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章:參加婚禮

第410章:參加婚禮

祁元修指著這一個個的大箱子問道:「那你這是做什麼?難不成是在準備嫁妝?」因為他看到有一個箱子里上面放著一件大紅色的披風,邊上滾著一圈雪白的護理毛,看上去十分精美。

秦葉悠挑了挑眉說道:「王爺真是好眼色啊,我這就是準備嫁妝呢。」

祁元修明顯不信,卻依舊問道:「怎麼?你打算再嫁給本王一次?這次是打算帶著豐厚的嫁妝的來的啊?」

「才不是呢,我嫁給你一次,已經夠吃虧的了,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選個夫君,一定要嫁過去過的美美的。」秦葉悠故意說道。

明知道她是在開玩笑,可是停了這話,祁元修的心裡依舊十分難受,他猛然把秦葉悠抱在懷裡,說道:「你休想,自從你自己砸開王府的大門,把自己嫁進來之後,你生生世世就都是我祁元修的人。」

秦葉悠聽了心裡高興,面上卻還是淡淡的:「那要是我來生變成男人了呢。」

「那我就喜歡男人。」祁元修絲毫沒有猶豫,秦葉悠一怔,低聲說道:「你們男人怎麼這麼匪夷所思!」

「現在可以告訴我,你這為誰準備的嫁妝了吧?」祁元修鍥而不捨的問道。

「是唐菲的,唐應來信說,唐菲要嫁給長鬆了,我得為她準備一點賀禮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祁元修察言觀色,感覺到她的語氣里似乎有些遺憾,直接問道:「那個小丫頭啊,整日跟在你屁股後面,像個小尾巴一樣,竟然也有男人喜歡?」

「你說什麼呢,菲兒多麼單純美好可愛啊,長松能娶到她,是他的福氣。」秦葉悠高聲說道。

祁元修看了她一眼,問道:「唐應給你寫信,恐怕不只是告知你一聲吧?沒有讓你去參加婚禮?你那麼疼那個小丫頭,不打算去了?」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不去了,等過段時間的吧,菲兒會理解我的,就算是我不去啊,她也是最幸福的新娘。」

「她是幸福了,可是你的心裡肯定很遺憾吧,當初為了那個小丫頭,你連我都扔下跑去南嶽尋人,老母親也就做到你這個份上了,不去參加她的婚禮,你心裡能好受?」

祁元修淡淡的問道。

秦葉悠立即警覺:這傢伙這麼重的防備心,又要發作了!

她立即笑著說道:「有什麼不好受的,我這不是為她準備了這麼多的賀禮嘛,這些都是按照菲兒的喜好買的,我心意到了就好。」

「我陪你去。」祁元修突然說道。

秦葉悠一怔,不解的問道:「你陪我去?去哪裡?」

「你傻了嗎?自然是去唐門參加婚禮啊。」祁元修笑著說道。

秦葉悠沒傻,她也聽清楚了祁元修的話,只是不太確定他這話的真實性,這麼要緊的時刻,他怎麼能離開?他是在開玩笑吧?

「不用,文天雷就要來了,你怎麼能離開了,得在京城候著啊,我不要緊的。」秦葉悠連忙說道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:「我幹嘛要等他,他來就來唄,如果真的為找我,我不在家,就讓他等著唄。」

「這樣也可以?」秦葉悠小心翼翼問道,已經有些躍躍欲試了。

是啊,人家來找他們打架,他們幹嘛一直在家裡等著啊,有事就去辦,他要打架,那也得等他們回來的。

想明白這點,秦葉悠立即十分高興,當即就拍著手站起身來,開始吩咐綠蘿準備東西,算一算距離唐菲要成親的日子也不遠了,他們得儘快啟程才行。

祁元修留下冷月看家,一有消息立即通傳。

他們出發的那一天,文如意走出門口,十分不悅的問道:「元修哥哥,你們要出遠門?」她看到馬車上大大小小的箱籠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,簡單回答道:「是的。」

文如意立即皺眉說道:「你們怎麼能現在走呢?我父親馬上就要來了呢?」

祁元修笑了:「如意啊,文掌門並沒有來信說他回到奕王府啊,說不定現在已經回去了呢,而且就算是文掌門要來,我該忙的事情也要忙啊。」

文如意看到端坐在馬車裡看熱鬧的秦葉悠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忍不住說道:「你要忙的事情,就是帶著她出去玩吧?這都什麼時候了,元修哥哥,你真的要這樣嗎?」

秦葉悠見她磨磨唧唧沒完沒了,頓時沒有耐心了,直接說道:「文如意,你說完了嗎?說完了,我們要啟程了。」

文如意狠狠的瞪了她一眼:「我的臉感覺還不舒服,你不能走,你得留下來,繼續為我治療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文姑娘,我確定你的臉已經不需要治療了,不過你如果執意如此,我可以幫你再繼續用藥,不過到時候,有什麼後果,我可就不敢保證了哦。」

