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章:夜闖王府

第402章:夜闖王府

王大夫一看這情景,二話不說,立即準備開始止血包紮。

可是等他開始處理傷口的時候,卻問道一股奇異的香氣,他眉頭一皺,說道:「這姑娘怎麼這麼香?」

蘇嫣兒和阿雅在旁邊正著急呢,眼看著這姑娘進氣少出氣多了,猛然聽到這樣一句話,都震驚的看著白髮蒼蒼的王大夫。

「王大夫,人命關天啊,我也知道這姑娘很美,可是現在不是讚賞這個的時候,趕緊救命啊,哪裡還管什麼香不香啊!」蘇嫣兒著急的大喊。

「你這丫頭,想到哪裡去了,老夫是說她身上的這股香氣有些蹊蹺,估計是中毒了啊。」王大夫瞪著眼睛說道。

蘇嫣兒又看了一眼那姑娘的傷口,說道:「王大夫,我知道中毒的癥狀,中毒不是應該往外流黑血啊,可是她的血是紅色,怎麼會是中毒呢。」

王大夫搖了搖頭:「也有不同的情況,只要血液的顏色不一樣,肯定就是中毒,你看她的血液顏色,其實比正常的鮮血的顏色要淺的,而且越來越淺,這絕對就是中毒了。」

「王大夫,不管是什麼毒,請您快點救救她吧?」阿雅這時候也看到那名女子流出的血液顏色越來越淺了,更加著急了。

「這個老夫也看不出來,我先給這位姑娘包紮止血,你們趕緊找擅長解毒的大夫為她查看吧。」王大夫雖然年紀大了,可是工作起來,手腳麻利,很快就那個姑娘包紮好了。

阿雅著急問道:「嫣兒,我離開京城太久了,對這裡的大夫都不熟悉了,你知道哪位大夫最擅長解毒嗎?」

最擅長解毒的大夫?蘇嫣兒首先就想到了秦葉悠。

「擅長解毒的大夫我不是很了解,可是我知道有一個人很擅長解毒,只是現在去找她的話,恐怕不太容易。」蘇嫣兒猶豫一下說道。

祁元修這個寵妻狂魔名號也不是白白得來的,隨著秦葉悠屢次替人解奇毒,她名聲越來越大。

平民百姓的自然輕易不敢來求她,可是一些王公貴族的,就不太有什麼顧忌,經常找到奕王府讓王妃去救命解毒。

白天也就算了,經常半夜三更的來砸門讓她去救人,祁元修十分生氣,他自己的老婆,自己都不捨得使喚,別人竟然敢這樣使喚。

兩人整天忙的見不上面,晚上好不容易親昵一下,還老是被打擾,王爺很生氣,後果很嚴重,以後有晚上去砸門的,除非真的十分緊急,命懸一線,而且十分重要的人物,其他人都被祁元修打了出去。

就連三朝元老的老太傅的孫子食物中毒,來求救都不行,所以蘇嫣兒有些猶豫。

阿雅不知道這些事情,見蘇嫣兒為難,她立即說道:「嫣兒,不管那人是誰,不管多難,我都要去請他來,這個姑娘救了我一命,救命之恩,不管怎麼報答都不過分的,你只管跟我說他是誰,在哪裡?我現在就去請!」

「是奕王妃……」蘇嫣兒嘆了一口氣說道。

這一下連阿雅也愣住了,她怔怔的說道:「原來是她,我在南疆的時候,也聽說過她的威名,聽說當年王爺的腿就是她治好的,好,那我現在就去奕王府。」

「你等一下,不如你先帶這位姑娘回將軍府,我親自去請吧,我跟她……還有些交情。」蘇嫣兒立即說道。

她去請秦葉悠,不知道祁元修會不會發作,阿雅去的話,她敢保證,可能都不用驚動祁元修,奕王府的門房就把阿雅給趕出來了。

阿雅很快反應過來這個道理,不過她首先想到的是蘇嫣兒是郡主,她只是個小小副將的妹妹,身份不同。

不過即將登上馬車的時候,阿雅忽然反應過來,問道:「嫣兒,之前你不是一直對奕王情有獨鍾嗎?你跟奕王妃竟然也有交情?」

提起舊事,蘇嫣兒臉一紅,說道:「你怎麼這麼多話,現在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有心情八卦,快點先帶人回去吧。」

阿雅本想說,我不是八卦啊,我是有些懷疑你這個交情到底靠譜不靠譜啊。

她還沒來及說,馬車就已經急馳而去。

蘇嫣兒從王大夫處借來一匹快馬,然後翻身上馬,朝著奕王府而去,同時暗自在心裡祈禱,希望今夜祁元修沒有留宿梧桐苑。

很快到了奕王府,蘇嫣兒翻身下馬,前去砸門。

生更半夜的居然有人來砸奕王府的大門,奕王府門房的小廝有些耐煩,氣哼哼的問道:「是誰在砸門?」

「是我,蘇嫣兒,我有事要找王妃,請趕緊開門!」蘇嫣兒站在門口高聲喊道。

小廝一聽是郡主的聲音,自然不敢怠慢,趕緊說道:「郡主,請您稍等,我這就去傳話。」

深更半夜,沒有主人的允許,都誰都不敢擅自開門的,這點規矩蘇嫣兒還是懂的,她只能耐著性子在門口等著。

小廝很快跑到梧桐苑敲門,梧桐苑守門的小廝來開門,悄聲說道:「大半夜的你敲什麼門,今天王爺在這裡,你不要命了嗎?」

門房小廝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說道:「大哥,我也不想來啊,蘇郡主在門外砸門,她跟咱們王爺和王妃關係都不錯,我也不敢不傳話啊。」

