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4章:生身父母

第414章:生身父母

秦朗一聽,頓時皺眉:「怎麼在府里生了孩子?而且咱們府里現在連懷有身孕的人都用嗎?」

他這話是對着身旁的兮顏問的,兮顏也有些愣怔。

她知道公子有潔癖,所以這事就沒有告訴他,想着反正那丫頭就在後院干雜活,一般不到這前院來,而且她一直安分守己的,沒有想到她竟然直接找上門來了。

兮顏趕緊跪下說道:「請公子贖罪,這事是兮顏擅自做主了,小鳳那丫頭在府里幹活挺好的,手腳麻利,老實本分,只是命不好,懷了孩子,男人卻跑了,她一個人無依無靠的,我可憐她,就留下她在後院做點雜活。」

兮顏的話還沒有說完,秦朗就擺了擺手說道:「好了,你不用說了,我也不是不近人情之人,你心地善良,我是知道的,生了就生了吧,後面的事你去安排就行。」

兮顏聽到秦朗誇她,心裏一喜,然後就站起身來。

秦朗疑惑的說道:「不過,她今日來找我要做什麼?」

兮顏想了一下,懊惱不已,重新跪下說道:「唉,請公子恕罪,都怪我多嘴,前兩天我見小鳳唉聲嘆氣的,好像愁著養育這個孩子,我就見她可憐,隨口說了一句,不行讓公子看着給找個人家領養這孩子,看來她是記心裏去了,今天來恐怕就是為這事來的。」

秦朗指著兮顏,淡淡的說道:「兮顏啊,你可是真的很會為你家公子攬事啊。」

兮顏愧疚不已,連忙說道:「請公子喜怒,都是兮顏糊塗了,公子您高高在上,怎麼能管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呢,我這就打發她走。」

說着起身就要往外衝去,秦朗在她身後喊住了她:「好了,回來吧,你話都放出去了,我要是不應着,你豈不是很沒有面子?讓她進來吧。」

兮顏看着秦朗,感動不已,公子竟然還顧忌她的面子,這樣為她着想。

「公子,你真好,兮顏先替小鳳謝謝你了……」兮顏感動不已的說道。

秦朗微微一笑說道:「她這個做娘親了,為了孩子的將來,狠心把孩子讓人領養,想必心裏很難過,我看看能幫就幫吧。」

他從小沒有了母親的關懷,所以一直都十分同情沒有母親的孩子。

小廝一聽很快就去傳話了,不一會兒鳳溪就抱着孩子進來了,跪下說道:「見過公子,兮顏姐姐。」

兮顏見到鳳溪,略有些不滿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說道:「小鳳啊,我真心實意的對你,你怎麼能這樣,有什麼事也不跟我說一聲,就這樣直接來麻煩公子!你覺得這合規矩嗎?」

鳳溪跪在地上,緩緩抬頭看了一眼秦朗,俊美清雅的貴公子,用清冷的眼神看着她,略微帶着一絲同情。

「兮顏姐姐,請你原諒,我想了很久,有些話必須要跟公子親口說清楚才行。」

鳳溪看着兮顏淡淡的說道。

「好吧,你親口跟公子說吧。」兮顏一副受不了她的表情。

「公子,這孩子已經出生一個多月了,還沒有名字呢,請給孩子取個名字吧……」鳳溪看着秦朗說道。

秦朗一怔,看了一眼兮顏,發現她的神色也有些疑惑,這丫頭來這裏是為了這件事?還是說這只是個開始?

他想了一下說道:「既然你打算把孩子送走了,我想着孩子的名字還是讓他以後的父母來取最好。」

鳳溪猛然把孩子抱的更緊一些說道:「公子,你說什麼呢?我為什麼要把孩子送走?他的父母就在這府里,他自然也要留在這府里!」

這時候兮顏終於忍不住說道:「小鳳,你糊塗了嗎?這孩子的爹不是下落不明嗎?什麼時候又在府里了?你是不是生孩子變傻了啊?」

兮顏隱約感覺事情似乎越來越複雜了,她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秦朗,唯恐他會怪罪與她,發現秦朗的神色沒有絲毫改變。

他的神情依舊冷淡,平靜的說道:「既然他的父母都在府里,那就由他的父母給取名字吧,本公子沒有這個喜好。」

鳳溪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朗,嚴肅鄭重緩緩的說道:「公子,您就是孩子父親,所以孩子的名字自然該由您來取啊。」

兮顏一聽,猛然提高了聲音,破口大罵:「小鳳,你是不是瘋了?你在這裏胡說八道什麼?竟然這樣侮辱公子,你腦子進水了嗎?」

公子在她心裏的形象,神聖高潔不可侵犯,小鳳竟然說出這樣的話,這簡直就是在扇她的臉啊,兮顏怎麼能不惱怒。

這時候秦朗的臉色也冷下來,不過他比兮顏冷靜的多,冷冷的說道:「小鳳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你想讓孩子有個好的生活環境,又不想跟孩子分開,這個我可以幫助你,但是你不能直接把孩子扔給我!」

