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:爭吵決裂

第391章:爭吵決裂

祁元修從來沒有這樣生氣過,她竟然如此的倔強不肯低頭!

他最後一絲理智也被她逼到消失無蹤,怒氣上涌,他嘩啦一聲掀翻了她旁邊的桌子,剛才她放上去的茶具摔的粉粹。

秦葉悠的心口像是被撕裂了一般,痛徹心扉,眼淚在眼眶中打轉,她死死的忍住。

「好,既然王爺如此嫌棄我,不如給我一紙休書,我立即離開,這幾年的感情,我就當全部都餵了狗了!」

她激動卻又決絕的說道,終於沒有忍住,眼淚從臉頰上滑落,然後就再也控制不住,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涌了出來,滑落臉頰,滴落在衣襟上。

即使這樣,她依舊倔強的不肯低頭,淚眼朦朧,也要直視著他。

秦葉悠的眼淚,像是滾燙的沸水,澆在祁元修的心頭,讓他痛的再也說不出話,他從來沒有這樣挫敗過。

如果按照他之前的脾氣,如果眼前換了其他人,他早就出手,一劍封喉,立時取命,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激怒他。

最終祁元修氣的拂袖離去,什麼都沒有說,他怕再鬧下去,自己真的會一氣之下,殺了她或者趕走她,兩人之間就再無可能了。

他前半生征戰沙場,經歷過大大小小的無數場戰爭,有勝也有負,可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,他感覺今天就是無力的倉惶敗退,他敗給了這個女人。

打不得,罵不得,殺不得,趕不得,他對秦葉悠無可奈何!

祁元修離開之後,秦葉悠繃緊全身的力氣,彷彿瞬間消失了,她跌坐在椅子上,怔怔的看著地上的一片狼藉的碎瓷片,彷彿是她那顆被傷的支離破碎的心。

本以為兩人已經情比金堅,沒有什麼能夠撼動了,沒有想到一個秦朗,就讓他如此不相信她,如此侮辱她。

跟別男人糾纏不清?不守婦道?相伴這幾年,他就是如此看待她的嗎?她付出一顆真心,最後換來這樣的結果,她怎麼能不心酸不委屈?

眼淚一直止不住,她低聲哭著說道:「既然如此不相信我,不如一劍殺了我痛快!」

空氣中瀰漫著牛奶和咖啡的香氣,剛才他摔碎的茶壺裡,有她剛剛做好的一壺咖啡,他不知道做好這一壺咖啡,需要耗費她多少精力。

之前秦雲飛從大理回來,帶回來一種漿果,告訴秦葉悠這是他無意間發現的,葯田旁邊的山坡上,有人牧羊。

羊吃了這種漿果之後,總是興奮異常,他不知道這是什麼,感覺應該不同尋常,於是就帶回來給秦葉悠,想要問問她,這是不是一種藥材。

秦葉悠仔細一看,這漿果里的種子好像是咖啡,她覺得不可思議,要知道幾年前之後咖啡才傳進中國啊。

秦雲飛做事認真,還來到了結漿果的樹枝和葉片,秦葉悠確定是咖啡。

她讓秦雲飛好好護著那幾棵稀有的咖啡樹,接了的漿果全部都採摘來,在這什麼都沒有的古代。

秦葉悠為了做出一杯咖啡,費盡心思,晾曬,烘焙,研磨,一道道工序下來,做出來的咖啡味道並不好,可能是以為現在的咖啡樹還沒有進化好。

為了改善味道,她又做了很多嘗試,加了不同的香料,糖和牛奶,這才做出味道可口的咖啡。

她費了這麼大的心思,並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祁元修,他總是那麼忙,總是有那麼多事情要做。

