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章:遇見悍匪

第401章:遇見悍匪

當年晚上祁元敏沒有進宮,秦葉悠把她安頓好了之後,回到房間里,祁元修靠在床上正在看書。

「王爺,我感覺明天三公主還是會進宮的,她即使對皇上有意見,可是心裏依舊放不下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祁元修放下書,沉思了一下,緩緩說道:「沒事,隨她去吧,我們無法勉強。」

第二日清晨,祁元敏起床之後,跟秦葉悠辭別,還是進宮了。

「葉悠,你會不會恨我?」祁元敏看着她問道,似乎有些忐忑。

秦葉悠搖了搖頭:「不,我能理解你,我也有個弟弟,所以能理解你的心情,皇上怎麼對我和王爺,那也是他的事情,與你無關的。」

祁元敏聽到她的話,表情頓時一松,低聲說道:「葉悠,我知道你是寬容之人,我會勸說皇上的,不能讓他這樣胡鬧下去。」

秦葉悠微笑着點了點頭,其實心裏根本就不報希望,祁元赦如果是能聽進去別人的勸說,怎麼會變成如此喪心病狂的。

秦雲飛又回大理葯田處理事情,蘇嫣兒獨自在京城,沒有什麼事情,就經常來找秦葉悠串門。

「年關將至,我父親也快要回京述職了,不過先回來的是郁副將軍,過兩天應該就要到了,他的妹妹阿雅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,這次也跟着一起回來呢。」

蘇嫣兒興高采烈的說道。

蘇正常年在外征戰,將軍府里全靠老管家大理,蘇嫣兒本就是喜歡熱鬧之人,可是府里終日冷冷清清,她難免孤單。

「這下好了,我現在聽着就覺得將軍府就要熱鬧起來了。」秦葉悠也替蘇嫣兒高興。

「雲飛哥哥也快要回來了,我想先把他介紹給郁副將,他們倆都文縐縐的,尤其喜歡書房,想必兩人應該合得來。」蘇嫣兒眨巴著大眼睛說道。

秦葉悠微微一怔,然後就笑起來,這下丫頭為了自己的親事,可是操碎了心。

郁副將跟蘇正的關係,她曾經聽祁元修提起過,他雖然是副將,可是跟蘇正是真正的鐵哥們,兩人一文一武,郁副將相當於蘇正的軍師,兩人搭檔十分默契。

按照這樣的關係,如果郁副將看中秦雲飛,對於蘇正接受秦雲飛自然是十分有幫助的。

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,人家都說女人戀愛之後,智商為零,現在看來,這個規律在蘇嫣兒的身上,完全是相反的啊,戀愛之後,她的智商突飛猛進啊,連這樣迂迴的解決之道,都能想的出來。

秦葉悠想了想也覺的這個辦法十分靠譜,秦雲飛雖然習武,那也是為了在軍營中生存而鍛鍊出來的,其實他的骨子裏還是一個文人。

可能是從小受秦明源的影響,他的骨子裏其實還是一個文人,喜歡琴棋書畫,擅長書法,文質彬彬,郁副將如果真的如傳說中所形容的那樣,自然能跟秦雲飛趣味相投。

兩個人正說着話,蘇嫣兒的侍女明月從門外走了進來,遞給蘇嫣兒一封信。

「這是剛才門房福子送來的,說是從南疆發來的急信,郡主您快看看吧。」

蘇嫣兒一聽是從南疆來的心,微微有些驚訝,以為是她爹有什麼事,連忙拿過信拆開來,讀了起來。

秦葉悠也好奇的看着她,先是看着她眉頭緊皺,然後眉頭漸漸舒展開來,最後竟然喜上眉梢,十分雀躍的模樣。

秦葉悠估計信里肯定說了什麼好消息,她耐心等待着。

「太好了,阿雅要回來了,阿雅要回來了啊。」蘇嫣兒十分激動,竟然一連喊了兩遍。

「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?怎麼現在突然這麼激動?難道她要提前來了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你果然聰明,這麼快就猜出來了啊,阿雅是快要回來的,郁副將還有點事,要等幾天才能出發,阿雅等不及了,就先出發了,所以要提前到呢。」蘇嫣兒興奮的說道。

秦葉悠也被她的快樂感染了,笑着說道:「看把你高興的,她大約什麼時候到啊,你是不是等不及要去城門口迎接了啊?」

蘇嫣兒笑着起身:「知我者,秦葉悠也,你簡直就是我肚子裏的蛔蟲,什麼心思都能猜的出來。」

秦葉悠不樂意了:「你才是蟲子呢,你的心思還用猜啊,不都寫在臉上了嗎?」

「我懶得跟你講了,我得趕緊回去安排一下,讓管家早點準備上。」蘇嫣兒火燒屁股一樣,匆匆忙忙的離開了。

秦葉悠看着她的背影多少有些羨慕,有這樣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,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。

