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章:不願相信

第415章:不願相信

大夫拿著銀針上前,在秦朗的手指刺了一滴鮮血,滴在碗中。

然後走到鳳溪的跟前,握注孩子的小手,用銀針刺了一下,取了一滴血,孩子哇的一聲大哭起來。

鳳溪心疼的抱著孩子,眼淚嘩嘩的,心疼不已,這個可憐的孩子,如果出生在別的家裡,就算是各窮苦人家,也不至於收這樣的苦。

可憐他托生在她的肚子里,剛剛一個月,就被人下毒,銀針刺手,吃了這麼多的苦,都怪她這個做娘親的。

「公子,兩滴血融在一起了。」這時候大夫突然說道。

「什麼?這不可能!」兮顏先是沖了過去,看著那碗水,兩滴血真的融在一起了。

秦朗也起身走了過去,盯著碗中的血水,確實融合在一起了,他的臉色頓時變白了。

所有的人都震驚不已,包括來那位大夫,他是秦府的常用大夫,這麼多年了,對秦朗也十分熟悉了,實在是不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。

只有鳳溪和孩子十分鎮定,她神情木然,只是緊緊的抱著孩子,輕輕的拍著他的,小孩子哭鬧了一會兒,可能是累著了,漸漸的睡著了。

秦朗看了一眼大夫,問道:「大夫,你確定這中間沒有任何問題,這就是真的結果?」

老大夫拱手說道:「公子,老夫跟你來往這麼多年了,你應該知道的,我可以保證,我這邊不會有任何問題。」

秦朗閉上眼睛,似乎是任命了,他又看了一眼那個孩子,心裡沒有一點漣漪,沒有一絲親情之間的親密感,他都不願再看第二眼。

「兮顏,把她安頓一下吧,不要委屈著了。」秦朗淡淡的說道,這就算是承認這個孩子了。

鳳溪聽到這句話,心裡的緊繃著的一根弦,終於鬆懈下來,她的眼淚再一次湧出來。

這下有救了,她的兒子不必變成痴獃了,她也終於熬出頭了。

兮顏還沒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,聽到秦朗的話,直接問道:「公子,你真的要承認這個孩子嗎?難道真的就憑一滴血就能確認這個孩子是公子的?」

「好了,兮顏,讓我安靜一下。」秦朗不耐煩的站起身,就要往外走求。

經過鳳溪身邊的手,他的眼皮都沒有抬一下。

「公子,你還沒有給咱們的孩子取名字呢……」鳳溪低聲說道。

「別跟我說話,我現在不想接觸這個孩子的一切,最好你現在保持沉默。」秦朗極力壓制住自己的怒火說道。

然後憤然拂袖而去,鳳溪深深的低下頭。

兮顏走了過來,看向鳳溪的眼神,再也沒有曾經那麼溫柔和同情了,都是諷刺和憤恨,她有一種被深深背叛的感覺。

「小鳳,哦,不,現在應該叫你鳳溪,我告訴你,就算是你生下公子的孩子,公子也不會要的,你想要的榮華富貴也不會有,公子最潔身自好了,你卻成為了他人生中的污點,他會恨你一輩子的!」

兮顏恨不能說出這世上最惡毒的話,想起剛才秦朗震驚悲傷的表情,她就恨不能扇自己兩巴掌。

她那麼在意公子,卻親手餵養大了一匹狼,讓這匹狼狠狠的咬住了公子。

鳳溪沒有說話,她在心裡默默的想著,她從未奢望秦朗回善待她,她也不希望有什麼榮華富貴,她想要的不過是一份安穩,和孩子能有個光明一點的未來。

秦朗回到房間里,靜靜的坐在桌前,他始終不肯相信,這個孩子是他的。

他仔細回想那一夜,他向來做事乾脆利索,不會給自己留下這麼大的隱患,那一夜他雖然被祁元修下了葯,可是他記得自己似乎有做防護措施。

可是當時他意識不清醒,現在無論如何也想不清楚了,他的直覺告訴他,這個孩子不是他的,絕對不是。

可是滴血認親的結果擺在那裡,讓他怎麼能不相信呢?如果他又了一個兒子,以後他要怎麼面對秦葉悠?

想到了秦葉悠,他猛然在南嶽的時候,秦葉悠給他和南嶽皇帝做滴血認親的事情。

多年前,他內心深處那道最深的傷浮現出來,當年他也曾做過滴血認親,可是被人在水中做了手腳,讓他的母親含冤而死。

既然有人能做手腳,讓血滴不能相融,是不是也能做手腳,讓不能相融的血滴相融呢?

