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章:魔鬼約定

第404章:魔鬼約定

「王爺,我……我有些累了,我們找個地方歇息一下吧。」拓跋雨兒小聲說道,其實是在故意找理由,想要下馬。

隨烜笑着說道:「稍微等一會兒,我們馬上就到了,我們要去的地方啊,保准你滿意。」

兩人繼續走了一會兒,然後在一個小小的酒樓前下馬,拓跋雨兒抬頭一看,上面掛着這一大大的牌子,福臨門酒樓。

「這個酒樓做的好吃的,絕對合你的口味。」隨烜牽着她的手,一邊往裏走,一邊說道。

「可是上次我們去醉里仙酒樓吃飯,你不是說那才是京城最有名的酒樓嗎?」拓跋雨兒記得哪家酒樓很氣派,很豪華,做出來的美食也確實很好吃。

隨烜笑着說道:「這是北燕人開的酒樓,他家的特色菜就是北燕的菜式。」

原來是這樣,拓跋雨兒是北燕人,最習慣吃的當然是北燕的菜式,南嶽和大魏的菜,雖然也很美味,可是味覺是有記憶的,她偶爾還是會懷念北燕的菜。

可她從來沒有說過,也不曾表達出來,隨烜竟然察覺了,從來不曾被人這樣細心對待過,從來不曾被這樣溫柔呵護過。

拓跋雨兒有些不適應,低着頭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最後輕聲說道:「謝謝你……」

聲音裏帶着一絲哽咽。

隨烜低頭看了她一眼,微微一笑:「這樣就感動了,這有什麼,你這個傻丫頭,以後我要讓你變成最幸福的女人。」

最幸福的人?拓跋雨兒想都不敢想,她只想好好的,安安穩穩的過日子,能陪在這個男人身邊,就是對她最大的安慰了。

兩人來到二樓一個雅間,坐下之後,小二過來招呼,隨烜直接說道:「把你們這裏最有特色的菜都上來。」

小二他一身貴氣,知道肯定是大人物,連忙笑着說道:「好勒,保證客官您滿意,你先喝口茶,稍微等一會兒,小的馬上去安排。」

這個房間臨街,從開着的窗戶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熱熱鬧鬧的街道,兩個人說說笑笑了一陣,隨烜突然看到街上某個人,那人也駐足往上看了一眼。

「小蝶,你先在這裏稍微等一下,我出去一下,很快就回來。」隨烜起身說道。

拓跋雨兒乖巧的點了點頭,沒有多問一句話。

隨烜寵她,帶着她到處遊山玩水,可也沒有忘記他們來大魏的目的,拓跋雨兒心裏清楚,從不多問。

隨烜走出去之後,她就獨自一人安靜的在房間里喝茶,享受這短暫美好溫馨的時光。

突然一個聲音從她背後響起來:「妹妹,你真是好福氣啊,安王竟然對你這樣好,連這個酒樓都能挖出來。」

拓跋雨兒感覺到一股冷氣從脊背竄過,她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,猛然跳起身,警惕的看着身後,拓跋宏笑嘻嘻的走了進來。

拓跋雨兒這副驚慌失措的表情,讓他十分滿意,他就是喜歡所有人都懼怕他,服從他。

「皇兄……你來做什麼?」拓跋雨兒小聲問道,同時警惕的看向四周,就怕隨烜隨時回來。

「我自然是來看看我的好妹妹啊,我交給你的任務,你給我辦的怎麼樣了啊?什麼時候說服隨烜跟我合作?」拓跋宏步步緊逼的問道。

拓跋雨兒低下頭,輕聲說道:「我……我只是個丫鬟,他怎麼會聽我的話……王爺從來都是自己拿主意的。」

「哼,丫鬟?哪家主子會對一個丫鬟這樣好?拓跋雨兒,你是不是覺得現在有靠山了,所以就不聽我的話了?」拓跋宏突然冷下臉來。

「我……我沒有,我是真的做不到啊,皇兄,請你放過我吧。」拓跋雨兒被他嚇得淚水漣漣。

「你不是做不到,而是不想做,現在隨烜對你這麼好,你有恃無恐,哼哼……」拓跋宏獰笑一聲,然後猛然上前,捏住了她的下巴,臉色猙獰說道:「你說,要是隨烜知道的你的過去,知道你被那麼多男人上過,知道你只是個姦細,他還會對你這樣好嗎?」

拓跋雨兒嚇得全身顫抖,聲音都跟着哆嗦了:「不,不要,皇兄,我一定想辦法,讓他同意,你再給我一段時間。」

拓跋宏這才鬆開了手,皮笑肉不笑的說道:「這樣才對嘛,好妹妹,一定要聽哥哥的話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」

