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章:血緣關係

第400章:血緣關係

秦葉悠笑而不語,祁元敏離開皇宮的時間太久了,恐怕早已忘記了皇宮王府里的規矩了,皇上或者王爺,陪著哪個老婆吃飯,那個老婆肯定會十分高興的,這也算是一種寵幸啊。

不過奕王府里完全沒有這個規矩,這裡就秦葉悠一個女主人,不過祁元修經常不能陪她吃飯,倒不是因為別的女人,反而是事情太忙的緣故。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在這一點上啊,我跟閆大夫倒是挺有共鳴的,王爺實在是太忙了,能有幸跟他吃一頓飯,也是極其不容易的。」

祁元敏仔細品一品這個話,就感覺出來了,秦葉悠的這是在打趣她呢。

笑著擰了一把秦葉悠,沒好氣的說道:「你這女人,竟然連我都敢打趣啊。」

秦葉悠做天真無辜狀:「公主,你誤會我的意思了,我絕對沒有打趣您啊,我就是說我自己而已。」

祁元敏哪裡肯相信她,這大姑姐和弟媳婦一頓笑鬧,綠蘿進來添茶的時候,兩人才終於停了下來。

秦葉悠說道:「公主,晚上就留在我梧桐苑用餐吧,別去怡然居了,怡然居雖大,可是這整個奕王府的廚子,我梧桐苑的葛媽媽手藝最好。」

三公主來訪,按照規矩,自然應該是祁元修在怡然居設宴款待才和規矩。

可是秦葉悠和祁元敏相處的好,於是就邀請她來梧桐苑,嘗嘗葛媽媽的手藝,一點都不在意,自己的小院子多麼小。

祁元敏盯著她一笑:「說的這麼好聽,不過是不想跟你家王爺分開而已,我要去是怡然居吃飯,你就不能去了吧,哼,現在知道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吧!」

秦葉悠轉頭問道:「你連這個知道?這消息也傳的太快了吧,我還以為這事就在奕王府傳傳呢。」

她和文如意簽協議的事情,沒有想到已經傳到遙遠的北疆了啊。

「我師兄上次來看我的時候,告訴我的,當時我就說了,秦葉悠,你這個傻瓜,幹嘛跟她簽這樣的協議,她有什麼資格跟你簽協議!」祁元敏提秦葉悠打抱不平。

秦葉悠只能微笑不語,她又何嘗願意呢,可惜很多事情她無法解釋。

一直到了傍晚,祁元修回來了,盡到祁元敏,他立即說道:「三姐,你怎麼來了?你不是在北疆嗎?」

祁元敏眼睛一瞪,說道:「怎麼不歡迎我啊?你這是什麼眼神啊?」

秦葉悠趕緊上前打圓場:「公主,王爺只是好久沒有見你,突然見到你有些驚訝而已,他沒有別的意思,就是太想你了。」

「太假了,不可能!」

如果祁元敏肚子說這句話,秦葉悠還能接受,可是偏偏這句話竟然是祁元修和祁元敏兩人異口同聲說出來的。

秦葉悠直接選擇放棄,心想你們姐第倆這次就算是打起來,我也不管了!

一頓飯吃的熱熱鬧鬧的,儘管一頓飯吃的火花四濺,可基本還算和諧,秦葉悠見怪不怪了,盡職盡責的做好奕王妃的責任。

飯後喝茶聊天,眼看天色不早了,秦葉悠對祁元敏說道:「公主,我已經派人給你收拾好了房間,你就跟我一起住在這小小的梧桐苑吧。」

祁元敏的神色變了一下,抬頭看了一眼祁元修,收起臉上的笑容,緩緩說道:「實不相瞞,我這次回來,是為了皇上,這段時間我會住在皇宮裡。」

秦葉悠一怔,她為什麼會回皇宮?當初她付出了那麼多,吃了那麼多的苦,才從皇宮裡脫離出來,現在竟然要回去?這是為何?

她轉頭看了一眼祁元修,卻發現他一臉平靜,似乎再有預料。

「三姐,你回來是為了給皇上治病吧?他竟然還有臉去找你?」祁元修滿臉諷刺。

祁元敏微微嘆了一口氣:「不管怎麼說,他畢竟是我一母同胞的親哥哥,我不能不管他的。」

「當初你要離開皇宮,尋找自己的想要的生活,他可是跟太後站在一起的,竭力反對的,還讓你簽下那樣的協議,讓你離開凈身離開皇宮,以後不準再使用任何一點公主特權,你竟然還會選擇原諒他?」

秦葉悠默默的聽著,沒有想到當年祁元敏離開皇宮,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,皇上和太後母子倆的狠勁看來真的不一般啊,對自己的親女兒,親姐姐都能下的去手啊。

「元修,你不知道,雖然當年元赦跟母后一樣,反對我離開皇宮,對我做了很多過分的事情,其實我知道,他只是害怕,畢竟之前都是我和母后護著他的,我走了,他就只剩下母后一人了。」祁元敏緩緩說道。

秦葉悠忍不住想到,皇上的自私自利那時候也很明顯啊,就為了有人保護他,就要犧牲掉姐姐的理想嗎?

