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章:我寧願死

第419章:我寧願死

「你到底是為了孩子,還是為了秦朗?」祁元修冷著臉問道。

秦葉悠感覺到他的怒氣,可是她也不想後退半步,祁元修眼中的冷漠和不自然,讓她十分受傷。

「既然王爺問了,那我就直說了,我不僅僅是為了孩子,也是為秦朗,怎麼樣,現在你滿意了嗎?」秦葉悠抬起頭,看著祁元修,簡單直接的說道。

如果是平時的祁元修,他定然能聽出來秦葉悠這話里都帶著氣呢,不過就是在置氣,可是現在他也在氣頭上呢。

「好,很好,我很滿意,你要是有本事走出這個奕王府,你走一個給我看看!」祁元修越憤怒的時候越平靜,只是語氣只會愈加的冷淡。

這時候就連旁邊的粗線條兮顏都感覺到氣氛十分緊張了,紅袖和綠蘿在門外聽到了,嚇得手心裡都是汗水,很少見過王爺生這樣生氣。

她們在心裡狂喊:王妃啊,您就不要火上澆油了啊,王爺一生氣,後果很嚴重啊。

可惜秦葉悠從來就是吃軟不吃硬,就是撞了南牆也不願回頭的主,祁元修越是威脅她,她越是固執。

她冷著臉,一眼不發,直接轉身就往外走去,祁元修瞬間攔住了她,直接抓住了她的胳膊,秦葉悠毫不客氣,直接出手,銀針直刺祁元修的手。

她懂穴位,知道扎在什麼位置,能讓人最疼,可是祁元修就是緊緊抓住她的胳膊,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。

秦葉悠火氣上來,連續扎了很多針,要是旁人早就受不了了,可是祁元修就是不放手。

他明明有很多可以阻止她的方式,可是他偏偏選擇這樣。

「秦葉悠,你為了秦朗,竟然不惜傷害我?你可真是我的好王妃!」祁元修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「你如果不信任我,我說再多,說再多,也沒有用,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,現在請你放手!我要出門!」秦葉悠說著又是一跟銀針。

祁元修依舊沒有放手,秦葉悠的心都哆嗦了,再這樣下去祁元修的胳膊就快費了,他怎麼如此固執。

「有本事你就把我紮成刺蝟,只要我還有一口氣,我今天就不許你出王府大門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秦葉悠看著他,兩人的眼神在空中相遇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固執,倔強,不肯低頭。

秦葉悠的手中有取出一根銀針,這一次她不再刺向祁元修,而是對著自己的胳膊。

「你不放開我,我也奈何不了你,可是我寧死不屈,我不能扎死你,可是我能扎死我自己!」秦葉悠淡定的說道。

說這話第二根銀針已經拿在手中了,這一次她對著自己的另外一隻手就扎去。

祁元修瞬間放開了手,他的眼神中閃過一抹傷痛,看著秦葉悠說道:「很好,你寧願傷了我,寧願死,也要去找他,你走吧,從此之後再也不必回王府了!」

秦葉悠的胸口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痛,他竟然趕她走?說好了要永遠在一起的,說好了要守護他的,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!

秦葉悠死死的忍住眼淚,一句話都沒有解釋,直接轉身就走,祁元修雙手緊握成全,站在那裡,看著她離去的背影。

旁觀者清啊,綠蘿清楚的看到這兩個人不過都是在置氣,可是一怒之下,都說出這樣無法挽回的話,可以後可怎麼辦?要怎麼才能給彼此找個台階下?

「王妃,您不要置氣了,您明明那麼在乎王爺的啊……」綠蘿忍不住在秦葉悠的背後喊道。

秦葉悠回頭,眼中含淚,看了一眼祁元修,這麼簡單的事情,連綠蘿都看的清清楚楚,他卻這樣懷疑她。

祁元修看到秦葉悠的眼神,心口突然一顫,頓時就有些懊悔,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,再抬頭,秦葉悠已經走出去了。

秦朗看到兮顏帶著秦葉悠走進來的時候,有些吃驚,他知道這些日子秦葉悠很忙,因為已經查清楚真相了,所以才讓兮顏去告訴她一聲,沒有想到她竟然來了。

秦朗起身,看到秦葉悠的神色有些不對,直接問道:「悠悠,出什麼事情了嗎?」

秦葉悠沒有回答,兮顏給秦朗遞了一個眼色,讓他不要再問了。

秦葉悠淡淡的說道:「我來一是為了告訴你,我的鑒定結果,跟你查的一樣,這個孩子確實不是你的。」

秦朗點頭:「我知道,他是拓跋宏的孩子,這傢伙太狠了,連自己的孩子都利用。」

秦葉悠想起拓跋宏,就恨的牙痒痒:「這個自私自利,作惡多端的傢伙,除了他自己,別人在他眼裡只有可利用和不可利用,兩種情況,我來的第二件事就是為了那個孩子。」

秦朗一怔:「孩子?」

「對,他中了一種毒,可以讓他的血液和任何一種血液相融,這種毒不能致命,但是會對神經系統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傷,我要試著給他解毒。」秦葉悠回答。

