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章:女人們啊

第403章:女人們啊

秦葉悠聽明白情況之後,二話沒說,立即就讓綠蘿取來她的小藥箱,然後就要跟著蘇嫣兒走。

可祁元修居然也要跟著,蘇嫣兒苦著臉,實在不想讓他跟著,他滿身怒氣,待在他身邊壓力太大了。

可是她又沒有膽量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,只能求救一般的看著秦葉悠。

秦葉悠接到她求救的眼神,不忍拒絕,於是對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,這麼晚了,您明天還有事,不如我跟嫣兒去看看就好了,你在家休息吧。」

祁元修白了她一眼,心想你不再家,我睡得著的嗎?

「沒有我,你能安心治療嗎?」祁元修說道,眼神有些危險。

秦葉悠無奈,只能讓他跟著一起去了,蘇嫣兒一看這樣也只能任命了,低眉順眼的帶著他們直奔將軍府。

阿雅心急如焚的等著,不知道蘇嫣兒到底能不能請來她曾經的「情敵」。

正當她忐忑不安之際,赫然看到蘇嫣兒帶著兩個人走了進來,等她看清楚後面那兩個人的容貌之後,瞬間對蘇嫣兒刮目相看。

那位絕美的夫人,她並不認識,估計就是奕王妃了,旁邊那位奕王,她可是在軍營中見過的,英姿颯爽,丰神俊朗,當時她見王爺第一面,就感嘆這世間竟然有這樣好看的男人。

當時她哥,也就是郁副將看到她這個模樣,直接潑下一盆冷水:「別看了,那樣的男人不適合你,也輪到不到你的。」

阿雅當時擦了才嘴角的口水說道:「哥,你說什麼呢,這樣神仙一般男人,我怎麼會有那種想法,簡直就是褻瀆,哥,你的思想真渾濁。」

郁副將瞠目結舌,目瞪口呆,竟然被自己的妹妹訓斥了!

阿雅沒有想到蘇嫣兒不但把奕王妃請來了,竟然連奕王也一起請來了,看向蘇嫣兒的目光,都帶著崇拜。

這得是什麼樣的交情啊,半夜三更的,把人家從床上拉起來,一路奔波來救人。

蘇嫣兒應著阿雅熱烈的目光,有些不適應,她是有苦說不出啊。

好在他們都是爽利人,並沒有耽誤多長時間在寒暄上,情況也不允許,秦葉悠來了之後,直奔那位受傷姑娘,親自檢查一番之後,發現果然是中毒了。

她立即采血放到系統內分析,然後親自打開剛才包紮的傷口,檢查了一番,系統很快給出結論,這種毒雖然奇特,但是並不是很難解,正好系統內有解藥。

這樣秦葉悠心裡就有數了,她轉頭對蘇嫣兒和阿雅說道:「你們先出去吧,我要開始治療了。」

阿雅有些疑惑,心想你治療你的就是,我們在旁邊也好有個照應啊,於是她就站在旁邊沒有動。

蘇嫣兒知道秦葉悠的規矩,直接拉著阿雅往外走,悄聲說道:「王妃幫人治療的時候,必須要保持絕對的安靜才行,我們先出去吧,就把這裡教給王妃。」

「我就在門外,你專門忙你的就行。」祁元修說了一聲,然後也走了出去。

有他這句話,秦葉悠心裡安穩很多,可以埋頭繼續做自己的事情,不必擔心外面會有誰突然闖進來。

她按照系統給出的解藥,直接採取靜脈注射的方式,把解藥注入她的體內。

這姑娘失血過多,十分危險,輸液的同時,她取出設備開始為她輸血。

在這期間,姑娘似乎醒來一次,但是秦葉悠正在為她縫合傷口,可能是劇烈的疼痛刺激到了她,姑娘眉頭緊皺,死死的揪住床單,竟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。

秦葉悠心想這也是個能忍的主兒啊,年紀輕輕就有這般忍耐力,應該也不是一般人。

她從系統內取出一陣麻藥,給那姑娘打上之後,姑娘終於又睡了過去。

解藥全部輸入,血液也補充的差不多了,姑娘的臉上也有了一點血色,傷口全部都處理乾淨,確保之後不會再有大問題了。

秦葉悠這才收拾好多有的東西,丟進系統內處理掉,這時候才感覺到頭暈腦脹的,一抬頭髮現外面天色微量,竟然快要天亮了。

走到門外,看到祁元修正坐在門口的椅子上,微微眯著眼睛,似乎是睡著了,聽到開門聲,迅速睜開眼睛,十分警惕。

為了給她守好門,他一整夜都在硬撐著吧,頓時心疼不已,兩個隔著薄薄的晨霧微微一笑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心疼,她知道自己現在樣的,肯定看上去也十分的疲憊。

