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8章:內心所求

第388章:內心所求

東方昱聽到男人提到秦葉悠的名字,就知道了這不是巧合,這是一場陰謀,這倆人弄出一個跟秦葉悠一模一樣的女人,肯定是不懷好意。

「已經快思念的時間了,你模仿了這麼久,怎麼還會露出這樣的神情,你是個廢物嗎?」男人破口大罵。

女人只是低著頭,默默聽著,似乎早就習慣了這樣的辱罵。

男人訓斥了一會兒之後,終於停了下來。

他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你如果真的真相取代秦葉悠,讓他周圍的人都看不出來你家假冒的,現在這樣還不行,你必須再聯繫,時時刻刻記得你是秦葉悠,你是奕王妃,而且不是可憐的北燕失蹤公主!」

這個女人竟然是北燕失蹤公主?東方昱稍微一想,就想起來三年前的那件事。

當初北燕太子帶著公主來大魏聯姻,結果被大魏拒絕,他還劫走了文鳶公主,後來文鳶被奕王和奕王妃救下,而北燕的公主拓跋雪兒也在那時候失蹤了。

東方昱之所以會記得那麼清楚,就是因為當初秦葉悠為了就文鳶公主,曾經去藥王谷求解藥的。

根據當初的消息,拓跋雪兒本想嫁給奕王的,可是祁元修堅決不同意。

現在這樣前後一聯繫,東方昱就有些明白了,拓跋雪兒一直惦記著祁元修呢,想要取代秦葉悠成為奕王妃!

哼,那這樣的女人不能留,不能讓她威脅到悠悠!

東方昱剛剛動了一絲殺機,突然想到秦葉悠之前的決絕,東方昱又猶豫了,如果有一個女人代替她,去做那個奕王妃,秦葉悠是不是就自由了,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,到時候她或許就能去藥王谷了。

眼前這個冒牌秦葉悠對東方昱來說,說不能也是一個機會呢,東方昱猶豫了一下,然後悄悄的從屋頂上退走了。

他決定先按兵不動,看看這倆人到底要做什麼,如果可以的話,他要順數推舟,把秦葉悠解救出來。

在東方昱看來,秦葉悠嫁給祁元修全完就是不自願的,都是迫於無奈的,現在有了這個這麼像她的女人,絕對是個機會啊。

不過目前最要緊的是他得先確定這兩人到底有什麼目的,那個黑衣男子到底是誰?拓跋雪兒跟他是什麼關係?

東方昱離開之後不久,黑煞也走了,房間里只剩下拓跋雪兒,她重新坐回到到椅子上,前面的桌上,放著一隻精巧的銅鏡。

照鏡子,是她最喜歡做的事情,她經常一坐就是半宿,看著鏡中的臉,想象著自己以後和祁元修生活在一起的情景。

那個俊美英挺帶著絲絲冷意的男子,祁元修,是支撐她熬過這幾年唯一的信念。

天知道,這近四年的時間,拓跋雪兒為了更像秦葉悠,吃過多少苦頭。

且不說每天伺候喜怒無常,性格殘暴的黑煞,但是她的臉上動過的刀子,就已經不計其數了,還有每天學秦葉悠的姿態,一旦做不好,黑煞非打即罵。

這樣煉獄一般的日子,如果不是有那麼一點希望支撐著她,她早就活不下去了。

她的臉經過一次次的修改,開刀,包紮,修復,拆紗布,黑煞不滿意,然後再一次輪迴,現在終於完成了,黑煞已經覺得無需再修改了,她也終於看到黎明前的曙光了。

拓跋雪兒看著鏡中的自己,微微一笑,最好的弧度剛剛好,雖然稍微顯的僵硬,可是這也是秦葉悠平時笑的樣子。

「王爺,您讓妾身等的好苦啊……」她學著秦葉悠的聲音,淡淡的說道。

凄涼的假聲,在寂靜的深夜中聽來,帶著絲絲滲人的寒氣。

「我費了這麼多功夫,就要一舉成功,在秦葉悠還活著的時候,你不準以這張臉出現在任何人面前!」這是黑煞給她的警告。

即使他們共同的目的,都是讓她取代秦葉悠,可是拓跋雪兒感覺黑煞似乎還有另外不可告人的目的,而且還是一個驚天陰謀,她曾小心翼翼試探過。

黑煞立即說道:「不該你問的事情不要問!我的事輪不到你來管,你只需管好你自己,你如果敢壞了我的事,我會讓你生不如死!我的手段你知道,我能成就你這張臉,也能毀了你這張臉!」