第三日上午是阿雅回來的日子,蘇嫣兒早早的帶着明月去城門口迎接,按照阿雅信中所說,她應該上午就到了。

可是蘇嫣兒一直等到下午,還是不見人影,辛虧來的時候明月帶了一些吃食,蘇嫣兒固執的不肯挪動一步,一定要在城門口的馬上上守着,她們只能在馬車裏吃了一點東西。

天色漸漸暗了下來,進程的人也越來越少了,蘇嫣兒在馬車裏已經等了一整天了,有些疲憊。

「郡主,阿雅姑娘可能路上有事耽誤了,不如我們回去等著吧,找人在這裏守着就行。」明月勸慰道。

蘇嫣兒卻固執的不肯離開:「不行,她說今天來的,今天肯定就能到,我就在這裏等着她。」

明月無奈,天色暗下來之後,天氣也越來越冷,她從馬車裏取出來厚厚的披風,給蘇嫣兒穿上,正在系帶子呢,突然聽到蘇嫣兒大聲喊道。

「明月,你看,那輛馬車不就是阿雅的馬車嗎?」

然後蘇嫣兒立即起身調下馬車,往那邊跑去,明月趕緊跟在她的身後。

那輛馬車的帘子突然被打開了,阿雅在馬車裏喊道:「嫣兒!嫣兒!」

馬車停下來,阿雅從馬車上跳下來,跟蘇嫣兒相擁在一起,許久不見,兩人都十分激動。

「阿雅,你終於來了,我在這裏等了你一天,我還以為你不來呢!」蘇嫣兒拉着阿雅的手責怪道。

「路上出了一點事,所以耽誤了,不然今天上午就能回來了。」阿雅解釋道。

這時候蘇嫣兒突然抽動了一下鼻子,上下打量著阿雅說道:「出了什麼事情?我聞到你的身上有血腥味啊。」

阿雅不似平常的女孩子的,她的裝扮偏中性,一身黑色衣衫,如墨的長發披緊緊束在腦後。

「嫣兒,這個我回去跟你詳談,馬車上有個人受傷了,你先帶我們找個大夫吧。」阿雅說道。

阿雅說着掀開了馬車帘子的一角,蘇嫣兒探頭一看,裏面躺着一個身穿黃衫的女子,她臉色煞白,雙目緊閉,似乎是昏迷了,身上大片的血跡。

蘇嫣兒大吃一驚,不敢再耽誤了,她跳上阿雅的馬車。

「明月,你坐我的馬車回府安排一下,我先帶着阿雅去王大夫那裏,你們在府里等著。」蘇嫣兒快速的安排道。

明月趕緊跳上馬車回府,蘇嫣兒指揮着阿雅的車夫往王大夫那裏去了。

路上阿雅跟蘇嫣兒簡單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,他們在來的路上,經過一個山口的時候,竟然遇到了土匪。

阿雅本身身手不錯,而且帶着的侍衛,也都是軍營里鍛鍊出來的,沒有想到他們遇上的是一群悍匪,個個都不要命一般。

雙方打得不可開交,就在這時候,他們身後又來了一群人,前來助陣,幫助阿雅這邊的人,悍匪逐漸要堅持不住。

擒賊先擒王,悍匪們感覺大不了持久戰了,於是把目標瞄準了在前方帶頭的阿雅。

阿雅被被幾個悍匪圍攻,沒有注意道身後,被一個悍匪鑽了空子,直奔她身後而來,眼看就她就要被長刀砍中,突然從側方竄出來一個人,擋在她的身後,替她挨了一刀。

雙方打的十分激烈,阿雅侍衛死傷過半,這名女子帶着人全部陣亡,悍匪終於支撐不住逃竄了。

阿雅這才趕緊帶着女子直奔京城而來。

蘇嫣兒十分生氣:「居然有人敢攔截你們!大了他們的狗膽!等我父親回來,一定讓他肅清方圓幾百里的土匪!」

阿燕皺着眉頭說道:「可是我總覺的那些土匪不像是平常的土匪,一般的土匪不是為了劫財就是為了劫色,可是這幫土匪卻好像就是為了殺人。」

「你是誰有人要殺你?」蘇嫣兒大吃一驚。

阿雅跟隨郁副將在軍中多年,很少摻和俗事,會有什麼仇恨呢?蘇嫣兒暗自決定一定要調查清楚。

王大夫曾經是蘇將軍的軍營里的大夫,最擅長的就是外傷,後來年紀大了,身子撐不住軍營里的操勞,於是就高老還鄉了,在京城開了一個醫館。

蘇正對他多有照顧,蘇嫣兒有什麼事,也會去找他。

馬車很快到了醫館,天色幽暗,醫館已經關門了,蘇嫣兒找人去敲門。

王大夫年紀大,休息的早,聽說是蘇嫣兒來了,情況緊急,他二話不說,趕緊起身來到前面的醫館。

這時候蘇嫣兒等人已經把那個黃衫女子搬了下來,她的臉白的嚇人,身上還在不願湧出鮮血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1章:遇見悍匪

73.4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