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章:大姐夫好

第393章:大姐夫好

事後當他牽起秦葉悠的手的時候,其實有些擔憂,她會不會還在生氣?以她那個倔脾氣,會不會當場甩開他的手?

可是她沒有,她順從讓他牽着她的手,順從的回答了他的問題,上了馬車之後,主動為他倒了一杯水。

在祁元修看來她這就是服軟了,他心裏暖融融,終於找到機會開口了,不過他實在是太不習慣認錯了,這幾句話說的極為艱難。

他說完之後,秦葉悠依舊沒有反應,他等了半天,見她的神情依舊木木的,忍不住語氣又強硬起來:「你倒是說話啊,木獃獃的看着我,什麼意思。」

秦葉悠撲哧一聲笑了起來,祁元修一頭霧水,然後以為秦葉悠在取笑他,立即拉下臉問道:「你笑什麼笑啊,難道我說的話很可笑?」

心裏想着他都豁出去了,她如果敢說他可笑,他今天在這馬車裏就要揍她一頓!

秦葉悠好不容易笑着停下來,忍着笑意說道:「沒什麼,突然覺得你很可愛。」

這一次換祁元修呆住了,他可愛?他不確定這是不是在誇獎他,有人說他狠,有人說他殘暴,有人說他強勢,什麼樣形容詞都有,可從來沒有人說他可愛,這個女人到底什麼意思?

祁元修向來做事雷厲風行,從來不會猶豫不決,一旦出手即使穩准狠,可是今天突然見他認錯的態度,笨拙,僵硬,執拗還有一絲矯情的模樣,秦葉悠的心頭竟然浮現出可愛這個詞。

「我四年前認識樊毅恬,一年前認識秦朗,後來知道他們是一個人,在這期間,他大大小小跟我表白過無數次,我覺得他都成為習慣了,我從來沒有當真,他也不在意,他這樣遊戲人間的翩翩公子,也不是我的菜,這一點你放心吧。」

一番話聽的祁元修神清氣爽,看着秦葉悠笑吟吟的態度,似乎兩人冰釋前嫌了。

不過祁元修是不會告訴秦葉悠的,秦朗可能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不在意。

正想着事情呢,沒有防備,秦葉悠突然欺身上前,在祁元修反應過來的時候,秦葉悠的銀針已經抵在他的脖子上了。

「下次再敢懷疑我,說那些傷我心的話,我就用銀針扎你,讓你半身不遂,只能癱著任由我欺負,聽明白了嗎?」秦葉悠惡聲惡氣的說道。

祁元修十分配合,做出驚恐的表情:「夫人,你這也太狠了吧,你真捨得嗎?」

「最毒婦人心,沒聽說過嗎?」秦葉悠微微眯眼,做出一副狠厲的樣子來。

「是嗎?現在就讓我見識一下,你到底有多狠吧?」祁元修說完直接一個翻身,就把她壓在旁邊的厚厚地毯上。

秦葉悠沒有防備,銀針差點刺中了祁元修,嚇的她趕緊收了起來,驚慌中就被祁元修壓制住了。

她唯恐傷了他的眼神,祁元修全部看在眼中,微微一笑,她是這樣關心在意他啊,一低頭就吻住了她。

秦葉悠,只能是他祁元修的女人,生生世世都只能是他的女人,誰也搶不走。

到了陳姨娘的小院子,雲念見到秦葉悠十分高興。

陳姨娘給他做了一件簇新的小長衫,同色系的小帽子,一副小儒生打扮,十分可愛,他邁動小短腿,急忙朝着秦葉悠跑來,邊跑邊喊:「大姐姐好,今天我生辰呢……」

然後突然看到身後的祁元修,停住了,好奇的看着祁元修,雲念不認識他,只覺得他長的好高大好威嚴,好好看……

陳姨娘走過來說道:「雲念,這是你姐姐的夫君,是奕王爺。」

秦雲念聽了之後,立即恭敬的喊道:「大姐夫好……」

眾人都是一怔,秦葉悠立即笑了起來,祁元修仔細一品,大姐夫?這個稱謂似乎還不錯。

陳姨娘立即變了臉色,趕緊拍了一下雲念的肩旁說道:「雲念啊,你瞎喊什麼呢,這位是王爺,你該說王爺好。」

「可是娘親,你剛才不說他是姐姐的夫君嗎,小童就是喊她姐姐的夫君為姐夫啊,我為什麼不能喊?」秦雲念一本正經的問道。

陳姨娘不知道該怎麼解釋,還是秦葉悠笑着拉住秦雲念的小手說道:「雲念沒有喊錯,你喊他王爺也行,喊他大姐夫也合適,你喜歡怎麼喊,就怎麼喊。」

秦雲念十分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說道:「我還是喊大姐夫吧,小童的大姐夫就是很好的人,還給我糖吃,我喜歡大姐夫。」

