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章:孩子中毒

第417章:孩子中毒

兮顏見秦葉悠似乎不太願意去,隱約還有點指責秦朗的感覺。

頓時就著急起來,瞪著眼睛說道:「王妃,您怎麼能這樣忘恩負義,你忘記公子曾經為你做的事情了嗎?」

秦葉悠見兮顏竟然急赤白臉的指責她,頓時不悅,淡淡的說道:「兮顏,你家公子確實對我有恩,我也願意報答他的恩情,可是這不包括我要為他的風流韻事善後!」

兮顏一下子就站起身來說道:「什麼風流韻事,公子才不是那樣的人,當初公子會跟那個女人在一起,還不是為了保護你,難道你都忘記了嗎?」

秦葉悠一頭霧水,什麼時候秦朗為了救她,卻跟另外一個女人在一起了啊,她怎麼一點都不知道這些事。

兮顏見她一臉茫然,似乎並不是假裝不知道,而是真不知道,她的臉一紅,急急的解釋道:「你不記得了嗎?那天晚上在地下室里,你我都在,我們都看的……」

一說起地下室,秦葉悠猛然想起來,她上次刺殺祁元修,自己卻受傷,然後被秦朗所救,放在秦府的地下室里養著,為了躲避祁元修的追尋。

「哦,我想起來了……」秦葉悠猛然記起來,那極為尷尬的一夜。

「你是說為秦朗生下孩子的女子,就是那天晚上的那個女人?後來我聽說她不是被趕走了嗎?」秦葉悠震驚過後,又有點疑惑的問道。

提起這個兮顏就氣的牙根痒痒,她握緊雙拳說道:「就是那個女人,公子讓我把她送走,沒有想到她轉身就易容又回到想辦法混進府里。」

這就讓秦葉悠有些意外了,不是她瞧不起那個丫頭,只是一個粗實丫頭,怎麼會有這樣的心計。

竟然知道易容,知道用孩子來套牢秦朗,是誰給她的膽量?

想到這裡,秦葉悠感覺這事可能沒有那麼簡單,秦朗剛剛才進行過滴血認親,在這方面比較敏感。

在情緒的左右之下,他或許沒有辦法很清醒的看清楚事情的真相,這樣的時候,她或許真的有必要去一趟。

「好吧,既然這樣,我就隨你走一趟,去會會這個極有膽量的女人。」秦葉悠突然說道。

兮顏的臉上頓時陰轉多雲,笑著說道:「太好了,那我們這就走吧,馬車已經在門口等著了。」

「你這麼著急做什麼?總得讓我準備一下的吧。」秦葉悠還要提著她那個做掩護的小藥箱呢。

兮顏卻直接說道:「我們早去一會兒,早一點揭穿事情的真相,公子就可以早一點開心起來。」

秦葉悠無語的看了兮顏一眼,匆匆去卧室提著她的下藥箱出來,然後遞給綠蘿,幾個人一起往外走去。

「兮顏,你對你家公子這樣用心,能有你這樣的侍女,是秦朗的福氣啊。」在馬車上,秦葉悠看著兮顏由衷的說道。

兮顏卻連忙擺手:「王妃,您說的這麼是什麼話,能伺候公子才是我的福氣呢。我呀,只要每天看到公子開心,我就很開心了。」

「這樣你就滿足了?難道你都不想再進一步?成為他的夫人,這樣就可以一輩子都留在他的身邊了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兮顏震驚的手中捧著的茶杯,都差點掉在馬車裡,她驚慌失措的說道:「王妃,你可不要再笑話我了,我豈敢有這樣的相反,我一個丫頭,怎麼能有這樣的奢望,只要公子讓我一直伺候他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」

秦葉悠十分不贊同,她搖著頭說道:「說起這點,你就比不上那個生孩子的丫頭了,她怎麼就感想,還敢幹呢?」

兮顏冷哼一聲:「她不要臉!」

「不要臉,有什麼也是一種勇氣哦,小兮顏,你可要加油,你家公子遲早會看到你的一片真心的。」

為愛付出一切,自古以來,就不乏這樣的勇士,這一次兮顏沒有再反駁,她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到了秦府,兮顏帶著秦葉悠來到秦朗的房門前,她輕輕的敲了一下房門,輕聲說道:「公子,奕王妃來了……」

房間里靜了一下,隨即就聽到吧嗒一聲,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掉在地上,又過了好一會兒,這才聽到腳步聲,秦朗,猛然拉開門說道:「悠悠,你在怎麼來了?」

「明知故問,不是你派人去請我來的嗎?」秦葉悠笑著走進房間,轉頭看了一圈,問道:「孩子不在這裡?」

秦朗聽了這話,臉色頓時邊的十分不自然,他低聲說道:「你知道了?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秦朗立即看向她身後的兮顏,眼神不滿,有些責備的意思。

