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:只是工具

第418章:只是工具

女本柔弱,為母則剛,秦葉悠看着眼前這個神情憔悴恐慌的女子,心生憐憫。

不管她是處於什麼目的,靠近秦朗,生下這個孩子,至少在這一刻,秦葉悠感覺到她是真的只想保護這個孩子。

「放心,我不會傷害孩子的,我只需要一根頭髮即可。解毒的事情,如果你不願意,我也不會勉強你。」

秦葉悠當了那麼多年的外科大夫,最知道什麼樣的語氣,能讓病人接受並且受到安慰。

她的語氣溫柔且堅定,鳳溪認真的看着她,不由自主的就相信了她。

然後一邊掉淚,一邊把孩子的小胳膊,從小被子裏抽出來,意思是同意秦葉悠抽血了。

「請你一定要輕一點,他好不容易睡着的。」鳳溪一邊掉眼淚,一邊說道。

秦葉悠點了點頭,然後把手放進小藥箱,快速的取出一個幼兒用的采血器,這種采血器特別細,取血也快。

她輕輕握住孩子的手指,在他的指端,又輕又快的刺了一下,孩子根本沒有感覺到疼,她就已經完成了。

完成之後,她把孩子的小胳膊,又給放進小被子裏,鳳溪不敢置信的抬頭問道:「好了嗎?」她不敢相信,要知道上一次那個大夫,是拿了一根那麼粗的銀針,直接刺破孩子的手指,然後硬生生的擠出鮮血的。

秦葉悠帶點頭說道:「好了。」

秦葉悠把秦朗的頭髮,還有孩子的血液放入系統內做親子鑒定,還留了一小部分血液檢查是否中毒,中了什麼毒。

她再次回到秦朗房中的時候,他已經恢復平靜,泡好了茶等著秦葉悠。

「什麼時候能知道結果?」他問道,順手遞給秦葉悠一杯茶。

秦葉悠結果茶杯,喝了一口說道:「最快明天,不過孩子好像中毒了,我得先分析一下他的血液,看看中了什麼毒,能不能解?三天以後你來奕王府去結果就好。」

秦朗點了點頭,若有所思的模樣,秦葉悠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說道:「我覺的你當前最要緊的事情,不是追查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,而是追查鳳溪背後之人。」

秦朗一驚,轉頭問道:「背後之人?你的意思是有人指使?」

「別說你看不出來啊,我剛才見了鳳溪,她膽小怯弱,不像是裝的,這樣的一個女人,怎麼可能想得出易容潛伏在你身邊的,而且還有膽子先生下孩子,我敢保證,她的背後肯定有人在指揮!」

秦朗沉着臉點了點頭,事情發生之後,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孩子那邊了,沒有考慮其他的事情。

現在想來或許真的有人算計他。

「還有一件事……」秦葉悠說道,似乎有點猶豫,到底該不該說。

秦朗看着她,輕聲說道:「我對你是完全信任的,你不必有任何的顧忌,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好了。」

「這個孩子如果真的是那一夜要上的話,按照兮顏跟我說的孩子出生的日子,他其實是晚出生了一個月左右。」秦葉悠緩緩說道。

她不想說,並不是因為不好意思,而是擔心會刺激到秦朗。

果然聽到她的話,秦朗的神色變了一下,有些不自然,不過他很快就關注的重點。

「你是說按照時間算,這個孩子也不是我的?」秦朗高聲問道,眼睛放光。

秦葉悠搖了搖頭,最為醫生的嚴謹態度,讓她不敢把話說的太滿:「也不是,在醫學上晚出生的孩子也是有的,不過晚出生的孩子,後期長的比加快,一般比較壯實,這個瘦弱的孩子不太像。」

這一番話,讓秦朗更加堅定了這個孩子不是他的,他握緊雙拳:「哼,竟然想出如此下作的方法對付我,我倒要看看是誰!」

「不管結果如何,鳳溪固然可恨,但是也可憐……」秦葉悠見他憤恨的表情,有些擔憂的說道。

秦朗點了點頭說道:「我知道,她也不過是個工具而已。」

在回去的路上,秦葉悠的情緒一直都很低沉,一個女人被人利用,就連腹中的孩子也被人利用,這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啊。

鑒定結果很快出來,那個孩子果然不是秦朗的,同時系統也給出分析報告,他體內確實有中了毒,這種毒沒有系統沒有記錄。

秦葉悠於是仔細分析毒素中的成分,發現這種毒可以改變血液里的成分,不過對神經會造成損傷,她不明白有誰會對這麼小的孩子下這樣的毒。

她仔細看了一下報告,想要弄清楚,這種毒素能改變血液里的成分之後,會起到什麼左右,最後終於明白了,這樣的血液可以和任何一種血液相融。

她心頭一驚,原來下毒之人的最終目的,就是滴血認親,在這個封閉的古代,只有滴血認親這樣的技術水平,只要過了這一關,以後這個孩子秦朗就不得不認下了,真的是用心險惡啊。

