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:過招

第39章:過招

「多謝姨娘關心了,不過府里有下人照顧我,這些下人都是王府里親自調教出來的,定然回比姨娘照顧的好,姨娘就不必為我擔心了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楚美月的臉上終於掛不住了,秦葉悠這話很明顯就說她還不如王府里的下人!

「葉悠,你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今日是來探望你的,你冷言冷語,冷嘲熱諷,難道做了王妃,就連娘家都不認了嗎?」楚美月冷著臉呵斥道。

面對暴怒的楚美月,秦葉悠倒是一派淡定,微微笑著說道:「姨娘何必生氣呢,姨娘這麼多年把我照顧的這麼好,讓我風風光光出嫁,這樣的娘家,我怎麼會不認呢。」

楚美月一陣心虛,她如何聽不出來,秦葉悠句句都是反話,秦府上下確實不曾善待過她。

「王妃,您怎麼了?您的臉色怎麼這樣差。」婉兒突然大聲喊道。

主僕倆心意想通,秦葉悠立即意會,她一頭扶著頭,皺著眉說道:「不知道為何頭更痛了,有些眩暈。」

婉兒義憤填膺的說道:「秦夫人,我們王妃本就身體不適,不宜見客的,今天聽說您來,硬撐著出來加您,您還這樣訓斥我們王妃,你居心何在?」

楚美月見一個小丫頭居然敢責備她,立即柳眉倒豎,呵斥道:「你一個奴才,這裡哪有你說說話的份,你們奕王府這是什麼規矩?」

這時候一直守在門外的福伯走了進來,冷著臉說道:「我們奕王府不像秦府那麼多規矩,一個姨娘居然敢上嫡女家鬧事,我們奕王府唯一的規矩,就是做下人的一切都為主子著想。」

秦葉悠裝頭暈的空隙,偷偷充滿感激的看了一眼福伯,第一次見和善的福伯這麼嚴厲呢,看來也是被楚美月給氣到了。

福伯絲毫不客氣的下逐客令:「秦夫人,王妃不舒服,不適宜見客了,您請吧。」

「你這是趕我走?」楚美月不敢置信,奕王府的下人居然個個這樣目中無人!

「我也是為您著想,待會王爺就要回來了,他要是知道王妃因為您而身子更加不適,以王爺的脾氣,您恐怕……」

福伯說道這裡,很有技巧性的瞥了一眼楚美月。

楚美月想到祁元修,頓時沒有那麼囂張了,又氣又怕,落荒而逃。

秦葉悠在後面喊道:「姨娘,我身子不適就不送了啊,您以後要常來坐坐啊。」

楚美月恨的差點咬碎一口銀牙。

婉兒見秦葉悠興高采烈,聲音洪亮,知道她並無大礙,稍微放心一些。

秦葉悠笑著對婉兒和福伯說道:「今兒真是多虧你倆,要是我自己,真不知該怎麼辦了,這楚美月是出了名的難纏。」

婉兒笑而不語,她是見識過王妃的厲害的,福伯恭敬的說道:「這都是老奴該做的。」

他又恢復了往日恭敬和善的樣子,祁元修回來后,福伯立即把今天發生的事情都跟祁元修彙報了一遍。

他在府中多年,對王爺十分了解,王爺看似對王妃一點都不在意,可是每件與王妃有關的事情,他其實都十分關注,所以有什麼事情,他都會去彙報。

祁元修聽到秦葉悠跟楚美月過招的過程,嘴角微微翹起,他的這個王妃,可不是吃素的,不過處理問題還是簡單了一些。

祁元修沉思一下,然後吩咐福伯:「你拿著我的令牌,進宮一趟,讓張太醫來為王妃診脈,就在太醫院把病情緣由仔細跟張太醫說一下。」

福伯琢磨一會這番話,立即就明白了,立即轉頭就去辦了。

楚美月帶著一肚子氣回到秦府,秦秋燕立即靠上前問道:「娘,怎麼樣了?事情辦成了嗎?」

「成什麼成?那小賤人進了奕王府,就真把自己當成王妃了,十分囂張,這麼多年,我倒是沒有看出來,她竟然還是個狠角色!」

楚美月想想自己在奕王府的遭遇,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秦秋燕一聽這話,就知道楚美月是無功而返,她心裡著急,也只能先安慰楚美月。

