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9章:知道秘密

第389章:知道秘密

秦朗看著遠處的秦葉悠和祁元修,他沒有走上前,就這樣靜靜的看著。

祁元修伸出手,秦葉悠很自然的扶著他從馬上緩緩下來,外面的風有些大,祁元修親手幫她把披風上的風帽帶上,兩人相視一笑。

隔得這麼遠,都能感覺到兩人之間脈脈的溫情,然後祁元修牽著秦葉悠的手走進大門,王府的門在他的跟前緩緩關上了。

秦朗從陰影中走出來,看了奕王府上面的牌匾,眼神深不可測。

「公子……公子?」聽到有人喊他,秦朗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「公子,您已經泡了快一個時辰了……」兮顏站在溫泉邊上,手裡拿著一件雪鍛做的睡袍。

秦朗起身,她輕輕為他擦乾身體,穿上柔軟舒適的睡袍,兩人之間都沒有說話,一切都是這麼自然。

秦朗不經意間想到奕王府門口的秦葉悠和祁元修,忍不住想到,他們相處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嗎?

他低頭看著兮顏,為她整理好衣服的兮顏,一抬頭撞上他的目光,微微一怔,臉色緋紅,又低下頭去了。

「公子,需要我幫你按一按,放鬆一下嗎?」兮顏低聲問道。

「兮顏,如果你不喜歡一個人,卻不得不待在他的身邊,時間久了,是不是也會喜歡上那個人?」

秦朗突然問道。

兮顏不明白他的意思,想了一下,有些猶豫的說道:「這可能也要看情況的吧,如果那是一個好人,我想也是有可能的。」

秦郎若有所思點了點頭,沒有再說話,兮顏一頭霧水的跟在他的身後。

小心翼翼的問道:「公子,你這次回來,還走嗎?」

秦朗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說道:「不走了,這次回來,暫時應該不走了。」

又過了三日,秦朗親自上門拜訪秦葉悠。

秦葉悠見到他,上下大量一番,秦朗瘦了很多,眼神比以前多了一抹看透俗事的沉穩和淡定,眉宇之間帶著一絲愁緒。

兩次上次見面,秦朗十分狼狽,醉生夢死,生無可戀的模樣,秦葉悠疾言厲色,幾乎對他就是破口大罵。

兩人當時的形象都不怎麼美觀,在一次這樣心平氣和的見面,彷彿隔了一世。

「悠悠,好久不見,你還好嗎?」秦朗輕聲問道,笑容恬淡,容顏俊美。

他是秦葉悠來到這個世界之後,遇到的唯一一個在俊美程度可以和祁元修相提並論的男人。

兩人對視,她默默一笑,開口說道:「好久不見,話說這是你第一次正經從大門進來奕王府吧,以前不是飛檐走壁,就是半夜出現嚇唬人。」

一句話就沒把經歷坎坷離別之後重逢,帶著淡淡哀愁的氣氛給消滅殆盡。

秦朗苦笑不得,她總是這樣出其不意。

「還是這樣不饒人,我今天是專門來謝謝你的,謝謝你罵了我一通,把我罵醒了。」

秦葉悠毫不在意的擺擺手說道:「我還是第一次,因為罵別人,而被人感謝呢。」說著她看了看秦郎的身後,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:「話說你來感謝我,就空著兩隻手來的啊,怎麼地也得帶點謝禮吧。」

「我也是第一次見到,還有主動問人要謝禮的呢,你怎麼知道我兩手空空來的啊,我帶了十分珍貴的謝禮來的,你看不見嗎?」秦朗笑著說道,表情十分認真。

秦葉悠都要被他唬住說道:「你帶的什麼啊?不會是隱形的吧?」

「我的真心。」秦朗輕聲說道,眼神沒有離開她,眼神比剛才更加認真。

秦葉悠微微一怔,他的眼神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認真,空氣中突然安靜了一瞬間,然後秦葉悠突然笑了一聲說道:「秦朗,你演技見長啊,我差點被你唬住了,你的真心都送過那麼多次了,我不要啊,你自己好好留著吧。」

轉而白了他一眼說道:「你倒是精明啊,是不是老是來這一招,送人真心,別人收不收的對你來說沒有多少差別,果然是精明的商人。」

秦朗自嘲的笑了一聲:「果然被你看穿了……」

秦葉悠沒有看出來他笑容裡面的苦澀,哈哈大笑說道:「那當然了,因為我也是商人嘛,自然懂得,而且我太了解你了。」

秦朗微微挑眉,看著她說道:「未必吧,你對我的了解,絕對不如我對你的了解多,你信不信?」

秦葉悠表示十分不服氣:「不好意思,雖然我是無意的,可是你應該知道,你的前世今生在我這裡都門兒清了。」

當初在南嶽的皇宮裡,她可是相當於看了一部關於愛情關於宮斗的大戲啊。

這其實是秦葉悠一次試探,再次被提起身世,秦朗似乎並不在意,秦葉悠悄悄觀察他的神色,發現他神色淡然,看來他是真的放下那段過去了。

可是接下來秦朗的話,卻讓她坐不住了,秦朗微微靠近她,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:「禮尚往來,那我就告訴你吧,我知道你的秘密,你可以隔空取物,而且都是十分怪異之物。」