秦葉悠正在用意識查看系統里報告呢,祁元修走了進來,看到她木獃獃的樣子,覺得有趣,就過去逗她。

秦葉悠很快轉過神來,眼睛看着祁元修,心裏卻還在想着孩子的事情。

「王爺,以後要是你有了孩子,千萬不要相信滴血認親那一套,就算是血液相融了,那個孩子也不一定是你的。」秦葉悠由衷的說道。

祁元修愣了片刻,頓時怒了,她這是什麼意思?要給他帶綠帽子?還敢這麼明目張膽的說出來?

「秦葉悠,你給我把話說清楚,孩子不是我的,是誰的?」祁元修立即質問道。

秦葉悠這才徹底反應過來,連忙解釋道:「我說的不是你,就是舉個例子,我說的是秦朗啊。」

祁元修一聽立即陰轉晴,好奇的問道:「秦朗讓人給帶綠帽子了?」

秦葉悠轉頭白了他一眼,不咸不淡的說道:「王爺,請注意你的高冷形象……」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。

「說不說?」祁元修威脅道,放在腿上的手指,悠閑的敲著膝蓋。

這是威脅!秦葉悠現在看到他活動的手指,就感覺到身上癢,算是怕了他了,只好把秦朗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。

祁元修幸災樂禍了半天,狠狠的消化了一通秦朗,秦葉悠見不得他這幅幸災樂禍的樣子,直接說道:「王爺,你還好意思笑話人家,當初還不是你做的好事。」

「是他活該,誰讓他多管閑事,把你藏起來的。」想起這件事,祁元修就生氣的當初要不是秦朗,他還能早點見到秦葉悠,那種度日如年的日子,他白白的多挨了一天。

兩人正在說着話呢,紅袖帶着兮顏進來了,秦葉悠一看兮顏滿臉的憤恨,這丫頭從來不懂得掩飾自己的情緒。

「兮顏,你是來取結果的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兮顏說道:「已經沒有必要了,公子已經查清楚了,那個孩子根本就不是公子的!」

秦葉悠心想難道還有比她的親子鑒定更準確?

「查清楚了?孩子是誰的?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秦葉悠追問道。

兮顏一開始就不相信這個孩子是秦朗的,現在終於證實了,她本應該是輕鬆的,現在這樣氣憤,肯定是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的發生了。

「公子派人查清楚了,鳳溪那天去上墳,其實去了城外的一個小院子,那裏住的北燕的皇子。」兮顏說道。

秦葉悠脫口而出:「是拓跋宏?」

兮顏點頭:「好像是叫這個名字,公子繼續讓人追查,原來之前我們把鳳溪趕走之後,她也去了那裏,還在那裏住了一個多月,然後有易容回到我們府上的。」

秦葉悠點頭,這樣算來,孩子的出生日期就對上了,如果這事是拓跋宏乾的,一切就都說的過去,指使鳳溪靠近秦朗,生下孩子,給孩子下毒……

她氣憤不已,啪的一聲拍了一下桌子:「這個喪心病狂的,簡直沒有他做不出來的事情了,鳳溪不是人啊,孩子不是人啊,他就這樣對待!」

祁元修握住她拍紅的手說道:「你激動什麼,他做得惡事,比這個多了去了。」

「兮顏,我跟你一起去,那個孩子身上的毒,如果不儘快除去,以後會變成傻子的。」秦葉悠說着就要起身。

祁元修變了一下臉色:「這件事你還打算繼續管下去嗎?」

秦葉悠轉頭說道:「我不為別的,只是可憐那個孩子,他是無辜的啊。」

「他在無辜,也是這場風波的中心,他連接的是北燕和南嶽兩個國家,你幹嘛非要趟這個渾水?」祁元修的淡淡的說道。

秦葉悠看着他,有些不適應他語氣里的冷淡,她知道在這個古代,沒有談人權的地方,那是也不能這樣輕視一條性命啊。

作為一名醫生,見慣了生死,見得太多了,生命垂危之際,那些人拚命的救生慾望,讓她更加珍惜生命。

可是他們怎麼這麼冷漠,秦朗是這樣,祁元修竟然也是這樣。

她轉頭看着他,平靜的說道:「我不管什麼紛爭渾水,我只是想要挽救一條生命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8章:只是工具

76.5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