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6章:回來望路

第416章:回來望路

秦葉悠默默的陪著祁元敏,然後說道:「當年的事情,我雖然不是很清楚,但是也聽王爺提起過,當年他寄樣在太后處,人微言輕,處處受排擠,是你護著她的,讓人不敢欺負他。」

祁元敏有些不好意思:「當年母后的一些做法確實不太合適,我護著元修,也是因為母親而自責。」

「不管怎麼樣,那時候的你,給了王爺依靠和安全感,讓他在宮裡不至於太孤苦無依,這份恩情,王爺一直記著呢。」

祁元敏感動,低聲說道:「元修一直很懂事……」

秦葉悠繼續說道:「先皇在位五十年,國富民豐,他寬容仁慈善良睿智,人人敬仰,三姐,你覺得這樣的先皇,會因為自己的女主追求理想去了,就遷怒妻子和兒子嗎?」

祁元敏一怔,回答補上來,她忽然想起來,那時候她執意要出宮去學醫,雲遊江湖。

先皇自然是反對的,可是她不服輸,直接闖到先皇的御書房內,跟他徹夜長談,談自己的理想和抱負,她想要成為一名頂級的大夫,為天下人治病救命,她想過自由自在簡單快樂的日子。

先皇聽了之後,沉默了許久,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,她記得父皇當時跟她說的是:「敏兒啊,你有這樣的胸懷,父皇為你高興,父皇只是不捨得你去吃苦,你要做這些,可能並不比做一個公主容易。」

當時年少的她,倔強勇敢,直接抬起下巴說道:「這些都是我樂意去做的,我不怕吃苦,我只怕不能做。」

先皇終於點頭:「既然你已經想好,那就去做吧。自由自在,簡單快樂的日子啊,其實父皇也想過呢,現在父皇走不了了,敏兒就替父皇實現這個願望吧。」

想到這裡,祁元敏突然捂住了臉嗚嗚哭泣,她走了那麼遠的路,竟然忘記了當初上路的目的。

當時她離宮之後,感覺自己帶著父皇的期望,一定要做好,一定要找最厲害的師傅,學最厲害的醫術,過上最為自由自在的日子,才不枉自己做出的這些努力,不辜負父皇對自己的期望。

當初極力阻止她出宮的其實正是她母后和弟弟元赦,現在想來,當初母后阻止她時候曾經說過:「你父皇現在這麼喜歡你,你還能幫你弟弟,你出宮了,你弟弟怎麼辦?母后怎麼辦?」

他們想的都是他們自己,並沒有想她怎麼辦,她真正想要的是什麼。

祁元敏慢慢想明白這些,又大哭了一場,心裡透亮了,壓在心口的那塊大石頭,終於消失了。

她抬起頭,擦了擦臉上的淚水,秦葉悠親自擰了一塊濕帕子遞給她,讓她擦了擦臉。

祁元敏收拾好自己,對著秦葉悠說道:「葉悠,謝謝你,謝謝你讓我放下了心結,這樣我就可以輕鬆的離開了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說道:「我並沒有做什麼,你自己想通了而已,你打算離開去哪裡?」

「我要去北疆,我決定留在那裡看守葯田,那裡條件艱苦,大夫少,我也學著你的樣子,多培養一些咱們知道大夫,為那裡的百姓多做點事,以後我可能就不回來了。」祁元敏淡淡的說道。

秦葉悠說道:「三姐,我很敬佩你的選擇,只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,恐怕你想安穩的做自己的事,也不是那麼容易,有人想要找你,總歸是能找的。」

祁元敏微微嘆了一口氣:「我知道你說的是皇上,我已經跟他談完了,我對他太失望了,之前他殘害幾個皇子的事情,我勸說他,他不但聽不進去,還反而來指責我,他已經走火入魔了,我能為他做的事情已經都做了,以後我們之間再無任何關係了。」

她入宮之後,親自照料皇上,儘力去醫治他,一開始兩人相處還挺好。

後來祁元敏對皇上的病情也無能為力,只能保證他現在不會惡化,可是沒有辦法除去病根,皇上漸漸就開始埋怨她。

嫌她當年執意離開宮裡,讓他和母后無依無靠,祁元敏停了之後十分寒心,讓她更加寒心的是太后,她進宮之後,曾想去看看太后。

可是太后竟然還是無法原諒她當年執意離宮的事情,閉門不見,一直到她離開,太后都沒有見她一面。

這次進宮,祁元敏是徹底傷透了心,她覺得自己回來就是個錯誤。

現在她終於想明白了,以後無論如何,都要牢牢記住自己的初心,對得起自己的良心。

兩人說了許久的話,祁元敏也知道文天雷要來的消息了,她有些擔憂的說道:「我早就跟元修說過,那個文如意不能留,他向來做事果斷,在這件事上竟然這樣磨嘰。」

秦葉悠替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也有他的不得已,他肩上的擔子太重,每走一步都十分小心才行的。」