「當初我離開皇宮的前一天夜裡,元赦偷偷地跑到我的宮裡,塞給我一包銀子,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。」祁元敏淡淡的說道。

房間里一時靜寂無聲,不管怎麼說,其實這都是三公主和皇上之間的事情。

秦葉悠看不慣,祁元修替她打抱不平,那都是他們的事情,真正的選擇權還在祁元敏自己的手中,他們只是把能說的話說清楚,就可以了。

祁元敏是成年人了,她知道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。

秦葉悠和祁元修都不在繼續勸慰了,他們能說的都已經說完了,剩下的就讓祁元敏自己做選擇吧。

沒有想到祁元敏竟然還有些不滿的對祁元修說道:「我聽說之前在皇上病重的時候,群臣逼宮,逼著他立太子,元修這事你肯定知道吧?你怎麼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?」

秦葉悠一聽這個口吻不對,立即看了一眼祁元修,他的臉色冷峻,並沒有多解釋一句,只是淡淡的說道:「是的,我知道,不過我覺得大臣們做的對,那卻是是現在對大魏最好的選擇。」

「什麼最好的選擇?為什麼非要在他最難的時候逼他呢?元修,我知道,皇上對你有多方對不起,可是他畢竟是皇上,關鍵時刻我喜歡你還是護著他吧。」

這時候秦葉悠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了,她不得不承認,血緣這個東西真的很奇妙。

祁元敏和皇上一母同胞,不管兩人多麼疏遠,可是打斷骨頭連著筋,最終祁元敏還是護著自己的親弟弟。

那祁元修這些年為她做的又算什麼?

祁元修什麼都沒說,他從來就是一個不喜歡解釋半句的人,可是秦葉悠能看到他眼神中的受傷,他一直敬重三公主,現在她竟然為了皇上指責他,而他並沒有做錯任何事。

秦葉悠不動聲色,往前一步,正好擋住了祁元修落寞的神情,她臉色平淡的對祁元敏說道:「三公主,你這樣護著,我想有些事恐怕你還不知道,等你聽完這些事,再看看王爺做的到底對不對?」

祁元敏微微嘆了一口氣:「葉悠,你不用說了,我都知道,皇上對元修確實有些過分了,他只是自卑和膽小,從小就這樣,知道自己不如別人,卻又不承認。」

在祁元敏的心中,不管皇上做錯了什麼,他也只是當初那個需要她護著的男孩子。

秦葉悠卻搖了搖頭:「不,我說的不是這些,皇上幾次三番想要害我家王爺的命,當初跟人勾結,給王爺下毒,導致王爺雙腿不能行走,後來跟天山派勾結,派出孔雀翎跟天山派一起包圍王爺,想要趕盡殺絕。」

祁元敏睜大了眼睛,不可思議的問道:「你說的是真的?皇上他怎麼會……」

秦葉悠冷哼一聲:「我秦葉悠可以對天發誓,我說的這些句句屬實,這些事情,我們王爺都認了,也都不計較了,可是皇上竟然幾次三番的想要殺死皇子們,你的消息那麼靈通,幾個皇子先後出事,你肯定也知道吧?這背後就是皇上再操縱!」

祁元敏自然聽說了幾個皇子遇險的事情,二皇子已經去世,三皇子和五皇子下落不明,生死不明。

後來五皇子經歷九生一死,最後這才回到皇宮的。

祁元敏機械的轉頭看著祁元修深邃的眼眸問道:「元修,你告訴我,這些都是真的嗎?」

祁元修看著她說道:「我夫人說的句句屬實,沒有一絲摻假!」

祁元敏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,彷彿受到了巨大的打擊,喃喃說道:「他怎麼能這樣啊,虎毒不食子啊,他竟然做出這樣的喪盡天良的事情!那幾個孩子可都是他親生的啊。」

祁元修一言不發,他們都是親生的,她和皇上是親姐弟,只有他是外人。

他站的筆挺,面色十分平靜,彷彿再說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,可是秦葉悠依然看到祁元修眼神中的落寞。

她走過去悄悄的握住了祁元修的手,想要多給他一點安慰。

「我記得父皇曾經說過,給皇上取名元赦,赦,就是寬容的意思,父皇希望他做個寬容仁慈善良的好皇帝,沒有想到他竟然還是如此自私殘忍!」

最終祁元敏沒有進宮,她在奕王府住了下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0章:血緣關係

73.2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