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3章:彼此依靠

第383章:彼此依靠

祁元修緩緩起身,抽出自己的佩劍,啪的一聲拍在桌上,怒聲說道:「今天我坐在這裡,誰要是沒有允許靠近那個房門一步,就算做葯圖謀不軌,我看誰敢往前一步!」

追風也抽出長劍,作出防禦的姿態,頓時氣氛十分緊張,眼看著就要打起來了。

天山派的人跟奕王府的侍衛劍拔弩張,就在氣氛最緊張的時刻,房間門終於打開了。

秦葉悠臉色蒼白,步履不穩的走了出來,一看就是疲憊到極點,守在旁邊的綠蘿趕緊扶住了她。

剛才外面的爭吵的時候,她已經開始收尾了,所以也聽到了那些人的聲音。

她抬頭看了一眼四周:「我知道,你們想要表現你們的忠心,可是你們知道嗎?你們如果剛才衝進去,你們大小姐必死無疑,這樣的賬算在誰的頭上!你們誰能負這個責任!」

「你們付了我五百萬輛黃金,我跟文如意也溝通了很多次,說好彼此信任,你們卻在這裡鬧,到底你們是想讓她好,還是不想讓她好!」

由於十分疲憊她的聲音已經有些沙啞了,剛才最後的關鍵時刻,只要她的手抖一下,整個手術就全部失敗。

整個梧桐苑靜悄悄的,天山派的人也都低下頭了,祁元修走到秦葉悠的身邊,從綠蘿手中把她扶了過來。

秦葉悠環視一周,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又說道:「從今天開始,沒有我的允許,文如意不能踏出這個房間一步,誰要是進去,必須要先消毒,如果有不聽我的安排的,有什麼後果,你們自己負責!」

然後頭也不回的跟著祁元修走進了房間,剛剛關上門,她全身一軟就暈了過去。

祁元修一把把他撈起來,摟住了,然後抱了起來,輕輕的放在床上。

綠蘿一會兒之後端進來一碗粥,悄聲說道:「葛媽媽熬了一整天的,粳米蜜棗粥。」

「擰個熱毛巾過來。」祁元修吩咐道。

綠蘿趕緊把粥放在一邊,然後趕緊擰了一個毛巾遞給他。

祁元修接了過去,輕輕擦拭著她的臉頰,然後擦了擦她的雙手,秦葉悠緩緩的睜了一下眼睛。

「醒了?先喝點粥吧,吃一點東西再睡覺,空著肚子睡覺,對身體不好。」祁元修輕聲說道。

秦葉悠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,輕輕搖了搖頭,表示不想吃,只想睡。

祁元修坐在床沿上,然後輕輕把她扶起來,用鬆軟的抱枕把墊在她的身後,讓她半躺著,然後接過來綠蘿端來的粥,用勺子一點一點的喂到她的嘴邊,像是哄孩子一樣柔聲說道:「乖,張開口,吃幾口就好。」

秦葉悠雖然閉著眼睛,可是能聽到他的聲音,聽話的張開了嘴,祁元修趕緊給她餵了一口粥,她就這樣半睡半醒的吃了小半碗粥。

祁元修又給她餵了半杯水,替她擦了才嘴角,然後扶著她躺下去了,輕輕掖好被角,柔聲說道:「好了,現在可以睡了。」

秦葉悠在睡夢中十分聽話,轉過身來抱著被子,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吃了東西,又沉沉的睡了一覺,她的體力終於恢復了,神清氣爽的醒來,轉頭就看到祁元修躺在她身邊。

她沒有動,悄悄的看著他,睡夢中的祁元修有著一種莫名的溫柔和善。

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,祁元修睜開眼睛,看著她微微一笑。

「我昨晚好像做了一個夢,夢見你喂我吃東西,還喂我喝水,不過又好像很真實。」秦葉悠有些疑惑,不知道那是不是夢。

「你在夢裡經常遇見我嗎?」祁元修並突然問道,剛剛睡醒,聲音沙啞的十分有磁性非常好聽。

「我一般不會夢見你,但是等我遇到危險的時候,我就會想,這是夢這是夢,王爺一定回來救我的,然後我就會醒來。」秦葉悠嘆息著說道。

祁元修苦笑不得:「就是說我從來沒有英雄救美成功過唄。」

秦葉悠笑而不語,兩人默默的溫存了一陣,然後她就起身說道:「我得先去看看文如意了,今天非常關鍵,我得陪在她身邊。」

祁元修一怔,秦葉悠的口吻十分真誠,不像是假的,他知道秦葉悠也不是這樣的人。

文如意之前對她怎麼樣,他是知道的,可是現在看來,她竟然完全不計前嫌的,這份心胸,實在是難得。

「文掌門已經下山了,山雨欲來啊。」祁元修突然說道,他預感到已經到了快要決戰的時刻了。

「你怕嗎?」秦葉悠感覺到他全身繃緊的肌肉。

「呵呵,我這一生就害怕過兩次,跟天山派的對決,我早有準備,沒有什麼好怕的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秦葉悠頓時好奇:「我能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,讓你害怕的嗎?」祁元修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,從來就沒見他膽怯過,她實在是太好奇了。

