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:教訓小人

第37章:教訓小人

在去奕王府之前,單家老夫人曾經跟婉兒說過,讓她去伺候秦葉悠,問她可願意?

婉兒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。

老夫人見她答應的那麼乾脆,於是說道:「奕王府可不是平常的王府,奕王和皇上不合,家眷定然也是危機四伏,葉悠那丫頭年少,要你操心注意的地方定然少不了,你真的願意?」

當時婉兒就跪下說道:「老夫人,我的命曾經就是大小姐救下的,大小姐去世的早,我不能報答,能去小姐身邊伺候,我十分願意。」

當年,她還是個小丫頭的時候,差點餓死在街頭,是秦葉悠的娘親救了她一命。

婉兒是個知恩圖報之人,一直心心念念的想要報恩。

今天見到眾人這樣欺負秦葉悠,向來沉穩淡定的她,也動怒了,立即就從後面走了出來。

婉兒還沒來得及出聲為秦葉悠出氣呢,就聽到啪的一聲脆響,她一驚,以為秦葉悠被欺負了,轉頭一看,居然是秦葉悠狠狠的扇了秦秋燕一巴掌。

這一巴掌看上去用力不小,秦秋燕的半邊臉頓時紅腫起來,她都氣懵了,愣怔了半天才反應過來,惱羞成怒的吼叫着:「秦葉悠,你竟然敢打我?」

秦秋燕揮手就要打回去,秦葉悠一把握住她的胳膊,秦秋燕頓時動彈不得。

秦葉悠冷哼一聲說道:「你身為秦府二小姐,不僅不知道維護秦府的顏面,居然還當着外人的面,這樣詆毀你的長姐,我今天不教訓你一下,人家還以為我們秦府真沒有家教!」

說完之後,她用力往後一推,秦秋燕往後踉蹌好幾步,差點摔倒,她從來沒有這樣丟人過,又要衝上來跟秦葉悠拚命。

秦葉悠活動一下手腕,一個冷眼撇過去:「秦秋燕,你今天儘管撒潑打滾,我做為你姐姐,不大的你滿地找牙,讓你知道知道規矩,我就不是秦葉悠!」

秦秋燕被她的氣勢嚇到,一時不敢上前,用眼神求救太子,太子卻只覺得她沒用,根本沒有幫忙的意思。

倒是旁邊的蘇嫣兒冷嘲一聲說道:「好彪悍的女人啊,連自己的妹妹都能下去這樣狠手,當初你衝進奕王府,怕是靠的也是這股潑辣氣勢吧。」

秦葉悠轉頭看她,心裏想着,下一個要教訓的就是你,沒想到你這樣迫不及待的送上門來。

蘇嫣兒仗着自己是郡主的身份,知道秦葉悠不敢跟她動手,所以才這樣無所畏懼。

秦葉悠走到她身邊,微笑着看着她,那個笑容,讓蘇嫣兒突然開始心裏發毛,她不由自主後退一步。

「郡主,我和王爺的婚事是皇上親賜的,你口口聲聲的說王爺不願意娶我,難道是說王爺有意抗旨?」秦葉悠盯着她問道。

蘇嫣兒多年來一直愛慕祁元修,自然不會陷害他於危機之中,當即就否認道:「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,我只是……」

