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5章:誤解心意

第385章:誤解心意

那天唐菲是哭著跑回去的,長松一頭霧水,還追上去問她到底怎麼回事?

唐菲哭著說道:「你既然嫌棄我臟,又為何要整日待在我身邊!是故意想要羞辱我嗎?」

這話正好被經過的唐應聽到,他不知道前請後果,只是憑藉唐菲的這句話,立即就不能忍了。

竟然嫌棄他妹妹臟?還羞辱她?唐應立即上前揪住長松的衣領,就要揍他。

幸好當時他是跟聞莊主一起來的,聞莊主何等機靈,一看這情況,就知道有誤會了,他立即上前拉住唐應,連忙說道:「門主,請您息怒啊,長松在唐門這麼多年,他的什麼樣的人,您最了解了,他怎麼可能這樣對大小姐呢。」

唐應在氣頭上,根本就不想聽這些說辭,直接吼道:「不管怎麼樣,他把菲兒惹哭了,就是他的錯,我就要教訓他。」

聞莊主立即對長松說道:「長松,你快點跟門主說啊,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聞莊主幾乎是看著長松長大的,對他有半子的情誼,不想讓他就這樣被唐應誤會。

可是長松竟然就是絕強不開口,梗著脖子,賭氣一樣的說道:「門主說的對,不論如何我惹大小姐哭了,就是我不對,門主你想怎麼懲罰我都行,但是我要說一句,我絕對不是大小姐說的那樣,我從來沒有想要傷害她!」

聞莊主差點被他氣倒,唐應忍不可忍,直接對著他胸口就是一腳,直接把他踹翻在地,當初吐血。

這時候唐菲反而不願意了,她衝上前抱住唐應,哭著說道:「哥哥,這事跟長松沒有關係,你不能打他,都是我的錯,你要打就打我吧。」

唐應都糊塗了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看到唐菲哭的上氣不接下氣,他又心疼又生氣,看了一眼還坐在地上的長松,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,只能對著他吼道:「還在這裡做什麼?還不快給我滾!」

聞莊主立即就拉著長松離開了,後來不管唐應怎麼問,唐菲就是不開口,他一直沒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,心裡窩著火,只能再去找長松。

長松為了唐菲的名聲,就是什麼都不說,只說是自己的錯,氣的唐應直接把他趕出聞家山莊,讓他回唐門了,省的留在這裡,讓唐菲看到了徒增傷心。

唐菲第二天就病了,高燒不退,卧床不起,這可急壞了唐應,感覺給她抓藥,可是她居然拒絕吃藥,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,好像就等著生命消耗完呢。

這讓唐應怎麼能不著急。

秦葉悠聽明白這些事情之後,很快就理出頭緒來了,問題的根源就在唐菲和長松完全是誤會了對方的意思,他們說的明明就是兩件事,卻還以為對方面白自己的意思,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。

就連唐應,都因為太過關心唐菲,喪失了判斷能力。

秦葉悠看著唐菲說道:「菲兒,你知道嗎?你全完誤會了長松的意思,這件事真的是你想多了?他是真的愧疚。」

唐菲對秦葉悠一直十分信任,現在聽到她這樣說,有些疑惑的問道:「真的嗎?那他當時為何那樣說?」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我跟你說兩件事,你就明白了。」

「第一,那天發生的事情,只有我們幾個在場的人知道,當時為了防止唐應衝動,我們只告訴他隨玉心要對你下毒手,幸好被我們搶先救下了,別人連這些都不知道,所以你最在意的那件事,長松根本就不知道,又何來嫌棄只說?」

「第二,你第一次被秦郎藏起來的時候,我們找來許久沒有找到你,當時我們都有些絕望了,什麼壞的結果都想到了,自然也想到了你會遇到的意外,當時長松就說了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在他心裡,你永遠都是最純潔和善的大小姐!」

唐菲怔怔的看著秦葉悠,嘴唇都有些顫抖了:「秦姐姐,你說的都是真的?」

「姐姐什麼時候騙過你!長松當時說這話的時候,你哥哥也在場,不信你去問問你哥哥。」秦葉悠說的斬釘截鐵。

唐菲的眼眶裡雖然還帶著淚意,可是已經沒有那麼悲傷了,她低聲說道:「可是那天長松明明表現的就很在意啊……」

「傻丫頭,你難道真的看不出來,長松那傻小子是自責加愧疚才會這樣說的,當初他沒有跟著你山下,結果你被隨玉心抓住第一次,後來他跟你生氣,又沒有跟著你,讓隨玉心抓住你第二次,所以他自責不已。」

