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章:誰敢動她

第392章:誰敢動她

秦葉悠帶著給秦雲念的生辰禮物,準備啟程的時候,文如意的侍女突然過來,直接說道:「王妃,我們大小姐頭痛,似乎有些發燒,請您過去看看。」

綠蘿看不慣那個侍女冷淡的態度,直接說道:「頭痛腦熱的,你們醫藥盟的人都治不了嗎?說出去,不怕別人笑掉大牙。」

侍女臉色漲紅,直接瞪著眼睛說道:「我們大小姐指明了就是要讓王妃看,我們可是付了診金的!」

「你們付了診金,只是我們王妃替你們小姐治臉,現在她的臉沒毛病,就與我們無關!難不成你們付一次診金,就要我們管一輩子嗎?」綠蘿絲毫不讓。

這些日子天山派的人在梧桐苑耀武揚威,對秦葉悠也多有不敬,綠蘿的心裡早就憋了火,現在正好有個撞上槍口來的,她豈能放過。

那個小丫頭明顯不是她的對手,被噎的半天說不上話來,最後梗著脖子說道:「你們竟然這樣,等我們掌門來了……」

「等你們掌門來也也一樣!」秦葉悠突然冷冷開口,那侍女一愣,頓時住口。

「當初的五百萬兩診金,就是治臉的,你們天山派如果想要出爾反爾也無所謂,我可以把錢退給你們,然後讓你們大小姐的臉恢復當初模樣!」

那侍女被嚇白了臉色,最近她看到文如意在梧桐苑頤指氣使,也沒人敢管,於是更加放肆,覺得這奕王妃也就這樣了,所以她剛才的態度才會那樣無禮。

如果真的因為她,還得大小姐的臉變回以前的樣子,就算是她有十條命,也不夠賠的。

秦葉悠冷冷的瞥了一眼那個臉色煞白的侍女,不再多說什麼,朝文如意的房間走去。

剛才院中發生的一切,文如意都看在眼裡,她現在冷著臉,眼神凌厲,見秦葉悠進來,連眼皮都沒有抬。

秦葉悠今天要去參加秦雲念的生辰宴,不想被任何事情影響心情,不願把事情鬧起來。

她進門之後,直接無視文如意的臉色,徑直走到床前,捉過她的手腕就開始號脈。

確實有些發燒,不過只是感冒而已,別的方面沒有任何癥狀,健康的很。

她來到桌前,提筆刷刷寫了一副藥方,遞給旁邊的另外一個小丫頭,說道:「去抓藥吧,喝兩副之後,自然什麼事都沒有了。」

然後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,自持始終都沒有看文如意一眼。

文如意更加生氣,對門口的侍衛使了一個眼色,那兩名侍衛立即上前,攔住了秦葉悠。

「王妃,您這是要出門嗎?」其中一個侍衛問道。

秦葉悠抬頭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眼裡含著隱約怒氣:「本王妃要去哪裡,難道還要跟你們彙報嗎?」

「您要做什麼,咱們自然那管不著,可是我們大小姐還生病呢,在她沒有好起來之前,誰也不知道會怎麼樣,您最好還是不要出去,有什麼事也好有個照應。」

「我已經看過了,藥方也已經開了,她照著藥方吃藥,絕對死不了,現在我可以走了吧。」秦葉悠幾乎要壓制不住自己的怒火,說話並不客氣。

文如意聽到她這樣說話,立即就怒了,直接喊道:「你不能走,我就要你看著我,在我好起來之前,你不能離開!」

秦葉悠終於轉頭看了她一眼,眼神里都是嘲諷:「文姑娘,我看你是弄錯了吧,這是奕王府,我要去哪裡,沒有誰能管的了,你就是想要做這奕王府的女主人,也得等我讓位的!」

文如意惱羞成怒,臉色漲紅,對著侍衛喊道:「給我攔住她!不准她走!」

「秦葉悠,我就讓你看看,現在這奕王府我說話到底算不算話!」文如意十分囂張的喊道。

秦葉悠閉上眼睛,深吸一口氣,今天本不想動怒的,可是現在她忍不可忍,就無需再忍了。

她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眼裡精光一閃,猛然狠厲,瞬間出手,手中的銀針,直奔兩名侍衛而去。

她輕敵了,這兩名侍衛是上次文如意出事之後,文掌門親自派來的,身手十分了得,秦葉悠出手之後,居然都沒有刺中。

出弓沒有回頭箭,秦葉悠帶著怒氣,直接開始跟這兩名侍衛對打,可是她那兩下子,自然不是這兩名侍衛的對手,幾招下來,就有些招架不住,節節後退。

文如意十分得意,帶著冷笑,抱著胳膊看熱鬧。

秦葉悠咬緊牙關,拚死往外沖,其中一名侍衛瞬間出手,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秦葉悠反手就是一掌,侍衛並不敢真的傷了她,這時候如果他不鬆手,秦葉悠的一隻胳膊就廢了。

