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章:來生再見

第420章:來生再見

「所以你就要帶著孩子一起死?他也是一條命啊,你既然把他帶到這個世上,就要讓他好好活下去!」秦葉悠有些不滿的說道。

鳳溪苦笑一下,眼淚不止,又看了一眼孩子,輕聲說道:「他來到這個世界本就是個錯誤,他中了毒,我的身份暴漏,主子肯定不會為他解毒了,以後就算是活著,也是痴傻的,白白留在世間遭罪,不如早早投胎,來生託身個好人家。」

可憐天下父母心,有人為了保住自己孩子的性命,豁出去一切,也有人為了孩子好,直接要取孩子的命!

「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啊,我可以嘗試為這個孩子解毒,至少讓他以後不要成為痴傻之人。」秦葉悠輕聲說道。

「真的嗎?你真的能救我們小金子嗎?」鳳溪雙眼放光。

秦葉悠點了點頭,轉頭看了看那瘦弱的,命運悲慘的孩子,問道:「他叫小金子嗎?」

鳳溪點頭,看著孩子,笑容十分苦澀:「是的,我給他取的名字,他一出生就爹不親娘娘不愛的,遭受這麼多罪,我給他取這個名字,希望人人都喜歡他。」

秦葉悠聽了都覺得辛酸,不知道說什麼好,只是輕輕的拍著小金子,讓他睡的更加安穩一些。

鳳溪看著她,輕聲說道:「小金子還算是有福氣的,至少遇到了這麼好心的王妃,鳳溪福薄命賤,沒有什麼好報答王妃的,只盼望來生能報答這份恩情吧。」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:「你中毒太深了,我也救不了你,你還有什麼願望嗎?」

鳳溪想了想,然後轉頭看了一眼站在門邊的秦朗,輕聲說道:「公子,對不起,我不想害你的,可是我沒有的選擇。」

秦朗依舊冷著臉說道:「這些你就不必說了,我心裡自然清楚,你不過是被拓跋宏利用而已。」

「公子,如果可以的話,請你把孩子送到他父親身邊吧。」鳳溪說道。

秦朗和秦葉悠都是一驚,不明白她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,拓跋宏那麼喪心病狂,她怎麼能放心把孩子交給他?

秦葉悠也問道:「你確定要把孩子交給他?」

鳳溪點了點頭,彷彿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,喘了好一陣。

秦朗終於點頭答應。

「我……我還想見見的兮顏……」鳳溪輕聲說道,然後又是一陣咳嗽,直接咳出了鮮血。

秦朗看了一眼秦葉悠,她已經把剛才輸液的東西都收起來了,她朝著秦朗點了點頭。

秦朗打開房門,兮顏等一干人還站在院中等著呢。

「兮顏,你過來一下,鳳溪要見你。」秦朗站在門口喊了一聲。

兮顏立即走了進來,進門之後看到鳳溪躺在那裡,臉色蠟黃,嘴角還帶著血跡,除了還能眨眼睛,她實在是看不出來鳳溪哪裡還像個活人。

她冷著臉走過去說道:「你幹嘛要去死?做了這麼多對不起我,對不起公子的事情,就這樣一走了之嗎?你都還沒有贖罪呢!」

面對兮顏的冷言冷語,鳳溪只是微笑,她已經有些呼吸困難了,艱難的說道:「兮顏姐姐,我這一生啊,命太苦,只有……只有你對我最好,可是我最後還是……還是傷了你……對不起,我最對不起的就是……就是你了。」

兮顏看著她這個樣子,眼淚在眼眶裡打轉,相處這麼久,兩人不是沒有感情的。

她平時冷麵冷口的,除了公子誰都不放在眼淚,下人們對她難免有意見,都遠著她,只有鳳溪不會,她總是笑眯眯的跟在她身邊,陪她說話,鳳溪針線活好,給她做衣服鞋子和各種綉品。

所以她對鳳溪才會真心實意,愛之深責之切,最後知道她被鳳溪欺騙的了時候,她才會那麼憤怒。

現在看到鳳溪要死了,那些美好的回憶湧上來,兮顏只覺得心裡難過的要死。

可是又軟不下來,只能一直冷著臉說道:「你就是傻瓜,幹嘛那麼聽話,他讓你做,你就做啊,你早點告訴公子,難道公子會不救你嗎?你啊,下輩子投胎的話,一定要做個厲害的人,不要這樣窩窩囊囊的活著了。」

鳳溪笑了笑,意識已經有些不清明了,她轉頭看著床頂,苦笑著說道:「嗯,來生啊,我一定要好好投胎,希望爹娘不要去世的那麼早,我不要被賣掉,不要再挨那麼多的打了,不要了,再也不要了……」

鳳溪漸漸的沒有了氣息,秦葉悠試了一下她的脈搏,輕聲說道:「她已經走了……」

彷彿有心靈感應一般,一直在睡覺的孩子,這時候突然醒來,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說著什麼,轉頭去看,看到自己的娘親,就吧唧著小嘴,似乎是尋找吃的。

