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章:終是奢望

第413章:終是奢望

鳳溪把孩子抱在懷中,輕聲哄著,孩子依舊哭鬧不止。

拓跋宏十分厭煩的揮手說道:「趕緊給我弄出去,再哭的話,別在這裡煩我。」

鳳溪連忙說道:「他只是餓了,我這就喂他吃奶。」

說著她也顧不得其他了,轉過身,解開衣服就開始餵奶,小孩子被顛簸了這麼久,餓壞了,拚命吃著。

拓跋宏看著鳳溪瘦弱的脊背,眼神隱晦不明,臉色冷淡,不知道在想什麼,倒是也沒有開口趕鳳溪走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孩子終於吃飽了,鳳溪感激扣上衣服,然後輕輕的搖晃了一下,再把他放在筐子里。

可能是因為吃飽了,孩子心情很好,轉頭看著四周,嘴裡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,似乎覺得這個明亮的環境,比他之前待得有些陰暗的房間好,他竟然笑了起來。

這孩子出生的時候十分瘦弱,可是鳳溪在月子里的時候,被人照顧著,兮顏又給她送來不少補品,她的奶水很好,把孩子喂得也白胖了一些。

拓跋宏冷冷的看了一眼孩子,這孩子的眉眼跟多的是像鳳溪,只是臉型稍微有點像他。

這是他的孩子?拓跋宏的突然有點心軟,他忍不住又看了孩子一眼。

鳳溪看到他的表情緩和很多,心裡高興,直接把孩子抱起來,遞到拓跋宏的跟前說道:「公子,你看這孩子,跟你長的多像啊。」

拓跋宏看著白胖的孩子,微微一笑,突然想到,他要這個孩子的目的,跟他很像,那就跟秦朗不像了啊,那還有什麼用。

他的腦子迅速轉動,快速的想著,既然這個孩子已經出生了,那麼他就得開始下一步計劃了。

「鳳溪,你如果還想活命,還想保住這個孩子,就必須從心裡徹底相信這個孩子就是秦朗的,再也不要說跟我很像的話!聽明白了嗎?」拓跋宏冷冷的說道。

鳳溪點了點頭,低聲說道:「知……知道了,我只是覺現在沒有別人,所以才……」

「不行!任何時候都不能說!小心隔牆有耳,這個孩子我有大用處的,你如果壞了我的計劃,我饒不了你。」拓跋宏惡狠狠的說道。

鳳溪淚眼婆娑,緊緊的抱著孩子,什麼都不敢說了,孩子似乎感受到母親的傷心和緊張,小臉上不再有笑容,憋著小嘴,馬上又要哭起來。

拓跋宏眼神一轉,語氣又柔和下來說道「鳳溪,別怪我無情,我沒有別的辦法,你願意幫助我的吧?」

鳳溪抬起頭看著他,臉上沒有表情,說實話,她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了,她從來就看不懂喜怒無常的拓跋宏。

拓跋宏伸出胳膊說道:「來,讓我看看孩子吧。」

鳳溪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,又看了拓跋宏一眼,確定他是認真的,不是騙她的。

她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教給拓跋宏,放在他的懷中,教他怎麼抱孩子,拓跋宏耐心的抱著孩子。

那小孩子似乎也不怕他,睜著大大眼睛看著他,不哭也不笑。

鳳溪看著拓跋宏抱著孩子,父子倆對視著,她心酸不已,多麼希望孩子能像普通的小孩一樣,又父親的寵愛啊。

就在她愣神的瞬間,拓跋宏突然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,遞到孩子的嘴前,倒出一點綜合的液體。

