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:影子的悲哀

第395章:影子的悲哀

到底是被男人跟蹤,還是被妹妹尋找?店小二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是真的了。

不過男人的思維向來直接,他感覺眼前這個女人不如剛才那個好看,她的話可信度肯定也不如剛才那個女人可信。

「我沒看到!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。」店小二說道。

小蝶瞪大眼睛看著他:「你剛剛明明說……」

「我認錯人了,胡說八道的不行啊,你到底買不買東西啊?如果不買的話,就不要耽誤我們做生意了。」店小二十分不客氣的說道。

小蝶內心氣憤不已,她知道這店小二一定知道真相,所以只能壓制著內心的怒氣問道:「那是我失蹤好幾年的姐姐,我找了她好久,終於見到她了,這次要是錯過了,不知道還要找多久,這位小哥,請你幫幫我好不好?」

店小二不為所動,依舊說道:「我說了,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!」

然後一轉頭就去招呼別的客人了,把小蝶晾在那裡

小蝶又仔細看了一圈,確實沒有拓跋雪兒的身影,可是她不可能看錯的,那個女人絕對就是她。

她從小在宮裡長大,因為生母卑微又去世的早,沒有人把她放在眼裡,有時候過的連宮女都不如。

同樣身為公主,拓跋雪兒和拓跋雨兒的機遇,猶如天壤之別。

拓跋雪兒為貴妃所處,十分受寵,每當逢年過節,宮裡有賞賜,幾個公主一起領賞賜,每次都是拓跋雪兒先挑。

拓跋雪兒有個習慣,因為她的頭髮蓬鬆,帶上珠花或者髮釵的時候,她總喜歡輕輕的摁三下,確保牢固了。

那時候拓跋雨兒最羨慕的人就是拓跋雪兒,有個受寵的母妃,還有皇上的寵愛,每日打扮的華美精緻。

對她的這個習慣十分熟悉,剛才在逛街的時候,她就感覺這個女人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。

在一個賣珠花的攤位前,兩人站在旁邊,她看著這個女人拿起珠花,待在頭髮上,然後輕輕的摁了三下,動作跟拓跋雪兒一模一樣。

小蝶當場就驚呆了,北燕人都知道雪兒公主,當年跟隨太子一起去大魏聯姻的時候,失蹤了,人們都說她已經死了。

可是在這大魏京城的街頭,她竟然又遇到了拓跋雪兒,因為看不清她的臉,所以又不敢十分確定,可是她的姿態,她的動作,跟之前的拓跋雪兒,都是有些想象的。

小蝶在胭脂鋪子里找了好幾圈也沒有找到拓跋雪兒的身影,只得無奈離開,就在她快要走去門口的時候,突然抬頭看了一眼那個店小二。

竟然發現他的臉上有一抹得意的笑容,店小二沒有料到小蝶會突然回頭,沒來得及把笑容收回去,就這樣被發現了了。

小蝶於是就明白了,拓跋雪兒絕對來過這家店,而且這個店小二還跟她有關係,或者就是幫助她逃跑之人。

店小二如此淡定從容,好似確定她找不到拓跋雪兒,如果拓跋雪兒還在店裡,那麼她總能找到,店小二也不會這麼沉穩。

現在唯一的解釋就是拓跋雪兒已經偷偷離開了,她自然不能從前門離開,那就只有後院了!