祁元敏嘆了一口氣,十分憐惜的看著秦葉悠,她說的這些她何嘗不知道,自己那個不省心的弟弟,都做了什麼,她心裡也清楚的。

「唉,我也沒臉再說什麼了,葉悠,元修是個有擔當的男人,不管怎麼樣,我相信他都會儘力保護你的,不要害怕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:「三姐,你放心吧,就算是沒有王爺的保護,我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。」

兩人正在說笑著呢,祁元修回來了,進門就看到兩人親熱的說著話,祁元敏的眼睛還有些紅腫,似乎剛剛哭過。

他站在門口,笑著說道:「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,不應該打擾你們女人之間的談話?」

祁元敏白了他一眼,立即說道:「什麼不是時候,你來的正是時候,我正要跟你說呢,元修,我告訴你啊,能娶到葉悠,是你的福氣,你可要好好珍惜,好好保護她。」

祁元修被祁元敏教訓的有些懵,不知道她為何突然這樣嚴肅。

秦葉悠趕緊上前為祁元修打圓場,笑著對祁元敏說道:「三姐,你放心吧,你不知道王爺在京城貴族圈裡,人稱寵妻狂魔,由此可見,他對我還是挺好的。」

祁元敏滿意點了點頭說道:「這樣最好,元修你要是對葉悠不好,我第一個就不回饒了你,聽明白了嗎?」

祁元修自小害怕這個姐姐,留下心裡陰影,一直到現在,祁元敏見了他忍不住就要訓他,他也習慣了,十分配合的點頭。

秦葉悠本想留祁元敏一起吃午飯的,祁元敏卻一刻也不想在京成里待了,立即就要回去。

祁元修和秦葉悠只好親自送她到了門口,看著她登上馬車,緩緩離去。

兩人剛剛想要回府,就看到遠處又駛來一輛馬車,直奔奕王府而來。

馬車停在門口,兮顏從馬車上調了下來,一看秦葉悠和祁元修一起站在門口迎接,她頓時感覺有些不適應,奕王府這是什麼禮數,把她嚇的不輕。

她上前施禮說道:「兮顏見過王爺,見過王妃。」

祁元修不認識兮顏,秦葉悠卻是十分熟悉的,心裡有些驚訝,這丫頭的眼裡只有她家公子,平時對誰都愛答不理的,今天怎麼這樣客氣。

祁元修看了一眼秦葉悠,她輕聲說道:「這是秦朗的侍女兮顏。」

祁元修一聽就明白了,不是來找他的,淡淡的看著一眼兮顏,冷著臉轉頭離開了,心裡恨恨的想著。

秦朗這小子三天兩頭來騷擾他老婆,要不是怕秦葉悠生氣,他早就收拾那小子了,等著處理完眼前這些事,他非得收拾秦朗不可,大了他的狗膽了!

秦葉悠直接問道:「兮顏,你來有什麼事情嗎?」

「是的,我家公子有急事,想請王妃您去一趟府里。」兮顏十分客氣的說道。

秦葉悠轉頭狐疑的看著兮顏,這下她終於感覺不對了,秦朗不像是這樣磨磨唧唧的人的。

「秦朗派你來的?他出了什麼事?走,現在府里說吧。」秦葉悠帶著兮顏回到梧桐苑。

兮顏性格直,上來就說了實話了:「不是公子讓我來的,是我自己要來的,上次公子派人來請您,您沒去,公子就不讓打擾你了,可是我不想看著公子難受,我要救他,所以我就自告奮勇的來了。」

秦葉悠聽的一頭霧水,追問道:「你先說秦朗出了什麼事?」

「我府里有個丫頭生了一個男孩,非說是公子的,可是公子不相信,想請您去給驗證一下。」兮顏說道。

秦葉悠一怔,心裡想著秦朗怎麼就跟這些事情糾纏不休了呢,自己的身世剛剛弄清楚,這又開始鑒定下一代了。

「秦朗跟那丫頭同房過嗎?」秦葉悠直接問道,其實牽扯到這樣私密的事情,她不是很想出面攙和。

兮顏紅了臉,可還是點了點頭,不過很快的補充說道:「公子跟她就一晚……」

「一晚也有可能中標,這個看時機,不看幾率,那丫頭既然生了,敢承認,想必不是撒謊,秦朗為什麼不願意認呢?」秦葉悠問道。

兮顏頓時激動起來:「那不可能是公子的孩子!公子怎麼可能讓那個卑賤的丫頭懷上孩子。」

秦葉悠無奈的看著兮顏,很想告訴她,兮顏啊,這件事跟個人品格沒有關係的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6章:回來望路

76.1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