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0章:不肯低頭

第390章:不肯低頭

秦朗笑了一下,笑容和煦,做出一副十分幸福的模樣,對著秦葉悠說道:「悠悠,你能這麼關心我,我很開心。」

祁元修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,秦朗又看了他一眼,眼神里都是挑釁,祁元修不動聲色,背在身後的雙手,卻緊緊的握成了拳。

秦朗這小子賊心不死,竟然還在惦記他的王妃,而且越來越大膽了,竟然敢直接登門入室!

秦朗注意到祁元修威脅的眼神,可是他依舊十分平靜,他今天敢登門,不僅僅是為了見一見秦葉悠,還為了向祁元修下挑戰書。

他要跟他公平競爭,看看最後秦葉悠到底是屬於誰的。

「夫人,本王突然很想喝你做的乳茶了,你去幫本王再做一壺吧。」祁元修對秦葉悠說道。

「現在就想喝?」秦葉悠似乎有些疑惑,問了一句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說道:「是的,現在能做一些嗎?」

「自然沒有問題,正好我昨天剛剛炒了一小罐。」秦葉悠笑著起身,然後對秦朗說道:「正好你也可以嘗嘗,這可是我獨創的哦。」

「十分榮幸。」秦朗看到祁元修又黑了一層的臉色,答應的十分痛快和開心。

秦葉悠起身帶著綠蘿離開,客廳里就只剩下祁元修和秦朗,兩人對視一眼,空氣中在一起火花四濺。

「秦朗,你想要做什麼?」祁元修最先開口問道。

秦朗輕哼一聲:「王爺,你早已經看的很清楚,難道還要我親口說出來嗎?」

祁元修的雙眸猛然綻出一股凌厲之光,掃了秦朗一眼:「如果你嫌活的長了,就直接說,我可以送你一程,我警告你,不要挑戰我的底線。」

「祁元修,我今天既然趕來,自然就有我的底氣,我承認我的武功不如你,別的一我概不服氣,今天除非你以武力壓制殺了我,不然我不會放棄。」

秦朗只是祁元修的雙眼,無所畏懼的說道。

祁元修盯著他看了許久,突然笑了一聲說道:「你倒是挺有膽的,你從一開始就輸了,現在她是我的王妃!」

「哼,你只是利用她,需要她而已,你絕對不如我愛她!」秦朗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「哼,空口說白話,誰又不會呢,我只是不屑而已。」祁元修鄙夷的說道。

他的眼中的篤定和不屑,終於有些激怒秦朗,情勢開始急轉。

剛才祁元修動怒,是因為看到秦朗不加掩飾的眼神,還因為秦葉悠不知道迴避,可是他很快就想明白了,秦朗再虎視眈眈,秦葉悠都是他的妻子啊。

「祁元修,這天底下就沒有絕對的事情,沒錯,現在悠悠是你的女人,誰能知道以後呢,你能給她的,我全部都能給她,你不能給她的,我也能給,我可以為了她放下一切,你能嗎?」

秦朗步步緊逼,直接質問道。

「你又怎麼知道我不能呢?」祁元修反問。

「因為你的心裡放不下大魏,放不下天下,你讓文如意住在這裡,整日對你虎視眈眈,寧願讓悠悠受委屈,如果她跟了我,我絕對不會讓她受這份委屈。」

祁元修沉默一下,這是他最無可奈何的地方,是的,他的內心有放不下的東西,可是他也不願意放下秦葉悠,兩樣都想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懷中。

他打量著秦朗,第一次感受到了威脅,他一向知道喜歡祁元修的男人很多,可是他從來不在意,也從來沒有真正感覺到威脅,即使是之前的秦朗。

可是這一次完全不一樣了,秦朗不再偷偷摸摸來,他光明正大來,打開天窗說亮話,直接表明自己的目的,一個男人如果做,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是真的認真了,打算豁出做這件事了。

秦朗不管從身世,背影,財勢方面跟他有有的一拼,從他蟄伏這麼多年,步步為營就只為復仇來看,這個男人內心的定力就一定優於常人許多倍。

這是一個十分強勁的對手!