「秦葉悠!你……」文如意被她氣的說不出話來。

「走吧。」祁元修看都沒有看她一眼,登上馬車,對著車夫說道。

馬車緩緩形式,文如意站在那裡,氣的直跺腳。

唐門大小姐大婚,來參加婚禮的人不少,唐門在江湖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名門正派,在江湖上行走的,誰不是刀尖上添血過日子,下毒,中毒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,總有需要唐門的時候。

唐應為人低調謹慎,也不喜歡交際,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,大家自然都上趕著來。

秦葉悠和祁元修是在婚禮的前一天來的,兩人並沒有立即上山,而是在山腳下找了一家客棧住下來。

「現在唐門肯定十分忙碌,咱們去了,唐應還得招待咱們,不如我們明早一早去賀喜吧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祁元修自然沒有意見,要不是為了不讓秦葉悠難過,他壓根就不想讓她來,那個唐應可是也在打他老婆的主意呢。

第二日大清早,秦葉悠早早起床,熟悉打扮一番,然後就跟祁元修一起上山。

祁元修轉頭大量她一下,不悅道:「今天又不是你大婚,你幹嘛穿的這麼隆重啊,你要穿給誰看?」

秦葉悠白了他一眼,這麼大的男人了,一點吃起醋來,簡直就跟小孩子一個樣。

「菲兒大婚的日子,對我來說非常重要,我自然要好好打扮一番啦。」想了想又不充了一句:「僅此而已。」

兩人鄭重亮相在婚禮上,眾人都有些驚訝,大魏的奕王和王妃親自來參加婚禮呀,沒有想到唐門竟然還有這樣的背景勢力呢,大家對唐應更加敬重。

唐應看到秦葉悠來也十分高興,親自迎接上來說道:「我之前收到你的信,不是說來不了了嗎?」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我打算給你們一個驚喜呢。菲兒呢,我去看看她。」

唐應立即找來一個侍女帶著秦葉悠去找唐菲。

「你先去吧,我這邊還得招待客人,待會再去找你們。」唐應帶著些歉意說道。

「找什麼啊,你就在外面待客就好,這婚房裡只許我們女人進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,轉頭看了一眼祁元修,已經有人把他安排到上座,周圍立即有幾個人上前攀談。

祁元修神色淡然的坐在那裡充大爺,倒是也十分自在,秦葉悠搖了搖頭,就跟著那個小丫頭往後院走去。

來到唐菲昔日的閨房,現在已經被布置成了新房,穿著鮮麗衣衫的丫鬟婆子進進出出的,十分熱鬧。

她悄悄走了進去,唐菲身邊的丫頭一眼看到了她,高興的喊道:「小姐,你看,奕王妃來了。」

「好了,小桃,我知道你要逗我開心,可是也不能這樣騙我,秦姐姐早就來信說了,她不來了,現在怎麼會來?」果然語氣里是濃濃的失望,還忍不住嘆了一口氣。

「大喜的日子,你嘆氣,可是會影響好運的哦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唐菲一愣,猛然轉頭,看到秦葉悠笑意盈盈的站在她的身後。

「秦姐姐……」唐菲猛然起身,朝著秦葉悠撲過來,秦葉悠趕緊抬手阻止:「停停停!快單給我站住,你這一身叮叮噹噹的,可別撞壞了。」

唐菲生生止住腳步,哽咽著說道:「秦姐姐,我就知道你回來的,你可是曾經打贏過我的那,哥哥還說你不來了,哼。」

秦葉悠心裡有點愧疚,要不是因為祁元修的勸說,她本來是不打算來了,她拉住唐菲的手,柔聲說道:「裝扮的這麼漂亮,你可不能掉眼淚,不然臉都哭花了。」

唐菲最聽秦葉悠的話了,立即把眼淚逼回去,拉著秦葉悠嘰嘰喳喳說個不停。

秦葉悠仔細打量她,唐菲眉宇之間都是幸福的模樣,比之前也豐腴了不少,看來她已經徹底從那片陰影中走出來。

很快就到了拜堂的時刻,秦葉悠親自為唐菲蓋上大紅色的蓋頭,看著她穿著大紅的喜服,由喜娘牽著緩緩往外走去,心頭浮現出那一年,她第一次見到唐菲的情景。

那時候她還是個半大的孩子,心裡背負極大壓力,不願跟人接觸,從不說話,極度自閉,轉眼間就成了這樣的美嬌娘,想必是她早逝的娘親在保佑著她吧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0章:參加婚禮

75.0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