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章:曾經愛過

第411章:曾經愛過

唐門在山上轟轟烈烈的舉行婚禮,有不少山下的百姓們都上來看熱鬧,頓時把唐門擠得水泄不通。

唐應派人向人群中撒糖,人們哄搶,不為這塊糖,只為沾沾喜氣。

秦葉悠坐在祁元修的身邊看著,看著那些搶糖的熱鬧人群,突然她好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。

那人穿著極為普通,她仔細看了一眼,好像並不認識,只是覺得有些熟悉。

唐門的下人們撒糖,眾人都去哄搶,只有他,只是站立在那裡,獃獃地看著一對新人,眼神竟然是那麼悲傷。

拜過天地之後,就是送入洞房了,長松笑的牙不見眼,幸福的直冒泡泡,牽著大紅綢緞結成花團的一端,另一端在唐菲的手中,慢慢的往洞房走去。

眾人擁簇者跟在他們的身後看熱鬧,秦葉悠也起身,不過她時刻關注著那個人的身影,總覺得他有些奇怪。

這大好的日子,也不能讓人搗亂。

那人跟著人群到了喜房門口,他的周圍始終有幾個人圍著,不讓旁邊的人擠著他。

他站在最前面,看著喜房中的新郎拿起來如意秤桿,挑起來喜娘的蓋頭。

新娘嬌羞秀美的小臉上,帶著羞怯的笑意,臉上都是幸福的表情,新郎官都看傻了,周圍人鬨笑著,讓新郎親一口新娘,長松拗不過那些人,紅著臉親了一下新娘的臉頰,眾人都笑了。

秦葉悠看到那人用手緊緊的抓緊門框,他沒有笑,他悲傷的幾乎要哭出來了,喜房裡正在鬧洞房的人們還十分熱鬧。

那個人卻低下頭,不再看熱鬧了,緩緩地往外走去,秦葉悠悄無聲息的跟了上去。

一直到看大他走到了唐門外面的山路上,獨自坐在旁邊的一塊山石上,寒風獵獵,他衣衫單薄,卻似乎根本感覺不到冷。

他的身後跟著幾個人,都很好的隱藏起來,秦葉悠走上前,輕聲喊道:「太子殿下,許久不見,你還好嗎?」

那人猛然回頭,看到秦葉悠,愣了片刻,隨機苦笑一聲:「我現在連易容術都做不好了嗎?竟然被你認出來了。」

秦葉悠微微搖頭說道:「不,你的易容術很成功,我不是通過你的臉認出你來的,而是通過你的眼神,眼神是沒有辦法掩藏的。」

那人輕聲笑了一下,然後伸手揭下臉上的面具,果然是隨煬。

秦葉悠看到他的臉,也愣了一下,這還是那個曾經意氣風發的隨煬嗎?就算是曾經中毒的時候,也比現在要好的多。

他的眼神滄桑悲涼,似乎已經厭倦了人世,臉色蒼白憔悴,沒有一絲生氣,鬢角竟然出現了幾根白髮。

愛人離去,母親慘死,妹妹瘋了,父親不待見,這個青年短時間內承受了太多的打擊,也不怪他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。

「你不應該來的。」秦葉悠輕聲說道,她說這話到不僅僅是為了唐菲,更是為了隨煬,明明知道沒有結果,他又何必這樣折磨自己呢。

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,跟別的男人拜堂成親,親親我我,這對他來說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啊。

隨煬轉頭看著渺渺茫茫的山腳下,淡淡的說道:「是啊,我不該來的,她現在終於可以笑的那麼開心了,原來她成為新娘子的時候竟然這麼美,在她大喜的日子,我這樣喪的人不應該出現的,只是我忍不住……」

說到這裡,隨煬痛苦的揪住自己的頭髮,然後說道:「我聽說她要成親了,我的心裡就跟銀針戳心一般的難受,我就是想要見她,想要遠遠的看她一眼。」

「然後呢?現在你看也看了,確定她以後可以過的很幸福了,然後你要怎麼辦呢?」秦葉悠轉頭看著隨煬,輕聲問道。

隨煬眼神出現一絲迷茫,他繼續轉頭看著山腳下,秦葉悠感覺到他似乎想要跳下去一般。

「王妃,你救了那麼多人的命,人人到臨死的時候,都十分惜命吧?可是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?」隨煬的話空洞洞的,聽著讓人心裡發顫。

秦葉悠看著他,許久沒有出聲,然後突然問道:「你現在多大?」

隨煬看著她,不明白她的意思,秦葉悠似乎也並沒有指望他回到,繼續淡淡的說道:「到目前為止,你經歷過多少事情?我知道你從小品學兼優,備受寵愛,可是在我看來你的經歷乏善可陳,你還沒有資格談人生。」

