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章:定情之物

第398章:定情之物

凌峰起身,看著皇后,眼神冷淡,輕聲說道:「不知道皇后讓微臣前來所為何事?」

皇后緊緊的捏著手中的帕子說道:「凌大人,到現在了,您還裝什麼傻啊,皇上已經立了五皇子為太子,我和我腹中的還在還有什麼活路?你想想辦法吧!」

凌峰十分平靜,冷笑一聲說道:「皇后,您何必著急,歷朝歷代有多少皇子被立為太子,最終登基成帝的又有多少個?」

「我明白你的意思,可是這次立的是五皇子啊,你應該知道他這個人,做事縝密,滴水不漏,又十分小心,之前在江南皇上派去孔雀翎刺殺,再加上我們的人,他都能安然無恙的回來,現在他成了太子,我們還能撼動他嗎?」

除了凌峰,皇後葉子熏在後宮沒有任何依靠,反而想要置她於死地的人,比比皆是,現在皇上突然立了五皇子為太子,就是放棄了她,她怎麼能不著急。

凌峰看上去卻十分淡定,冷冷說道:「五皇子確實命大,不過像他一樣命大的人,也不是沒有啊。」

葉子熏一怔,問道:「你說的是三皇子?可是他現在不是生死不明嗎?說不定現在已經死了啊。」

「他沒死!我派人追查到了,他在雲南,現在活的好好的,現在可能已經知道他的好弟弟已經登基的消息了。」凌峰嘴角的笑容猙獰。

葉子熏忽然想起來什麼,說道:「雲南?雲南慕王府?」

大魏南邊都是強國,為了抵禦外敵,一直都有強軍駐紮,現在駐守東南邊疆的是大將軍蘇正,而守護西南邊疆的就是先皇曾經封的異姓王爺慕長風,慕王府的男兒個個都是戰場上殺敵的好手。

慕長風雖然年事已高,可是在西南邊境勢力十分強大,他的兒子都十分有出息,在軍種都領著軍銜。

而他的女兒就是三皇子的生母,現在皇上的賢妃,三皇子現在就躲在慕王府內。

凌峰說道:「你何必著急,等著吧,有的是好戲看呢,慕長風老謀深算,籌謀多年,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棄,賢妃在宮中忍氣吞聲,處處低調忍讓,更加說明她是在等待呢。」

皇后想起來那位賢妃,這段時間在後宮當中猶如隱形人一般,不爭不搶,整日安分守己的待在自己的宮裡。

凌峰說道:「看吧,三皇子總有一天會殺回京,論人才,三皇子或許不是五皇子的對手,可是論背後的勢力,五皇子跟三皇子比卻差的遠了,讓他們斗去吧,我們只需要坐收漁翁之利即可。」

聽了凌峰的這一番話,皇後葉子熏心裡稍微有點安定了。

「不過皇上現在既然已經封了五皇子為太子,看來是想要放棄我了,我該怎麼辦呢?要不要故意表現生氣?」葉子熏問道。

「不必,你不要有任何變化,跟之前一樣,該請安就請安,該裝可憐就裝可憐,現在還不到放棄皇上的時候,我總感覺,這次立太子,他是不情願的,不知道背後發生了什麼事情?」

凌峰皺著眉頭說道,之前他是清楚的,皇上不相信任何人,一心只想自己再生個皇子,自己培養然後立為太子。

他現在突然改變了之前的計劃,其中肯定有什麼要事發生了。

可惜凌峰怎麼打聽都打聽不出來,對外傳出的消息只是,皇上病重,大臣群薦,一定要立太子了,為了國家穩定,這些凌峰是不怎麼相信的。

從護國寺回去之後,當天晚上皇后就梳妝打扮一番,前去給皇上請安。

皇上經過這一次折騰,雖然保住了命,但是身體比之前更加虛弱了,只能整日躺著,朝中大事都是五皇子再處理,每日定時來跟他彙報。

皇上坐在皇上的病床前,結果宮女手中的湯碗,親自喂他喝葯,不知不覺得流下淚來。

她發覺之後,慌忙擦著眼淚,然後說道:「臣妾在皇上面前失儀,請皇上的責備。」

皇上看著她可憐楚楚的小臉,拉住她的手說道:「皇后,你有沒有怪朕?朕答應過立你腹中的胎兒為太子,現在卻改變了注意。」

皇后猛然抬頭,然後連忙在皇上的床前跪下說道:「臣妾不敢,臣妾以前從來沒有,以後也絕對不會怪罪皇上,且不說臣妾腹中的胎兒不知道是男是女,皇上做什麼臣妾都支持您,只要皇上願意護著臣妾和這孩子,別的什麼臣妾都不在意。」

