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章:誰更卑鄙

第406章:誰更卑鄙

「那時候的祁元修沒有拒絕文如意,皇上賜婚,他娶你過門之後,也沒有拒絕文如意,只有在你顯露出真本事之後,他才開始漸漸疏遠文如意,悠悠,這其中的道理,難道你真的想不明白嗎?他只是利用你啊。」

秦葉悠一頭亂麻,她的直覺告訴她,東方昱說的不對,祁元修肯定不是這樣的人,事情的真相肯定不是這樣的,可是她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。

事實確實是東方昱所說的那樣,當初她嫁給祁元修的時候,他和文如意的婚約還在,他並沒有提退婚之事,甚至不曾提起文如意這個人。

後來惠娘帶著文如意到了奕王府,把文如意安排在清風苑住著,祁元修也沒有表示反對。

他那時候難道真的是打算娶文如意的?這個想法從秦葉悠的心頭冒起,她就感覺到一陣抽痛。

「文如意和天山派當初幫助他良多,現在沒有用了,就被祁元修無情的拋棄,悠悠,你敢確定自己就不是下一個嗎?」

「不,我不相信,除非祁元修親自對我說,不然我不會相信的。」秦葉悠堅持著自己的原則。

東方昱恨鐵不成鋼的要去敲她的額頭,手指還沒有觸碰到她呢,突然就感覺到一陣勁峰疾馳而來,帶著一股濃重的殺意。

東方昱伸手敏捷,反應迅速,立即把手抽了回來,一隻飛鏢貼著他的手面劃過去,在手背上留下一道血口子。

東方昱轉頭怒目而視,怒吼道:「祁元修,你大爺的,辛虧我反應快,再晚一點,我的手掌就被刺穿了吧。」

祁元修英俊的面容上籠罩著一層寒霜:「是動脈。」

東方昱皺眉看了一眼手背上的傷口,他細心呵護的嫩手啊,看來要留下疤痕了,抬頭狠狠的說道:「什麼動脈?你說的什麼意思?」

「我說我瞄準的是你的動脈,我如果在快一點點,刺穿的就是你的動脈,實在是太可惜了。」祁元修說道,聽上去語氣卻是很惋惜。

「你可惜什麼可惜!祁元修,你竟然從背後偷襲,真是卑鄙!」東方昱一邊從懷中拿出金瘡葯,一邊還不忘瞄了一眼祁元修,十分不屑的說道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,一個眼風殺過去:「論卑鄙的程度,我看無人能出其右,在我老婆跟前說我的壞話,還有比你更卑鄙的嗎?」

在背後說人壞話的東方昱,似乎一點都沒有感覺到不好意思,他昂著頭說道:「我從來不說人壞話,我向來只說實話,祁元修你敢說,你之前沒有利用過文如意和天山派?難道你現在不正是想要甩掉她?」

