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章:咎由自取

第409章:咎由自取

文如意的臉一天天的好起來了,秦葉悠每天定時過去為她做檢查,隨着文天雷要來的消息傳播開來之後,文如意逐漸囂張起來。

「秦葉悠,你昨天給我用的葯是不是不一樣,為什麼我的臉有點刺痛?」

「秦葉悠,你給我檢查的時候,動作可不可以輕柔一點,弄的我有點痛,你知道不知道?」

「秦葉悠,你故意冷著臉是什麼意思,我可是付了診費的,你這是什麼態度?」

幾乎每天文如意都能找茬,一開始秦葉悠懶得搭理她,見她竟然漸漸的蹬鼻子上臉了。

這一天她的動作十分輕柔,表情也還算和藹,為文如意上完葯,正在收拾東西,文如意突然就哀叫不已。

她的侍女和門外的侍衛一起沖了進來,直接拉住秦葉悠問道:「你對她做什麼?」

秦葉悠十分淡定的收拾好東西,平靜的說道:「文大小姐,別害怕,昨天你不是嫌我的治療效果慢嗎?今天我加大計量而已,不會有事,忍一忍就過去了,會好的更快!」

文如意疼的汗水直流,咬牙切齒的說道:「秦葉悠!你做好不是在騙我,不讓我讓你好看!」

秦葉悠猛然轉頭,冷冷的注視着她,眼神中的冰冷氣勢,讓文如意嚇得後退一步。

秦葉悠緩緩往前走了兩步,靠近文如意,輕聲說道:「文如意,我告訴你,現在不是你威脅我的時候,惹火了我,大不了同歸於盡,我可以讓你恢復治療之前的樣子!不信你就試試看!」

文如意猛然睜大了眼睛,旁邊的侍女聽到了她的話,高聲說道:「大膽,你竟然敢威脅我們大小姐,等我們掌門來了……」

她的話還沒有說完,秦葉悠迅速抬手,啪的一聲脆響,穩准狠的閃了那名侍女一巴掌,她沒有節省力氣,那名侍女的臉上瞬間紅腫,出現一個明顯的巴掌印。

文如意怒急,直接吼道:「秦葉悠,你敢打人!」

「在奕王府,沒有哪個下人敢這樣跟我說話,我打她算是輕的了,要是被王爺聽到,會立即要了她的命!」秦葉悠冷冷說道。

文如意想起來之前那兩名慘死的侍衛,頓時握緊了雙拳,那名侍女捂著臉躲在一邊,再也不敢出聲。

「鬧什麼呢?在門口就聽到這裏的吵鬧的聲音!」門口突然響起祁元修的聲音,眾人一驚,轉頭朝着門口看過。

文如意看到祁元修,立即就變了臉色,笑着說道:「元修哥哥,你怎麼來了?沒什麼事,王妃看我的侍女不順眼,教訓她一下而已。」

反咬一口,顛倒黑白,文如意已經練得爐火純青,文如意看了一眼那名侍女,侍女會意。

立即跪倒在秦葉悠的跟前說道:「王妃,我只是想請您好好為我家小姐醫治,沒有想到就惹到您生氣了,都是奴婢的錯,您打吧,奴婢都認了。」

秦葉悠一臉厭煩,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,就有什麼樣的奴才。

文如意悄悄看了一眼祁元修,發現他面露不悅,她心裏頓時高興起來,哼,就是要讓元修哥哥看看秦葉悠到底是什麼貨色!

祁元修冷著臉朝着那名侍衛和秦葉悠走去,文如意也假模假樣的跟在後面喊道:「元修哥哥,你不要怪王妃啊……」

後面的話前部拤在文如意的喉嚨里,再也說不出來,因為她看到祁元修一抬腳,居然直接就把那侍女給踹了出去。

「在奕王府,竟然敢惹王妃不高興,還有臉在這裏的哭哭啼啼!要不是看在如意的面子上,我今天就殺你了這個不長眼的東西!」祁元修冷著臉收到。

整個清風苑頓時寂靜無聲,要說剛才秦葉悠打人的時候,在場的侍衛還有些蠢蠢欲動,並不把她放在眼裏,現在祁元修動手了,沒有一個人敢亂動了。

文如意冷色蒼白如紙,看着祁元修,眼睛裏都是受傷的神色。

「如意,如果這不是你的本意,那麼這名侍女就是在抹黑你,你說該不該教訓?」祁元修淡淡的說道。

「元修哥哥,你想要教訓的是她還是我?」文如意看着祁元修,凄涼無比的問道。

祁元修轉過頭,認真的看着她,微微一笑,笑容燦爛:「我要教訓的自然是這個丫頭,怎麼回事你呢,你想多了吧。」

文如意沒有看出來他笑容里的諷刺意味,只是覺得他好久沒有這樣笑着跟她講話了,心裏頓時柔軟,再也不去管那個趴在院子裏動都不敢動的侍女了。

她柔聲說道:「元修哥哥,我父親就要來了,想必你也知道了吧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疏導:「自然知道,只是不知道文掌門下山之後去了哪裏?」

