之鑒,秦明源長了教訓,已經不打算打開這個錦盒了,以防再受一次刺激。

秦葉悠卻不打算放過他:「爹爹,您既然已經看了我的賀禮,也得打開雲飛的看看啊,看看我倆誰更有心。」

秦明源遲疑著,眾人起鬨:「打開看看嘛……」

秦明源無奈,只能心一橫,緩緩的打開錦盒,拿出捲軸,秦葉悠悄悄看到長公主攥緊了手中的帕子,十分緊張的樣子,生怕這畫上是什麼不好的東西。

兩個小廝緩緩打開了這幅畫,氣露出了氣勢恢弘的駿馬圖。

眾人再一次震驚,喜房裡再一次出現了靜寂,不過這一次他們是真的被震撼住了,尤其是秦明源,他緊緊的盯著駿馬圖,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啊。

他抬頭看向秦雲飛的時候,眼眶都泛紅了,有了剛才秦葉悠那對金鴛鴦的對比,秦雲飛這份駿馬圖,更顯的珍貴,更顯的用心啊。

長公主的眼睛微微一眯,臉上神色有些隱晦不明。

「雲飛,你這孩子,真是用心了啊。」秦明源激動不已的拍了拍秦雲飛的肩膀,然後親自小心翼翼的把畫軸收了起來。

秦葉悠送的那對金鴛鴦,他沒有再看第二眼,對比如此強烈。

秦葉悠一點都不在意,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就是要讓秦明源感動,震驚然後愧疚,讓他知道自己放棄了一個多麼好的孩子。

當初秦雲飛給她看了駿馬圖之後,秦葉悠也曾反思過自己,是不是有些太狹隘了。

看看人家秦雲飛的心胸,她想要不要也換換禮物。

後來還是決定按照原計劃進行,這樣才能更加印趁出秦雲飛的用心和珍貴,秦明源才會更加強烈的感覺到秦雲飛對他的心意。

送過賀禮,說過吉祥話之後,秦雲飛就不好一直待在喜房裡了,跟著秦明源就要離開,蘇嫣兒還依依不捨的看著他。

秦葉悠跟長公主說了兩句話,也起身告辭了,宴會就要開始了,她想先回自己的房間休息一下。

長公主收到她的金鴛鴦賀禮之後,神情有一直淡淡的了,於是沒有再挽留,蘇嫣兒自然是跟著秦葉悠一起出來了。

秦葉悠並沒有回她曾經住過的房間,而是帶著蘇嫣兒在花園裡慢慢走著,蘇嫣兒心不在焉的跟在她身後,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,問道:「王妃,你不是要去休息嗎?」

秦葉悠看了她一眼,笑著說道:「我根本就不累,我之所以說要去休息,不過是為了糊弄長公主的,王府東南角有個小祠堂,我想要去祭拜一下我的母親,這樣的話,自然不能在長公主面前說的。」

蘇嫣兒點了點頭:「哦,這樣啊,那我陪你去吧。」

「不必了,祠堂不是什麼好地方,我有些話想要單獨跟我母親說說,你就讓明月陪著在著院子里休息,等著我回來吧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人家既然有私房話要跟母親說,蘇嫣兒自然不好再跟著,就點頭答應了。

秦葉悠於是帶著綠蘿離開了,明月陪著蘇嫣兒在園子里的一處涼亭里休息。

秦葉悠臨走之後看了一眼明月,明月朝她微微點了點頭,秦葉悠就知道了,明月什麼都明白,這是讓秦葉悠放心呢。

秦葉悠帶著綠蘿走開一段距離之後,悄聲對綠蘿說:「我現在去祠堂,你按照咱么計劃的去前院把雲飛引到園子里,我在祠堂等著你。」

綠蘿點頭答應一聲,囑咐道:「王妃,你自己也注意安全。」然後轉身朝前院走去。

在前院男賓席上找到了秦雲飛,她悄悄走過去,在秦雲飛的身邊低聲說道:「少爺,我們王妃找您有點事,她在花園等您,請您過去一趟。」

秦雲飛不疑有他,起身隨著綠蘿往後園走去,秦府後花園面積不大,當初秦明源又想要多種植一些名貴花草樹木,所以到處枝繁葉茂,有些擁擠。

綠蘿在前面帶路,越走越快,秦雲飛竟然有些跟不上去,幾個拐彎之後,盡然找不到她了。

「綠蘿,你去哪裡了?」秦雲飛高聲問道,沒有人回答他。

秦雲飛正一頭霧水呢,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帶著哭腔喊道:「雲飛……」

他身子猛然僵住,緩緩轉頭,看到身後涼亭里站著的蘇嫣兒。

她捏著一個帕子站在那裡,身穿一身鵝黃色的衣衫,輕盈秀美,只是消瘦了好多,看上去十分纖細,好似一片羽毛,風一吹,就要飄走了。

看到她含淚的雙眸,憔悴的面容,曾經圓潤的臉頰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消瘦的臉頰,尖尖的下巴。

他的心口劇烈的疼痛了一下,往前走了兩步,想要把她抱在懷中,可是又生生止住了,他不能再靠近她了!那樣只會讓她更痛苦。

蘇嫣兒見他站住了,眼中淚水奪眶而出,顫抖著嘴唇,說不出一句話,只是眼淚斷了線的珠子一樣,不停的從臉上滑落。

秦雲飛心痛不已,終於走到她跟前,抬起手輕輕擦去她臉上的淚水,輕聲說道:「別哭了……為我哭,不值當的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3章:相顧無言淚千行

68.3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