鳳溪似乎早就料到秦朗會不承認,她沒有一絲慌亂,淡淡的說道:「公子,我沒有說一句謊話,這個孩子就是您的。」

秦朗見她如此冥頑不靈,也有了火氣,他的眼神更冷了:「本公子從來沒有見過你,你的孩子怎麼會跟我有關係!你再胡說八道,休怪我不客氣!」

鳳溪一手抱着孩子,一隻手在自己的下巴處摸了一下,然後迅速的扯下一張人皮面具,露出她本來的面目。

瞬間,整個房子都寂靜無聲了,兮顏一下子睜大了眼睛,秦朗也驚訝不已的看鳳溪。

竟然是她!這張臉他記得,那是他極為恥辱的一夜,當初他為了保護秦葉悠,中了祁元修的迷藥,寵幸了這個女子。

可是他第二天就讓人把她趕走了,她竟然又回來了,而且還易容一直潛伏在他身邊!

兮顏的大腦已經亂掉了,她自然也認識眼前這個女人,當初她嫉妒的發瘋,第二天也是她親自把她趕出京城的。

可是這個可惡的女人竟然回來了,而且就在她的眼皮底下,想着自己對她那麼好,真心實意,她瞬間崩潰了,直接衝到鳳溪的跟前,左右開弓,瘋狂的打她。

「你這個惡毒的女人,你竟然還敢回來,竟然還敢利用我,我一直對你這麼好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?你怎麼能這樣,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麼惡毒的女人!」

鳳溪抱着孩子,直挺挺的跪在地上,沒有絲毫躲閃,硬生生的接下兮顏所有的咒罵和廝打。

只有這樣,她的心裏才好受一點,說實話到現在,她覺得唯一對不起的就是兮顏,她是真心實意在幫助她,如果沒有兮顏,她這個孩子或許都生不下來來。

知道兮顏會很受傷,可是鳳溪沒有選擇,她必須要做這件事,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孩子。

「好了,兮顏,你冷靜一下!」秦朗突然高聲喊道。

兮顏終於停了下來,鳳溪雙頰紅腫,披頭散髮,懷中的孩子受到驚嚇,哇哇大哭,她輕聲哄著,過了一會兒孩子才漸漸安靜下來。

秦朗看着她說道:「你剛剛生完孩子,不宜跪這麼久,起身吧,來人,給她搬個凳子。」

鳳溪和兮顏都不可思議的看着秦朗,不明白他怎麼會突然這麼平靜。

傭人很快搬來一個小凳子,鳳溪雙腿都跪麻了,她還是支撐著坐了下來,懷裏緊緊抱着孩子。

「當初你我之間確實共度過一晚,第二天我就送你走了,可是你竟然易容回來,在明知道我不會接受你,接受這個孩子的前提下,竟然還生下這個孩子,我想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?」

秦朗淡淡的問道。

鳳溪看着他,輕聲說道:「榮華富貴,我想要榮華富貴,所以就賭一把。」

說着她輕笑一生,笑容十分凄苦:「我過慣了苦日子,看到這秦府里潑天的富貴,我起了貪心,想着生下孩子,您或許就會接受我,讓我在這裏,一輩子不愁吃穿!」

「好個不要臉的東西,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!」兮顏忍不住罵道。

她的這番話,倒是更可信一些,一開始秦朗還以為她要說什麼真心喜歡他,所以才生下的孩子的說話。

「哼,你說的很好,合情合理,可是我不相信,這個孩子就是我的!」秦朗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鳳溪抬頭看着他:「公子,我只跟過您一個男人,這孩子絕對就是您的啊,您如果真的不相信,可以滴血認親!」

秦朗微微一怔,沒有想到她竟然主動說起滴血認親,她如此不怕,難道這個孩子真的是他的?還是所這個女人在耍花樣?

「好,既然你如此肯定,那麼我就找人安排滴血認親!」秦朗一錘定音。

然後她轉頭看着兮顏說道:「你去安排一下吧。」

兮顏點了點頭,然後十分愧疚的看了一眼秦朗,內心的自責排山倒海一般襲來,竟然鳳溪身邊的時候,她狠狠的瞪了鳳溪一眼,恨不能用自己的眼神直接把她釘死。

鳳溪抱着孩子端坐在那裏,臉上沒有任何波瀾,很快兮顏就帶來一個大夫,他走到秦朗的身邊說道:「公子,都準備好了。」

秦朗點了點頭說道:「那就開始吧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4章:生身父母

75.8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