東方昱這是在鑽空子,祁元修和天山派當初是相互利用,而且現在也不是甩掉她,只是想要推掉婚約,如果天山派能答應,雙上還是可以繼續合作的。

可是現在被東方昱一說,好像祁元修就是喜新厭舊,過河拆橋之人。

「東方昱,你這是找死!」祁元修不願多費口舌,能動手的,他一般不願跟人吵吵,直接出招。

東方昱似乎也早就做好了準備,兩人之間的氣氛劍拔弩張,立即就要打起來。

一直冷著臉站在旁邊的秦葉悠,這時候突然說道:「你們倆如果要打架,就給我到外面去,不要再這裡打架,影響裡面的孩子!」

兩個大男人,都是成年人,每次見面都像是鬥雞一樣,每次都要打一架,秦葉悠也是無語了,不想再說徒勞的話,隨他們去吧。

東方昱和祁元修對視一眼,兩人同時縱身往外飛去。

這時候學堂里的孩子們正好下課了,今天上課的正是藥王谷的長老,當初東方昱親自推薦來的,高長老年紀大了,學識淵博,本來就是在藥王谷養老的。

日子過的太孤單,現在讓他來教孩子們,他十分樂意,高長老十分和善慈祥,一直笑眯眯的,孩子們也都十分喜歡他。

高長老出來之後,四處看了一周,喃喃說道:「谷主呢,不是說等我下課,他有事要跟我說嗎?怎麼不見人了?」

秦葉悠聽到之後,根據以往祁元修和東方昱打架的時間判斷了一下,然後對高長老說道:「高長老,您先去休息一下吧,東方谷主有點事情,估計傍晚才能回來了。」

高長老點了點頭,沒有多問,跟祁元修告辭之後,就往自己的小屋走去了。

孩子們這時候圍在秦葉悠的跟前,問東問西的,秦葉悠把孩子們分了幾個小組,每個小組都有一個組長和一個副組長。

她來的時候,就由小組長向她彙報孩子們最近的表現,按照循序一個個彙報,秦葉悠仔細的聽著,表現好的,她會誇獎兩句,還有一點小獎勵之類的。

表現不好的,她也不會過多指責,不過是勸說兩句,從來不會讓孩子難堪。

聊了一會兒之後,她忽然說道:「我聽說你們最近還吵架了?怎麼沒有人跟我彙報這件事啊?」

為首的一個男孩子立即說道:「我們沒有吵架,我們只是在爭論問題。」

「哦?爭論什麼問題?」秦葉悠引導他們問道。

「到底是預防人生病的大夫厲害,還是能治好人病的大夫厲害,我們上一次爭論的就是這個問題。」

秦葉悠忍俊不禁,這個醫學界千古爭論的話題,沒有想到他們這麼小就開始討論了。

「那你們討論出什麼結果了嗎?」秦葉悠繼續問道。

孩子們搖了搖頭,紛紛說道:「沒有爭論出結果,因為我們都覺得自己說的有道理,沒有辦法勸說到對方。」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沒有討論出結果,才是對的,因為作為大夫,從來就沒有誰更有用,誰更厲害一說。」

孩子們有些疑惑的看著秦葉悠,這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比較的啊,怎麼會分不出來呢。

秦葉悠想了一下,說道:「如果一個人只是發燒,請了一個十分厲害的大夫,他說可以調理這個人的身體,讓他變得更加強壯,以後就不回發燒了,可是還沒等他調理好這個人,就燒死了。」

「還有另外一個人,他什麼都不懂,只是覺得人不能這樣燒著,於是不停的給病人擦身體,別的什麼都沒有做,最後卻救了這個人,你們覺得這兩人誰更厲害呢?」

孩子們面面相覷,似乎也沒有辦法給出答案。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現在你們知道答案了吧,只要能救人的就是好大夫,只要能讓人不要遭受疾病傷害折磨的大夫,就是有用的厲害的大夫。」

孩子們終於明白了,紛紛點頭,秦葉悠十分欣慰,以後他們走出這個小院,到處雲遊四方,或者開醫館,或者做學徒,不管做什麼,肯定都會是個有用的人。

給孩子們上完了思想教育課,又回答很多孩子們提出來的問題,這才下課,孩子們按照循序,有條不紊的走到後院吃飯休息。

秦葉悠看了看昏暗的天色,已經快要天黑了,她問了問旁邊的追風:「王爺出去之後,就再也沒有回來過嗎?」

追風有些擔憂的搖了搖頭說道:「沒有,王爺和東方谷主都沒有回來。」

追風聽到剛才秦葉悠的意思,好像是說王爺不如東方昱厲害呢,在暗暗力挺東方昱呢,這可不行,於是追風不動聲色的加了上面這話。

意思很明顯,王爺沒有回來,東方昱也沒有回來,並不是他家王爺不耐打。

「好,沒回來就沒回來吧,為了以防萬一,追風你去看看吧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其實追風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想要去追祁元修了,可是王爺臨走之前暗中交待他,一定要照顧保護好王妃,所以他還是沒有動。

「東方谷主應該不是王爺的對手,追風的首要任務,就是保護好王妃,我不能隨意離開,請問王妃,您現在是要離開了嗎?」

「走吧,既然沒有打完,就讓他們繼續打吧,我們從密道回去。」秦葉悠說完轉身就走。

追風愣了一下,感覺今天的王妃似乎對王爺有點意見啊,語氣里多帶著氣呢。

冷月不在,以往這些細膩的問題都是冷月給他分析一下,現在他也不太懂,也不敢問,只能老老實實的跟著秦葉悠回府。

秦葉悠回到奕王府,已經到了晚飯時間,她獨自在梧桐苑吃過飯,然後又在書房忙到了半夜,竟然一直沒有聽到祁元修回來的動靜。

白天的時候,顯然祁元修聽到了東方昱跟他說的話,他如果回來的話,肯定得來跟他解釋一下吧。

秦葉悠的胸中堵著一口氣,不上不下的,也無法找人訴說,就等著祁元修回來呢。

可是一直等到深夜,都沒有看到他的蹤影,秦葉悠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:這傢伙不會是心虛,所以不來了吧?

如果真的如東方昱所說的那樣,她也不會主動離開,祁元修敢玩弄她的感情,她就用銀針扎的他半身不遂!

憤恨不已的想了半宿,她靠在床頭昏昏欲睡,突然感覺到一股冷風,她猛然睜開眼睛,果然看到祁元修回來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6章:誰更卑鄙

74.3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