秦葉悠卻突然高聲打斷她的話:「好,既然郡主不是這個意思,王爺不想抗旨,可是卻不讓我進府,難道你的意思是皇上賜婚不對,錯點鴛鴦譜?」

蘇嫣兒被她問的張口結舌不知道說什麼好,只能氣鼓鼓的看着秦葉悠。

秦葉悠卻並沒有再逼她,而是轉頭看向在旁邊看熱鬧的太子,突然問道:「太子殿下,當日皇上賜婚,您就在大殿之上,請問皇上是不是給奕王和我賜婚?」

太子不知道秦葉悠葫蘆里賣的什麼葯,但是皇上賜婚的事情,滿京城的人幾乎都知道,他自然不能否認,只能淡淡的嗯了一聲說道:「確有此事。」

秦葉悠立即說道:「既然這是皇上親口所說,親自賜婚,這個女人……」

說着她一轉身,直指蘇嫣兒,繼續說道:「這個女人當着眾人的面,指責皇上賜婚不對,說皇上的不是,您身為太子,難道不應該說點什麼嗎?」

太子這時候終於明白秦葉悠的用意,可是他已經騎虎難下,他身為太子,有人指責他父皇,他當然要維護,一個不小心,他竟然成了秦葉悠的棋子。

就算再不情願,他也不得不出聲,況且他一向跟奕王是死對頭,蘇嫣兒卻愛慕奕王,所以他看蘇嫣兒也不順眼。

「郡主,請你慎言!背後議論皇上,可是死罪,你從小在皇祖母身邊長大,連這點規矩都沒有嗎?再讓我聽到類似言論,你郡主的頭銜怕是就要搬家了!知道了嗎?」

蘇嫣兒又氣又怕,她狠狠的瞪了秦葉悠一眼,十分不情願的說道:「嫣兒知道了。」

然後一扭頭轉身就離開了,背影十分狼狽。

婉兒吃驚的看着秦葉悠,沒有想到根本就不用她出手,王妃自己就把這幾個惡人給收拾了。

婉兒走上前對着眾人說道:「各位對不住啊,今天我們店鋪的主子心情不好,暫停營業一天,請你們改日再來吧。」

緊接着她走到秦葉悠的身邊高聲說道:「主子,說了這麼久的話,您也累了吧,去後院的雅間休息一下喝杯茶吧。」

剛才婉兒已經跟掌柜的介紹過了,這時候掌柜的也上前說道:「主子,店鋪的賬本都已經準備好了,您隨時都可以查看。」

秦秋燕和太子都震驚了,這家鋪子的主子竟然秦葉悠?這可是東大街最賺錢的店鋪啊,竟然是她的?

就連已經走到門口的蘇嫣兒聽到這話之後,都一臉震驚的回頭看。

秦秋燕喃喃的說道:「你騙人,她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店鋪?她連一分錢的嫁妝都沒有呢。」

秦葉悠故意笑着說道:「是啊,我的嫁妝都讓你娘扣下留給你,可是抵擋不住我命好啊,這家鋪子可是王爺送給我的呢。」

這一下連僵在門口的蘇嫣兒都嫉妒的眼紅了。

店裏的客人聽說要趕人,有些不滿,最關鍵的是她們還想繼續看熱鬧呢,吵吵著不想走。

秦葉悠立即笑着說道:「今天對不住大家,這樣吧待會大家到夥計那邊登記一下,以後你們就是我們店裏的會員了,只要買東西累計到一萬兩,就給你們優惠價。」

掌柜的聽到這話,頓時眼睛一亮,店裏的顧客一聽有優惠價,也全都是雙眼發光。

拉着秦葉悠再次確認,秦葉悠一臉無辜的說道:「不好意思,我這還有事沒處理完,人家還不依不饒呢,你們稍等一下吧。」

那些貴婦小姐們早就看清楚事情原委了,一聽她這話,立即開始幫她說話。

「哎呀,您跟這種沒臉沒皮的人計較什麼,要是我就直接趕出去得了。」

「就是,搶了姐姐的嫁妝,搶了姐姐的男人,還敢再姐姐面前出現,要是我都丟的沒臉出門。」

「你懂什麼,姨娘養的就是姨娘養的,這種下作手段都是用慣了的,根本不知道害臊。」

眾人你一眼我一語,直奔秦秋燕而去,秦秋燕的臉漲紅,拉着太子的袖子說道:「太子殿下,秦葉悠欺負我……」

太子殿下從來沒有這樣丟人過,連看都不願看她一眼,直接甩開袖子說道:「丟人現眼!」然後憤然轉身離開。

秦秋燕一驚,轉頭狠狠的瞪了一眼秦葉悠,直接追了出去。

秦葉悠看着兩人的背影,心情大好,終於除了這口惡氣,這時候婉兒已經端著一杯茶過來,遞給她,扶着她在店裏坐下來。

吵架也是力氣活,秦葉悠感覺真的渴了,剛剛喝了兩口茶,休息一下,店裏的顧客登記完了,掌柜的就靠上來。

「王妃,您剛才說的什麼會員,真的是個好辦法,有了這樣的優惠,那些顧客為了優惠,定然會買更多的貨了。」

面對掌柜的讚譽,秦葉悠也不好意思,這哪裏是她的主意,會員制在現代到處都是,她習慣了而已。

那兩個剛才都沒有看的起她的小夥計,腸子都要悔青了,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,要是這位金主在掌柜的跟前說兩句,他們的飯碗怕是都要保不住了。

他們期期艾艾的站在掌柜的身後,帶着祈求原諒的眼神看着秦葉悠。

秦葉悠微微一笑,說道:「現在店裏的夥計都是按月領固定的月錢的吧。」

那兩個小夥計一聽這話,頓時冷汗都下來了,心裏哀嚎,完了,完了,這下真的要捲鋪蓋滾蛋了。

掌柜的不知道這些事,認真的點頭說道:「是的,都是按月領月錢。」

「以後每人每天賣出去多少東西做個記錄,月底的時候可以根據這個記錄,按照比例發月錢,賣的越多的,發的越多,賣的越少的發的越少,當然還要有個固定的月錢,保證他們的生活。」

掌柜的聽完一琢磨,眼睛更亮了,趕緊點頭答應了,對秦葉悠更是刮目相看,看上去她還只是個小姑娘,沒有想到竟然這樣懂經營。

那兩個小夥計根本沒有聽明白秦葉悠的意思,只是聽上去好像他們不用滾蛋了,頓時感動的熱淚盈眶,這樣好的主子呢,竟然不跟他們計較剛才的怠慢。

他倆都在心裏暗暗發誓,以後一定要好好乾活,報答主子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章:教訓小人

6.7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