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章:只是替身

第394章:只是替身

秦葉悠當時曾有過疑惑,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繼續追問。

「王爺,薛神醫到底跟你說了什麼?」秦葉悠直接追問道,她竟然忘記了一個道理,所有看似十分奇怪事情,總會有一個合理的解釋。

祁元修似乎在遲疑,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。

「王爺,我們說好了,要相互坦誠的,我自己是大夫,可以承受任何結果,請你直說。」秦葉悠坐直身子,十分嚴肅的說道。

「薛神醫替你診脈之後,感覺到你體內的寒氣十分嚴重,已經不太適合孕育孩子,如果強行生育,對你和孩子都十分極大的風險。」祁元修淡淡的說道。

說完之後似乎擔心她承受不住,有些擔憂的握注她的手,秦葉悠低頭看著兩人我在一起的雙手,面無表情。

內心確實波濤洶湧,驚濤駭浪,喃喃說道:「原來我已經不能生孩子了……」

語氣凄惶無助,祁元修心疼不已,輕聲說道:「並不是絕對不能生的,薛神醫說了如果調養好了,還是有可能的。」

「那你為何不告訴我?不讓我調養身體?」秦葉悠轉頭問道,眼神迷茫。

「我不想讓你冒任何風險,如果真的存在那麼高的風險,我寧願不要孩子,我只要你好好的。」祁元修堅定說道。

秦葉悠聽了之後,只覺得鼻子一酸,眼淚就涌了出來,她撲進祁元修的懷中,哭著說道:「你怎麼這麼傻,你到底是不是這個時代的男人,就連這樣的事情,你都能容忍嗎?」

他不是不喜歡孩子的,剛才他和雲念在一起玩的多好,可是為了她,為了不讓她冒險,為了不讓她傷心,他什麼都沒有說,假裝無事,獨自承受這一切,他總是這樣悄無聲息的保護她呵護她。

回到奕王府後,兩人分開,祁元修去了怡然居,秦葉悠直接回梧桐苑。

臨走之時,祁元修還有些擔心秦葉悠,摸了摸她的頭說道:「你先還回去休息,晚上我陪你一起吃晚飯。」

秦葉悠看的到他眼中的關切,乖順的點了點頭。

回到梧桐苑,感覺到十分清凈,轉頭看了一眼東南角,那裡已經沒有人了。

紅袖過來說道:「文姑娘已經帶人搬回清風苑了。她臨走之前,讓我轉告您,讓您每天過去給她檢查一下。」

秦葉悠有些驚訝:「就這些,她沒有鬧?或者說別的?」

紅袖也有些意外,卻還是點了點頭說道:「是的,她就只是說了這些,讓天山派的人那個兩個侍衛的屍體拉走了。」

這不是文如意的風格啊,按照她的習慣,吃了這麼大的虧,自然要鬧個底朝天啊,怎麼會這麼安靜。

秦葉悠回到房間里,坐下來休息了一會兒,突然反應過來了,文如意這是在等待呢,等待文掌門來給她撐腰呢。

祁元修殺了天山派兩個侍衛,文如意卻不聲不響,還搬了出去。

這在外人看來,就是祁元修為了趕她走,替秦葉悠出頭呢,文掌門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?秦葉悠不僅有些好奇,因為他的即將到來,每個人的心裡都開始打著小算盤。

東方昱這段時間一直緊密關注著那個小院里的動靜,一直沒有發現那倆人有什麼異常。

男人偶爾外出,回來的時候,就在房間里不出來,拓跋雪兒照顧著他的起居,兩人平時並沒有太多交流。

看來他們定的是長遠計劃,這件事急不得,東方昱派人盯著小院里每個人的一舉一動。

拓跋雪兒最近過的還算輕鬆,因為最近黑煞突然有些忙碌,經常外出,有時一去幾天不回來,她獨自住在小院里,不用伺候喜怒無常的他,日子過的很愜意。

偶爾趁著黑煞不在家,她帶著惟帽悄悄溜出去。

這四年的時間,在黑煞對她的臉改造的完全滿意之前,不願意讓她踏出小院一步。

她真是青春年少,對外面花花世界十分嚮往,被囚禁在這小院中,過著清苦的日子,度日如年。

現在黑煞經常不在家,她溜出去,在京城的大街上走一走,到處看一看,就覺得十分開心。

只是時時提心弔膽,唯恐黑煞突然回來逮到她外出,所以每次外出都只玩一會兒,就很快回去。

這一日她又偷偷溜出去的時候,總感覺人群中似乎有人一直在看她,一直跟著她。

拓跋雪兒試著換了幾個地方,那種感覺依然存在,她有些慌亂,有一次快步走了幾步,然後猛然回頭,身後有個男人也停住了。

她並不認識這個男人,他看上去氣宇軒昂,一身貴氣,似乎是個王公貴族。

拓跋雪兒不太確定這個男人跟著她,是不是把她誤認為秦葉悠了?正好旁邊有個胭脂水粉鋪子,她一閃身就躲進了鋪子里。

悄悄等了好久,也沒有看到那個男人跟進來,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,不敢繼續停留了。