秦朗見祁元修不說話了,以為他是被自己說服了,無話可說了。

祁元修沉默了一會兒,突然輕笑一聲,平和淡定的說道:「你會這樣說,只能證明你不了解秦葉悠,她從來就不是需要保護的人,她強大到可以自保,並且保護別人,我是放不下大魏的子民,可是她願意跟我一起分擔,我們是夫妻,也是戰友,風雨同舟的戰友。」

「那是因為她沒的選擇!」秦朗高聲反駁,「之前她嫁給了你,是你的妻子,除了跟你風雨同舟還能做什麼,她就是再強大,也是一個女人,是女人就需要保護,現在不一樣了,她有了別的選擇了!」

祁元修冷笑一聲:「你確定你就是她最終的選擇?」

「是不是不如我們拭目以待,你如果真的愛她,就給她選擇的機會,我只會只給選項,不會給她任何壓力,你看看她最後選擇誰?祁元修,跟我賭一場的膽量,你不會沒有吧?」

秦朗嘴角帶著笑意,眼裡全是諷刺,彷彿看穿祁元修不敢跟他賭一樣。

「好,我就跟你賭一場,你儘管放馬過來,到時候你會更死心一點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秦朗見他答應,十分高興,霍然起身說道:「誰輸誰贏還說不一定呢,到時候輸了的一方,就自動退出吧,都是守信用的人,沒有必要立字據了,咱們一言為定吧。」

祁元修點頭:「好,一言為定,希望你先做好思想準備,到時候不要太失望。」

秦朗不以為意,語氣輕鬆的說道:「好了,那我就先不打擾王爺了,我先回去收拾一下,專門為她開發個房間,放她隔空取出來的好東西,以後她再也不會擔心被人發現這個問題了。」

祁元修一怔,立即問道:「她連這個也告訴你了?」

問完他就有些後悔了,這時候誰要是表現的更在意一些,誰就輸了。

秦朗看了一眼祁元修,眼神頗有些不屑:「我對她的了解,或許遠比你了解的要多。告辭了,王爺,我們來日再會。」

秦朗目的達成,十分開心的離開奕王府回去了,這邊秦葉悠終於端著泡好的茶回來了。

之間祁元修一個坐在客廳里,面色陰晴不定,她有些疑惑問道:「咦?秦朗呢?」

「走了……」祁元修面無表情的回答道。

「走了?他不是還要嘗嘗我做的茶嗎?怎麼突然走了,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」秦葉悠一邊隨意問道,一邊把茶盤放下,開始準備起來。

不知為何,祁元修突然就怒了,他冷冰冰的看著秦葉悠,故意說道:「他剛剛離開,應該沒有走遠,你既然這樣捨不得他,大可以追上去把你做的茶親自倒給他嘗嘗啊。」

秦葉悠一聽這口氣,嚴重不對啊,難道是在剛才她離開的時候,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她感覺有些莫名其妙。

祁元修冷冰冰的眼神讓她不太高興,他的眼神那麼冷,那麼疏離,彷彿她只是一個外人,而且是個讓他十分不喜歡的外人。

秦葉悠感覺到有些受傷,可是在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,她又不好直接發作,說不定錯不在祁元修呢,秦朗這小子也是什麼事情都做出來的主。

「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?你有話好好說,可以嗎?我不喜歡你這樣陰陽怪氣的。」秦葉悠臉上的笑容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也是一臉冷肅。

「哦?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,想秦朗那種嬉皮笑臉的嗎?」祁元修冷若冰霜的問道。

秦葉悠更加生氣了,直接說道:「對,至少他比較真誠,有什麼說什麼,不會隨意誣陷別人!」

祁元修豁然起身,死死盯著她,眼神非常可怕:「秦葉悠,你為什麼總是對他那麼寬容,難道你忘記他曾經做過的事情!我不准你以後再見他!」

秦葉悠應著他冰冷的眼神,知道他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,祁元修一旦生氣非常可怕,可是她也有她的自尊和倔強。

「他是個好人,我不曾見他傷害過任何一個人,當初那件事,也是被拓跋宏利用,憑什麼你不喜歡的我就要跟著不喜歡?你不允許的,我就不能做?」秦葉悠直視著祁元修的冰冷的眼神質問道。

祁元修死死攥住全手,竭力剋制自己內心暴虐的情緒:「別告訴我,秦朗對你什麼心思,你看不出來!秦葉悠,你問我憑什麼?那我就告訴你,憑你是我祁元修的女人,我就不允許你跟別的男人糾纏不清!」

秦葉悠感覺到他全身的殺氣,感覺到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,他說不定會一氣之下殺了她。

她緩緩抬起頭,直視著祁元修,一字一句的說道:「王爺,我是你的女人,可是在這之前,我先是一個人,我有我的自尊和驕傲,就算是你殺了我,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想法。」

「好好好,秦葉悠,你竟然為了另外一個男人,連生死都不顧了!我真是錯看了你,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痴情種!如此不守婦道之人,我祁元修不要也罷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0章:不肯低頭

71.4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