他只能選擇鬆手,相互拉扯的力道,他鬆手之後,秦葉悠瞬間不受控制,往前衝去,完全無法保持平衡,眼看就要摔倒在地。

就在這時候,一個白色的身影飛速而至,瞬間把秦葉悠撈起來,她沒有傷到半分。

秦葉悠驚慌失措抬頭,一看竟然是祁元修,他全身籠罩一層殺氣,把秦葉悠往旁邊一放,二話不說,立即拔劍上前。

那兩名侍衛如臨大敵,還沒有反應過來呢,就被一劍封喉,鮮血順著脖子噴濺而出,兩人立時倒地,很快就沒了氣息。

文如意尖叫一聲,雙手捂住了臉,只露出兩隻驚恐的大眼睛,旁邊的兩個侍女都嚇呆了,這可是文掌門親自派來的侍衛啊,奕王竟然就直接這樣給殺了!

「在奕王府,誰要是敢跟王妃動手,下場只有一個,那就是死,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,傷害到她,我照殺不誤!」

祁元修氣場兩米八,掃視了一圈,別的天山派的侍衛都不敢動了,文如意瑟瑟發抖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。

秦葉悠也愣住了,她以為祁元修還在生她的氣,從此都不願搭理她了呢。

「你要去哪裡?我送你去。」祁元修收起長劍,對秦葉悠柔聲說道。

她還怔怔的沒有反應過來,輕聲說道:「我要去看雲念,今天他生辰。」

「好,我陪你去。」祁元修牽起她的手,像往常一樣,彷彿兩人之間,從來不曾有過什麼爭吵和誤會。

秦葉悠就這樣被他牽扯,緩緩往外走去,一直到上了馬車,兩人都還沉默不語。

馬車搖搖晃晃前進,兩人安靜對坐,氣氛有些僵硬,秦葉悠為了打破這尷尬的氣氛,端起茶壺給他倒了一杯茶。

「那天是我不好……」祁元修突然開口,似乎說的十分艱難,說了一句就停在那裡,秦葉悠手裡還端著茶壺,怔怔的看著他。

「那天我不該發那麼大的火,不該不相信你的。」祁元修終於說完。

那一天跟她生氣發火之後,之後他經過一系列的情緒變化,現實暴怒不已,氣的時時都想回梧桐苑把這個女人狠狠的揍一頓。

後來平靜之後,開始反思,依舊生氣,知道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,不應該說那麼難聽的話,可是依舊覺得秦葉悠不對的地方更多。

再到後來,他慢慢想清楚了,其實這件事當中錯在他身上的更多。

他當初會那麼生氣,不過是因為秦葉悠的反抗和不肯低頭,祁元修長久位居高位,習慣發號施令,別人無條件服從,一旦有個反抗的,他就極為不習慣。

可是秦葉悠從來就是這樣的啊,從她砸開奕王府大門,要求過門,跟他談交易的那天起,他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是柔順之人。

他喜歡的不也是她的這種性格,如果換成了百依百順,沒有主見的女人,他或許還不稀罕了。

還有一個原因,祁元修不得不承認,他之所以那麼生氣,是因為他可以掌控一切,唯獨對秦葉悠不行,想起來這個女人這樣固執,一旦她真的要離開,或許他阻止不了,這樣的想法讓他有些焦躁。

惦記秦葉悠的人那麼多,他從來不曾這樣過,秦朗是個強大的對手,他竟然也知道秦葉悠的秘密,這是最能刺激到他的事情。

這樣的秘密,她竟然告訴了秦朗,這就說明這個男人她是十分信任的。

祁元修分析完了之後,然後就有些懊悔,他這樣傷她,難道不是把她往別的男人懷裡推嗎。

他想要去找她,可是又下不了這個台,於是脾氣更加暴躁,他不時到梧桐苑去看望文如意,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,就想讓秦葉悠看到他,給彼此一個台階下。

可是這個女人竟然神色如常,就只當是沒有看見一樣。

他嚴重懷疑,這個女人是故意的,故意亮著他的,祁元修不是被動等待之人,今天本來是打算直接去跟她說清楚的。

沒有想到進門就看到秦葉悠跟那兩個侍衛在對打,而且很明顯,她還處於下風,屬於被動挨打的位置。

祁元修當場就怒不可遏,他自己的女人,把他氣的要死,他都不捨得動一下手指頭,這兩個混賬玩意竟然敢跟她動手!

現在就算是文掌門親自在現場看著,他也不管了,直接要了這兩個侍衛的命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2章:誰敢動她

71.7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