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:一場好戲

第41章:一場好戲

秦秋燕被秦葉悠的氣勢嚇到,只能狠狠的瞪著她。

秦葉悠說完不管其他,推開眾人,直接走到秦明源的床前,扶著他的手腕為他診脈,發現他應該是中毒了。

她悄悄拿出一根銀針,扎了秦明源一下把血液悄悄傳送到空間內,她神色淡然,什麼都沒有說。

楚美月剛才聽說自己的女兒被打了,氣不打一出來,秦葉悠這個小賤人,居然敢打她的寶貝女兒。

「秦葉悠,你憑什麼打秋雁!」楚美月上來就要拉扯秦葉悠的胳膊,婉兒突然上前,擋在了秦葉悠的前面,冷冷的說道:「秦夫人,你是想要動手嗎?」

楚美月見又是這個丫頭,上次在奕王府就是這丫頭給她難堪的,今日在這尚書府,她竟然還敢如此囂張,秦夫人狠狠的說道:「我就是要動手,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小蹄子說話了!」

抬起一巴掌就要揮過去,秦葉悠猛然出手,一把抓住了楚美月的手腕,她當即動彈不得。

秦葉悠發現,這母女倆一樣,都是紙老虎一般的廢物,她一把甩開楚美月的手說道:「有本王妃在這裡,我看誰敢動我的人!」

秦秋燕見自己的娘吃虧了,很想衝上來,可是又沒那個膽子,只能站在楚美月身後叫囂:「秦葉悠,不要以為你是王妃,就得意上天,等我成了太子妃,一定讓你生不如死!」

秦葉悠冷笑一聲:「好啊,我等著那一天,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等得到呢,那天在優品閣,我可聽見了,太子最後對你說的一句話是,丟人現眼!」

這一下連楚美月都震驚了,她知道秦秋燕和太子殿下最近並不怎麼和睦,沒有想到已經到了這一步了,眾人也驚訝的看著秦秋燕,都是嘲諷的眼神。

秦秋燕自從賜婚,整體十分得意,逢人就要炫耀一番,沒有想到背後卻被這樣嫌棄啊。

秦秋燕的臉色一陣煞白,終於忍不住了,她衝上前嚎叫著:「都是因為你這個賤人,太子殿下才會這樣的,我……我殺了你。」

秦葉悠眼神一愣,推開擋在她身前的婉兒,對著秦秋燕的臉就是一巴掌!

楚美月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兒被打,也忍不住了,開始破口大罵,眾人都震驚了,沒有想到一個堂堂尚書府夫人,竟然如市井潑婦一般。