「這個自然不能告訴你!」祁元修故弄玄虛,自他懂事起,就害怕過兩次,一次是秦葉悠墜江,他把她從江水中撈起來,聽不到她的心跳聲了。

還有一次就是她墜崖,他在山洞中看到全身是血的她倒在地上。

只有這兩次,他真正感覺到恐懼,感覺到自己的渺小,知道原來自己也不是萬能的,所以從此之後把她保護的更緊。

「沒事,以後有什麼事,我們兩個人一起扛,有你在,我不會害怕,有我在,你也不要害怕,好不好?」秦葉悠輕輕的握住了他的手。

她會保護他,她也一直用自己的方式保護他,天地之間,也就只有一個秦葉悠會對他說這樣的話。

秦葉悠趕在文如意醒來之前,來到她身邊,在她醒過來的時候,第一時間告訴她:「手術很成功,不過後期還需要好好休養,現在你臉上纏著紗布,還不能動,過幾天穩定了,就可以拆紗布了。」

文如意醒來之後,本就十分忐忑,秦葉悠的這番話給了她極大的鼓舞,之後的日子她也十分配合。

讓她吃藥就吃藥,讓她打針就打針,從來不會有任何的推脫,天山派的人被秦葉悠訓斥過之後,也都老實了很多,沒有敢再來鬧事的了。

這一樁心事一解決,秦葉悠的心裡鬆了一口氣,打算出去好好玩兩天。

祁元修計劃著現在正是打獵的好時期,不如一起去野外打獵遊玩,秦葉悠十分嚮往,可是文如意的臉拆紗布之前,她不能走遠,每天她都要親自照料文如意的。

她稍微離開一會兒,文如意就會發脾氣,會恐慌,大小姐脾氣一上來,誰都沒有辦法。

遠的不行,那就去近的吧,唐菲已經走了好幾天了,不知道現在心情好些了沒有,不如就趁現在有空去看看她,順便去聞家山莊玩。

祁元修一聽是唐應的地盤,就明確表示自己十分不感興趣,不想去,秦葉悠倒是也不怪他,不去拉倒,她可以帶著夏青青去啊。

唐菲走了之後,夏青青明顯孤單很多,容行遠唯恐她惹禍,趕了她兩次,讓她回葯田,可是五皇子悄悄給秦葉悠遞了話,讓她幫著夏青青打個掩護,讓她多留一些日子,他想在冬季的時候,帶著她出去玩。

秦葉悠答應了,跟容行遠說,她要配一些葯,夏青青懂醫術和藥材,做她的助手最合適的,想要多留她一段時間。

容行遠本來當場就拒絕了,免不了例數一番夏青青從小給人醫治,幾次三番差點治死人的豐功偉績,以至於現在只敢讓她看葯田。

奈何秦葉悠只說跟夏青青有緣,這丫頭和她的心意,而且十分看好她。

容行遠沒有辦法,只能同意了,千叮嚀萬囑咐的夏青青一定要認真仔細,絕對不能擅自做主。

夏青青不服氣,又搬出最讓她驕傲的五皇子的例子來說明情況,她可是把五皇子從奄奄一息的狀態搶救回來的,是她一個人做到的。

容行遠嘆了一口氣:「那也只能說明,五皇子是真命天子,命大,沒有在你手裡出事而已。」

秦葉悠笑到不行,感覺這師徒倆真有意思,不過好歹容行遠是答應了,把夏青青留在了府中。

夏青青一聽要去聞家山莊玩,十分開心,秦葉悠也被她的情緒感染,兩個人吃過早飯之後,就興沖沖的出門了,祁元修在門口遇到了,看到秦葉悠開心的表情,頓時不滿。

「要去見唐應,就讓你這麼高興嗎?」祁元修不冷不淡的說道。

秦葉悠十分無語:「王爺如果不高興,不然我哭著出門?」

夏青青噗嗤一聲笑了起來,大咧咧的說道:「那外面的人肯定以為王府死人了啊,可不能哭著出去。」

祁元修臉色鐵青,轉身就走,走到門口又扔下一句:「天黑之前必須回來!」

秦葉悠和夏青青來到聞家山莊,兩人興沖沖的往裡走,早有小廝往裡傳話,聞家山莊莊主迎出來,。

「唐應和菲兒呢,怎麼沒見他們出來啊?」秦葉悠問道。

夏青青補充了一句:「他們是不是出去遊玩去了?」

聞莊主面色為難,猶豫了一下說道:「大小姐病了,門主在裡面陪著呢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3章:彼此依靠

70.1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