秦葉悠十分震驚,半天沒有動,直直的看著秦朗,想要從他的神色上判斷,他是不是真的知道,可是他面色不動,她什麼也看不出來。

「你開什麼玩笑!我要是有那個本事,我還在這裡當什麼王妃啊,直接當皇帝得了。」秦葉悠故意大聲說道。

「當初你給隨煬做治療心臟,我本想阻止你的,想讓他在大魏就喪命,無意間看到你用兔子試手,然後就什麼都知道了。」秦朗輕聲說道,依舊是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。

秦葉悠這一次是徹底僵住了,她不得不相信了,秦朗說的太具體了。

當初給隨煬做手術的時候,她做了完全準備,就怕有人會衝進去,可是她之前在用兔子練手的時候,就沒有那麼警惕了,沒想到啊沒想到,百密一疏,竟然被秦朗看到了。

她十分警惕的看著秦朗,問道:「這件事已經過去這麼久,你為何現在才說?你有什麼目的?」

她心裡有些害怕,自己這麼怪異的行為,在這個封閉落後的時代,如果被人知道,肯定會把她當成妖怪的吧,或者是被送到類似奇異物種研究協會的地方去,越想越覺得可怕。

「我沒有什麼目的,只是想說,我可能你比想象的更加了解你而已,你放心,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。」秦朗說道。

秦葉悠還是不太放心,追問道:「你確定?你不會跟別人說?不會出賣我?」

秦朗笑出聲來:「你不要把我說的這麼孤陋寡聞好不好?好像我沒怎麼見過世面的樣子,不就是隔空取物嘛,我什麼沒見識過,只是你取出來的東西比價奇怪而已,有什麼大不了的。」

秦葉悠聽到他這樣說,一顆懸著心終於放下來,笑的格外燦爛:「是哦,是我小巧你了,黑市上什麼稀奇古怪的事物沒有啊,連大變活人都有,對不對?我這點小本事不算什麼的,哈哈……」

她故意笑的很大聲,表示自己一點都不在意,同時在袖子里悄悄把手中的冷汗擦掉,太嚇人了。

「你這個秘密,現在還有誰知道?祁元修知道嗎?」秦朗突然又靠近問道。

「嗯,除了他,就只有你知道了。」秦葉悠低聲回答道,總感覺秦朗的眼神真真假假的,她竟然看不懂了。

秦朗聽了之後,點了點頭,說道:「那我十分榮幸。」

秦葉悠笑而不語,在心裡說道,榮幸你個大頭鬼!你要是真敢說出去,就別怪我殺人滅口。

「悠悠,你的眼神怎麼突然這樣兇狠,你放心吧,我不會說出去的,你不用殺人滅口。」

秦葉悠趕緊低下頭,這個傢伙現在是會讀心術了嗎?變得有些可怕不好玩了。

正說笑著呢,就看到祁元修從外面走了進來,邊走邊說:「什麼事啊?這麼開心,在門外就聽到你的笑聲了。」

他臉上的笑容,在看到秦朗的時候,僵了一下,隨後十分不客氣的說道:「你來做什麼?」

秦朗神情淡然,平靜的回答道:「來會會來老朋友啊。」

「你算什麼老朋友,當初把她擄走,讓她差點淹死在江水裡的好朋友,真是不多見呢。」祁元修冷冷說道。

秦朗臉色一變,心想果然是祁元修,說話總是一針見血,戳在你心口最痛的地方,那件事是他做的最懊悔的事情了,始終無法原諒自己,現在向來還心有餘悸。

秦葉悠都能聽到空氣中火花亂射了,這兩個男人的眼神都十分可怕的瞪著彼此。

她立即出來打圓場:「那次也不能全怪他啦,主要是拓跋宏那玩意兒不是東西!對了,秦朗,你現在還跟拓跋宏來往嗎?」

秦朗被她這樣一問,只能暫時中斷跟祁元修的意念之斗,轉頭看著她說道:「在他想要害你的時候,他在我心裡,就已經成為敵人陣營里的人了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說道:「那就好,他不是個好東西,不過你要小心,前些日子我父親大婚的時候,我看到拓跋宏和隨烜一起出席了婚禮,他倆攪在一起,絕對沒有好事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89章:知道秘密

71.2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