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4章:唐菲心病

第384章:唐菲心病

唐菲當初從奕王府離開的時候,心情鬱鬱寡歡,秦葉悠本想著讓她出去散散心的,怎麼反而病了呢?

聞莊主也不好多說什麼,直接帶著秦葉悠和夏青青往後院後去。

聞家山莊很大,路上的時候秦葉悠簡單的問了一下,唐菲來到這裡之後,是否一直不開心?

不管怎麼樣,總要先要知道病因,她才能對症下藥啊。

「大小姐,剛才的時候,見到門主還是很開心的,只是後來……後來就病了。」聞莊主支支吾吾還是不說透。

這樣秦葉悠反而更家擔憂,快走了兩步,想到跟在自己身後的夏青青,她突然轉身說道:「青青,待會見到菲兒,你說什麼都行,就是不準提你的五皇子,一切跟五皇子有關的事情都不行,記住了嗎?」

夏青青一頭霧水:「為什麼啊?」

這丫頭,真是什麼都不知道啊,秦葉悠無奈的說道:「別管為什麼,就按照我說的做就行,聽明白了嗎?」

夏青青雖然不太明白她的用意,為什麼不能提什麼都好的五皇子,不過她也知道,秦葉悠肯定都是為了唐菲好,於是十分乖巧的點了點頭。

聞莊主在前方帶路,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。

幾個人終於來到門外,剛剛要進門,就聽到裡面傳來了唐應氣急敗壞的聲音:「菲兒,你為什麼不吃藥?你幹嘛這樣折磨自己啊?」

「我不想吃,就是不想吃,哥,你現在不要管我了好不好?」唐菲有氣無力的說道。

叮的一聲,似乎湯碗被放在了桌上,然後唐應壓抑著怒氣說道:「我怎麼能不管你,難道要看著你這樣消沉下去嗎?到底要怎麼樣,你才能滿意?我去把長松那小子抓回來一刀宰了!」

唐菲猛然激動,聲音提高了不少:「與他有什麼關係,你要是動他,不如就先殺了我吧!」

秦葉悠聽到這裡,再也等不下去吧,雖然人家兩兄妹吵架,他們作為外人衝進去不太好,可是她早就把唐菲當成親妹妹,又做了解唐菲,她如此激動,絕對不是好事。

她直接推門進去了,唐應和唐菲都轉頭看了過來,唐應看到是秦葉悠之後,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唐菲直接哭了出來,朝著秦葉悠喊道:「秦姐姐……你來了……」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。

秦葉悠這才看清楚唐菲,她半躺在床上,臉色憔悴,嘴唇乾裂,頭髮也有些凌亂,幾日不見,她怎麼成這樣了?

「好了,好了,別哭了,秦姐姐來了,什麼都有我在呢。」秦葉悠走到唐菲的病床前,拉住她的手勸慰道。

順手替唐菲診脈,她肝火旺盛,氣血鬱結,一看就是心事太重,導致的焦躁煩亂。

她轉頭不滿的看了唐應一眼:「唐應,菲兒都這樣了,你竟然還對她這個態度,實在是不應該!我之前跟你說的話,你都忘了嗎?」

唐應臉色也不太好看,他也是被唐菲氣急了。

倒是唐菲,見到自己的哥哥被訓斥,馬上就站在唐應一邊了:「秦姐姐,你別怪我哥哥,都是我的錯,讓哥哥操心了。」

唐應見她如此可憐,頓時又懊悔不已,懊悔自己剛才不應該對她那樣態度惡劣。

可是他一個大男人,又不擅表達,說不出什麼道歉的話,猶豫了半天,最終也沒有說出什麼來。

「葉悠,你勸勸她吧,不管怎麼樣,先把葯吃了吧。我先去廚房安排一下。」唐應說了一聲,然後扭頭走出了房間,聞莊主也跟著離開了。

房間里就剩下唐菲,秦葉悠和夏青青。

「菲兒姐姐,你生病了怎麼能不吃藥呢?而且病中傷心,對身體更加不好的。」夏青青的站在她的床頭前說道。

唐菲只是默默流淚,過了半天才說:「我沒有生病,只是心情不好……」

「你有什麼心情不好,可以告訴我們啊,我這次來還給你來到很多好玩的呢,我還帶了……」

夏青青擺著指頭,就要來世細數她帶來的東西。

秦葉悠突然說道:「對啊,我們還帶了很多好吃的呢,現在可能還在馬車上呢,青青,你去看看,讓他們把東西卸下來,然後送到這裡吧。」

夏青青愣了一下,有些不解的看著秦葉悠,她還有話沒有說完呢。

秦葉悠微微一笑說道:「你快去吧,菲兒早點看到那些東西,就會早一點高興啊。」

夏青青一想也是,立即就答應了,說了一聲:「菲兒,你等我一下哦,我很快就回來。」

唐菲看著夏青青興沖沖的出去了,就連背影都是歡快跳躍的,她喃喃的說道:「其實我挺羨慕夏姑娘的,雖然她經常跟我抱怨在醫藥盟不受重視,師父只讓她看葯田的事情,可是她過的多麼開心啊。」

