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章:生死與共

第421章:生死與共

秦葉悠轉頭不解的看著秦朗,問道: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什麼巧合?」

追風也皺眉看著秦朗,神情更加焦灼。

秦朗笑著說道:「你自己想啊,上午還怒氣沖沖的,讓你不要回府了,現在竟然就受傷,讓你回去救他,這太像是一場苦肉計了。」

秦葉悠搖了搖頭說道:「不,你不了解追風,他對王爺的忠誠度,就是寧願自己受傷,也不願說王爺有一點不測。」

追風十分感動的看著了一眼秦葉悠,然後說道:「王妃,我們趕緊走吧,時間不等人啊。」

秦葉悠也不再耽擱,帶著追風很快離開。

秦朗看著她匆匆離去的身影,低聲說道:「不對,這其中絕對有蹊蹺,祁元修不會用這麼簡單的苦肉計……」

秦葉悠跟著秦朗上了馬車之後,發現這輛馬車,是奕王府最好的馬車,由四匹西涼優質駿馬拉著,跑起來風馳電掣。

她看了一下,這似乎並不是回王府的路線,似乎是奔著城外去的,追風親自架著馬車。

秦葉悠問道:「追風,王爺在哪裡受傷的?傷勢怎麼樣?」

追風回頭很快的說道:「王爺在去軍營的路上,被人襲擊,傷勢很嚴重,您去了就知道了?」

秦葉悠有些納悶,祁元修經常去軍營,追風一般都一路隨行,他們都是直接騎馬過去,很少乘坐馬車。

既然祁元修受了重傷,急需她去醫治,追風為何不直接騎馬去秦府,反而要回府找這輛馬車呢?

越往前走,她內心就越不安,心跳的很厲害,終於她忍不住喊住了追風。

「追風,停車!」秦葉悠坐在馬車裡對著追風喊道。

追風竟然沒有聽她的,馬車行駛的速度一點都沒有降下來,他高聲說道:「王妃,您有什麼事情嗎?我聽著呢。」

「我讓你停車,現在立刻馬上停車!你如果再不停下來,我立即跳車!」秦葉悠喊道。

追風無奈只得勒住韁繩,讓馬車停了下來,然後看著秦葉悠,無奈的問道:「王妃,您有什麼事情,請儘快說吧。」

秦葉悠看著他的眼神,繃緊臉色,直接問道:「追風,你告訴我,到底怎麼回事?王爺出什麼事情了?」

追風焦灼的說道:「不是跟您說了嘛,王爺受傷了,我們要趕著去救他。」

秦葉悠見他依舊不說實話,於是冷著臉繼續問道:「好,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,你回答好了,我們立即出發。」

「您問吧。」

「你一直陪著王爺,既然王爺遇刺,你肯定也要參與戰鬥,為何你身上沒有一點血跡,全身上下文思不亂,絲毫不像是打鬥過的樣子?」

「既然你們在路上受傷,為何不直接騎馬來找我,反而要架著這一輛用來跑長途的馬車?」

「你在沙場征戰那麼多年,王爺受了傷,之前每次你都能有精準判斷,為何這次就只是說重傷?」

追風被她奪命三連問,一個問題都回答不上來,他本就是耿直之人,根本不擅長撒謊的,秦葉悠的眼睛太清亮,他如何能隱瞞的住。

追風的額頭滲出冷汗,握緊雙拳說道:「好吧,王爺沒有受傷,王爺只是讓我把你送走,越快越好,王妃,算我求求你了,不要在耽誤時間了,我們趕緊走吧。」

「是不是文天雷來了?」秦葉悠直接問道。

追風一怔,點頭說道:「是的,文掌門闖到了軍營里找到了王爺,王爺讓我帶您先避避風頭。」

「我不走,我是奕王妃,關鍵時刻,如何能做縮頭烏龜,而且我沒有做錯任何事,為什麼我要躲?」秦葉悠立即說道。

「追風,你掉頭,我們現在就去軍營,我要和王爺共進退。」秦葉悠十分冷靜的說道。

她等了那麼久,做了那麼多的準備,不是為了在文天雷來的時候直接逃跑的。

「不行,王妃您現在不能回去,王爺讓我一定要帶您儘快離開!」追風說的十分堅決。

秦葉悠執意不肯走:「追風,我不為難你,如果你怕王爺責怪,我不做你的馬車回去,我自己走回去!」

追風見她如此固執,終於急了:「王妃,你知道不知道,葉副盟主把所有的罪名都扣在我們頭上,文天雷都相信了!」

「什麼罪名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葉雲鶴告訴文天雷,天山派在大魏的葯倉是奕王府的人燒的,知道了如意姑娘之前會中毒,都是你做的,他親自找到當初宮裡放蛇的那個小太監,不知道怎麼折磨他的,小太監都說了,文天雷大怒,一定要殺您啊。」