這時候秦葉悠一轉頭,正好看到追風引著張太醫往這邊來呢,兩人在院中就聽到了楚美月的辱罵聲,頓時也停了下來,不好現在進來。

秦葉悠冷笑一聲,差點忘記了,自己今天是來唱大戲的呢。

「姨娘,您怎麼能這樣呢,現在爹爹生死不明,我也是關心爹爹,你為何罵的如此難聽?」她裝作十分委屈的模樣。

「你這個小賤人,少在這裡裝好人,老爺就算是死了,也不用你管!」楚美月瘋狂的喊道。

「姨娘,我怎麼說也是王妃,今日回娘家探望,您要是不想我回來就直說,這樣形如潑婦的模樣,著實讓人害怕。」秦葉悠語氣平淡,可是句句帶著諷刺。

楚美月聽的出來,咬牙切齒的罵道:「你就是回來氣我的!秦葉悠你別得意,我我告訴你,別以為你爬上了祁元修的床,就是真王妃了,人家不過當你是個玩意兒,玩完了就丟!」

這一下連張太醫都驚訝了,終於明白為什麼奕王妃為什麼不回娘家啊,原來家中有這樣一位潑婦般的繼母。

這樣的娘家,誰會願意回來,而且這秦夫人真是讓人嘆為觀止,就連宮裡最沒皮沒臉的嬤嬤,都說不出這樣的話。

秦葉悠泫然欲泣,楚美月非常有成就感,感覺自己今天的戰鬥力很強,那天在奕王府受的噁心,今天終於出來了。

可是她的得意還沒能持續多長時間,突然聽到秦葉悠對著門口說道:「張太醫您來了!」

楚美月驚訝回頭,懊悔的想要咬斷自己的舌頭,她多年經營的好形象,今天算是毀於一旦了,讓太醫院的人見到她這樣的一面,正好應徵了之前的謠言。

這絕對是秦葉悠的陰謀!她恨恨的盯著秦葉悠,恨不能把她剝皮剔骨。

秦葉悠帶著婉兒,走到門口對張太醫說道:「就有勞張太醫了,今天鬧成這樣,我在這裡也待不下去了,就先回府了,讓您見笑了,我父親就託付給張太醫了。」

張太醫連忙說道:「王妃客氣了,這是下官應該做的。」

他看向秦葉悠的眼神,也帶著一絲同情,同情她怎麼會有這樣的娘家。

秦葉悠大戲唱完,身心愉悅,帶著婉兒打道回府。

追風一路護送她們回到奕王府,確保她們安全了,這才跟秦葉悠說道:「王妃,王爺此時在宮裡,可能也已經知道這件事了,我得去宮裡一趟。」

秦葉悠答應了一聲,心裡想著祁元修說不定根本就不關心呢。

回到梧桐苑稍微休息了一會兒,她回想今天遇到的事情,總覺得有些蹊蹺。

有誰會來刺殺她?就算是她的仇人,或者祁元修的仇人,刺殺她可以理解,可是為什麼刺殺秦尚書呢。

誰都知道秦尚書是皇上和太子那一派的人,根據仇人的仇人就是我們的朋友這一原理,跟她有仇的,應該是秦明源「朋友」類別的啊,為何連他也要刺殺。

她想了半天,沒有想明白,索性放棄了。

系統里早就檢查出來,秦明源確實是中毒,倒不是什麼厲害的毒,一般的小大夫都能診治。

綠蘿進來說道:「王妃,張太醫來了。」

竟然這麼快就來了,秦葉悠讓綠蘿趕緊把張太醫請了進來,擔憂的問道:「張太醫,我父親怎麼樣了?」

單家老夫人說了,做戲要做足,她今天演戲上癮,打算繼續扮演孝女這一角色。

張太醫恭敬的說道:「下官無能,沒能檢查的出來,秦尚書中的什麼毒。」

「這怎麼可能?」秦葉悠有些驚訝,這張太醫可是祁元修的御用太醫,肯定是有兩把刷子的人,怎麼可能連這點小毒都查不出來。

張太醫一臉平靜,淡定的對秦葉悠說道:「王妃,什麼都有可能的,不光是我,就算是整個太醫院的人,恐怕都診斷不出這個毒是什麼。」

秦葉悠一怔,略思索了一下,就明白過來,為什麼今天的刺殺這樣蹊蹺,看來是宮裡有人安排的。

她略思索了一下說道:「那真是太可惜了,不知道姨娘還有沒有別的辦法,唉,我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。」

張太醫今天在尚書府見識了楚美月撒潑的那一幕,十分同情並理解秦葉悠。

追風回到皇宮裡,祁元修正在大殿之上跟皇上一起同北燕來的使臣談話,北燕上次被大魏打的慘敗,戰爭之後就是談判。

北燕雖然敗了,卻不想出血賠償,祁元修對北燕太了解,要什麼賠償,要多少賠償他都懂,皇上就算是再不想讓他參與,也不得不請他來。

奕王妃和秦尚書遇刺的事情已經傳到宮中,太醫院派人去尚書府的時候,已經來跟皇上彙報了,祁元修自然也知道了。

皇上暗自觀察他的神色,發現他並不十分在意,祁元修的緊張都在心裡,同時暗自盤算誰會對她下手呢?

等他看到出現在宮門口的追風,終於稍微安心一點了,知道只有確認秦葉悠安全了,追風才會過來。

過了一會兒張太醫來複命:「啟稟皇上,微臣無能,偵察不出秦尚書中了什麼毒,請皇上恕罪。」

皇上怒目圓睜:「什麼?連太醫院的人都查看不出來?真是一群廢物!」

張太醫跪在地上不敢出聲,皇上繼續說道:「之前奕王的腿,你們也說治不了,沒治了,可奕王現在好好的,你們連江湖郎中都不如嗎?」

祁元修微微眯眼,若有所思。

皇上稍微緩和一下語氣,對著祁元修說道:「不知道奕王當初請的是哪裡的名醫,秦尚書怎麼說也是你的岳父,不如你請來為他查看一番?」

祁元修直接說道:「皇上,臣弟當初請的大夫,是一位世外高人,居無定所,他走後,誰也找不到他,臣弟也無可奈何。」

皇上一怔,眼神冰冷下來,然後說道:「朕聽說奕王妃醫術不錯,不知道奕王妃可願意為自己父親診治。」

祁元修終於明白過來今天是怎麼回事,他冷笑一聲,對著門外喊了一聲:「追風!」

追風隨即進來,祁元修問道:「追風,王妃現在怎麼樣了?能否去尚書府為秦尚書醫治?」

追風立即說道:「回王爺,王妃今天遇刺,驚嚇過度,回來之後就暈倒了。」

祁元修轉頭看著皇上,十分無奈的說道:「皇上,臣弟這王妃生性膽小,怕是近期不敢再出門了。」眼神里都是挑釁。

皇上看到他的眼神,怒火中燒:「再膽小,也不能不管自己父親的死活了吧。」

這時候一直跪在地上的張太醫說道:「回皇上,微臣今天去尚書府的時候,正好遇到王妃在那裡,不知為何,秦夫人卻攔著王妃為秦尚書醫治,還破口大罵,把王妃罵走了,我相信王妃就是心有餘可能力不足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章:一場好戲

7.5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