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9章:三公主歸來

第399章:三公主歸來

「有什麼使不得的?」秦葉悠瞪了秦雲飛一眼,然後親自把鐲子套在蘇嫣兒的手腕上。

然後拉住蘇嫣兒的手,笑著說道:「嫣兒,你知道雲飛的身世,我就不多說了,這個禮物就算是我作為婆家人給你的禮物,雲飛這小子以後就靠你多多照顧了,你倆以後好好的。」

秦雲飛聽了之後當即就紅了眼眶,這份禮物,這番囑咐,說實話應該是他的母親,蘇嫣兒的婆婆來囑咐的。

他現在的情況,根本不可能實現這些,他這位長姐,就行駛了這個職責,殷殷囑託一番。

蘇嫣兒鄭重的點了點頭,低聲說道:「我會好好對他的,會對他很好很好……」

秦雲飛和蘇嫣兒兩手緊緊相握,看向彼此的眼神十分的堅定。

「雲飛,你以後也要好好對嫣兒,你要是敢欺負了她,別說蘇將軍饒不了你,就是我也不會放過你的,她能接受你,不知道經歷多少痛苦掙扎,你明白嗎?」

這麼多的殺母仇恨,她都能放下了,秦葉悠雖然沒有經歷過,可是也能想象的出來,當時有多麼痛苦。

秦雲飛用力點頭答應道:「大姐,你放心吧,我要是辜負了嫣兒,就讓我遭受天打五雷轟。」

蘇嫣兒連忙捂住他的嘴,不讓他繼續說下去了,低聲說道:「我們已經夠坎坷的了,你就不要烏鴉嘴了好不好?」

秦葉悠忍不住想要笑,這丫頭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,現在也會害怕了,只是因為有了在乎的人了吧。

秦雲飛和蘇嫣兒又聊了一會兒然後才離開。

兩人走後,秦葉悠剛剛打算從密道去學堂看看呢,綠蘿進來說道,王爺剛才來了,不知道為何在門口站了一會兒,然後有走了。

秦葉悠想了一下,也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不過想來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,於是就繼續去忙自己的了。

現在學堂里的孩子們掌握了基本的學習方法之後,學習速度越來越快,秦葉悠研究出了一套競爭獎勵機制,孩子們學習的興緻很高,她及快加自己的教學計劃。

忙碌了很久,一抬頭窗外的天色已經昏暗了。

她放下筆,揉了揉酸澀的腰背,起身準備去吃晚飯了,她就算是在忙,也盡量讓自己每日的餐飲和睡眠規律起來。

綠蘿擺上飯菜之後,秦葉悠來到桌前人,掃了一眼桌上的飯菜,比平時多了兩個菜,而且看上都是祁元修喜歡的口味啊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綠蘿:「王爺說了晚上要來吃飯?」

綠蘿搖了搖頭說道:「王爺剛才來了,也沒有說,不知道為什麼,葛媽媽晚上就多做了兩個菜。」

兩個人正說著話呢,門外就響起來腳步聲,轉頭一看,祁元修已經跨步走了進來。

秦葉悠和綠蘿對視一眼,綠蘿悄聲說道:「葛媽媽真是神運算元啊。」

然後就對這祁元修福了一下身,悄悄退了出去。

秦葉悠起身笑著說道:「綠蘿說王爺下午來過了,為何不進來呢?」

祁元修凈手之後在桌前坐下,抬頭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秦葉悠,笑著說道:「我下午來的時候,正好聽到你在扮演婆婆的角色,很到位,就沒有進來打擾。」

秦葉悠聽出來祁元修這是在損她呢,說實話,對於下午她的表現,自己還是挺滿意的,當時確實是希望他們兩個人好好的,另外一方面,她感覺秦雲飛現在這樣的狀況,她有這個義務,撐起婆家的臉面。

她也不饒祁元修,故意學著祁元修剛才的樣子說道:「是這樣嗎?難道不是因為之前你的迷妹,現在死心塌地愛上了別人,你心裡過意不去?」

聽著她酸溜溜的口吻,祁元修感覺自己的牙齒都要鬆動了,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菜,嘗了兩口說道:「今晚的菜有點酸啊,葛媽媽是不是放多了醋啊?」

「王爺,你說這話,葛媽媽可要傷心了,她估計晚上您會來,特意為您做的菜呢。」

祁元修一聽,嗯了一聲,然後用更加嫌棄的眼神看著秦葉悠:「葛媽媽都比你對我用心,你啊你,不知道整天的把心思都放在到哪裡去了?」

「王爺啊,你竟然如此嫌棄我,不過呢,你如果想要讓葛媽媽做王妃,葛媽媽人好,我也是沒有意見的。」

正在喝粥的祁元修,差點噴出來一口粥,他狠狠的瞪了秦葉悠一眼,這小女子最近囂張的厲害啊,竟然都敢打趣他了。

當年晚上祁元修就讓秦葉悠知道,在這個王府里到底誰才說了算了。

第二天清晨,秦葉悠揉著酸澀的腰肢,緩緩起床的時候,分外後悔自己逞一時口舌,結果把自己害的這麼慘。

祁元修,你這個小人,有本事不要以強欺弱啊,就知道欺負她力氣小,哼!