秦葉悠一愣,心裡想著這文天雷果然厲害,她做的那麼隱蔽,他竟然都能查處來。

追風終於和盤托出之後說道:「那邊有王爺頂著,讓我帶著您快點離開,王妃,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?」

秦葉悠沉默了一會兒,神情漸漸平靜了下來,她看著追風問道:「追風,你可知你家王爺和文天雷的武功,誰的更厲害?」

追風看了她一眼,長了長嘴,沒有回答,秦葉悠替他回答了:「王爺不是文天雷的對手,對不對?不然他也不會讓你帶我走。」

追風握緊雙拳,

秦葉悠繼續說道:「你我都清楚王爺的性格,如果文天雷執意要殺我,他一定拚死阻攔,可是他不是文天雷的對手,那麼他現在就是在找死,我有辦法對付文天雷,追風你快點帶我去,我們就就王爺。」

追風不可思議的看著秦葉悠,王爺都對文天雷沒有辦法,難道王妃知道怎麼辦?

「別猶豫了,追風,我們不會去,王爺一定會死,可是我們回去了,事情就有可能有轉機啊。」秦葉悠催促道。

追風有些動搖了,臨走之前王爺跟他說的話,確實有點像交代遺言:「趕緊回去駕馬車,帶王妃走,不要回頭,一直送到南嶽唐門,然後掉頭去南疆找蘇正,我所有的軍權都可以教給他打理,最後回京找沈逸晨,如果我有什麼事,他可以直接做主處理我的財產。」

「追風!我們沒有時間了,趕緊回去,你再不走,我現在就死給你看!」秦葉悠已經等不及了,她越想越擔憂,內心的不安越來越大。

追風一咬牙,終於調轉馬頭,朝著西山大營疾馳而去。

而此時的祁元修正在跟文天雷談判,他預感到兩人之間必有一場惡戰,於是就把文天雷引到軍營走的西山山頂。

兩人立於山頂,寒風烈烈,祁元修一身白色戎裝,暗紅色的披風在身後飄揚,文天雷身影高大挺拔,一身黑色長袍,眼神深邃陰沉。

「元修,你知道的,我一直都比較欣賞你,如意的心裡也都是你,只要除掉秦葉悠,你娶如意過門,之前的事我們可以既往不咎。」文天雷說道。

「文掌門這話說的可笑,葉悠是我的妻子,賢惠端莊,對我多有幫助,我為何要殺她?」

「哼,元修,這樣的女人哪裡配得上做的妻子,她能給你帶來什麼,大丈夫要成大事,不能拘泥於兒女之情,如意才是最能配得上你的人!」文天雷冷冷的說道。

「弱水三千只取一瓢,我祁元修本就是個性情中人,我就喜歡她一個,就算是她什麼都不能為我做,我也只喜歡她。」

祁元修淡淡回應,她沒有說文如意一句,可是意思已經能夠很明顯了,你的女兒再好,我也是不願意要。

「如意這麼多年對你真心付出,你就這樣對待她?讓她被所有人恥笑,甚至縱容那個女人欺負她?」文天雷的語氣中已經帶著一絲怒氣。

「葉悠從來不會欺負任何人,文掌門,你我相識多年,大魏和天山派也一直相處融洽,我不想因為這樣完全可以避免的問題而鬧氣矛盾。」祁元修一直在忍耐,不想鬧的太僵,想要給秦葉悠爭取更多的時間。

「你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娶如意,並且一定要跟這個女人在一起對不對?」文天雷的眼神已經非常冰冷,帶著一股逼迫的氣勢。

祁元修深吸一口氣說道:「是的,如意是個好姑娘,但是我不是她的良人,我祁元修此生只愛秦葉悠一個。」

「哈哈哈哈……」文天雷突然仰天長笑,然後猛然停下來,滿眼諷刺的說道:「好一個痴情的王爺啊,不過要是你愛著的王妃突然死了呢,你的痴心如何安置?」

祁元修猛然轉頭盯著文天雷,眼神如刀鋒般冰冷鋒利:「我不允許你傷害她半分!」

「那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攔住我了!這個女人欺負我女兒,搶我女兒的男人,還敢傷了我女兒,她早就該死了!」

祁元修刷的抽出長劍,直指著文天雷,冷冷說道:「我說了,不準傷害她半根手指頭!不然,我祁元修決不饒恕。」

文天雷緩緩的看著他,嘴角一個冷笑:「元修,你的部分武功還是我的教的吧,讓我看看,你這些年長進了多少,能不能護住你懷中的女人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1章:生死與共

77.1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