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0章:各懷心思

第380章:各懷心思

春風得意樓的後院小樓雅間內,東方昱坐在桌前,輕輕擦拭著一隻玉色長笛,輕聲問道:「都走了?」

「嗯,都已經離開了,秦大人似乎不願把事情鬧到,那個長公主看上去並不樂意。」春風站在他的身前,柔聲說道。

此時的春風,已經卸掉那一臉的濃妝,換下那一身鮮艷的長裙,此刻略施薄粉,露出了原本清秀的容貌,素色長裙清新脫俗。

東方昱冷笑一聲:「秦明源愛面子勝過一切,那長公主也不過是他的踏板,他怎麼會願意為了她搭上自己的後半生的名譽。」

春風拿出那一張一千兩的銀票,有低聲說道:「長公主似乎不想就此結束呢。」

「銀票你收著就好,這是你今晚的演出費,別的,你不用擔心,我自會安排,讓她絕對不敢鬧騰起來。」東方昱說的十分堅定。

祁元修猜的沒有錯,穆棱就是被東方昱帶走的,他可是藥王谷的人,自有特殊的整人方式,餵了穆棱一顆藥丸,保證他死不了,但是明天醒來之後,也不會記得今天發生了什麼。

絕對不會找到秦葉悠那裡去。

而這一夜,祁元修又留宿在梧桐苑,毫無意外的,秦葉悠第二天腰酸背痛的醒來,天已經大亮了。

祁元修囑咐下人,王妃醒來之後,誰都不能打擾她,秦葉悠就直接睡到自然醒。

吃過早飯之後,正在房裡看書,綠蘿神秘兮兮的進來說道:「王妃,昨日不是找不到那個向陽王了嘛,您猜他去哪裡了?」

秦葉悠放下書,看著一臉故作神秘的綠蘿,問道:「他能去哪裡?不會是回他的小國扶桑了吧?」

「沒有,他昨夜去了西巷的春風得意樓,還大鬧了一通,在裡面吃喝玩樂不給錢呢。」綠蘿幸災樂禍的說道。

秦葉悠愣了一下,總覺得有些不太對:「穆棱去青樓並不驚奇,可是他為何不給錢呢,他好歹也是個王爺啊。」

綠蘿搖了搖頭說道:「這個我也不清楚了,我是聽廚房裡買菜的阿福說的,今早來送菜的小販跟他很熟,說昨晚秦大人跟長公主親自去春風得意樓把向陽王接回去的。」

撲哧!秦葉悠差點噴出嘴裡的茶。什麼?秦明源新婚之夜竟然跟長公主一起去了青樓?還有比這更滑稽的事情嗎?

這簡直就是報應啊報應!想想可憐的陳姨娘和雲念母子,還有失意的秦雲飛,秦葉悠感覺這就是老天對秦府那些人的懲罰。

昨天夜裡,穆棱給帶回府中之後,長公主仔細檢查了一番,只看到他全身都是污泥,狼狽不堪,好不容易清洗乾淨了,看到他身上確實有些傷,但是並不嚴重。

找大夫來看,也只說是皮外傷,並不要緊的,長公主這才稍微放心。

今天穆棱終於醒來,只覺得全身酸痛,長公主心疼的之落淚,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?

穆棱低頭想了一下,只覺得腦袋生疼,頓時抱著頭不敢想下去了,大腦里一片空白,什麼都沒有想起來。

長公主無奈,只認為他或許是真的喝醉了,可是這口氣她就是咽不下去。

尋了一個時間來找秦明源,還沒有說話,就先落淚了

新婚燕爾,秦明源自然十分疼愛她,趕緊放下手中的筆,走過來柔聲問道:「好端端的,哭什麼?誰惹你不高興了。」

「沒有誰,我只是哭我的棱兒,無端端的遭受這樣的欺辱,他心高氣傲,被人這樣侮辱,現在心裡不知道多難受呢,偏偏有什麼都說不得。」

「唉,沒事的,男子漢大丈夫,心胸都很寬廣,你就不要擔心了。」秦明源安慰道,他早就料到長公主會來找他,說辭都準備好了。

長公主一聽他這個口吻,似乎就是不想管事情了,頓時心裡十分不滿,輕輕擦了擦眼淚,然後說道:「老爺,這件事您就打算這樣結束了?白白讓我的棱兒吃了這個悶虧?」

秦明源趕緊解釋道:「夫人啊,你誤會我的意思了,畢竟是棱兒自己去春風得意樓的,這是如果鬧大了傳出去,對他的名聲也不好啊,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昨晚鬧騰出那麼大動靜,我們現在最好稍安勿動啊。」

長公主只是愛子心切,並不是一味的糊塗,她也明白秦明源說的道理,這件事總歸來說就是不光彩的。

可是秦明源這樣冷靜理智,讓她心裡有些彆扭,如果真的在意一個人,如果他真的把棱兒當成自己的兒子

,棱兒被人這樣欺負,他怎麼會這麼冷靜?