秦葉悠也看著夏青青漸漸遠去的背影,不過她的腦海里,浮現的確實幾年前那個緋色的身影,那時候的唐菲也像現在的夏青青一樣,單純快樂。

可是時過境遷,姑娘大了,經歷世事,懂得人情,就容易生愁,尤其是像唐菲這樣經歷那麼多坎坷,情路不順,更加容易懷疑人生。

秦葉悠不敢有絲毫鬆懈,悄悄大量唐菲的神色,拉住她的手輕聲說道:「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了,你能跟我說說嗎?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唐菲看了秦葉悠一眼,又低下頭,似乎不是她不想說,而是不知道該怎麼說,或者說她說不出口的感覺。

秦葉悠決定引導她一下:「我剛才進來的時候,聽到你哥哥似乎提到了長松,跟他有關?是他惹你生氣的?」

唐菲瞬間洶湧的淚水,讓秦葉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,她一向是站長松這邊的,一直覺得唐菲跟著他或許才會幸福。

可是這一次,她有些懷疑了,這小子到底靠不靠譜啊,總是讓唐菲傷心。

「長松並沒有惹我生氣,只是我有些傷心,我覺得……覺得自己臟,他不說,可是我覺得他的心裡也是這樣想的。」

唐菲說完這話,就把臉埋在手掌心裡,嗚嗚哭泣著。

秦葉悠有些震驚,她最擔心的事情,還是要發生了,當初唐菲被隨玉心抓去,差點遭到侮辱,唐菲差點陷入心魔走不出來。

她想盡了各種各樣的辦法,才讓她最終走出心理陰影,把那段不好的記憶掩蓋起來,現在怎麼又會被猛然提起來呢,這樣對唐菲的刺激會更大啊。

秦葉悠在心裡又把長松狠狠的罵了一頓,面上依舊十分平靜淡定:「菲兒,你聽我說,你不臟,你是世上最乾淨單純善良的女孩子,誰都不能否認這一點!」

「可是……可是,我的身子都被……都被那些人看到了……」唐菲哭的上氣不接下氣。

「這沒什麼的,那幾個人都已經死了,而且這也不是你的錯。」秦葉悠柔聲勸慰道,說道這裡她猛然抬起頭來,看著唐菲問道:「難道長松說他介意這件事?」

她盯著唐菲,暗自決定,如果長松真的跟唐菲說過這樣的話,就算是長松對唐菲再痴情,他也不配再得到唐菲了。

唐菲搖了搖頭:「他並沒有直接說,可是我覺得他就是那個意思!就是嫌棄我了!」

秦葉悠內心急的抓耳撓腮,偏偏不能表現出一絲急切,只能循序善誘,讓唐菲慢慢的傾訴出來。

聽到最後,她終於明白了是怎麼回事,她的感覺就是這事完全就是唐菲想多了。

話說當初在秦葉悠的安排下,唐菲讓長松陪著一起來到聞家山莊,兄妹倆許久不見,一見面自然十分高興。

開始的時候還挺好的,長松以前在聞家山莊帶過很長一段時間,對這裡的每個地方都很熟悉,好玩的好吃的,他都了解。

帶著唐菲到處吃吃喝喝玩玩樂樂,這裡唐菲雖然沒有明說,但是秦葉悠能感覺出來,兩人的感情到這裡有了突飛猛進,眼看長松和唐菲就要修成正果了。

奈何他的點就是這麼背,或者說老天就是這樣捉弄人,兩人正是你儂我儂的時候,有一天吃過晚飯,兩人花前月下正浪漫呢,敞開心扉聊天,不知道怎麼就說到唐菲在南嶽被囚禁的那兩次。

可能是因為話題牽扯到了隨煬,長松頓時變得十分敏感,他說自己現在最後悔的事情,就是當初跟唐菲生氣,讓她一個人出去,後來才發生那樣的事情,讓她受到傷害,他自責不已。

本來好好的氣氛,長松也說的十分動容,一聽就是發自肺腑的真心話,可是唐菲突然就不說話了,臉色也變的十分蒼白。

長松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,於是問道:「大小姐,你怎麼了?」

「原來你這麼在意那天的事情啊,在你看來,其實那件事很嚴重吧?」唐菲輕聲問道。

長松不太明白,他想了一下,唐菲被抓走囚禁,生命安全受到威脅,自然是很嚴重的事情,於是他點了點頭。

壞事就壞在他這個點頭上,在唐菲看來,他這就算是承認了,承認他很在意那天的事情,那天她被別的男人看到了身子,他接受不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4章:唐菲心病

70.3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