小孩子什麼都不懂,只知道遞到他嘴邊的東西就是給他吃的,於是張開小嘴,吧唧了兩下,然後瞬間小臉就皺成一團,哇的一聲大哭起來。

鳳溪一驚,連忙就推拓跋宏的手,震驚不已的喊道:「公子,你做什麼,你給孩子吃了什麼?」

拓跋宏一把把鳳溪擁到一邊,然後把剩下的藥水,都倒進正在大哭的孩子的嘴裡,孩子被嗆的咳嗽,小臉漲的通紅,哭的聲嘶力竭。

鳳溪不知道怎麼突然爆發出一股巨大的力氣,一下子衝上來,把孩子從拓跋宏的懷中搶過來,緊緊的抱在自己的懷中。

聲淚俱下的問道:「公子!就算是你不喜歡這個孩子,你不想要這個孩子,他才那麼小,你怎麼忍心這樣對待他啊?」

拓跋宏冷哼一聲說道:「放心,我這不是在害他,我這是在救他!這不是毒藥,他死不了!」

鳳溪顯然不相信,她一邊安撫著孩子,一邊帶著怨恨的看著拓跋宏:「公子,您讓我做什麼我都去做了,您就放過這孩子吧。」

「不可能!現在才是你真正有用的時候,你現在就回秦府,告訴秦朗,這是他的孩子。」拓跋宏直接說道。

鳳溪苦笑一聲:「公子,您也太小瞧秦公子,他不會相信的。」

拓跋宏得意的說道:「你放心他會相信的,你以為我剛才給孩子吃的什麼東西,到時候秦朗如果不信,你就讓他做滴血認親,他自己是做過滴血認親之人,自然會相信。」

鳳溪愣住了:「可是這孩子不是他的,滴血認親之後,不久全都露餡了嗎?」

「孩子已經用了我研製的葯,他的血可以和任何人的血相融,到時候秦朗不能不相信,只要他認下這個孩子,他身後巨大的財富就都是我的了。」拓跋宏說著忍不住大笑起來,幾近瘋狂。

鳳溪緊緊的抱著孩子,稍微後退兩步,警惕的看著他,感覺他已經瘋了。

拓跋宏突然停下來,轉頭看著鳳溪,走進她兩步,突然柔聲說道:「鳳溪,我知道你想要什麼,只要你幫我做成這件事,以後就可以永遠留在我的身邊了,等我以後成了皇帝,就封你為貴妃,這孩子就是皇子了啊。」

拓跋宏給鳳溪畫了一個很大很好看的餅,鳳溪哭著說道:「我不要做什麼貴妃,我只要能陪在公子身邊,我們一家三口能在一起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」

拓跋宏笑著說道:「會有那麼一天的,你再忍忍,幫我做成這最後一件事。」

鳳溪用了點了點頭,拓跋宏在心裡恥笑一聲,真是愚蠢的女人,如果她真的成功了,秦朗認下這個孩子,她就永遠失去這個孩子了。

他太了解秦朗那傢伙了,他有潔癖,不管是生活上,還是感情上,他或許能接收這個孩子,卻絕對不能接受鳳溪。

鳳溪帶著孩子要離開的時候,拓跋宏突然說了一句:「對了,我剛才給孩子吃的葯,也是有一些毒性的,只要秦朗認下孩子,我立即就給孩子解藥,不然的話,他雖然沒有生命危險,以後可能就是個傻子了。」

鳳溪猛然轉頭看著他,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議,他竟然真的下了毒手!對自己的孩子下了毒手!虧她剛才還感動,相信了他的那一番話,看來一切都是假的。

自己就是他的工具,現在這個孩子更是他的工具。

鳳溪低頭看了一眼竹筐中的熟睡的孩子,暗自在心裡發誓,孩子,就算是所有的人都不喜歡,所有人都不願意認你,你還有娘親,娘親就算是拼上這條命,也會救你的。

鳳溪帶著孩子回到秦府的時候,天色已經昏暗了,她從馬車上下來,剛剛從後門走進秦府,就看到兮顏匆匆而來。

「你這一整天做什麼的啊?上個墳也不用這麼久吧?一整天不見人,我都擔心死了。」兮顏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說道。

鳳溪苦澀的笑了一下,看著兮顏,這個姑娘是真心同情她,對她好,雖然嘴上不饒人,可是心最軟,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。

可是自己即將要做的事情,就是在兮顏的心口上插倒了,相處這麼就,兮顏對秦朗的心思,她看的一清二楚。

她突然有些不敢看兮顏的眼神了,低著頭抱著孩子往自己的小屋走去,邊走邊說:「讓姐姐擔心了,我沒事,就是跟我娘親多說了會兒話,回來的晚了一些。」

兮顏心思簡單,沒有想那麼多,只是說道:「這大冷天的,你也不怕凍壞了,孩子,快點到房間里暖和一下吧,我讓人把你的炕給燒熱了。」

鳳溪更加愧疚,低著頭,一言不發的進了房間,兮顏覺得她有些奇怪,不過也沒有多想,只當她累著了。

鳳溪回到房間,餵飽了孩子,靜靜的坐在床上守著他,枯坐了一夜,也想了一夜。

第二天清晨,鳳溪早早起床,認真的梳洗一番,然後給孩子也換上簇新的衣服,抱著孩子走了出來。

直奔秦朗住的院子而來,在門口的時候,被小廝攔住了。

「公子正在吃飯呢,你有什麼事情嗎?」小廝問道。

「我有要事,要跟公子說,麻煩請給通報一聲。」鳳溪十分客氣的說道。

小廝看了一眼她懷中的孩子,說道:「你就是後院在府里生孩子的那個丫頭吧?」

鳳溪點了點頭,小廝有些同情她,於是說道:「好吧,你等一下,我就傳個話。」

秦朗剛剛吃完了早飯,兮顏伺候著他正在漱口呢,小廝進來說道:「公子,門外有個丫頭說有要事要跟您說,等著見您呢。」

秦朗問道:「什麼丫頭?」

「就是後院干雜貨,在府里生孩子的那個丫頭。」小廝回答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3章:終是奢望

75.6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