皇上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你身子重,快別跪著了,趕緊起來。」

皇上這才起身,坐在皇上的床前,重新拉住皇上的手說道:「皇上,您就是臣妾的天,臣妾全部的依靠,您一定要好好的呀。」

皇上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,低聲說道:「你放心,朕不會有事的。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,在這皇宮裡就沒有人敢欺負你們娘倆。」

奕王府內。

秦雲飛和蘇嫣兒來看望秦葉悠,秦葉悠看到兩人你儂我儂的眼神,一個眼神,一個笑容里都滿含著甜蜜,知道這倆是和好如初了。

心裡也跟著高興起來,沒有什麼事情,比看著有情人終成眷屬更讓人高興的了。

「大姐,我們這次是專門來感謝你的,謝謝你為我和嫣兒做的一切。」秦雲飛說的十分真誠。

「不必感謝我,是你們倆有緣分,不然不管我怎麼做,都是沒有用的,主要還是你們倆彼此心中都有對方,所以才會越過這個坎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秦雲飛和蘇嫣兒對視一眼,眼神中都是甜蜜,看來是被秦葉悠說中心思了。

這樣旁若無人的秀恩愛,完全現在兩人之間的粉紅泡泡里,秦葉悠看的都有些羨慕了。

不過甜蜜歸甜蜜,有些事情還是要去面對的。

「你們打算什麼時候把這件事告訴蘇將軍?可有什麼計劃?」秦葉悠提醒道。

「嫣兒了解她父親,曾經想了很多辦法,很多計謀,可是我覺得,這樣的事情,最好的辦法誠懇的說出所有,所以我們最後打算,直接告訴蘇將軍。」秦雲飛說道。

秦葉悠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,秦雲飛說的對,感情之事切忌耍心眼,一定要誠心誠意才行。

蘇嫣兒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丫頭,真要按照她說的刷計謀,唯一的結果就是把事情辦砸了。

蘇正征戰沙場多年,什麼樣的計謀沒見過啊,這倆年輕人綁在一起都不夠蘇正一個眼神的,肯定立即就被看透,到時候反而壞事。

秦雲飛這樣做是非常正確的,面對蘇正,最好的就是實話實話,真誠面對。

秦葉悠想起祁元修曾經跟她提起過的蘇正的過往,他對北燕人執念般的憤恨,突然有些擔憂秦雲飛。

「雲飛,你這樣想是對的,不過你實話實說之後,蘇將軍的反應你可曾想過?這一關可能沒有那麼好過,你要做好心裡準備啊。」秦葉悠擔憂道。

秦雲飛點了點頭:「大姐,你說的這些我都想過,我已經決定好了,我願意為了嫣兒接受任何的考驗,不管用什麼辦法,我都會去嘗試,一定會讓蘇將軍相信我,我會對嫣兒好的。」

蘇嫣兒感動的眼眶泛紅,緊緊的拉住秦雲飛的手說道:「我爹要是不答應,我就哭著求他,他最疼我了,肯定會答應的,雲飛哥哥,這一生誰都不能把我們分開。」

「不用,嫣兒,我只要你在心裡支持我即可,你這樣做,只會讓蘇將軍難過和為難,這些事情都讓我來做,你就在背後默默支持我就行啊。」

秦葉悠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這個弟弟真的很爺們。

她無意間看到兩人腰上掛著的玉佩,似乎有些相似,仔細一看居然是一對的,看著有些眼熟。

「你們腰上玉佩,好像是我們優品閣的吧?這是你們的定情物?」秦葉悠問道。

上一次她和祁元修取走那對如意扣之後,婉兒似乎發現了商機,又定做了很多成雙成對的玉佩,造型精緻有趣,十分受歡迎,不管是已經成婚的,還是未婚有婚配的,都願意買一對佩戴著。

秦雲飛和蘇嫣兒對視一眼,微微點了點頭,兩人臉上都帶著一絲緋紅,畢竟兩人還沒有成婚,這樣明目張胆的佩戴成雙成對的飾品,還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
「雲飛,你這也太小氣了,定情物怎麼能不選個貴重的呢?」秦葉悠故意斥責秦雲飛。

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,蘇嫣兒趕緊護著,說道:「不怪雲飛哥哥,這個是我自己選中,我……我就想要這個的……」

話還未說完,她的臉已經紅透了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秦雲飛,能把女漢子蘇嫣兒,變成這樣嬌滴滴的大姑娘,雲飛啊,你真的讓大姐刮目相看。

秦葉悠從手腕上褪下一個金鑲玉鐲子,遞給蘇嫣兒,笑著說道:「嫣兒,既然你們已經有了定情信物了,在我看來就是我們秦家人了,這個是大姐給你的賀禮。」

秦雲飛一看,臉色一變,說道:「大姐,這不是你從小帶著鐲子,是你娘親留給你的,這在怎麼使得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8章:定情之物

72.8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