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:遇到刺客

第40章:遇到刺客

「有什麼不能開口的,那本就是我們秦家的財產,她憑什麼霸佔!」楚美月的十分無恥的說道。

見秦明源有些驚訝的看著她,頓時反應過來,知道自己表現的太過了。

她趕緊緩和一下口吻說道:「老爺,我也不想這樣,可是你為燕兒想想啊,太子遲遲不肯娶她,不就是因為看咱們家底薄嗎?要是燕兒的嫁妝豐厚,再有您在朝中幫扶,太子怎麼會不願意娶燕兒?」

秦明源還在猶豫著,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,秦葉悠好對付,奕王卻不好對付啊。

楚美月再添一把火說道:「要是燕兒嫁給太子,太子登基,她就是皇后了,到時候您想要什麼榮華富貴沒有啊。」

秦明源被說動,低聲說道:「你讓我想想的吧,這事不能輕舉妄動。」

奕王府內,張太醫為秦葉悠診脈之後說道:「氣血兩虧,需要好好卧床靜養。」

祁元修站在旁邊囑咐道:「既然張太醫都這樣說了,你這兩日就好好卧床靜養,哪裡都不準去了。」

秦葉悠心想不就是來個大姨媽嗎?至於這麼興師動眾的嗎?當初她在北疆,還不是一邊波濤洶湧,一邊幫傷員包紮。

祁元修冷著臉說道:「我說不行就不行。」

好吧,您是老大,您說什麼就是什麼,秦葉悠表示屈服,反正她身上懶懶的,本就沒打算出門,只是不想那麼嬌生慣養而已。

可是躺了三天,她已經生龍活虎的,實在是不想待在床上了,這幾天除了吃就是睡,她感覺自己的肚皮上都多了二兩肥肉。

「婉兒,我覺得我已經沒事了,要不你去跟王爺請示一下,咱們繼續出去查看鋪子?」秦葉悠慫恿婉兒,其實是她想要跑出去玩。

可是婉兒不是綠蘿,她沒有那麼好忽悠:「王妃,我不去,您還是乖乖聽王爺的話卧床靜養一段時間吧。」

秦葉悠斜了她一眼:「哎呀,婉兒,你這胳膊肘往外拐呢,我只是來月事,又不是做月子,至於整天卧床嗎?祁元修這肯定是誠心折騰我呢。」

婉兒笑了一下:「王妃,您這可是冤枉王爺了。」

然後她就把王爺故意讓太醫給傳話的事,還有楚美月散播謠言的事都跟秦葉悠分析了一遍。

秦葉悠這才知道,原來背地裡還有這番較量呢,祁元修竟然什麼都沒說,她心裡感動,於是有聽話的窩在梧桐苑裡繼續「坐月子」。

單家老夫人聽說秦葉悠被氣暈了,可是卻沒有聽到婉兒給她報信,不知道是真是假,終究還是不放心,到奕王府看望秦葉悠。

婉兒有些自責,她早已經去跟老夫人彙報的,只是放心不下秦葉悠。

老夫人來了之後,看到秦葉悠白白嫩嫩的氣色很好,而且看上去比上次來的時候還胖了一些。

她終於放心了,秦葉悠為了讓老夫人放心,就把來龍去脈相信的跟老夫人說了一遍,婉兒在旁邊補充著,老夫人這才終於放心。

「葉悠啊,楚美月來找事,你很生氣對不對?」單老夫人和藹的問道。

在老夫人跟前,秦葉悠沒有什麼好隱瞞的,點頭說道:「是有點生氣。」

老夫人繼續說道:「可是有一句話楚美月沒有說錯,你成婚後確實沒有回尚書府一次對不對?」

秦葉悠剛要申辯,老夫人握住她的手說道:「我知道你生氣,可是你現在並不是代表你自己,你身後還有整個王府,你生氣也要回去的,而且要風風光光浩浩蕩蕩的回去,做戲就要做足。」

秦葉悠回味一下老夫人的這番話,領悟過來,終於點了點頭。

老夫人十分滿意的看著她,點了點頭:「我知道你是個聰慧的。」

終於解除「監禁」,張太醫宣布秦葉悠可以不用靜養了,秦葉悠親自到怡然居找祁元修。

「王爺,明天我想要回尚書府一趟。」秦葉悠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祁元修抬起頭,面無表情問道:「回去做什麼?」

「回娘家探望。」秦葉悠盡量讓自己的表情柔和,可是眼中的諷刺掩飾不住。

祁元修明白過來,微微一笑,直接說道:「行,我會讓福伯給你安排好的。」

然後兩人都沉默,秦葉悠猶豫了一下,終於說道:「之前的事情多謝王爺了,我沒有想到楚美月竟然還有后招。」

「沒什麼,我只是為了王府的顏面而已。」他平淡的說道。

她的笑容有些僵硬,自己感覺自己好像有些自作多情了,只能勉強回應道:「無論如何,還是感謝王爺,沒事的話,我不打擾王爺了,先退下了。」

說完轉身就出了書房,祁元修嘆了一口氣,她就非得這樣跟他客氣生疏嗎?

