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章:懸崖邊

第405章:懸崖邊

「小蝶,你怎麼不吃菜啊?難道這些不合你的胃口?」隨烜突然問道。

拓跋雨兒一驚,快速的抬頭看了隨烜一眼,快速反應了一下,現在她自然不能說道不想吃了,太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,如果說想吃,可是她表現的有不是那麼熱切。

「我不敢吃,我怕自己會受不了。」拓跋雨兒輕聲說道。

隨烜看著她,眼神平靜,淡淡的問道:「你就這麼放不下?還是太想北燕?」

「嗯,那裡我的家鄉,可是那裡也有我痛苦的回憶,所以我現在心情很痛苦,王爺,不如我們走吧。」拓跋雨兒祈求道。

隨烜靜靜的看了她一會兒,就在拓跋雨兒以為他一定會再追問什麼的時候,他突然開口說道:「走吧,既然不喜歡,我們以後就不來了。」

隨後隨烜站起身來,然後牽著拓跋雨兒的手,往外走去,拓跋雨兒小心翼翼的觀察他的臉色,輕聲問道:「王爺,你是不是生氣了?」

隨烜微微一笑:「我為什麼要生氣?」

「因為我浪費了你的一番好意,你廢了那麼大一番心思,待我來吃好吃的,卻被我辜負了。」拓跋雨兒低聲說道。

隨烜停下來,直視著他的眼睛說道:「小蝶,你記住,我不會因為這樣的小事生你的氣的,如果你惹我生氣,肯定是因為欺騙我或者別的更嚴重的事情。」

拓跋雨兒心裡一驚,不太確定他是不是在暗示什麼,低聲說道:「我……我不會的,我怎麼會欺騙你呢。」

「看你,臉色都白了,我只是說說而已,你怕什麼。」隨烜輕輕撫摸著她的臉說道,拓跋雨兒勉強笑了一下,在他的手掌心下微微有些顫抖。

拓跋雨兒感覺隨烜好像知道了什麼,可是他的表情那麼平靜,有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現,拓跋雨兒心裡恐慌的要命,要拚命壓制,不敢讓自己表現半分。

她感覺自己就好像遊走在煙霧繚繞的懸崖邊上了,看上去腳下之路似乎安穩,其實隨時都能踏空,瞬間跌入深淵,萬劫不復。

可是她早已經沒有退路,看不清來路,也辨不清去路,只能彷徨無助,恐慌不安的往前試探著走。

婉兒帶著人來給秦葉悠冬衣,都是錦繡庄新品,綠蘿許久不見婉兒,高興的拉著婉兒說了許久的話。

秦葉悠故意說道:「綠蘿,你對婉兒這麼親,感覺都超過對我的親了,我感覺有些不滿啊。」

綠蘿不好意思:「我只是覺得好久沒見了嘛,王妃您這是吃醋了嗎?」

婉兒敲了一下她的頭說道:「你這丫頭會不會說話,王妃會吃你的醋,不過是逗你玩呢,整天跟著小孩子一樣。」

提起小孩子,秦葉悠想起最近也讓婉兒給學堂里的孩子送棉衣了,於是問道:「那邊的孩子們都還挺好的吧?我這兩天都沒有來得及去看看他們。」

提起孩子們,婉兒就笑了,點頭說道:「都挺好的,而且個個都很上進,競爭很激烈,經常辯論,上次我去了之後,正好遇見一次,還以為他們在吵架呢,後來才知道,人家只是辯論呢。」

秦葉悠一愣,竟然這麼激烈嗎?他們現在學的都是基礎的藥理,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分歧呢。

秦葉悠決定一定要抽空親自去學堂看看,孩子們漸漸學的東西多了,如果不加以疏導,也很容易出問題的。

第二日下午,她從密道悄悄來到學堂。

最近可能是因為知道文掌門要來,天山派的侍衛們對奕王府的監事沒有那麼嚴密了,不想跟奕王府把關係弄的很僵。

秦葉悠帶著新編寫的教材,剛剛從密道出來,進入蔣家小院,剛剛從房間里出來,就看到東方昱已經站在院里了。

「你怎麼出現在這裡?」秦葉悠一怔之後問道,東方昱猛然轉身的瞬間,秦葉悠看到他臉上帶著的淡淡愁緒。

東方昱總是弔兒郎當,嬉皮笑臉的,不管什麼事,都一副無所謂的模樣,從來沒有在他的臉上看到愁苦的表情,今天猛然看見,倒是讓她吃驚。

不過很快東方昱就收拾好了表情,笑嘻嘻的走過來說道:「咱們果然是心有靈犀啊,我來找長老說點事,想著來這裡看看,你會不會來,沒有想到你竟然就出現了,悠悠,你說這是不是咱倆的緣分啊。」