話說文如意搬到清風苑之後,竟然老實了很多,應該說自從祁元修當著她的面殺了那兩名天山派的侍衛之後,她突然就老實了很多。

不知道是害怕了,還是看透了,不過她不出來鬧騰了,對秦葉悠來來說就算是好事,最起碼有幾天清靜日子過了。

這清靜的日子沒有過了兩天,奕王府又迎來以為不速之客,三公主祁元敏,突然上門了。

祁元修正好不再府里,秦葉悠出面接待她。

「葉悠啊,我聽說前段時間,文如意的臉毀容了,是你給治好的?有這個事沒有?」祁元敏上來問道。

秦葉悠笑著給她讓座,回到道:「是,有這個事情,不過還沒有完全治好,還有一些疤痕,需要慢慢恢復才行。」

「你是不是傻啊?她都把你逼到這個份上了,你竟然還去救她?」祁元敏恨不能衝上去敲了一敲她的腦袋。

秦葉悠不能跟她解釋太多,只能嘆了一口氣說道:她到底也沒有做多大的惡事,不過是愛錯了人,執念太深而已,年紀輕輕就毀容了,對她來說,是有些殘忍了。」

祁元敏怔怔的看了她許久,最終嘆了一口氣:「唉,其實我也知道,我們做大夫就是這個樣子嘛,我入行的時候,師父就曾經告訴過我,在大夫面前,只要有病就需要一直,是非善惡都無關的。」

秦葉悠笑著點頭,心想薛神醫真是一位醫德高尚的老大夫啊。

「你這樣好心,總會有好報的,她心腸那麼壞,報應遲早回來的!」祁元敏憤恨不已的說道。

秦葉悠不願再談論文如意,隨意說道:「報應不報應的就教給老天爺吧,話說你這次來京,怎麼是一個人來的呢?閆大夫呢?」

提起閆三冬,祁元敏的神色有些許變化了,她挪動了一下身子,有些不自然的說道:「我回京有事,他跟著做什麼,讓他留在葯田了。」

「現在進入冬季,葯田裡藥材基本不需要照顧吧,你留他在那裡做什麼?」

秦葉悠好奇問道,有見祁元敏的神色有些不自然,眉宇之間還帶著一絲埋怨,心想這兩口子難道是吵架了?

這才成婚多久啊?記得當初兩人還恩恩愛愛,甜甜蜜蜜的呢。

「你倆不會吵架了吧?你這次回京,難道是一氣之下,回娘家?」秦葉悠好奇的問道。

自古以來,女子都擅長一股二鬧三上吊,難道祁元敏這樣的奇女子,也要來這一招?

祁元敏看了秦葉悠一眼,沒好氣的說道:「你就別裝啦,前些日子我們被天山派發現的事情,你別會說你不知道吧?」

被天山派發現的事情?秦葉悠仔細一回想,終於記起來了,當初他們都在南嶽,尋找唐菲呢。

後來祁元修也找去,後來接到飛鴿傳書,說起祁元敏被天山派發現了行蹤,種草藥的事情可能要暴漏。

「王爺不是說那件事,當初已經處理好了嗎?」秦葉悠問道,她記得祁元修親自派追風去處理的啊。

「是處理好了,後來再也沒有天山派的人在周圍出現,可是……可是那個獃子,竟然不知道吃一塹長一智,沒事還整天往那邊怕,他難道就不怕再被發現嗎?簡直要被他氣死!」

祁元敏憤恨不已的說道,即使如此,秦葉悠還能感覺到她的語氣里似乎帶著一絲甜蜜。

可憐的閆三冬做錯了什麼啊,惦記新婚燕爾的妻子,得空就去看看她,又有什麼錯,竟然被嫌棄至此。

「所以你來大魏,就把他留在了葯田那邊?」秦葉悠問道。

祁元敏點頭:「對啊,既然他那麼喜歡去,就讓他留在那裡好了,我正好回大魏。」

秦葉悠心想,閆三冬啊,你不會恨上我吧,畢竟當初讓祁元敏去北疆的也是她秦葉悠啊。

兩人正聊著呢,祁元修身邊的侍衛冷月來到梧桐苑傳話:「王妃,王爺說晚上回來陪您一起用膳,讓屬下先來給您傳個話。」

「好的,我知道了,綠蘿,你去跟葛媽媽說一聲吧。」秦葉悠吩咐道,綠蘿應聲而去,冷月也跟著出去了。

祁元敏對自己的弟弟十分不屑:「這是什麼作風啊,吃個晚飯還弄的這麼曲折,好像他回來吃飯,是多麼榮幸的事情一樣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99章:三公主歸來

73.0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