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:心中一根刺

第38章:心中一根刺

一直忙到傍晚,秦葉悠和婉兒都有些疲憊,於是打道回府,打算明天繼續。

剛剛回到梧桐苑,綠蘿就迎了出來,一臉緊張的說道:「王妃,您可回來了,那個郡主又來了……」

「蘇嫣兒?」秦葉悠問道,除了她也沒有別人了,這女人怎麼陰魂不散的啊。

婉兒想起之前在店裏的事,冷笑一聲:「哼,看來之前被王妃教訓的還不夠,竟然還敢找上門來。」

綠蘿壓低聲音說道:「婉兒姐姐,你快別說了,郡主就是來說這個事情的,跟王爺哭訴呢,說王妃欺負她,在府里待了好久了,王爺讓王妃回來就去怡然居。」

「哼,欺負她也是她自找的,還真是會鑽空子,知道我不在府里,就趕緊來告黑狀,我倒是要看看祁元修怎麼治我的罪!」

秦葉悠說完之後,直接沒有進梧桐苑,索性轉身就往怡然居走去,她本來沒有那麼生氣的,頂多只是覺得蘇嫣兒像是一隻揮之不去的蒼蠅,有些煩人。

可是聽綠蘿的意思,蘇嫣兒來了很長時間了,要是祁元修相信她,以他的性格早就把蘇嫣兒打發走了,他竟然讓蘇嫣兒一隻留在府里,等她回來。

不是為了質問她,又是為了什麼?她倒要去看看,他如何當着她的面替別的女人出頭。

秦葉悠氣勢洶洶闖進祁元修的書房,高聲說道:「王爺,我回來了,您找我所為何事?」

進門之後就發現,蘇嫣兒就站在祁元修的旁邊,眼睛紅紅的,一隻手還拉扯著祁元修的袖子。

秦葉悠盯着她拉住祁元修的手,感覺分外刺眼。

蘇嫣兒見到秦葉悠回來,立即做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樣:「元修哥哥,你可要替嫣兒做主啊,她當着那麼多人的面羞辱嫣兒呢。」

「葉悠,嫣兒說你欺負她,羞辱她,可有此事?」祁元修平靜的問道。

果然是來興師問罪的!

秦葉悠抬起下巴,義正言辭的說道:「我從不欺負任何人,但是有人欺負我頭上,我也不會客氣,不過是反擊而已。」

她說完就看着祁元修,心裏想着如果他今天膽敢說一句維護蘇嫣兒的話,她立即掉頭就走,再也不踏入奕王府半步。

「郡主,你聽到了嗎?王妃並沒有欺負你,請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。」祁元修十分不耐煩的對蘇嫣兒說道。

「元修哥哥!」蘇嫣兒驚訝的喊了一聲,「你怎麼能相信她?她說的都是假話!」

「我不管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,她是我的王妃,只要她說的話我都相信,所以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我面前,說我王妃的壞話,一來顯得你沒教養,二來我聽着心煩!」

祁元修的話已經說的十分嚴厲了,蘇嫣兒的臉色頓時變的煞白。

秦葉悠也愣了一下,沒有想到他維護的居然是她,不管祁元修是處於什麼目的,此時他是支持她的,夠義氣!夠哥們!

她毫不客氣的得意的朝着蘇嫣兒挑挑眉。

這個女人實在是太討厭,這樣的時候她不介意火上澆油,欲要讓人滅亡,必先使其瘋狂,秦葉悠故意刺激蘇嫣兒。

果然,蘇嫣兒彷彿豁出去一般吼道:「元修哥哥,為什麼?你明明那麼不喜歡她,當初成婚時都把她攔在門外,為何現在又要護着她?我爹爹也說過,你當初十分不滿皇上的賜婚的!」

