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章:逛青樓不給錢

第379章:逛青樓不給錢

春宵一刻值千金啊,這麼關鍵的時刻,洞房外竟然響起來敲門聲,秦明源和長公主一怔,對視一眼,都從彼此眼中看到相同的信息:這麼多年,終於等到兩人洞房之日,無論如何不能被打擾。

於是兩人假裝沒有聽到,繼續前進,豈止秦明源剛剛脫下長公主的外衣,外面的敲門聲更大了。

秦明源氣的要罵人,長公主也略顯尷尬的看着他。

「什麼事!」秦明源朝着門外怒吼一聲,心裏想着,最好是有十萬火急的事情,如若不然看他怎麼收拾這幫沒有眼力見的傢伙。

門外的管家都要哭了,如果不是萬不得已,他才不願意來敲這個門呢,可是放眼整個府里,也就只有他了,別人都不敢上前。

「老爺,夫人,少爺不見了……」管家小心翼翼的決定先撿重點的說。

秦明源聽了一怔,長公主直接把衣服重新一套,開口問道:「什麼意思?什麼叫不見了?」

「從晌午開始,就一直沒有看到少爺的蹤影,宴會上他也沒有出現,一直到現在少爺也沒有回來。」管家快速說道。

「棱兒,會不會出去玩了啊?」秦明源看着長公主焦急的神色,連忙說道。

「不會,棱兒對我很孝順,之前他就曾說過,今日要來敬我們酒的,他一直沒來,我還以為他在前面招待客人呢,他肯定是出事了。」長公主說完,就匆匆走到門口,打開了房門,詳細的問起管家來。

越聽越覺得不對勁,竟然從上午就不見了,他在京城沒有朋友,又性子孤傲,不可能悄無聲息就出去的。

好好的洞房花燭夜,竟然就這樣被打斷了,秦明源感覺到有些窩火,可是看到長公主焦急的樣子,他也不敢表現出來,面子功夫總是要做足的。

「趕緊派人出去找,把整個京城反過來,也要把少爺找到。」秦明源站在門口高聲說道。

長公主擔憂的要掉眼淚,秦明源少不了一痛柔聲細語的安慰。

過了一會兒,一個小廝連滾帶爬的從外面跑了進來,大聲喊道:「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」

長公主嚇得差點暈過去,秦明源趕緊扶住了她,轉頭對着那小廝怒吼道:「什麼不好了?有話給我好好說!」

「剛才吏部尚書大人家的公子差人來說,少爺好像在春風得意樓被人給揍了。」小廝快速說道。

長公主猛然站起身來:「誰那麼大的膽子,敢對我兒子動手!那春風得意樓是什麼地方?」

小廝抬頭看了一眼秦明源,低聲說道:「是……是青樓!」

「不可能!我兒才不會去那樣的地方!」長公主直接不相信。

秦明源倒是沒有多少懷疑,直接問道:「你聽誰說的?吏部尚書齊大人,向來教子嚴厲,他兒子怎麼回去春風得意樓?趕緊如實招來!」

小廝說道:「齊公子身邊的小廝紅參親自來說的,齊公子是被齊大人逮回去的,沒法搭救少爺,也是臨走的時候看到了少爺真挨打呢,所以趕緊來跟咱們說一聲,讓咱們趕緊去救少爺呢。」

小廝說的這樣有鼻子有眼的,由不得長公主不信了,她轉身就往外走去:「快!帶我去,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子,敢打我兒子。」

秦明源趕緊拉住她:「夫人,青樓那種地方,你怎麼能去?還是我去看看吧,如果是真的是棱兒,我定然不會饒過他們的。」

「不行,我必須要去,不然我這顆心得急死,我管不了那麼多了,我現在就要去。」長公主執意要去,這麼多年穆棱就是她的命根子,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一下。

秦明源無奈,誰讓他現在這一切都是長公主給的呢,她的話他不敢違背,於是帶着侍衛,直奔春風得意樓而去。

很快就到了,進門之後,裏面歌舞昇平,根本就沒有什麼異常,春風正站在一樓大廳里招呼客人呢,見秦明源帶着眾人氣勢洶洶而來,她絲毫沒有慌亂,微微一笑,扭著身子走了過來。

「這位老爺,您可真特別啊,來青樓找樂子,都帶着夫人呢。」春風笑嘻嘻的說道,手中的畫扇搖來搖去,秦明源只覺得眼花繚亂。

他看了一眼旁邊臉色鐵青的長公主,頓時也冷下臉說道:「廢話少說,剛才有人看到你們在這裏打我兒,好大的膽子,趕緊把人給我交出來!」

「哎呀,這位大爺,我們春風得意樓是開門做生意的,怎麼會打人呢。」春風笑着說道,然後故意往前一靠,依偎在秦明源的身前說道:「要說有打人的啊,那肯定也是客人要求的,呵呵。」