追風無意間跟她透漏過,王爺深夜處理公務,為了防止自己犯困,經常就用冷水泡澡。

現在有了咖啡,他晚上只需要喝一杯,就可以十分精神的工作很久,一開始祁元修並不喜歡這個味道,可是細品之後,感覺到甜中帶苦澀,苦澀中還包含香醇,似乎味道還不錯。

尤其是喝了之後,整個人都會精神很多,他立即就喜歡上了。

知道他喜歡,並且對他有用,秦葉悠就感覺一切都值了,再多的功夫都值了。

可是他並不珍惜,輕易就掀翻了桌子,打碎了茶壺,他並不是不知道,她做這一壺咖啡,是多麼麻煩的一件事。

祁元修暴怒之後,負氣離開,秦葉悠獨坐客廳,黯然傷神。

這一切都落入在梧桐苑養傷的文如意的眼中,見他倆爭吵,她樂的幾乎要載歌載舞,唯一遺憾的是,剛才她感覺這兩人明明就要決裂了,最後竟然生生止住了。

剛才看到祁元修生氣,她恨不能直接衝出去安慰他,幸好她想到自己現在滿臉還纏著紗布,這才剋制住了衝動。

從這天開始,祁元修和秦葉悠開始冷戰,兩人並沒有再說過一句話。

祁元修倒是偶爾還回到梧桐苑來,可是並不見秦葉悠,而是去探望文如意,對她十分關懷,噓寒問暖的。

文如意興奮不已,感覺自己的機會就要來了,尤其是聽說她父親已經下山,近期可能就要來看她了,她的心情更好了。

人逢喜事精神爽,文如意漸漸得瑟起來,總是尋找各種各樣的理由,讓秦葉悠伺候她,不時找一些頭痛腦熱的理由,讓秦葉悠忙碌一番。

綠蘿氣不過,氣哼哼的說道:「有什麼好囂張的,如果沒有王妃,她現在還在毀容呢,當初說的那麼好,現在就要治好了,就翻臉不認人!什麼人啊!」

秦葉悠心平氣和的翻看著書本,淡淡的說道:「她本就是這種人,沒有什麼好奇怪的,我從來沒有想過她會突然改變性格。」

他們的敵人從來不是文如意,而是她背後的整個天山派,所以文如意如何,她並不在意。

司馬前知道文掌門要來看望文如意之後,對文如意更加殷勤了,整日往梧桐苑跑,奈何文如意對他愈加冷淡。

她知道祁元修那天跟秦葉悠爭吵,都是因為另外一個男人,沒有哪個男人能忍受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糾纏不休的。

所以文如意覺得秦葉悠已經沒有機會得到原諒了,她也引以為鑒,不想讓祁元修誤會他,於是在司馬前再來的時候,更加沒有好臉色,還訓斥他,讓他不要再來了。

文如意的大小姐脾氣發作的時候,從來不會顧忌別人的感受,司馬前被她當著眾人的面訓斥,內心其實並不好受,終於有些偃旗息鼓,來的沒有那麼頻繁了。

可是想到文掌門就要來了,這是他表現的好時機,一時之間又有些猶豫不絕,於是經常有事無事的找別的借口往梧桐苑跑。

這個小院,從來沒有這樣熱鬧過,天山派的侍衛把文如意保護的十分嚴密,還有成群的人伺候她,再加上醫藥盟的人,小院里幾乎要盛不下了。

秦葉悠喜靜不喜鬧,梧桐苑現在鬧轟轟的,她也不願意待,於是經常出去,不是去優品閣等各處鋪子巡視,就是去看望陳姨娘和秦雲念。

自從她重金在京中聘請了一位知名先生之後,秦雲念現在進步飛快,先生每次見她,都要誇獎一番秦雲念,說這孩子聰慧,以後定然是有出息的。

秦葉悠聽了也高興,經常獎勵秦雲念,秦雲念對她的感情也愈加親厚。

這一次去看望秦雲念的時候,陳姨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秦葉悠見她這樣,直接問道:「你是不是有什麼事?直接說就行了。」

陳姨娘看了一眼秦雲念,然後說道:「雲念,你之前不是說,等大姐姐來了之後,你要把你寫的字給大姐姐看嗎?快去找找,選一些好的,拿來給大姐姐看看。」

秦雲念十分高興的,邁動小短腿,跑進屋子裡找去了。

陳姨娘這才開口:「再多十天,就是雲念的四周歲生辰了,村裡的小孩生辰的時候,有生辰宴會,有人邀請我就帶著雲念去過,他很羨慕人家小孩,雖然他沒說,所以……所以我也想給他也辦一次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說道:「這是自然,到時候我一定會來參加的,雲飛又出遠門了,可能無法趕回來。」

陳姨娘一臉驚喜,說道:「大小姐,你能來就最好了,雲念最喜歡你了,你要是那天能來,他一定很高興的。」

秦葉悠更加心疼這娘倆了,小小的雲念,其實很渴望家庭的溫暖,尤其是看著周圍的小夥伴家裡都有那麼多人,而他只有娘親一個家人陪伴。

可是他好像從來不曾說過,知子莫若母,陳姨娘都看在眼裡,她只能一邊心疼,一邊盡量彌補他。

很快十天一晃而過,祁元修和秦葉悠依舊冷戰著。

祁元修整日冷著臉,脾氣愈發暴躁,整個奕王府除了追風冷月幾個貼身侍衛,沒有幾個下人敢靠近祁元修,整個王府的氣氛比這個嚴冬的天氣更冷。

府里唯有一處春暖花開,那就是文如意這裡,祁元修和秦葉悠之間的關係越僵,她越高興,已經開始預見,等她父親來了之後,給祁元修施加一下壓力,說不定祁元修就直接把秦葉悠給趕走了。

想到這些,她做夢都會笑醒,尤其是她現在拆了紗布,整張臉恢復良好,只是還有淡淡的疤痕,需要再修復一下,文如意更加不把秦葉悠放在眼裡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1章:爭吵決裂

71.6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