「什麼緣分不緣分的啊,我經常來這裡,遇到我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?你又想到哪裡去了?」

東方昱笑著靠近她說道:「蔣秀才告訴我了,你已經幾天沒來了,怎麼這麼巧今天就來了呢,這不是緣分是什麼?」

秦葉悠懶得搭理他了:「你說是緣分,那就是緣分吧,我現在要去看孩子們了。」

說著繞過東方昱繼續往前走去,東方昱很快跟了上來,一起走到學堂外面,東方昱突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:「悠悠,文天雷就要來了,你肯定已經知道了吧?跟我走吧,到時候你肯定會很危險的。」

東方昱的語氣帶著一絲急切,是真的關心他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幾乎每個關心她的人,知道文掌門要來之後,都為她捏了一把汗。

就算他文天雷再厲害,終究也是個掌門,總不能直接一刀殺了她,然後讓祁元修娶他的女兒吧,這樣別說祁元修了,但凡有點血性的男人,都不會願意的。

「東方,你不必為我擔心,王爺到時候會保護我的,我不會有事的。」秦葉悠知道東方昱是好意,所以耐著性子回答他的問題。

誰知道東方昱突然激動起來,他高聲說道:「他保護不了你的,就算是祁元修也不是文天雷的對手,那個人太強大了,祁元修對他來說還有用,到時候被犧牲掉的就只能是你,你這個傻瓜,難道你看不明白嗎?」

秦葉悠沒有料到他竟然這麼激動,被他的情緒感染,讓她也有些緊張,可是她依舊堅定的說道:「王爺會保護我的,而且我現在走算什麼,臨陣脫逃嗎?我可以戰而不勝,可是不能不戰而逃,就算是失敗,也得在我拼盡全力之後,我不能讓王爺獨自承受這一切,我們必須並肩而立,一起抵抗。」

東方昱看向秦葉悠的眼神,裡面竟然帶著同情,他說道:「悠悠,你的這股勇氣我很佩服,我也相信你說的都是真心話,可是他祁元修不配,他配不上你的這份真心,一直以來他不過是在利用你而已啊。」

秦葉悠一聽到有人說祁元修的不好,就不樂意了,她的夫君,不允許被人指責。

「東方,你剛才那番話,我知道你是為我著想,為我擔心,我很感激,可是你不能當著我的面說王爺的不是,他不是你說的那樣的。」秦葉悠說道,臉色已經有些冷意了。

東方昱看到她涼涼的眼神,心裡刺痛,更加氣憤:「悠悠,你確定你真的了解祁元修嗎?你跟他認識幾年,你知道我認識他多少年了?他最擅長的就是利用身邊一切可以利用之人,而且還會讓被利用之人心服口服心甘情願被他利用。」

「東方,你夠了,不要再說下去了,我不想再停了。」秦葉悠惱怒的說道。

東方昱絲毫不退讓,立即說道:「你是不想聽了,還是不敢停了?你是不是害怕知道真相?」

秦葉悠不願意承認,硬著頭皮說道:「我有什麼好怕的,王爺對我的真心,我可以感覺得到。」

「你確定這真心是真的對你,還是對你的手藝,如果你不是有這樣精湛的醫術,如果不是你當初能治好他的腿,你覺得就憑你當初尚書府大小姐的身份,被皇上賜給他,他能讓你活多久?」

東方昱的問題十分銳利,秦葉悠一時無法回答,她突然想起來,在她離開的那三年,皇上賜給祁元修一個側王妃,最後卻落得一個十分凄慘的下場。

而且那個局,還是祁元修親自給布下的,想到這些,她的心頭湧上一股冷意。

東方昱察看她的神色,知道她聽進去了,繼續說道:「你可曾想過,文如意心比天高,追逐她的男人猶如過江之卿,為何她唯獨選擇祁元修,並且對他情有獨鍾,還不是因為曾經的她對祁元修有用,那些年祁元修對她也很不錯,文如意落入祁元修的情網而不能自拔,現在她沒有用了,所以才被甩掉。」

秦葉悠立即搖頭說道:「不是的,不是這樣的,這個婚事,祁元修一開始就不同意的,他也一直在想辦法拒絕。」

東方昱冷笑一聲:「悠悠,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,他如果要拒絕,早幹什麼去了,在文如意還未長大的時候,為什麼不拒絕,現在卻開始拒絕,還不是因為他找到了更好替代者,也就是你。」

秦葉悠不願意相信這樣的話,她拚命搖頭,高聲說道:「那時候王爺沒有直接拒絕,是因為當時他不夠強大,無法跟天山派對抗。」

「悠悠,我告訴你,祁元修最強大時候,不是現在,而是他的腿出事之前,那時候整個東大陸的戰場,沒有人是他的對手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5章:懸崖邊

74.1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