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章:孤苦母子倆

第412章:孤苦母子倆

秦葉悠知道白家山莊,當初她到處選種藥材的基地的時候,曾經考慮過那邊。

白家山莊位於秦嶺一帶,氣候濕潤溫暖,深山老林里有不少好藥材,平原上十分適合種植藥材。

可是當初祁元修否決了那個地方,因為那是白家山莊的地盤。

白家山莊的族人,是從外地遷來,十分奇怪,從來不跟外族通婚,也基本不與外借往來,他們憑藉優厚的地理條件,基本上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。

唯一與外界有聯繫的就是,用秦嶺深山老林里的野味,藥材,還有他們自己種植的糧食和瓜果,跟外界換一些布匹鹽巴之類的必需品。

後來天山派看上了他們的地盤,想要收購種植藥材,白家族人不願意,他們十分團結,一致對外,天山派一直沒有得逞。

現在文天雷出山了,白家山莊就被滅了,這跟他肯定有關係。

秦葉悠義憤填膺:「這樣喪盡天良,難道就不怕遭報應嗎?」

「哼,文天雷要是怕這些,就不是他了,本身他這個掌門的身份,就是他弒父殺兄得來的。」祁元修冷冷的說道。

秦葉悠一愣,想起來之前她曾經停薛神醫講過,天山派以前不是這樣的,那時候他們本社濟民天下的原則,為整個東大陸提供藥材,不管是貧窮的小國,還是富裕的大國都一視同仁對待。

只要真心想學醫的,都可以去天山派進行學習,只可惜啊,後來就變了。

秦葉悠想起一句話,欲使其滅亡,必先使其瘋狂。

文天雷現在被權勢沖昏了頭,弒父殺兄奪得掌門之位,只顧自的權勢,這樣喪心病狂,也離滅亡不遠了。

之後的路上,祁元修一直沒有說話,他逼著眼睛,眉頭緊緊的皺著一起,秦葉悠知道他是在思考事情呢,也不去打擾。

她也有她自己的想法,不管文天雷什麼時候來,總有要面對的一天,她必須做好準備了。

回到奕王府之後,秦葉悠就一頭扎進書房,開始做各種整理。

她現是吧婉兒叫來,把她名下所有的財產,都交給婉兒,交待的一清二楚,囑咐婉兒,以後萬一她不再了,這些就由她搭理,所得收入,一分為二,一般給單家,一般給祁元修。

婉兒聽完之後,嚇壞了,三年前王妃要離開的時候,就是這樣交待的,現在怎麼突然又來一次。

「王妃,您要做什麼?難道您又要離開嗎?」婉兒急急的問道。

秦葉悠知道婉兒心思細,不像綠蘿那麼好糊弄,有些事必須得說清楚才行。

「婉兒,你別緊張,我可能只是暫時離開,你也知道文天雷要來了,到時候我和王爺的處境會有些艱難,我說不行要處處避避風頭,所以只能託付給你了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婉兒這才信了,鄭重接了下來,然後說道:「王妃,您放心吧,我一定打理好,不辜負王妃的囑託。」

秦葉悠自然是信任她的,這些年相處下來,兩人早就情同姐妹,她看著婉兒,突然說道:「婉兒,我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,這也是我的心病,需要你幫助我。」

婉兒見她露出如此為難的表情,立即說道:「王妃,您有什麼事情,婉兒一定竭盡全力去做。」

「好,婉兒,你告訴我,你有沒有相中的青年?」秦葉悠直接問道。

婉兒正一臉緊張的等著秦葉悠跟她說什麼重要任務呢,猛然聽到這個,有些反應不過來,愣了一下,然後結結巴巴的說道:「王……王妃,您說什麼呢?什麼喜歡的青年啊?」

一邊說著一邊漲紅了臉,秦葉悠問道:「那你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啊,這裡就咱倆人,你還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?」

「沒有……」婉兒低聲說道。

秦葉悠一陣失望,然後又問道:「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?」

這一次婉兒更加說不出口了,她一個大姑娘家的,怎麼好意思說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。

「王妃,您到底要做什麼啊?這都什麼時候,您還拿婉兒打趣?」她羞紅了臉說道。

「婉兒啊,你也老大不小了,我想在我離開之前,先把你的婚事給定了,這樣我才能走的安心啊。」秦葉悠嘆了一口氣。

婉兒抬起頭,眼眶都紅了:「婉兒不要嫁人,婉兒就一直陪在王妃的身邊。」

「傻姑娘,你怎麼能不嫁人呢?我才不要你一直陪著我呢,到時候我還不得日日承受愧疚自責的煎熬啊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不過看著婉兒羞紅的臉,她也不知道從婉兒口中套出什麼有用的信息,還是自己好好觀察吧。