秦朗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:「你的意思是,你要救拓跋宏的孩子?」

秦葉悠一下子就有些生氣:「在我看來,他不是誰的孩子,他就只是一個可憐的,需要我幫助的小生命。」

秦朗不明白她的怒氣怎麼來的這麼快,其實秦葉悠是有點遷怒的,怒火的源頭還在祁元修那邊。

不過他很聰明的選擇不要追根究底,感覺這些不是他能問的。

「鳳溪和孩子現在怎麼樣了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還關在她之前住的房間里,我問清楚之後,並沒有奈何她。」秦朗說道,口氣里頗有些不忿。

按照他的性格,有人敢直接這樣暗算他,鳳溪就是在無辜,也是幫凶,他絕對不會輕饒了,可是因為他答應過秦葉悠,所以只能忍著,把那娘倆先關起來,至於怎麼處置,他暫時還沒有想好。

「帶我去看看吧。」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想起那個絕望的母親,她心裡也是無奈,又恨又同情。

一個女人到底要傻成什麼樣,願意為了一個男人,生下孩子被當成工具!

兩人說著正要往後院去呢,突然一個小丫頭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說道:「公子不好,鳳溪自殺了!」

「怎麼回事?」秦朗立即問道。

「我剛才去給鳳溪送飯,一推開門就看到她趴在地上,正在抽出,嘴角有泡沫,好像是服毒了。」小丫頭嚇得不輕,哆嗦著回到道。

眾人一聽,立即向著鳳溪所住的小院跑去。

推外她的房門,之間鳳溪匍匐在地,一動不動,孩子躺在床上,也沒有生息。

秦葉悠第一個沖了進去,她的手往醫藥箱里一伸,就取出一個小型采血器,立即采血放在系統里檢測。

她看了一眼炕上的孩子,孩子面色發青,頓時一驚,同時也采了孩子的血來檢查。

緊接著她的手放在鳳溪的脈搏上,很快高聲喊道:「她還有點脈搏,趕緊把她弄到床上去。」

秦朗指揮下人把鳳溪抬到床上,兮顏先把孩子抱到一邊。

系統很快給出結果,果然是中毒了,而且是劇毒,鳳溪和孩子都腫了毒。

不過好在秦葉悠系統之內有解藥,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,時間緊迫,秦葉悠顧不得其他,直接喊道:「其他人都出去,秦朗你留下,幫助我一下。」

秦府的下人們很快退出去,秦葉悠對秦朗說道:「你既然見過我手術,待會不必太驚訝,幫我守住門口,不要讓任何進來。」

秦朗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:「我明白,你放心吧。」

秦葉悠立即轉頭,從系統內往外拿藥品,對好輸液瓶,直接給鳳溪和孩子輸液,心裡暗自祈禱,希望還能來得及。

輸了一會兒之後,孩子的臉色慢慢的變了過來,秦葉悠鬆了一口氣。

輕聲說道:「好在孩子中毒不深,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了。」她轉頭看來一眼鳳溪,她依舊昏迷著。

「她怎麼會有毒藥?我府里的下人們看來得好好的整頓一番了。」秦朗心有餘悸的說道。

「拓跋宏是制毒高手,專門治各種奇毒,鳳溪是他的人,身上帶點毒藥並不稀奇。」秦葉悠輕聲說道。

一邊輸液,她一邊幫鳳溪和孩子做檢查,孩子的生命體征已經穩定了,確定可以保住性命了,鳳溪依舊很危險。

打完了這一瓶,鳳溪緩緩的醒來,秦朗以為兩個人都被秦葉悠救活了,只有秦葉悠知道鳳溪她救不了了,太晚了。

鳳溪醒來之後,有些茫然的看向四周。

「不用看了,你還沒有死,不過也快了,你為什麼這麼傻,你都挺到這一步了,只要秦朗不殺你,怎麼還活不下去,為什麼要帶著孩子一起死?」秦葉悠不解的問道。

鳳溪轉頭四處尋找,秦葉悠把孩子抱了放在她的身邊,輕聲說道:「他的命保住了,你應該是不捨得,所以只給他吃了一點點的毒藥吧。」

這一句話就讓鳳溪的眼裡湧出淚水。

她虛弱的說道:「公子既然已經知道真相,就算是公子不殺我們,我的主子也不會放過我和孩子,我是活不成了,我若死了,實在不忍心留這個孩子在世上孤苦伶仃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19章:我寧願死

76.7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