秦朗猛然站起身來,在房裡走來走去,大腦快速轉動著,大夫是他府里的老大夫了,應該信的過,不過事情沒有絕對,而且那個女人可能也會對自己的孩子做手腳,這一切他必須要弄明白。

必須要有一個絕對信得過的人來做這件事才行,他思來想去,只有一個人,他能求救的。

那就是秦葉悠。

出了這樣的事情,他不想讓秦葉悠知道,可是這件事卻只能交給她,他只相信她的人品和醫術。

秦葉悠還在沒日沒夜的為了文天雷的即將到來做準備呢,秦府有人來傳話,紅袖把那個小廝帶進來。

「公子說,有要事相商,請王妃到秦府一趟。」小廝說道。

秦葉悠頭也不抬的說道:「我現在沒有時間去,有什麼重要的事情,讓秦朗親自說吧。」

這傢伙上次來奕王府燒了一把火之後,之後一直不消停,隔三差五的送東西來,秦葉悠感覺到已經快到祁元修的忍耐限度了。

現在這樣的時刻,雖然她跟秦朗沒有任何事,她也不願意惹祁元修不高興,不願讓他多費心。

小廝有些為難,他奉命來請,如果王妃不去,他回去也沒有辦法復命啊,可是他又不敢強迫秦葉悠去,人家可是奕王妃,他哪裡有這個膽子。

秦葉悠看著他為難的樣子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你等一下,我給你寫封信帶回去,秦朗看了就明白了,不會為難你。」

小廝一聽就鬆了一口氣,差點感動的熱淚盈眶,這奕王妃真的是太好了。

秦葉悠隨便拽過來一張紙,刷刷刷寫了幾行字,找個信封一裝,讓綠蘿遞給那個小廝,小廝感恩戴德的接過去,趕緊回去復命了。

秦朗在府里揪心不已的等著秦葉悠來,他見過秦葉悠給隨煬做手術的場景,知道她肯定有這個本事的。

等了半天,去傳話的小廝回來了,小廝進門之後,秦朗就問道:「奕王妃呢,她什麼時候來?」

小廝戰戰兢兢的說道:「王妃暫時沒空來,給您寫了一封信,讓小的給帶來了。」

秦朗皺著眉頭接過信,打開看了一眼,頓時哭笑不得,信上的內容簡單明了:

秦朗,本王妃最近忙的腳不沾地,蓬頭垢面,沒空出門,沒空見人,你要是有事就來奕王府自說,沒事就不要來煩我了。

秦朗嘆了一口氣,最近他的得到一些情報,天山派的掌門文天雷就要來大魏了,天山派和奕王府的淵源,他也有耳聞,文天雷來了還不是為了那個住在奕王府的文如意。

秦葉悠越忙,越有人來找她,這日上午,她正在書房裡忙的昏天暗地,紅袖近來傳話:「王妃,十三娘來了,在客廳了等著您呢。」

祁元敏的身份外人不知道,奕王府的下人們只當她是薛神醫的徒弟。

別人來,秦葉悠可以不見,可是祁元敏來,她就不能不見了,這些日子她進宮為皇上醫治,不知道什麼情況了。

秦葉悠簡單收拾一下,來到客廳,祁元敏正坐在客廳了喝茶。

「三公主,你今兒怎麼有空來我這裡?皇上怎麼樣了?」秦葉悠笑著問道。

祁元敏轉頭看著她,說道:「以後不要叫我三公主了,我早就不是公主了,我也不是祁元敏了,我現在就叫十三娘,身份就只是薛神醫的徒弟。」

秦葉悠心裡一驚,不知道她突然是怎麼了,之前明明不怎麼排斥的啊,看她的眼神好像是很受傷,想必是在宮裡,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。

秦葉悠在她身邊坐下來,輕聲說道:「不管你是什麼身份,不管你叫什麼名字,反正你都是我夫君的姐姐,我叫你一聲姐姐,總是沒錯的吧。」

祁元敏看著她,眸的紅了眼眶,然後點了點頭,說道:「對,你說的對,我是元修的姐姐,可是我這個姐姐做的並不合格啊,愧對元修,也愧對元赦。」

果然是皇上有關係,秦葉悠材料的沒錯。

她就知道那個自私自利的皇上,怎麼會放過祁元敏。

「葉悠,我不知道當年我的執意離宮,會給母后和元赦帶來這麼大的傷害,從那之後,父皇就對母後有意見,也冷著元赦,都是因為我。」

秦葉悠心想,皇上你個不要臉的啊,到現在竟然還翻那麼多年前的舊賬,而且還是一本假賬,先皇不喜歡當時的皇后和太子,根本就與其他人無關,完全就是這娘倆做事太不靠譜,心狠手辣,不擇手段。

竟然還把這黑鍋扣到自己姐姐的頭上,簡直至臉皮厚到家了。

她在心裡瘋狂腹誹皇上,可是面上卻不能說一句,看上去祁元敏還是十分在乎這段姐弟情的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5章:不願相信

76.0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