秦葉悠一邊替唐菲梳理,也在心裡想著,唐菲這兩次出事,長松還真的是都有責任,唐應踹他那一腳也不是白踹的。

經過秦葉悠的開解,唐菲漸漸的走出陰影,又有些替長松擔憂了:「我哥哥那天晚上出手很重,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?」言語之間都是擔憂。

秦葉悠想了一下說道:「不會有事的,他常年習武,難道連這點小傷都承受不住?而且我覺得你哥哥也不是失去理智之人,當時只是想要出出氣,不會真的傷了他的。」

讓秦葉悠這樣一分析,唐菲終於稍微放心一些了。

秦葉悠試了一下,剛才滾燙的那碗湯藥,現在已經變溫了,她端過來,親自喂著唐菲喝了下去。

唐菲只是有事,心緒不寧而已,這葯就是安神的,她喝了之後,最好是睡一會兒。

秦葉悠讓她躺下,為她蓋好被子,輕聲說道:「你先睡一會兒,我去看看青青,她去取個東西,怎麼這麼久,不會是迷路了吧?回頭我們一起吃午飯。」

唐菲十分乖巧的同意了,閉上眼睛睡著了。

秦葉悠輕手輕腳的關上房門,一轉身就看到唐應站在門口呢,見她出來,輕聲問道:「菲兒怎麼樣了?」

「她現在情緒已經穩定了,吃了葯,剛剛睡著了,你不必擔心了。」秦葉悠邊說邊往前走去。

唐應明顯鬆了一口氣,趕緊跟上去,開始做自我檢討:「之前是我不對,情緒有些激動了,我只是見不得她那樣作踐自己。」

秦葉悠停了下來,確定走出這一段距離之後,房間里的唐菲應該聽不到他們的對話了,這才緩緩說道:「唐大哥,我知道你也是因為太過在意唐菲,可是她不是一般的姑娘,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,您切忌的第一條,是不要再刺激她。」

唐應立即點頭答應:「以後我一定注意剋制自己,這一次多虧了有你,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,就差把長松這小子弄來給菲兒賠禮道歉了。」

「阿彌陀佛,你辛虧沒有這麼做,不然真的就無法收拾了。」秦葉悠拍了拍胸口說道。

她幾乎都能想象的出來那個畫面,唐應把長松壓回來,跪在唐菲跟前道歉,長松定然是梗著脖子不解釋半句,只讓他們放大招,那時候唐菲左右為難,有苦說不出,心裡不知道要承受多麼大的壓力。

這些唐應竟然都想不到了,她想這不僅僅是關心則亂的問題了,更是男人的思維局限問題。

男人總想著解決問題,在唐應看來,長松惹唐菲傷心了,把他找回來,賠禮道歉,把話說清楚,事情解決了就好了。

殊不知,感情中的事情,很多都是無解的,只能看兩個人之間的默契。

她細細的囑咐完了唐應,這才去尋找夏青青的,這丫頭去拿個東西怎麼那麼久?

唐應在她身後說道:「你就是操不完的心啊,心裏面裝的都是別人嗎?」

他其實很想問問,你是不是也曾為我操心用心過,不敢直接問,只能把自己隱身在人群中,做一個普通的默默的愛慕者。

秦葉悠找到夏青青的時候,聞莊主正陪著她呢。

「你這丫頭,怎麼去了那麼久?」秦葉悠笑著問道。

「我去拿東西,正好遇到聞莊主了,我怕自己找不到路,就讓他帶路,路上又給我介紹了一下這裡好玩的地方。」夏青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。

明明她是來安慰唐菲的,結果被人家幾句話就給拐走了,自己都感覺到自己沒義氣。

秦葉悠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聞莊主,她敢保證,這個精明的聞莊主,自從遇到夏青青,知道她是去取東西的時候,就知道她的意思了。

所以才會帶著夏青青到處閑逛,介紹山莊里有趣的地方,故意為秦葉悠爭取時間,果然高手之間憑藉的都是默契,都不用交流了。

午飯的時候,唐菲醒來,秦葉悠和夏青青親自為她梳妝打扮,讓她容光煥發的出現在眾人前面,唐應看到她氣色這麼好,也十分高興。

吃過午飯,三個女人聚在一起,說說笑笑,唐菲的心病治癒,狀態就好了很多,夏青青捨不得她,想要讓她跟這一起回奕王府。

「我就不去了,過兩天,我哥哥就要回南嶽了,這些日子我也離開唐門太久了,所以這一次我跟哥哥一起回去。」

她的這個選擇,秦葉悠早有預料,唐菲其實是有些擔憂長松,想要回去看看他才是真的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5章:誤解心意

70.5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