拓跋雨兒低着頭聽着他的話,雙手緊緊的握成拳,這一刻她真的恨透了拓跋宏,非常希望他能瞬間死去。

門外響起腳步聲,拓跋宏縱深一躍,從窗口調了出去,臨走之前說道:「我還會來找你的,你最好快點行動。」

他剛剛跳出去,房門就被敲響了:「客官,給您上菜了……」

原來是店小二上來送菜的,拓跋雨兒趕緊擦了擦臉上的淚水,然後說道:「進來吧。」

店小二笑着推開門,把菜擺上了桌,笑着說道:「客官,您先吃着,後面還有,很快就上來。」

拓跋雨兒點了點頭,店小二退出去,她看着滿桌子的菜,一點胃口都沒有了。

這些菜果然都是北燕的菜式,是她曾經吃過的,可是這一刻,她非常的憤恨,恨自己是北燕人,恨北燕所有的一切。

她寧願是大魏南嶽或者任何一個國家,最普通的一個村姑,也不願做這個北燕的公主,被人所迫,自己的命都是別人說了算。

如果是以前,她還有勇氣放下所有,忍無可忍之時,大不了一死了之,重新投胎做人,這個世間已經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。

可是現在不一樣了,她知道了幸福的滋味,享受過被呵護被溫柔對待的感覺,這種感覺太美好,她無論如何不捨得放下。

她就像是癮君子一樣,明知道不該貪戀,可是就是放不下,為了這一點點的溫暖和幸福,她寧願跟魔鬼簽下協議。

隨烜回來之後,看到桌上已經擺滿了菜,拓跋雨兒安靜的坐在旁邊。

「小蝶,你吃菜啊,怎麼不吃呢?」隨烜問道。

拓跋雨兒抬頭,看着他說道:「我等王爺回來一起品嘗,怎麼能自己一個人吃,兩個人吃才有滋味呢。」

隨烜看着她的小臉,突然變了表情:「小蝶,你怎麼哭了?誰惹你了?」

拓跋雨兒以為擦乾了眼淚,他就不會發現了,沒有想到紅紅的眼眶,還是把她出賣了。

「我只是太感動了,想到王爺對我這樣好,看着這些北燕的菜,我就忍不住想要哭。」拓跋雨兒說着眼淚又出來了。

隨烜心疼不已,趕緊為她擦拭眼淚,笑着說道:「看你這點出息,你要是喜歡吃啊,以後王府里就聘個北燕的廚子,整日做給你吃。」

「不要了,廚娘會生氣的,而且我現在已經很喜歡廚娘做的菜了。」拓跋雨兒說道,她才不要一個北燕廚子,恨不能把自己身上的北燕痕迹都去掉。

隨烜點了點頭說道:「嗯,好,許久沒有吃廚娘的菜了,我也有點想念呢,不過我們也快要回去了。」

拓跋雨兒一聽悄聲問道:「這就要回去了?事情都處理完了嗎?」

隨烜點了點頭,表情有些冷,淡淡的說道:「嗯,我已經找到那小子的藏身之處了,還有他每天的活動軌跡,瞅准機會,我就要他的小命!」

隨烜來到大魏之後,明面上帶着拓跋雨兒到處遊山玩水,其實一直派人暗中尋找秦朗的下落。

當初秦朗離開南嶽之後,並沒有直接回大魏,周遊列國去了。

隨烜並不知道,他打聽到秦朗一直在大魏活動,他的大本營就在大魏,於是帶着拓跋雨兒直奔大魏,所以他到的時候,秦朗根本還沒有回來,所以他一直都沒有找到他。

終於等到秦朗回府,他安插在秦府外面的眼線,這才來跟他彙報,然後他就派人每天密切關注秦朗的動靜。

拓跋雨兒有些擔憂:「王爺,您做什麼,小蝶都會支持你的,可是現在皇上這麼看重秦朗,您要是對他動手,皇上要是知道了,可能對您不利啊。」

「不利又怎麼樣?父皇什麼時候把我放在眼裏了?我為了南嶽四處征戰,幾次性命垂危,到頭來,他卻把太子之位給了隨煬那個沒用的東西!」隨烜惱怒不已,重重的捶了一下桌子。

拓跋雨兒趕緊握注了他的手,着急說道:「王爺,你別生氣了,我相信皇上肯定能看到你的付出和努力的。」

「哼,他不是看不到,只是假裝看不到,逼急了我,大不了就跟拓跋宏那個傢伙一樣,自己殺出一條血路!」隨烜說道。

猛然聽到拓跋宏的名字,拓跋雨兒心裏一驚,半天沒有出聲,最後小心翼翼問道:「王爺,您願意跟拓跋宏合作?」

「也不是不可,那個禍害,其實還是有點用的,大不了用完了之後,直接處理掉。」隨烜冷冷的說道。

拓跋雨兒真的很想說:「你現在就把他處理掉吧。」她死死的忍住了,現在還不是時候,拓跋宏來去如風,她不太確定這裏是不是有他的眼線。

拓跋雨兒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,可以讓她永無後顧之憂的想法。

她低着頭撥拉的盤中的菜,眼神突然變得十分陰冷,沒有注意到旁邊的隨烜其實一直在注視着她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4章:魔鬼約定

73.9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