可是他可憐的娘親,再也沒有辦法睜開眼睛看他一眼了。

兮顏終於忍不住,嗚嗚的哭了起來,秦葉悠的眼淚也流出來,為這個可憐的女子,和她同樣可憐的孩子。

「一定不要放過拓跋宏這個王八蛋!」秦葉悠握緊雙拳,憤恨不已的說道。

秦朗安排人去安葬鳳溪,兮顏把小金子抱到自己的房間里,秦葉悠剛才給小金子輸液的時候,已經把自己調配的解藥給添加到輸液瓶了。

然後她趁著孩子睡覺的時候,又給他做了一個詳細的檢查,確定他沒有別的問題了,不過不到兩個月大的孩子,接連中毒,對身體的損傷實在是太大了,希望不會有什麼後遺症。

有兩個小丫頭端著溫熱的鮮牛乳進來問孩子,秦葉悠就起身離開了。

秦朗已經泡好了茶,等著她呢,剛才兮顏已經趁機把秦葉悠和祁元修之前爭吵的事情告訴了秦朗。

他的心裡五味陳雜,說是歡喜吧,似乎也不是那麼歡喜,看上去秦葉悠似乎是為了他,跟祁元修爭吵,可是他很清楚,這不過是兩人之間的置氣。

同時他又有些氣憤,祁元修竟然這樣對待悠悠,如果是他,絕對不會讓悠悠受這樣的委屈。

不過這些情緒,在秦葉悠進來的時候,他都很好的收拾起來。

「府里發生這樣的事情,我的心情也不好,打算這兩天去塞外散散心,不如你陪我一起去吧。」秦朗試探著問道。

秦葉悠白了他一眼:「這大冷天的,你要散心,有的是地方去,何必去塞外啊。」

秦朗一聽,立即說道:「那你想去哪裡?你說去哪裡,咱們就去哪裡。」

「不是你去散心嗎?幹嘛要聽從我的意見?」秦葉悠反問道。

秦朗一怔,然後就知道自己露餡了。

果然秦葉悠說道:「兮顏把我和王爺的事情都告訴你了吧,我如果真的跟你去了塞外,不是更加坐實了我頭上的罪名,我敢保證,祁元修隨後就會殺到,你倆還得打一架。」

秦朗十分不服氣:「我還怕他不成。」

秦葉悠無奈嘆息說道:「你不怕,我怕,文天雷就要來京城了,到時候指不定出什麼事,我不想讓他在這時候分心。」

秦朗驚訝不已的問道:「他都趕你出府了,你竟然還在為他著想?」

秦葉悠這時候反而笑了,淡淡的說道:「我們倆啊,不管怎麼吵,怎麼鬧,心裡都有個底線,這是不變的,那就是我們都知道彼此是真心對對方好。」

秦朗心裡泛酸,又羨慕又嫉妒,酸溜溜的說道:「你確定祁元修配得上你這份信任嗎?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別人可能不理解,可是兩口子過日子,冷暖自知,我心裡明白就好,不必說太多。」

秦朗一針見血的指出來:「你不陪我出去散心,他不是說了讓你不必回府了嗎,難道你要假裝沒有聽到直接回去嗎?」

秦葉悠這時候倒是挺硬氣,挺直腰板說道:「那不行,我也是要臉的人,他這話說重了,我得讓他知道知道我也是有脾氣的,我打算去我外祖母處住幾天,讓他上門來求我回去。」

秦朗苦笑不得,不管什麼樣的女人,鬧起小脾氣來,都十分讓人頭疼啊。

這時候他一抬頭看到下人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,他轉頭笑著對秦葉悠說道:「沒有想到祁元修這麼沒有原則,剛剛說出的話,就要反悔了,你也不用去你外祖母那裡了,他已經求上門了。」

秦葉悠一驚,心裡想著難道是祁元修來找她了?這麼快低頭?這不是他祁元修的風格啊。

她順著秦朗的眼神看過去,果然發現,來的是追風,並不是祁元修,她就說嘛,就祁元修那個臭脾氣,哪有那麼快低頭的。

哼,想讓追風就把她帶回去,沒有那麼容易,她也是有脾氣有姿態的。

秦葉悠故意擺出一副冷姿態,淡淡的看著追風進來,等著他後面的話,怎麼拒絕跟他回去的話,她都想好了。

誰知道追風一開口,她立馬就亂了分寸。

追風進來之後,立即拱手說道:「王妃,請您趕緊跟我走一趟,王爺受了重傷!」

「什麼?怎麼會受傷?在哪裡?我們趕緊走!」秦葉悠猛然站起身來,就要隨著追風離去。

秦朗卻笑了一聲,然後說道:「悠悠,難道你沒有感覺這太巧了嗎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0章:來生再見

76.9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