她的語氣陡然尖銳,直視著隨煬說道:「你知道拜堂成親時激動嗎?你知道初為人父是的喜悅嗎?你知道被萬民敬仰的欣慰嗎?你知道兒孫滿堂的幸福嗎?這些你都沒有體驗過,你憑什麼對人生失去希望?」

隨煬不敢直視秦葉悠的雙眼,他似乎正在糾結掙扎,痛苦的說道:「我只是覺得失去了菲兒,我的人生就只剩下按部就班,再也不會有別的顏色或者驚喜了。」

秦葉悠看著他,他的痛苦是真的痛苦。

「你知道菲兒是怎麼評價你的嗎?」秦葉悠突然問道。

隨煬低著頭,苦澀一笑,說道:「肯定說我沒用吧。」

「不,她說她從不後悔愛過你,就算是最後她被你妹妹抓去,差點被人糟蹋,關鍵時刻你竟然還是護著你妹妹,即使是這樣,我們離開南嶽的時候,我曾經問過菲兒,後悔嗎?菲兒告訴我,她從來不曾後悔愛過你。」

隨煬猛然抬頭,看著秦葉悠,十分震驚,眼裡閃過異樣的光彩,嘴唇都有些哆嗦了,他問道:「她真的這樣說?真的不怪我?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:「菲兒是個寬容善良的好孩子,我們其實都知道,你已經盡你最大的努力去保護她了。你是菲兒第一個真心喜歡的男人,在她最好的年紀,跟那麼優秀那麼美好的男孩子真心相戀一場,對她來說,已經知足了。」

秦葉悠拍了拍隨煬的肩膀:「不要毀了這一切的美好,不要讓菲兒後悔當初的選擇,好不好?回去之後,好好做你的太子,忠君愛民,以後登基,就做個好皇帝,造福百姓,菲兒也會為自己曾經喜歡過這樣的男人而自豪的。」

隨煬看著秦葉悠,眼神里漸漸的有了光彩,臉上也有了神氣,他不再看著山腳下,而是抬頭看著初升的太陽,點了點頭說道:「是啊,只有我強大了,保護好這個國家,讓菲兒過得安慰的日子,才是對她好。」

秦葉悠點頭,知道他終於想通了,隨煬轉頭看著秦葉悠,眼角含淚:「謝謝你,王妃,曾經你救了我一命,現在你又給了我第二次生命,這麼大的恩情,我隨煬不知道該如何報答,以後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,我萬死不辭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你如果想要報答我,就好好的,做個太子,以後做個好皇帝,和大魏永遠和平相處,這就是對我最大的報答。」

隨煬堅定的說道:「別的我不敢保證,只要我還說了算,絕對會和大魏和平相處。」

能解開這個青年的心結,是秦葉悠這次來南嶽最大的安慰,甚至比參加唐菲的婚禮都讓她欣慰,那麼好的青年,不應該就這樣廢了。

隨煬帶著侍衛離開了,秦葉悠悄悄回到宴會上,酒宴已經開始,秦葉悠悄悄在祁元修的身邊坐下。

祁元修轉頭看了她一眼,問道:「去哪裡了?這麼久都不見你回來,新郎官要來敬你酒,過來好幾次沒找到。」

「你替我喝了不就行了嗎?」秦葉悠喝了一口茶說道。

「我偏不……你自己的造的福,自然得自己享受。」祁元修壞壞的說道,其實是因為他許久沒見秦葉悠喝醉的模樣了,有些懷念而已。

參加完了婚禮,雖然唐菲對秦葉悠依依不捨,拚命的想要挽留秦葉悠多住些日子。

可是秦葉悠不敢再待下去了,大魏那邊她始終放心不下,現在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,終於分別,跟祁元修開始返回大魏。

「秦姐姐,你等我回去就去大魏找你啊,我們很快就能相見了。」臨走之前唐菲拉著秦葉悠的手依依不捨的說道。

秦葉悠點頭答應了,她們都沒有沒想到,這一別竟然許久年,因為唐菲婚後不久就懷孕了,這一發不可收拾。

不知道是長松這小子太努力,還是唐菲實在是好生養,竟然一口氣生了六個孩子,基本上是兩年生一個的頻率。

從此單純美好的美少女唐菲,就過上了雞飛狗跳,照顧孩子的日子,哪裡還能有時間去看望她親愛的秦姐姐,就連悲春傷秋的時刻都沒有了。

忙碌就是治療心病最好的良藥,唐菲忙到連傷心的時間多沒有。

祁元修和秦葉悠剛剛進入大魏,還沒有到京城呢,就收到了追風的飛鴿傳書。

祁元修打開一看,臉色頓時冷下來,秦葉悠看著他變了臉色,問道:「出事了?是文天雷來了嗎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淡淡的說道:「是的,他已經來到大魏了,只是還沒有進京,追風查出來白家山莊被滅門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1章:曾經愛過

75.2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