這一下秦葉悠也變了臉色,不管她如何故意淡化,心裏的那根刺永遠都在,她永遠都記得那一夜,她在寒冷的夜風中,孤注一擲的去敲王府的門。

啪,祁元修重重拍了一下桌子,房間中的人都是一驚,蘇嫣兒頓時不敢再說一個字了。

「郡主,本王念在你父親跟隨本王多年,勞苦功高的份上,對你禮遇三分,沒有想到你竟然這樣不知好歹,本王和王妃之間的事情也是你能置喙?」他冷著臉呵斥道。

蘇嫣兒的眼淚滾滾而下,哽咽著說道:「元修哥哥……」

「我從來沒有妹妹,你這樣喊我,亂了輩分,連這點禮數都不懂嗎?我平生最厭惡挑撥離間之人,以後奕王府不歡迎你,郡主請吧。」

蘇嫣兒的嘴唇都是哆嗦的,一個字都不敢說了,只是淚流滿面的看着祁元修,終於忍不住哭着轉身跑出去。

秦葉悠暗自感嘆,原來男人絕情起來是這樣可怕的,辛虧她沒有愛上他,要是愛上他,又被他厭惡的話,簡直太悲慘了。

祁元修發現秦葉悠看向他的眼神,居然帶着一絲害怕,頓時火從心頭起。

他忍受了蘇嫣兒一下午的聒噪,就是為了等她回來,為她出氣,她竟然還用這樣的眼神看着他,真是不知好歹。

秦葉悠察言觀色,發現祁元修冷著臉,其實還在生氣,她不想做炮灰,直接說道:「多謝王爺相信我,替我主持公道。」

祁元修盯着她,等她後面的話,結果她說道:「沒有事的話,我就先回去了,不打擾王爺了。」

就這樣結束了?祁元修看着秦葉悠低着的小腦袋,明明生她的氣,看到她這個模樣,又不忍心發火,想起剛才蘇嫣兒說成婚那夜她被攔在門外之時。

他發現她明明挺直的腰板,突然沒有那麼挺了,眼神裏帶着傷還有一絲自卑,他心有愧疚,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。

看着她已經轉身往外走去,他淡淡的說了一句:「記住,你出去代表的是整個奕王府。」所以不要自卑,不要害怕,後面這句話他沒有說出口。

秦葉悠頓了一下,緩緩回頭,淡淡的說道:「我明白了,我不會給王府丟臉的。」然後轉過身,消失在門口,祁元修無力的看着她的背影,他感覺她並沒有明白他話里的意思。

第二日秦葉悠照例和婉兒出去轉了一圈,出門之前,特意看了一眼黃曆,是個好日子,果然兩人順風順水的看了一天。

勞累了兩天,秦葉悠的開始腹痛,月事來了,這是每個月她最愁的日子,每次來疼到不行,都需要吃藥,而且輕易不敢有大動作,否則就能感覺到波濤洶湧的熱流滾滾而出。

她抱着一個暖袋,蔫蔫的窩在床上,有一搭沒一搭的翻看着賬本。

綠蘿進來彙報:「剛才管家派人來說,秦夫人來了,要見您呢。」

秦夫人?秦葉悠反應了一下,才知道這說的是楚美月呢。

那天秦秋燕知道她是優品閣的主人之後,秦葉悠就料到這事不會這麼容易結束的,沒有想到楚美月這麼快就沉不住氣,找上門來。

她身子不適,本不想去見她,可是想到祁元修不在家,就算是在家怕是也不願意應付這樣的事情。

她不願讓人說閑話,於是點頭說道:「我知道了,你跟他們說一聲,我隨後就去。」

楚美月打量著清新雅緻又寬敞的奕王府,到處都比尚書府精美,她心裏嫉妒的發狂,秦葉悠她憑什麼享受這些?

她悄悄打聽了一下,奕王今天不在府里,真是她下手的好機會,便宜不能讓秦葉悠一個人佔了,優品閣那塊大肥肉,她怎麼也得撈點油水。

就在楚美月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,等的極其不耐煩的時候,秦葉悠終於被綠蘿扶著緩緩走了出來。

「哎呀,葉悠,你的臉色怎麼這麼蒼白,身體不舒服嗎?」楚美月假裝關切的問道。

「小毛病了,不是很要緊,您怎麼有空來奕王府?」秦葉悠在主位上坐下,看着楚美月問道。

楚美月坐在她下首的椅子上,心裏不滿,臉上卻看不出一絲不愉快。

她笑着說道:「自從你出嫁,這好幾個月了,一直沒有回過娘家,為娘擔心,所以來看看你。」

「多謝姨娘關心,成婚後不久我就隨王爺去北疆了,這才回來不久,原來姨娘並不知道啊?」她笑着說道,眼睛裏都是諷刺。

楚美月臉上頓時呈現尷尬之色。

隨即強硬的轉移話題說道:「你怎麼喊我姨娘呢,以前你可是喊我娘親的啊,難不成成為王妃,就跟娘親生分了?」

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,這楚美月竟然比秦秋燕更加無恥!

秦葉悠冷下臉說道:「姨娘,我以前小不知道,現在我已經長大了,我知道我娘親多年前就已經去世,因為什麼原因去世,相比姨娘也清楚,我如何能喊你娘親?」

她並沒有說破,可是這樣說的若隱若現,反而讓人想的更多,楚美月心裏一驚,她不確定當年之事,秦葉悠是不是真的知道?如果真知道,又知道多少?

「好了,過去的事情就不提了,你想喊姨娘就喊我姨娘,咱們娘倆之間沒有那麼多計較,我看你身體虛弱,不如跟我回去,姨娘好好幫你調理一下身體。」楚美月說的情真意切,不知道還真以為這是一位慈母。

可是黃鼠狼給雞拜年,她就沒按好心,她打的什麼主意,秦葉悠心裏一清二楚,豈會順着她的意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章:心中一根刺

6.9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