他稚嫩的童言童語,十分可愛,眾人都被他逗笑了。

祁元修也十分喜愛這個孩子,他從手指上退下一個扳指,遞給秦雲念說道:「你是個好孩子,大姐夫也很喜歡你,今天是你的生辰,這個扳指就送給你吧,當作大姐夫給你的禮物。」

那個玉扳指晶瑩剔透,一看就十分珍貴,陳姨娘趕緊說道:「他一個小孩子,怎麼能要這麼珍貴的禮物,王爺,這玩玩使不得。」

祁元修把玉扳指放在秦雲念小小的手心裏,說道:「這個法福寺里的老方丈能給開過光的,據說可以保平安,小孩子帶着好,就收著吧。」

陳姨娘十分感動,立即就找出一根紅繩,把玉扳指給穿起來待在秦雲念的脖子上,囑咐道:「雲念啊,這是十分珍貴的禮物,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啊。」

雲念乖巧的點頭:「嗯,我一定會好好帶着的,謝謝大姐夫。」

秦葉悠本以為祁元修這樣性格冷傲之人,應該是不喜歡小孩子,或者輕易不願意跟小孩子接觸的。

可他跟秦雲念竟然玩的很好,兩人你來我往,有說有笑,十分和諧。

這次的生辰宴會雖然簡單,可是秦雲念十分開心,祁元修和秦葉悠兩人剛剛冰釋前嫌,正是甜蜜的時候,說說笑笑,十分熱鬧。

只是秦葉悠看到祁元修跟雲念玩耍的時候,心裏有個心思突然動了一下。

在回去的馬車上,秦葉悠突然問道:「王爺,你是不是也很想要個孩子。」

祁元修微微一怔人,竟然猶豫了半天,可是秦葉悠明明看到他眼中的渴望,他想要個孩子。

她一直都沒有懷孕,是因為她現在還不想要,總想着等情勢穩定了的,現在跟天山派的對抗還沒有開始,剛剛在準備階段,就這樣激烈,一旦開戰,他們倆連生死都可以不顧,不能連累孩子。

可是她一直疑惑的是,祁元修竟然也一直沒有提起,按理說古代子嗣觀念這麼濃厚,祁元修身為王爺,應該更加註重,可是他從未主動說要孩子。

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也不喜歡孩子,或者是跟她同樣的想法,覺得現在不是要孩子的最佳時機。

今天看到他跟雲念玩的這麼好,他眼神中掩飾不住的慈愛,秦葉悠感覺,如果他成了父親,肯定也是一位慈父吧,他會怎麼養育他們的孩子呢。

他們如果有個孩子,會長的像誰呢?以後他會更喜歡爹還是更喜歡娘呢?

想像着他們倆圍着孩子說說笑笑的畫面,她突然心動,說道:「不如我們生個孩吧?」

就算是情勢危急又如何,只要是他們的孩子,他們總會拼盡全力保護他的,世事艱難,風平浪靜的那一天還不知道什麼時候來,到時候不知道要錯過多少美好時光,不如趁現在。

本以為祁元修聽到她這樣說,會很開心或者興奮。

可是他這震驚加皺眉的表情是怎麼回事?難道他不想要?

「葉悠,你不要勉強,其實只要我們倆好好的,有沒有孩子我不是很在意的,我只要你好好的,不想讓你冒任何的風險。」

他猶豫了半天,終於說道。

秦葉悠一頭霧水,感覺到他好像太過在意了,不過她也很感動,祁元修這樣為她着想,即使是在她之前生活的現代,很多男人都覺得生孩子是女人天經地義的事情,沒有什麼大不了,着實讓人寒心。

「沒事的,我自己也是大夫,會自己好好調節的,不會有風險的。」她反過來安慰祁元修。

「你確定你現在可以?」祁元修問道。

秦葉悠終於發現癥結所在,為什麼她一直覺得祁元修有些反常。

「為什麼你給我的感覺,是好像知道我生不了孩子,或者說只有拼上一條命才能生孩子一樣?」秦葉悠問道。

祁元修一愣,反問道:「難道你不知道?」

秦葉悠更加疑惑了,回想方才他說的話,心口突然猛烈的跳一下,驚問道:「你到底知道什麼?告訴我!」

祁元修摁住她的手說道:「葉悠,你聽我說,不管怎麼樣,你都是我的王妃,不管有沒有孩子,對我來說,我都是獨一無二的。」

「是薛神醫跟你說了什麼,對不對?」秦葉悠突然問道。

她想起來了,當初薛神醫被醫藥盟抓走囚禁起來,是她和祁元修一起吧薛神醫救出來,安排在竹林里修養。

當時她和祁元修去看望薛神醫,無意間談起來這個話題,薛神醫還替她診脈,當時薛神醫就變了臉色,秦葉悠也嚇了一跳,以為她懷孕了。

後來薛神醫看了一眼祁元修,神色恢復如常,直接說道:「沒事,孩子和父母都是靠緣分的,緣分來了,自然就有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3章:大姐夫好

71.9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