「娘,您別生氣了,等來日我成為太子妃,一定會好好收拾秦葉悠那個賤人的!」

楚美月在氣頭上,看什麼都不順眼,聽到秦秋燕的話,不但沒有被安慰,反而轉移怒火問道:「皇上都賜婚這麼久了,你也整日往太子府跑,太子怎麼還不娶你?別是有什麼變故?」

「能……能有什麼變故?太子殿下對我很好。」秦秋燕支支吾吾的說道。

楚美月見她這樣的神色,就知道事情怕是沒有她說的那麼簡單。

「跟我你還有什麼好隱瞞的!快說,最近你跟太子殿下到底怎麼了?」

秦秋燕跟太子的婚事,是楚美月最大的期盼,她不允許出現任何差池。

秦秋燕知道瞞不過自己的母親了,只能老實交代:「最近太子殿下跟我生疏很多,有點嫌棄我是庶出。」

其實她能感覺的到,太子其實是嫌棄她太沒用,那天在優品閣被秦葉悠欺負,太子跟奕王是對頭,秦秋燕敗給秦葉悠,他臉上當然無光。

「胡說八道,誰說你的庶出,我現在尚書府夫人,你是我女兒,就是嫡女!」楚美月當場就怒了。

她當年之只是一個破落戶的女兒,憑藉幾分姿色嫁給秦明源做小妾,等秦明源的夫人死後,她用盡手段,終於坐上了夫人之位。

秦秋燕不語,就算她們自己不承認又怎樣?別人又是不知道,曾經是庶女,是姨娘養的女兒,這個事實改變不了。

楚美月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燕兒,不管怎麼樣,太子妃之位你都要保住,不管什麼事,都要自己去爭去搶,你娘我當年只是個小妾,如今成為尚書府夫人,都是我自己掙來搶來的。」

秦秋燕不知道該如何去掙去搶,又不敢說出來,怕被楚美月責難,只能囁嚅答應了一聲,說到爭搶,她又想起秦葉悠的優品閣。

那天她看的清楚,太子知道優品閣是秦葉悠的,他看秦葉悠的眼神都不一樣了。

「哼,秦葉悠那個賤人,真是好命,一分錢的嫁妝都沒帶過去,奕王竟然還賞給她那麼好的鋪子!」秦秋燕憤憤不已。

「呸,她想的美,奕王根本就不待見她,我找人打聽過了,那鋪子之前是單家老太婆打理的,是秦葉悠那死去的娘留給她的。」

秦秋燕一聽居然是不是奕王給的,立即就來了精神:「娘,既然是秦葉悠她娘的,那就是我們秦府的啊,你既然把她的那些嫁妝都給搶來了,快把這個鋪子也搶來給我啊。」

楚美月聽到秦秋燕說的如此直接,氣不打一處來:「你以為你娘是強盜啊,什麼都能搶來,你那麼厲害,怎麼不自己去跟秦葉悠爭。」

秦秋燕委屈了一瞬,苦著臉說道:「娘,太子殿下嫌棄我的出身,其實還不是因為嫌棄我嫁妝薄,如果優品閣成為我的,太子殿下自然不會再有意見,那我成為太子妃就指日可待了啊。」

楚美月拿自己的女兒沒辦法,而且她也不甘心,那麼大一塊肥肉就讓秦葉悠獨吞了,她淡淡的說道:「我知道了,你自己也要努力抓住太子的心,知道了嗎?」

秦秋燕見楚美月答應,喜不自勝。

楚美月想到今日在奕王府受到的屈辱,心裡咽不下這口氣。

於是派人出去偷偷散布謠言,說秦葉悠仗勢欺人,忘恩負義,成婚後就忘了娘家人,就連娘家主母去看她,都給趕出來。

秦明源上朝回來,臉色陰沉,楚美月親自為他端來一杯熱茶,伺候他脫下官袍,換上常服。

「你今天去奕王府了?」秦明源冷著臉問道。

楚美月一怔問道:「是啊,葉悠成婚後,就沒有回過娘家,我這不是關心她嗎?想要去看看她,結果……」

楚美月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拍子,擦拭著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淚水,裝作十分委屈的說道:「可是葉悠那丫頭,攀了高枝,就不認娘家人了,居然把我趕了回來……」

「好了!別裝了,你是去看望她的嗎?我怎麼聽說你去奕王府大鬧一通,把她都氣的暈倒了。」秦明源呵斥道。

楚美月一驚,都忘記裝委屈了,喃喃問道:「老爺,你怎麼知道的?」

「現在怕是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了,奕王派人去太醫院請太醫為葉悠看病,那人在太醫院把事情詳細說了一遍,太醫院裡的人都知道了!你乾的好事!」

楚美月沒有想到秦葉悠下手竟然這樣快,現在就算她的謠言傳出去,怕是也沒有用了,她還真是小瞧了秦葉悠了。

「我還不是為燕兒,你這傻瓜,當年被單秀芳騙了都不知道,那個女人還留下不少財產,經然都給了單家老婆子,現在都落入秦葉悠的手中,她有什麼資格拿,那都是我們秦府的,你去要回來。」

秦明源猛然聽到單秀芳的名字,突然一怔,對於那個女人,他心裡是有虧欠的。

「葉悠現在是王妃,我怎麼開口跟她要?」秦明源猶豫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章:過招

7.1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