「你不用怪她,有些事遲早都要面對,難道你想做縮頭烏龜啊?」秦葉悠對他這樣突然別彆扭扭的行為有些不屑。

秦朗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就不多說了,請你幫我驗證一下,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兒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她來就是為了這件事,不過有些話,她還是要說清楚:「秦朗,我知道你心高氣傲,或許不願意讓這樣一個女人生下你的孩子,不管這個女人有什麼目的,孩子是無辜的,如果真的是你對我孩子,你必須要善待他,好嗎?」

秦朗看了她一眼,終於平靜下來,同時心裡也有些失落,她這樣冷靜理智,所說的話,所做的事,確實都是她的風格,不過這也說明了,在她的心裡,卻是只是把他當成普通朋友。

如果一個女人真的在乎一個男人,知道這個男人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,絕對不會這麼平靜的。

「你放心,只要是我秦朗的孩子,不管他是誰生的,我都會把他撫養長大,教育成人,就算他不是我的孩子,我也不會對他怎麼樣,我向來對事不對人。」

秦朗看著秦葉悠,高聲說道,秦葉悠點了點頭,表示滿意。

既然話已經說清楚了,剩下的就是幹活了,秦葉悠從藥箱中拿出一個小袋子,然後走到秦朗跟前,抬頭看著他。

秦朗滿頭霧水,不知道她要做什麼,猛然間感到頭皮一麻,然後秦葉悠的手裡就多了一根頭髮。

「你也是要做什麼?」秦朗不解的問道。

「自然是鑒定你和那孩子到底有沒有關係啊?」秦葉悠回答道,然後小心翼翼的把頭髮受好。

「難道都不用滴血認親?」旁邊的兮顏緊張的問道。

秦葉悠搖了搖頭說道:「不必了,滴血認親太不靠譜,我又更加嚴禁的辦法,只需要秦朗跟孩子的一根頭髮即可。」

兮顏睜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,僅憑兩根頭髮就能確定是不是親生的,她長這麼大,還從未聽說過這樣的事情。

秦朗是見過秦葉悠做手術的,有一定的心裡準備,也可稍微有點驚訝,不過看秦葉悠如此的堅定和自信,他還是決定選擇相信她。

兮顏帶著秦葉悠來到後院的一個房間里,鳳溪正在哄孩子睡覺,聽到推門聲,猛然起身,十分警惕的看著門口。

看到兮顏和秦葉悠,她下意識的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孩子。

兮顏冷冷的說道:「這位是奕王妃,懂醫術,公子請她來為孩子做個檢查,誰知道你生的孩子健康不健康啊。」

幾句話就聽出濃濃的怨氣,秦葉悠知道兮顏對秦朗的心思,她也有些理解兮顏,所以並沒有多說什麼,而是直接走到鳳溪跟前。

「你別怕,我不會傷著孩子的,我就是給他把把脈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秦葉悠笑容和藹和親,鳳溪自然而然的放鬆了警惕,她的孩子自從讓拓跋宏餵了葯之後,變得容易大哭很能鬧騰,反而不怎麼吃東西,在月子里長起來的肉,又都掉下去了,她十分著急。

見秦葉悠似乎真的懂醫術,她就把孩子的小胳膊露出來,讓秦葉悠給孩子試脈。

「這孩子似乎中毒了啊?脈象微弱又紊亂,而且體溫這麼高,肯定是中毒了。」

鳳溪一聽,心裡一驚,立即說道:「你可知道他中了什麼毒?能解嗎?」

「中的什麼毒,我現在暫時還沒有辦法查清楚,這需要我先採一點他的血做檢查。」

鳳溪一聽又要采血,頓時警惕不已,立即護著孩子,看向秦葉悠的看神也帶著敵視的態度:「你到底想要做什麼?」

「我想要幫你……」秦葉悠輕聲說道。

「我不需要,我很好,我的孩子也很好,他是公子的孩子,公子一定會照顧好他的,你走吧,你走!」鳳溪突然變的十分激動。

「鳳溪!我告訴你,王妃就是公子請來你的,你最好乖乖配合,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,到時候傷了孩子,你可別怪我!」兮顏瞪著她,大聲呵斥道。

這時候鳳溪抬頭看了看兮顏,發現她的身後還站著兩名是侍衛,頓時絕望。

經過滴血認親那一次,她感覺自己已經熬過來了,簡直就像是渡劫一般。

現在卻要再來一次,她緊緊的抱著孩子,對秦葉悠說道:「他只是個一個多月的孩子,請不要再傷害他好不好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7章:孩子中毒

76.3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