梧桐苑小廝一聽,知道可能是有急事,不然郡主不可能半夜來砸門,於是答應一聲說道:「你在這裡等著,我這就去傳話。」

小廝一溜小跑,來到秦葉悠的卧室外,今晚秦葉悠卧室外執勤的正好是綠蘿,小廝趕緊悄聲跟綠蘿說了一下外面的情況。

綠蘿點頭說道:「我知道,你稍等一下,我這就去傳話。」

綠蘿來到秦葉悠的寢室外,悄聲說道:「王妃……」

這時候秦葉悠和祁元修剛剛說完話,正躺下準備就寢呢,還沒有睡著,祁元修正在動手動腳的不懷好意。

秦葉悠聽到綠蘿的聲音,說道:「綠蘿,什麼事?」

綠蘿一聽她的聲音還比較清醒,好像還沒有睡著,於是鬆了一口氣,然後趕緊說道:「蘇郡主在王府外砸門,說有要事要見王妃。」

秦葉悠一聽是蘇嫣兒半夜找她,立即就起身,對著門外說道:「快點,讓她進來吧。」

綠蘿趕緊朝著旁邊的小廝一點頭,那小廝就跑去傳話了。

這邊秦葉悠翻身就要下床,祁元修正在興頭上,自然不滿意,氣哼哼的說道:「嫣兒那丫頭,半夜不睡覺,到處跑什麼,她能有什麼事情啊!」

秦葉悠一邊穿衣服一邊說道:「肯定有事,嫣兒雖然衝動,但是並不魯莽,她做事還是有分寸的,她來我必須要見的。」

祁元修一語戳破她:「你難道不是因為她馬上就要成為你弟媳婦了,你才對她這樣好的,如果還像以前一樣,她整日來找事,你今晚還會見她?」

秦葉悠想了一下,如果蘇嫣兒真的還如之前一樣,整天惦記祁元修,今晚就算是她砸破了奕王府的大門,她也不見的。

這點小陰暗的心裡都被他看出來,太過精明的男人,就是有些討厭。

秦葉悠拒不承認:「你怎麼這樣說,人家才不是這樣的人。」

祁元修一副我早就看透你的表情,這小狐狸,狡猾著呢。

說話間祁元修也已經起身穿好衣服,隨著秦葉悠走了出來,這時候小廝也已經帶著蘇嫣兒進來了。

「嫣兒,你這時候來找我,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?」秦葉悠看見蘇嫣兒滿臉焦灼,直接開口問道。

「有人中毒了,我想請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她,幫她解毒。」蘇嫣兒一溜小跑到梧桐苑的,這會兒還有點喘不上起來,說話也是氣喘吁吁的。

祁元修開口問道:「什麼人?」

蘇嫣兒遲疑一下:「我也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。」估計阿雅也不知道。

祁元修的額頭暴起一根青筋,然後又冷著臉問道:「她叫什麼名字?」

蘇嫣兒又卡殼了,她只能硬著頭皮回答道:「這個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」

祁元修瞬間射向她的犀利眼神,讓她萬分後悔,剛剛為什麼不編個名字,哪怕就說那姑娘叫二丫啊。

祁元修額頭的青筋已經暴起兩根,最後冷著臉問道:「你半夜來砸門,那這人跟你有什麼關係?」

蘇嫣兒都快要哭了,她感覺自己回答完這個問題,祁元修就要動手打人了。

她剛才聽小廝說,王爺今晚留宿在梧桐苑的時候,就在心裡哀嚎了一聲,她怎麼這麼倒霉啊。

「她跟我沒……沒有關係……」蘇嫣兒囁嚅著說道。

果然,祁元修暴怒而起,直接吼道:「蘇嫣兒,你大半夜的是來奕王府找事的嗎?」

蘇嫣兒被他怒吼的一哆嗦,最後還是秦葉悠看不下去了問道:「嫣兒,你今天不是去接阿雅嗎?怎麼又牽扯到這些事?受傷的是阿雅嗎?」

秦葉悠語氣溫柔淡定,蘇嫣兒剛才緊張的都要喘不上氣來,聽了她的話,這才鬆了一口氣,腦子瞬間靈活了。

「我今天去接阿雅,阿雅在路上遇到劫匪,被那個姑娘救了,那個姑娘中毒而且重傷。」她三言兩語趕緊交代清楚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2章:夜闖王府

73.6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