想明白這些,拓跋雨兒抬腿就要往後院追去,店小二一看,趕緊上前攔住她:「對不起,這位小姐,後院是我們私人的地方,您不方便進去!」

「我不能進,為什麼剛才那個人就能進去!」小蝶高聲喊道。

店鋪里的人都朝她看過來,有人略帶譴責的說道:「這位姑娘,人家開門做生意是賣東西的,你這樣鬧著去人家的後院,是什麼規矩啊。」

「就是,人家願意也就罷了,人家明明拒絕了,怎麼還要硬闖啊,年紀輕輕的臉皮可真夠厚的。」

眾人你一眼我一語的指責她,小蝶終於承受不住,掩面從胭脂鋪子里跑了出去。

隨烜正在茶樓里喝茶,遠遠看到小蝶從外面走進來,看清楚她的表情之後,他吃了一驚,問道:「你這是怎麼了?」

她的眼眶微紅,臉上帶著惱怒和羞愧之色。

她進去那個胭脂鋪子那麼久,竟然兩手空空的出來,肯定是在裡面出了什麼事。

小蝶在他的旁邊坐下來,搖了搖頭,低聲說道:「沒什麼,因為一點誤會,跟店小二爭吵了兩句而已,我沒事的。」

「你都被氣哭了,還說沒事!」隨烜怒不可遏,直接拍桌而起,就要去找那店小二。

小蝶趕緊拉住他,連聲央求道:「我的爺,您千萬不要生氣,我真的沒事,這是在大魏,咱們得低調一些啊,剛才也是因為我,不怪人家的。」

隨烜氣哼哼的坐下來,說道:「你向來溫柔懂事,怎麼會因為你,肯定是那店小二看你不像是本地人,故意欺負你。」

小蝶拉住他又費勁勸說了一陣,隨烜終於放棄去找那家店算賬,只是依舊生氣,小蝶好生哄著他往前走了。

她可不敢讓隨烜去找人理論,不然到時候她又說不清楚了,一個不小心,就容易暴漏身份。

可是她小看了隨烜,事後隨烜冷靜過來,就發現了事情不對勁的地方。

首先他不認為小蝶會因為買東西跟人起爭執,她最擅長的就是隱忍,怎麼可能在這樣的小事上出事。

其實,她在那家店待得時間很長,之前的行為也有些怪異。

隨烜想到其實到現在,小蝶的真正身份,他也並沒有核實過。

「屠龍,你去剛才那家店打聽一下,剛才小蝶進去之後發生了什麼事?」隨烜跟自己的貼身侍衛交代了一句。

這時候他們已經進了一家首飾鋪子,店員正在幫小蝶試戴收拾,小蝶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情況。

拓跋雪兒從胭脂鋪子後面的小巷出去之後,驚慌失措當中,竟然迷路了,這裡的小巷錯綜複雜,她不是很經常出來,並不認識這裡的路。

兜兜轉轉走了好久,才終於走回小院,看到院門上的鎖已經打開了,她心裡一驚,知道黑煞已經回來了,整正好被逮個正著。

拓跋雪兒硬著頭皮進了房間,果然看到黑煞坐在客廳里,眼神陰冷,面色冷峻,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「你又偷偷跑出去了?」黑煞冷冷開口問道。

「我……我就是去街上買點東西,本想著很快回來的,可是……可是我迷路了……」拓跋雪兒低聲辯解道。

啪!黑煞一出手,他手下的桌子就碎成了粉末。

拓跋雪兒嚇的一下子跪了下來:「師父,我知道錯了,可是我整天被囚禁在這個小院子里,我真的快瘋了,就算以後秦葉悠死了,我這樣的狀態也不像她啊,她肯定不是整天被囚禁起來的吧。」

滿京城的人沒有不知道的,奕王是寵妻狂魔,不管自己的夫人做什麼事,他都不管,奕王府整日拋頭露面,他也一點不在意,誰要是敢在他面前,說奕王妃半句壞話,他定然不會輕饒。

黑煞看著跪在地上的拓跋雪兒,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冷冷說道:「你起來吧。」

拓跋雪兒跪了半天,膝蓋都跪麻了,她搖搖晃晃起身。

「明天我要出趟院門,得過幾日才能回來,今晚你按照我說的方子,給我製藥丸,明天天亮之前全部做完!」黑煞起身,冷聲吩咐道。

拓跋雪兒低聲答應著,黑煞瞥了她一眼,緩緩的走了過來,盯著她的臉看。

拓跋雪兒嚇得一動不敢動,不知道他又要做什麼,顫聲說道:「師父……」

黑煞突然笑了一下,他對自己的這件作品其實很滿意,這張臉太完美了,當初他研究換臉術,首先想到的就是秦葉悠的臉,那時他見過的最完美的一張臉。

竟然在他的手底下做出一張一模一樣的臉,這樣的成就,天底下可能不會有第二個了吧,黑煞更加得意,摸著拓跋雪兒的臉仰天大笑。

拓跋雪兒害怕的幾乎要暈過去。

幾場大雪下過,天氣愈加的寒冷,秦葉悠給學堂里的孩子們又都做了兩身保暖的棉衣,送去一些上好的銀絲細碳,唯恐凍著孩子們。

這一日她剛剛從小院,沿著密道回來,剛剛出現在卧室里,就聽到綠蘿正在外面跟人說話。

她仔細一聽竟然是九皇子來了。

自從五皇子回來之後,九皇子來奕王府的次數明顯減少很少,想必整日圍著五皇子轉了,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粘著哥哥的弟弟。

秦葉悠咳嗽一聲,綠蘿立即起身對九皇子說道:「看來王妃是起來了,您稍等一下,我進去看看。」

九皇子點了點頭,綠蘿進門進入秦葉悠的卧室,對秦葉悠說道:「王妃,九皇子來了有半個時辰了,似乎是有話要說,我說你有些乏了,睡著了。」

秦葉悠料定九皇子肯定有什麼事,想起祁元修,她忽然問道:「王爺回來了嗎?」

「王爺還沒有回府。」綠蘿回答道。

秦葉悠看了一下,太陽都要落山了,他可是早晨進宮的,竟然去了一整天。

想到這裡,她已經坐不住了,稍微收拾一下,然後就出去見九皇子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5章:影子的悲哀

72.3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