剛才他看到秦葉悠長了幾次口,似乎欲言又止,他就在等她的話呢。

可是她最終也沒有說出來,讓他陪著會尚書府,唉。

他現在甚至有些懷念在北疆的日子,雖然那時候條件艱苦,可是他們每天見面,偶爾爭吵,偶爾說兩句知心話,為何回京之後,反而越疏遠了呢。

第二日早晨,福伯就送來了回尚書府探親的禮品單子,秦葉悠本就不想回去,看都懶得看了,隨意的說道:「福伯,您按照規制,看著弄就行了。」

結果福伯整整裝了兩馬車的禮品,秦葉悠目瞪口呆的站在馬車前,喃喃說道:「有必要帶這麼多東西回去嗎?白白便宜了楚美月他們?」

她不是心疼東西,她是不想讓仇人痛快。

婉兒低聲在她耳邊說道:「王妃,這是給您長臉,而且打尚書府的臉呢。」

秦葉悠想到自己出嫁的時候,只有一頂簡單的小花轎,兩隻可憐的小箱子,裝著她所有的家當,冷哼了一聲:「好,我們這就出發。」

一直到出門都沒有見到祁元修出現,其實第一次回門,是應該有夫婿陪著的。

可是她心裡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,沒有辦法提出那樣的要求,說到底還是害怕他的拒絕。

馬車搖搖晃晃前行,在快要靠近尚書府的時候,馬車猛然停了下來,秦葉悠掀開馬車的帘子問道:「出了什麼事?」

她還沒看清楚外面的情況呢,婉兒突然把她撲倒,大喊一聲:「王妃,小心啊。」

就在她們撲倒在馬車裡的一瞬間,只聽叮的一聲,一隻利箭釘在了馬車壁上,剛才要不是婉兒把她撲倒,她真可能一命嗚呼了。

竟然有人刺殺!

婉兒用自己的身體緊緊的護住了秦葉悠,只聽的外面兵器相接的乒乓響聲。

一會兒終於安靜下來,然後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:「王妃,您不要害怕,已經沒事了。」是追風的聲音。

婉兒這才放開秦葉悠,兩人狼狽的從馬車裡鑽了出來,看到地上倒著三具屍體,追風立在馬車旁。

「這些人是哪裡來的?為什麼要來刺殺?」秦葉悠驚魂未定的問道。

「他們身上沒有任何標記,暫時還不知道是什麼來路,屬下會去查的。」追風回答道。

「對了,你怎麼來了?早晨的時候福伯不是說你跟王爺進宮了嗎?」秦葉悠這才反應過來。

「今天北燕使臣來,王爺進宮,走到半路上了,王爺擔心王妃,又讓我回來護送王妃。」追風一板一眼的說道。

婉兒卻看到秦葉悠的臉頰微微紅了一下。

一行人終於到了尚書府,整個尚書府的門口靜悄悄的,竟然無人出來迎接,昨天福伯就派人來說過了,今天王妃要回府探親的,尚書府竟然怠慢至此!

追風冷著臉上前推開了房門,高聲喊道:「王妃駕臨,尚書府的人呢?」

秦葉悠卻發現尚書府有些異常,好像並不是故意怠慢她那麼簡單,整個前廳不見人,就連下人僕婦都沒有。

她徑直穿過前廳,來到後院秦明源的住處,果然見所有人都在這裡,進進出出的十分混亂。

秦葉悠帶著婉兒走進房間,只間楚美月和秦秋燕守在床邊,秦明源似乎躺在床上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見到王妃,你們竟然不下跪請安,還懂不懂規矩了?」婉兒見楚美月和秦秋燕無視秦葉悠,立即生氣的喊了一句。

秦秋燕猛然起身:「秦葉悠,在尚書府你擺什麼王妃的譜,沒看到爹爹受傷了嗎?」這時候楚美月也緩緩起身,其實早就有小廝跟她們彙報,今天來的只有秦葉悠一人,奕王並沒有跟著來。

她們更加斷定,其實秦葉悠並不受寵,所以才敢這樣對她無理。

秦葉悠聽到秦秋燕的話,反而一驚,不再計較她無理的事情,只問道:「怎麼會受傷?怎麼沒請大夫?」

「還用你說,我們早就派人去請太醫了,剛才不知道哪裡來的刺客,一箭射中了父親,都怪你這個喪門星,你一來准就沒有好事。」秦秋燕尖酸刻薄的說道。

都什麼時候了,不趕緊找個大夫來,居然去請什麼太醫!

秦葉悠冷著臉對秦秋燕說道:「秦秋燕,上次那一巴掌看來還是打的輕了,你再胡說八道,小心我再教訓你,給我讓開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章:遇到刺客

7.3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