秦府內,丫鬟鳳溪終於生了,是個男孩。

兮顏指派了一個小丫頭照顧她,還給她買了一些補品,府里平時跟鳳溪比較好的下人,也送來了賀禮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孩子累著了,鳳溪的臉上並沒有初為人母的喜悅,反而有些棲棲遑遑的,小孩子也很瘦弱,哭起來就跟小奶貓一樣,沒有力氣。

眾人看這對母子著實可憐,紛紛搖頭嘆息,沒有男人,一個女人自己生下這個孩子,以後還得自己撫養長大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。

兮顏進來的時候,就看到三個婆子為何鳳溪長吁短嘆的,她頓時氣不打一出來,高聲說道:「她剛剛生了孩子,本就虛弱,你們說這些話做什麼?還不出去幹活!」

那幾個婆子都害怕兮顏,趕緊都散了,鳳溪低聲說道:「兮顏姐姐,你別怪她們,她們也只是同情我而已。」

兮顏看了鳳溪一眼,表情緩和一下說道:「你也不要這樣,大不了這個孩子我們幫你撫養,總能給他口吃的,小孩子嘛,怎麼都能養大的,你也不要太愁。」

鳳溪卻只是搖頭,彷彿有千斤重擔壓在她的心頭一樣。

兮顏說道:「你就放心吧,咱們公子宅心仁厚,不然就讓他幫著找個好人家收養,你如果實在是覺得養不活的話。」

「不……我不要跟孩子分開,我是他的娘親,兮顏姐姐,你說公子這麼好,他願不願意要這個孩子呢?」鳳溪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孩子,緊張的問道。

兮顏猛然站起身來,瞬間冷下臉說道:「你說什麼呢?公子還沒有成親,怎麼先有孩子,這以後夫人過門之後肯定有意見啊,而且公子什麼身份,怎麼可能要……」

說到這裡她猛然停了下來,她倒是沒有羞辱鳳溪的意思,只是真的覺得公子太高潔,這個來路不明的孩子不配做他的孩子而已。

兮顏淡淡的說道:「我……我沒有別的意思,你別往心裡去啊,我會幫助你的,放心吧,一定可以活下去的。」

鳳溪抬起頭,眼角含淚,笑著說道:「我知道,謝謝你,兮顏姐姐,你對我真好。」

她這樣一說,兮顏更加不好意思面對她了,說了兩句話,就趕緊離開了。

鳳溪出了滿月,說要去城外自己父母的墳前磕個頭,讓父母知道自己有孩子了。

兮顏覺得她剛剛出月子,身子還比較虛弱,讓她座府里的馬車去。

鳳溪也拒絕了:「我不能做,我這樣的身份,怎麼能乘坐府里的馬車。」

見她執意不肯,兮顏只好給了她一點錢:「你要是感覺累了,就自己雇一輛小馬車,不為你自己著想,也得為孩子著想啊。」

鳳溪收下錢,點了點頭,十分感激的說道:「謝謝你,兮顏姐姐……」

她沒有雇馬車,在竹筐里放上柔軟的棉布,讓孩子躺在框里,上面再蓋上一層棉布,她挎著竹筐往城外走去,烈日當頭,她身體虛弱,走出一聲的汗。

終於來到那個小院的門口,她整理一下散亂的頭髮,然後開始敲門,不就之後有人來開門,見到是她冷冷的說道:「你來做什麼?」

「公子回來嗎?我想讓公子看看孩子……」鳳溪低聲說道。

那人看了一眼她手裡的竹筐,鳳溪掀開一點,他看到裡面的孩子,神色變了一下,然後打開門,說道:「進來等一下吧,公子正好今天在這裡。」

那人進去傳話之後,很快出來,讓鳳溪帶著孩子進去。

鳳溪十分高興,連連道謝,然後趕緊帶著孩子走了進去。

拓跋宏見到她就斥責道:「我怎麼跟你說的,沒有我的命令,不允許來見我!你都忘了嗎?」

鳳溪被訓斥的低下頭,紅著眼眶說道:「我……我只是想讓公子看看我們的孩子……」

「什麼我們的孩子!那你是跟秦朗的孩子,聽明白了嗎?」拓跋宏立即吼道。

鳳溪十分傷心,雖然知道拓跋宏是在利用她,可是她動了真心,總想著這個孩子畢竟是他的血脈,父子連心,他總會有些心軟的。

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狠心,連看都不願意多看孩子一眼,對她的態度如此冷淡。

可能是感受到外界的威脅,竹筐里的小孩子,突然哇哇大哭起來,鳳溪連忙把孩子抱起來,柔聲哄著,孩子依舊哭個不聽,拓跋宏煩躁不堪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2章:孤苦母子倆

75.4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