拓跋雪兒悄悄問旁邊的小夥計:「請問你們這個店鋪有別的出去的門嗎?」

那小夥計從剛才就看她有些鬼鬼祟祟的,一直觀察她,現在突然聽到她這樣問,頓時有些警覺:「你問這個做什麼?來這裡的客人,都是從前門進來,從前門走的。」

拓跋雪兒眼睛一亮,這就說明有後門了啊。

「我獨自一個人出來買東西,被壞人盯上了,我有些害怕,所以想要從這個店別的門偷偷跑不出去,你幫幫我好不好?」拓跋雪兒可憐兮兮的說道。

店小二還有些由於,關鍵是這個女人帶著惟帽也看不清楚她的樣子。

拓跋雪兒一狠心伸出手把惟帽的紗巾掀開一點,露出那張精緻絕美的臉,低聲說道:「這位小哥,求求你了,我真的是走投無路了。」

那小哥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人,又楚楚可憐,當即就心軟了。

「好,你隨我來,我帶你從後門出去。」店小二一邊說著,一邊帶著拓跋雪兒往後院走去。

胭脂鋪的後院是一個偏僻的巷子,沒有幾個人,拓跋雪兒十分感激的謝過店小二,然後快速往前走去。

店小二戀戀不捨的看著她的背影,然後說道:「真是個美人啊……」不知道為何,他似乎覺得有些眼熟。

此時局裡胭脂鋪不遠的街角,隨烜停了下來,不解的問道:「小蝶,你怎麼了?為什麼老是鬼鬼祟祟的往我身後躲?你在害怕什麼嗎?」

今天他帶著小蝶出來逛街遊玩,一開始她還好好的,之後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有些奇怪,總是往他的身後躲,一會兒快走,一會兒又猛然停下來。

隨烜帶著一起來大魏的小蝶,正是北燕國的公主拓跋雨兒,她潛伏在隨烜的身邊,花名小蝶,十分受寵,隨烜去哪裡都會帶著她。

小蝶笑著說道:「沒什麼,我……我只是有些不適應而已,我從來都沒有來過這麼繁華的地方,害怕……害怕我會跟你走丟了。」

隨烜看著她可憐兮兮的模樣,笑了一聲說道:「看你這點出息,有我在,還能讓你丟了?你就放心的玩吧,我找得到你的。」

「真的嗎?其實剛才我們經過的那家胭脂鋪子,我很想進去看看,可是好像沒有男人進去的,你在外面等著我,我自己進去看看好不好?」小蝶雙眼充滿期待的看著他問道。

隨烜笑著點了點頭說道:「這有何不可,你去把,我去那邊的茶樓里等你一會兒。」說著他往旁邊一指,前方果然有一個小小茶樓,小蝶點了點頭,興高采烈的就往那個胭脂鋪子走去。

隨烜看著離去的背影,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,默默的說道:「小蝶,你開心嗎?」

他看著的是小蝶,其實他的心裡想著的是另外叫小蝶的姑娘,那麼總是像小尾巴一樣跟在他身後的丫頭。

他曾經答應她,總有一天,會帶著她前往大魏,那麼四季分明,京城十分繁華,有數不盡的好吃的好玩的。

那時候她是多麼嚮往啊,笑的兩隻眼睛都是彎彎的,拉著他的手笑著說道:「二哥哥,那我們說好了哦,你可一定不要不能反悔,我會一直記著的。」

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實現自己的諾言,她就已經香消玉殞了,徒留他一個人保函半生,現在老天憐憫他,竟然又給他送來一個小蝶。

他要把以前的遺憾都補上,對現在的小蝶非常好,帶著她四處遊玩,去大理賞花,去東海邊賞月,現在在京城裡等著冬日的大雪,賞雪景。

小蝶進入那家胭脂鋪子之後,四處查看,那個店小二走上前來,問道:「姑娘,你想買什麼?」心裡想著今天怎麼這麼多奇怪的客人。

「我不想買東西,我找個人,剛才一個戴惟帽的女人進來了,你看到她了嗎?」小蝶問道。

店小二一驚,隨口問道:「你就是跟蹤她的那個人?不是說是男人嗎?」

小蝶一聽就知道她來過了,急忙問道:「她去哪裡?她是我姐姐,我找不到她了。」

「什麼?」可憐的店小二,那點有限的腦容量,已經反映不過來這是怎麼回事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4章:只是替身

72.1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