說到底終究是沒有把穆棱當成親生的兒子啊,長公主心裡酸澀,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,有些事就只能放在心裡。

秦葉悠知道尚書府的時候之後,心情很好,忙完了之後,想起這兩天都沒有好好陪陪唐菲了,她現在跟夏青青一起住著,秦葉悠想了一下,打算去看看那倆丫頭。

剛剛走到半路上,竟然遇到了沈逸晨,一聲淺藍色長衫,更顯得整個人俊逸無比,一副翩翩貴公子的形象。

沈逸晨確實是世家公子,不過財商過人,用現代的人的眼光來看,這個人最擅長的就是管理資產和投資,祁元修把王府之外暗中的財產交給他打理,絕對是最正確的選擇。

難得的是,這個傢伙整體跟錢財打交道,氣質上卻一點都沒有沾上銅臭氣息,依舊是飄逸貴公子。

「見過王妃,王妃安好。」沈逸晨笑著跟秦葉悠打招呼。

「沈公子,好久不見了,最近剛剛回來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沈逸晨點了點頭說道:「是的,剛剛從北疆回來,回家探望一下母親,就來跟王爺彙報事情了。」

「沈公子,我正好找你有點事情,請稍等片刻。」秦葉悠突然說道,然後對綠蘿點了點頭,綠蘿會意,很快離開了。

沈逸晨一頭霧水,問道:「王妃有什麼事情,就請直說吧,沈某能辦到的,定然會竭盡全力。」

秦葉悠笑了一下:「放心,這事對你來說十分簡單,舉手之勞,你別緊張兮兮的,好像我要讓你出生入死一樣。」

沈逸晨燦爛一笑:「為王妃出生入死,那是我的福氣。」

「上次聽王爺提起來,皇上本來想要你表妹進宮,後來怎麼樣了?」秦葉悠問道,曾經聽祁元修提過一次,當她聽說沈逸晨表妹的歲數之後,氣的痛罵了皇上一通。

後來沒有在聽祁元修提氣這件事,現在想來還是十分生氣,見到沈逸晨突然想起來了。

「對虧了王爺的幫助,我表妹才逃過一劫,不然以她那個性格,進宮之後,還不知道會被折磨成什麼樣。」沈逸晨十分擔憂的說道。

「皇上怎麼會突然那看上你表妹的呢?」秦葉悠好奇問道。

「他看中的並不是我表妹,而是我表妹家的富可敵國的家產!」沈逸晨十分不屑。

秦葉悠震驚,堂堂一國之主,竟然覬覦自己臣民的財產,她真是嘆為觀止,感嘆道,皇上的底線,看來是沒有最低,只有更低啊。

「雪兒又心高氣傲的,眼裡不容一絲灰塵,寧折不彎的性格,進宮之後,如果被逼進宮,她肯有可能以死相逼呢。」沈逸晨心有餘悸的說道。

秦葉悠聽了他這個話,頓時笑了一下:「沈逸晨,你對這麼為表妹的評價這樣高啊,看來她對你來說非同一般啊。」

女人對這樣的事情總是分外敏感的,她能感覺到沈逸晨對這楊表妹,絕對不是普通的表兄妹之間的關係。

沈逸晨的臉上並沒有如他所料的出現或是得意,或是羞澀的表情,反而有些哭鬧。

「我和雪兒表妹情投意合,奈何我母親不同意,怎麼也不願讓我表妹進門。」

又是一對苦鴛鴦?秦葉悠微微皺眉,在這古代,想要自由戀愛結婚,簡直太難了,怎麼那麼多的阻力!

「放心吧,好事多磨,只要你們心心相印,我相信你肯定有辦法娶到她的。」秦葉悠見不得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,於是給沈逸晨大氣。

這沈逸晨可是祁元修相中的人,自然那不是一般人。

沈逸晨點了點頭,神情堅定:「不過是多費一些時日罷了,我一定會讓雪兒表妹幸福的。」

兩人正說著呢,綠蘿已經回來了,她從袖中拿出一疊銀票,遞給了秦葉悠。

秦葉悠連看都沒有看,轉頭就遞給了沈逸晨。

沈逸晨一頭霧水,接過來銀票一看,頓時已經,足足五百萬兩黃金啊。

「王妃……您這是?」他感覺有些猜不透了。

「這就是我要交代你的事情,冬季就要來臨了,北疆的將士們辛苦,多給他們補貼一些炭火厚衣服,這些錢就是我的一份心意,你收下吧。」

襯衣襯還是不敢收,又把銀票推回來說道:「王妃,您這心意太厚重了,我可不敢收,不如你直接給王爺吧。」

「就他那個脾氣,我給他,他能收?你就收著吧,又不是給你的,是給將士們的。」

沈逸晨可是記得上次他主動向秦葉悠借錢,被祁元修一頓好收拾的事情,頓時糾結不已,這錢到底要不要呢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0章:各懷心思

69.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