蘇嫣兒和阿雅趴在旁邊的桌子上睡著了。

阿雅還算警覺,聽到秦葉悠走動的聲音,猛然醒來,看清楚是秦葉悠走出來之後,很快的起身問道:「王妃,這一夜辛苦您了,真的是很感激,她怎麼樣了?」

「她已經脫離危險了,我已經給她解毒,不過她現在身體還比較弱,需要好好休養,我給開了藥方,讓她好好服藥。」

阿雅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平易近人的王妃,說話又這樣溫柔,彷彿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夫,把阿雅感動到不行,連聲說著謝謝的話。

這時候蘇嫣兒才被這樣的動靜給驚醒了,睜開眼睛,還伸了一個懶腰,伸到一半才發現不對,眨巴著大眼睛反應了一會兒,才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。

阿雅看到秦葉悠疲憊不堪,唯恐蘇嫣兒再問一遍,趕緊搶著說道:「嫣兒,多虧王妃妙手回春,那個姑娘已經脫離危險了呢。」

蘇嫣兒一聽頓時也高興了,笑著說道:「我就說嘛,王妃是京城最厲害的大夫了,有什麼事找她絕對不會有錯的。」

「以後你還是少找的好,她的專職是做個王妃,而不是大夫!」祁元修的聲音涼涼的從他們的背後響起來,嚇得蘇嫣兒趕緊縮了一下脖子。

同時在心裡腹誹道,自己以前怎麼會喜歡這個冷冰冰的傢伙的?還好她家雲飛哥哥溫潤如玉,體貼和善,從來不會這樣嚇唬人,當時肯定是腦子壞掉了。

為了緩和這尷尬的氣氛,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你們現在可以進去看看她了,不過她正睡著了,你們小心點,不要吵著她。」

眾人悄無聲息的走進房間,看著躺在床上的女子,她的臉色已經有些紅潤了,不想昨天晚上那樣白的嚇人,呼吸均勻,神情平和,看上去應該是很舒服了。

蘇嫣兒小聲說道:「昨晚沒有好好看看,現在才發現,她長的真好看啊。」

這個姑娘確實沒,標準的瓜子小臉,尖尖的下巴精巧可愛,櫻桃小嘴,柳葉彎眉,每一處似乎都精雕細刻一般,十分俊美,帶著江南女子秀美。

雖然同是女人,秦葉悠,蘇嫣兒和阿雅也不得不承認她的美貌。

這樣美好的氣氛中,突然有人十分冷靜的開口說道:「這件事情有些太過巧合了,你們最好還是先調查一下她的身份。」

三個女人回頭看著祁元修,這個人怎麼這樣會破壞氣氛啊,蘇嫣兒忍不住說道:「她長的這麼好看,應該不是壞人吧?」

阿雅附和道:「是啊,要是壞人,怎麼會拚死我我擋刀,昨晚要是沒有王妃,她可能都已經死了呢。」

秦葉悠也無聲的用眼神表示同意,這麼楚楚可憐的女孩子,實在是不像是壞人啊,而且她昨夜接手的時候,她確實已經是奄奄一息了。

祁元修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三個女人,心裡微微驚訝,女人都是這樣分別善惡好壞的嗎?是不是太任性了啊。

仔細的囑咐好了一切,確保她們知道怎麼照顧這個姑娘之後,秦葉悠終於和祁元修踏上回府的馬車。

今天天氣不錯,冬日的暖陽照在人身上,十分舒服,經過一處集市的時候,秦葉悠聽到外面熙熙攘攘的熱鬧聲音,十分心癢,悄悄掀開把馬車帘子掀開一條縫隙往外看。

突然看到對面有人騎著一匹高頭大馬總人群中穿過,經過之處,驚了無數人,馬車上坐著一個男子,穿著厚厚的披風,仔細一看,他的懷中還依偎著一個嬌弱的女子。

秦葉悠有些驚訝,沒有想到京城當中還有如此豪放的之人,定睛一看,原來還是熟人啊,馬背上的那倆,不正是南嶽安王隨烜和他的侍女嘛,不過現在看來這侍女位置是提升了啊,成為可以摟在懷中的女人了。

想起隨烜之前做的事情,秦葉悠十分不屑的癟了癟最,把馬車帘子放下來,不願意再看了。

「看到什麼了?讓你露出這樣嫌棄的表情。」祁元修笑著問道。

「沒什麼,剛才看到了南嶽的安王隨烜,在大魏的京城裡,他十分的囂張啊。」秦葉悠不屑的說道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,用鼻孔表達了自己的不屑:「秋後的螞蚱而已。」

拓跋雨兒被隨烜擁著,坐在馬背上,從京城繁華的街道打馬而過,看上去十分風光,其實她十分不適應。

她在黑暗當中生活習慣了,現在剛剛適應有些光明的日子,突然把她拉到太陽下,在眾人的矚目下經過,她下意識的就想要躲開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3章:女人們啊

73.8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