「這個……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過我想爹爹很快就要來了。元修哥哥,你不必擔心,到時候我會跟爹爹解釋清楚的,你都是無意的,當初娶妻也都是皇上的意思。」

她的意思很明顯,文天雷來大魏不為別的,自然是為了女兒的婚事,現在阻礙祁元修娶文如意最好的阻礙就是秦葉悠。

到時候文如意把責任都推到皇上和秦葉悠的頭上,保全祁元修。

祁元修看了她一眼,然後直接牽起來秦葉悠的手說道:「不必了,不管什麼時候,不論發生什麼事,我都王妃都會共進退,你如果真的善解人意,就勸說文掌門,不要做太出格的事情。」

然後頭也不回的帶着秦葉悠離開了,身後有傳來文如意摔東西的聲音。

秦葉悠悄悄對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,你以後還是少惹她生氣了,她摔得可是王府的東西,花的可是咱們的錢。」

祁元修本來還擔心她會生氣,現在聽到她還能開玩笑,頓時放心不少,笑着說道:「能娶到你這麼精打細算的王妃,也是我的福氣,以後發家致富就靠你了。」

「這話千萬不要讓沈逸晨聽到,不然得傷心死。」秦葉悠回道,兩人相視一笑。

走到怡然居門口,祁元修放開了秦葉悠的手,低聲問道:「怕嗎?」

秦葉悠知道他問的是文天雷要來的事情,他來了之後,第一次要處理的可能就是秦葉悠。

「不怕,有王爺在呢,我相信王爺一定會護着我的,而且我可能比王爺看到的更加厲害哦。」秦葉悠笑着說道。

祁元修見她神色放鬆,終於放心,點了點頭,說道:「你說的對,有我在,不會讓他傷了你的。」

目送祁元修走進怡然居,秦葉悠的臉上的輕鬆表情,頓時蕩然無存,她怎麼能不擔心,她的骨子裏其實是天生的悲觀主義者。

不過她不想讓祁元修看出來,他眼神中的愧疚和自責,讓她有些承受不住。

回到梧桐苑,紅袖遞上來一封信,說道:「這是剛才小順子送來的信。」

秦葉悠接過來一看,竟然是唐應送來的信,她匆匆拆開來看,上次唐菲離開的時候還是鬱鬱寡歡的,這些日子以來,總共就來了幾封信,只是淡淡的說了回唐門的事情,似乎跟長松也和好了,並沒有多說什麼。

秦葉悠看完了信,震驚不已,唐應的信,很有他個人的風格,簡單直接不啰嗦,信里說,唐菲和長松和好了,兩人心意相通,長松請唐門長老來提親,唐應考慮了一個晚上,終於答應了。

這個月月底有一個黃道吉日,雖然他們都是江湖兒女,沒有那麼多規矩,可是他還是打算在唐門大大的操辦一下。

讓秦葉悠如果方便的話就去喝一杯喜酒。

秦葉悠看完信之後,心情十分複雜,一方面為唐菲高興,她相信長松絕對會對唐菲好的,嫁給長松,她以後的日子自然會幸福。

另外一方面,她又十分自責,這段時間她實在是沒有辦法離開。

現在誰也不知道文天雷的蹤跡,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來,這時候她不能離開祁元修的。

秦葉悠想了一下,然後提筆給唐應回信,把她現在的情況跟唐應詳細的解釋了一下,她相信唐應一定可以理解她,不過唐菲肯定會有些失望的。

寫完了之後,她和綠蘿又去了一趟優品閣,為唐菲挑選了好些收拾作為賀禮,準備回頭派人親自給送到唐門。

祁元修一直忙到傍晚,才從書房裏出來,最近文天雷行蹤不定,他要更加小心才行,派出去很多暗衛尋找蹤跡。

每天都有大量的情報傳來,他每一樣都要分析,然後估計文天雷的行蹤,以及他的計劃和安排。

祁元修踏進梧桐苑,就感覺到心情稍微輕鬆一點,天黑的早了,還沒到晚飯時間,屋裏已經點燈了,他站在門口,看着秦葉悠彎腰檢查著屋裏擺放的箱子。

他走近了一看,才發現這一項項的都是好東西呢,綾羅綢緞,首飾珠寶,還有一箱小玩意兒。

「你這是打算跑路了嗎?把東西都收拾好了啊。」祁元修笑着問道。

秦葉悠轉頭看了他一眼,笑着說道:「我要是跑路啊,肯定只帶上銀票就可以了,帶這麼些東西,難道不是累贅嗎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09章:咎由自取

74.9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