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:圓房

第3章:圓房

秦葉悠疑惑的看了那小廝一眼,這就完成了?婚禮呢,儀式呢?

小廝裝作看不懂,一言不發離開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總覺得這奕王府到處都透著詭異,既來之則安之吧,她推開門走了進去。

這是一間很大的卧室,裝修精美又雅緻。

房間里燒著地龍,十分暖和,身子暖和過來,疲憊也隨之而來,她現在只想躺下好好睡一覺。

對面那張垂重重床紗的大床,一看就很舒服,秦葉悠什麼都不管了,奔著大床就去了,猛然撲到床上,跌進柔軟的棉被裡:「唔,好舒服……」

她還沒來及感嘆完呢,就感覺眼前一黑,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人壓在身下了。

她大驚:「媽呀,床上有個男人!」

秦葉悠驚恐的睜大眼睛,看著俯身在自己上方的男人,明眸皓齒,十分俊美的一張臉,只不過此時冷若冰霜,看向她的眼神,也帶著諷刺之意。

「本王沒有想到,王妃居然這樣奔放,進門之後,就直撲本王。」

他的聲音低沉,帶著涼意,聽上去讓人不由自主的心頭覺得冷。

他壓在她的身上,把她的雙手固定在頭頂,眼神冰冷,她被他盯的發毛,終於後知後覺反應過來,問道:「你是祁元修?」

祁元修冷笑一聲:「怎麼?你覺得不是我還能是誰?難道是你心心念念的太子祁元軒?」

秦葉悠喜歡祁元軒,幾乎整個京城都知道,父皇竟然用這樣的方式羞辱他。

想到這裡祁元修更加憤怒,手上力氣加大,秦葉悠疼的眼淚都要出來了。

這時候她才遲鈍的反應過來,這可是洞房花燭夜啊。

饒是她再強悍,也第一次跟男人如此接近,頓時有些緊張,語無倫次的說道:「你你你……你先放開我嘛,有事好商量啊。」

祁元修一怔,俊美的雙眸微微眯起來,低頭看了一眼身下的女子,花容月貌,皮膚白皙嬌嫩,確實是個難得的美人兒,可是想到皇上的用意,他的眼神更冷。

「怎麼?你想商量什麼事?洞房花燭夜,你不願意跟本王圓房?剛才吵著鬧著要過門的不是你嗎?」

祁元修眯著眼睛嘲諷的看著她說道。

秦葉悠大腦快速轉動,她是真的沒有做好思想準備啊,雖然眼前這男人長的十分好看,但是太冷了,她還不想就這樣把的第一次獻出去啊。

「呃……王爺,剛才我也是無奈之舉,王爺已經同意我進門,那麼我就要履行承諾,我先治好您的腿,咱們再圓房吧。」

秦葉悠暗自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,她只是說能醫治他的腿,又沒說什麼時候醫治好,治他個年了半載的,說不定她就找到機會獲的自由了呢。

「放肆!你竟然敢羞辱本王!」祁元修一聲怒吼,一下子就把她掀翻到床下。

他本就是人中龍鳳,不但精通文韜武略,而且長相俊美,器宇不凡,可是卻平白遭人暗算,導致他雙腿無法行走。

現在誰都不敢在他面前提他的腿,這個小女子今夜幾次三番拿他的腿說事,不是羞辱又是什麼?

秦葉悠正在為自己的小聰明得意呢,沒防備他突然出手,猛然跌落床下,嘭的一下,額頭撞在床前的腳凳上,撞到的位置正是她之前的傷口。

她只覺得眼前一黑,然後就暈了過去,心裡想著,祁元修,你大爺的,新婚之夜就想要摔死我,此仇不報非君子!

門外的侍衛聽到聲音,沖了進來。

祁元修冷冷的說道:「看看她死了沒有?」

這女人不會是在裝死吧?只是掉下床,就暈了過去?

等那侍衛把秦葉悠扶起來,祁元修一愣,她的臉上都是鮮血,額頭處一道長長的疤痕,鮮血就是從那裡湧出來的。

祁元修微微皺眉,傷的這麼重,她剛才還跟沒事人一樣,這個小女子這麼能忍?

「追風,把她抱上來,包紮一下她的傷口。」祁元修面無表情的吩咐道。

追風微微一怔,王爺居然打算把這個女子留在身邊?雖然疑惑,他也沒有多問,想必王爺這樣做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第二日清晨,秦葉悠緩緩醒來,一轉頭,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張俊臉。

她心裡一驚,立即起身,低頭查看一下,自己的衣服還嚴絲合縫,知道他並沒有把她怎麼樣。

額頭上的傷似乎也仔細處理過了,現在並沒有那麼疼了,她微微鬆了一口氣,看來這祁元軒還算個君子,沒有乘人之危。

她怔怔的看著他的臉,果然如別人所說,十分俊朗,只可惜了,居然腿不能行。

想起昨晚自己放出的大話,她打算給他做個全面的檢查,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?

她以後在這王府生活的舒適度,很有可能就由她的醫術決定了。

秦葉悠假裝為他號脈,其實已經通過體表,把他全身的數據傳到了空間內,就等著空間內的系統做出綜合分析了。

其實在她醒來的那一刻,祁元修就醒了,他故意不動聲色,想要看看她到底要怎麼樣。

沒想到她居然真的為他號脈,難道這女人真的懂醫術?

空間內的系統很快做出分析報道,秦葉悠通過意識仔細閱讀完,然後她一抬頭猛然看到祁元修已經醒來,看向她的眼神,帶著一抹探究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章:圓房

0.5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