春風笑的意味深長,一顰一笑,都十分撩人,秦明源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。

長公主更加憤怒了:「我告訴你!你如果不交出人來,我今天就拆了你這窯子。」

春風冷冷過的瞥了她一眼:「這為大媽,你是什麼人啊,憑什麼拆我這青樓,管不住自己的兒子和丈夫,難道怪我們嗎?」

長公主被她氣的差點一口氣背過去,秦明源趕緊扶住了她。

然後他對春風說道:「我告訴你吧,你應該能看出來,我們不是普通人,我知道你開青樓,背後自然也有勢力,可是得罪了我,雖然不能關了你這青樓,可往後你的生意恐怕就沒有那麼好做了。」

春風也冷下臉,上下大量一下他們,冷冷的說道:「你們是來找剛才那個吃白食的吧?你們來的正好,先把帳結了,我就告訴你們他在哪裏。」

「多少錢?」長公主急於找到自己的兒子,都來不及計較了。

「一千兩。」春風直接說道。

「什麼?一千兩?你搶錢吧?」長公主顯然不是那麼好糊弄的。

春風上下打量她一下,十分鄙夷的說道:「這位大媽,您是不常來我們春風得意樓,在我這裏一擲千金的多了去了,你這一千兩算什麼,那小子在我這裏吃喝玩樂,白玩了姑娘,喝的爛醉,砸我東西,一千兩算少的了!」

長公主一轉頭,身後跟着的管家立即遞上銀票,她拿過來,啪一聲排在春風的手上,目光清冷:「現在可以帶我去找了吧。」

春風彈了彈銀票,微微一笑,一扭身子說道:「跟我來吧……」

然後帶着眾人來到後院,然後走到院子角落的一個柴房裏,讓小廝打開門。

長公主一下子就沖了進去,看清楚裏面的人之後,哀嚎一聲:「我的兒啊……」

穆棱被揍的鼻青臉腫,滿身都是酒氣,人已經沉醉不醒,無論長公主怎麼搖晃,他也只是支支吾吾的發出幾個單音節,意識都不清明了。

長公主心疼的直掉眼淚,秦明源也怒氣沖沖的說道:「你們知道他是什麼身份嗎?竟然敢這樣對他,我看你這青樓開到頭了!」

「不就是扶桑國的向陽王穆棱嘛,他的母親是長公主,父親是秦尚書,父母今天大婚,他心情不好,來青樓買醉。」春風十分不屑的說道。

長公主和秦明源都是一愣,眾人也驚訝不已,秦明源壓低聲音問道:「你是怎麼知道的?」

「這有什麼?他喝醉了,自己跟這裏的姑娘交代了底朝天。」

春風說完,又看着秦明源說道:「想必您就是秦大人吧,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,我也不想把事情鬧大,說實話我們沒怎麼動手,就讓他交錢,推搡了兩下,他身上的傷都是自己摔的,不信等他醒了酒你們問他。」

「你胡說八道,我兒從小在王府長大,什麼樣的女孩子沒見過,怎麼會稀罕青樓里的女人!」長公主抱着穆棱,悲憤不已的怒吼道。

「我們這裏的姑娘的本事,你們王府里的女人,或許還真的趕不上!」春風當仁不讓,直接回擊道。

長公主被她氣到不行,轉頭看了一眼秦明源:「老爺,您就真的不管了嗎?」

秦明源還沒有說話呢,春風先開口了,「你到底想要怎麼樣?我春風得意樓也不開了這麼多年,也是不怕事的,你們要是不講理,我大不了就去告御狀!」

秦明源一聽,立即呵斥道:「放肆,你告什麼御狀!」

「我就告秦尚書的兒子逛青樓不給錢,他的長公主老婆,還要拆了我們青樓,這天子腳下,我就不信沒有說理的地方了。」春風故意說的十分難聽。

秦明源和長公主的臉都變成了鐵青色,就算是春風不告御狀,這事穿出去,也是很不好聽的。

秦明源剛剛回到京城,本就一起都不穩定,人言可畏,他可不想再惹上這樣的流言蜚語。

想明白這一層,他上前對長公主說道:「蘭芝,我們現在最要緊的是先把棱兒帶回去,好好醫治一番,看看他有沒有事啊?什麼事等他醒了再問吧,反正這春風得意樓在這裏,跑不了,咱們什麼時候想算賬都行的。」

長公主看着昏迷的穆棱,也憂心不已,而且她和秦明源的新婚之夜出現這樣的事情,她的臉上也有些掛不住,最終還是答應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79章:逛青樓不給錢

69.4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