拓跋雪兒自然清楚,她嚇得拚命搖頭,沒有敢再多問一句話。

冬月初六,大魏迎來了冬季的第一場雪,屋裡燒著火盆,秦府的一個房間內,兮顏坐在軟塌上翻看著手中的黃曆,喃喃自語。

「這黃曆上明明說今天是個好日子呢,竟然下起雪來了,不知道公子在外怎麼樣了?天涼了可曾添厚衣服?」語氣是濃濃的擔憂。

「兮顏姐姐,你放心吧,公子身邊有人照顧著呢,定然不會凍著公子的。」旁邊的一個小丫頭,一邊撥弄火盆里的木炭,一邊笑著說道。

「呸,那起子玩意兒怎麼懂的照顧公子,天冷公子也不願意穿的臃腫,定然要提前準備好那上好的貂絨披風才行的,他們哪裡知道!」兮顏十分不屑的說道。

「是是是,這些年都是兮顏姐姐親自照顧公子的,別人自然比不上你的細心,公子受了凍,就想起姐姐的好處好了,說不定就能早點回來了。」

這小丫頭手腳十分靈力,一邊說話,手裡的活也不耽誤,擺弄好了火盆,洗了洗手,又給兮顏倒上熱茶。

剛才這番話說道兮顏的心坎里了,秦朗一走三個月,她盼他回來盼的望穿秋水。

「就你會說話,好了,別忙活了,坐下休息一下吧。」兮顏無精打採的說道,看著窗外的飄著的細碎的雪花,怔怔的出神。

就在這時候,有個小廝快速跑來,兮顏一看,是門房的小馬,她的心忽然快速跳了兩下,滿眼期待的看著小馬。

她早就吩咐過門房,只要公子回來,就立即來通知她。

小馬一溜小跑過來,站在門口喘了一口氣說道:「姑娘,公子回來了!」

果然是公子回來了,兮顏猛然站起身來,說了一聲:「這小黃曆上說的真准,今天確實是個好日子啊。」然後就快速往外走去。

在院中遇到往裡走的秦朗,兮顏看了一眼,差點掉下眼淚來,幾個月不見,公子瘦了好多,似乎經歷過什麼打擊一樣,身上穿著一件厚厚的披風,

她十分不滿的瞪了一眼跟在秦朗身後的小廝,認為公子會這樣,果然都是因為沒有被照顧好。

「公子!你回來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,奴婢也好準備一下啊。」兮顏走上前說道。

「本來應該明天回來的,臨近京城,我突然很想回來,就連夜趕路回來了。」秦朗淡淡的說道。

順手就接下那件厚厚的披風,兮顏接了過去,連忙說道:「公子您先喝杯熱茶休息一下,奴婢這就命人給人準備一下,你泡個澡暖和一下身子。」

秦朗淡淡的嗯了一聲。

兮顏把披風放下,親自擰了熱帕子,先伺候秦朗擦了擦手和臉,然後倒了一杯熱茶端給他,這才出去準備了。

早晨還覺得天寒地凍的,公子回來了,她的心突然就感覺熱了起來,全身都有勁了。

秦府的地下建築里,很神奇的是還有一個溫暖,泉水常年溫熱,兮顏又在裡面放了一些驅寒的藥材,秦朗舒舒服服的躺了進去,全身放鬆,他輕輕閉上了眼睛。

這些日子,他經歷了太多的事情,心情漸漸的平靜很多。

許詩自殺了,隨玉心瘋了,隨煬病重,整日頹廢不堪。

隨正淳一夜之間老了很多,知道當年樊芊嬿死的真相,知道是他害死了自己心愛的女人,這些對隨正淳的打擊很大。

這也算是大仇得報了,當年辜負他娘親的人,都沒有得到好下場,可是秦朗的心裡卻更加難受,不能手刃仇人的愧疚,還有大仇得報之後的空虛,他都不能適應。

秦葉悠的那一通大罵,把他罵醒了,他不再過著醉生夢死的日子,可是以後要怎麼辦,何去何從?他心裡依然沒底。

於是他開始周遊列國,到處走走看看,他經常問遇到的人,你最想要的是什麼?

不同的人給了他不同的答案,其實總結來說,不過那幾樣,金錢權勢名譽美人,他再問如果得到了這些呢?還想要什麼?

想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,想要讓在乎的人過幸福的日子,這是他們給出的答案。

秦朗明白了,金錢權勢名譽美人,這些都只是滿足慾望而已,得到這些之後,還想要的才是內心的渴求。

他試著問自己,如果是他呢,現在他什麼都有了,他內心最想要的是什麼呢,他閉上眼睛,心裡出現一張臉。

秦葉悠,她就是他內心的渴望,是他最想要的,想明白這些,他不再迷茫。

於是他停止遊走,收拾行囊,返回大魏,他要追求他最終的幸福,那個叫秦葉悠的女人。

離京城越近,他內心的渴望就越強烈,他快馬加鞭,日夜兼程,終於趕到奕王府。

就在他想要衝進去的時候,看到她回來了,她從馬車上緩緩下來,扶著她下來的是她的夫君,奕王祁元修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8章:內心所求

71.0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