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章:召回將軍

第423章:召回將軍

祁元修等人跟文天雷在西山山頂一站,軍營里不少人知道了。

當天追風就封鎖了消息,不準任何人走漏消息,可是那麼多人看到祁元修重傷昏迷,就算人消息不往外傳,軍營里也有些軍心不穩。

追風想起之前祁元修讓他帶秦葉悠走的時候,曾經囑咐過他,一旦他有什麼意外,直接把兵權交給蘇正。

蘇正跟隨祁元修多年,軍中的將士們也都十分信服他,現在這樣的時候,讓蘇正回來主持大局是最好的選擇。

將軍在外,想要回京,必須得有皇上的指令才行啊。

追風無奈之下,帶着祁元修的令牌進宮找五皇子。

「什麼?六皇叔受了重傷?」五皇子聽到這個消息之後,震驚不已,當即就要前去探望。

「太子殿下!請您三思,王爺受傷的消息我們已經暫時封鎖住了,不然的話,會引起動亂的,太子殿下最好也表現的不知情才行啊,王爺有王妃照顧著,請太子殿下放心。」追風趕緊阻攔道。

五皇子何嘗不知道,祁元修就是大魏的保護屏障,周圍一些國家對大魏虎視眈眈,卻不敢有任何動作,不過是因為祁元修的震懾作用在這裏。

一旦祁元修重傷的消息傳出去,朝堂之上暫且不說,周邊幾個國家定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。

想明白這些,五皇子終於冷靜下來問道:「追風,那你進宮所為何事?」

如果真的想要隱瞞他,以奕王府的保密程度,自然是不告訴他的好,可是追風既然找到宮裏,跟他說了這麼多,肯定是有事。

追風立即拱手說道:「是的,屬下有要事相求,王爺重傷昏迷,軍營中知道此事的人不少,且大多是將領,屬下擔心軍心不穩,王爺之前曾交代,他要是出事,就請鎮遠將軍蘇正回來主持大局。」

「你的意思是讓我把蘇正弄回來?」五皇子一點就透,追風的話還沒有說完,他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追風點頭:屬下正是此意,蘇將軍回京,必然驚動四房,所以必須要有個正當理由,而且是皇上同意的。」

五皇子沉默了一會兒,在房間里來回走了兩邊,然後眼神一閃,轉頭對追風說道:「好,這件事我知道怎麼做了,你回去專心保護王爺即可,我保證讓蘇正儘快回京。」

追風等的就是五皇子這句話,既然他已經答應,追風的心裏就放下一塊大石頭,然後忙不迭的離開皇宮,回奕王府了。

兩日之後,京城皇宮裏一輛馬車,快馬加鞭疾馳而出,出了京城直奔南邊而去。

皇宮內,皇上躺在病床上,對五皇子說道:「太子,聖旨已經送去了嗎?」

五皇子點頭:「父皇,聖旨已經送走,用的是宮裏的汗血寶馬拉的馬車,估計蘇將軍接到聖旨之後,很快就回回京,父皇,請放心。」

皇上淡淡的嗯了一聲:「京城裏最近這麼不太平,定然是那些人見我不能動力了,動了歪心,想要早飯,元轍,這事你怎麼看?」

皇上雖然躺在病床上,可是轉頭看向五皇子的眼神,依舊十分犀利。

「父皇,兒臣以為父皇洪福齊天,一定會好起來的,那些蠢蠢欲動之人,不過是秋後的螞蚱,蹦打不了幾天了,等父皇好起來,他們這些宵小,定然會一敗塗地。」

皇上聽了這番話,心裏十分高興,面上淡淡的嗯了一聲,現在也就蘇正還能相信了,希望他早點回京。

五皇子太了解皇上了,他的疑心最終。

五皇子故意散步消息,京城裏突然多了好些人,看上去似乎是外地的,而且身上都有武功的樣子。

他只需要提供這一個情報,皇上自己就會展開現象,突然出現這麼多人,肯定是圖謀不軌,京城必須加強防衛。

可是不確定這些人背後是誰的勢力,讓誰來防衛,他似乎都不放心。

這時候五皇子恰到好處的提醒一句:「父皇,這關鍵時刻,一定要挑選一位忠誠耿直之人來守衛京城啊。」

在大魏官場,提起忠誠耿直幾個字,人們最先想到的總是蘇正,就連皇上也不意外,蘇正黑白分明,忠軍愛民,又十分的正直。

最後皇上說着,讓五皇子擬了一道聖旨,宣蘇正立即回京述職,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慌亂,聖旨中並沒有多說一些。

將軍府很快得到飛鴿傳書,蘇將軍近日即將回京。

最高興的當屬蘇嫣兒了,這些日子徐錦繡留在府里養傷,阿雅也一起陪着住在將軍府,幾個女孩子十分親密,整日湊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說個不聽。

正說着呢,蘇嫣兒的臉上突然又佈滿了愁雲,阿雅和徐錦繡對視一眼,立即問答:「嫣兒,你怎麼了?怎麼突然看上就不高興了?」

「我爹如果提前回來了,我可能就要提前跟他說我和雲飛的事情了。」蘇嫣兒嘆了一口氣說道。

阿雅一聽,十分不屑,「說就說唄,反正你們兩情相悅,秦公子人品也不錯,蘇將軍應該不會反對吧,都這時候你還扭扭捏捏做什麼?」

蘇嫣兒一着急,提高了聲音說道:「啊呀,你不懂,雲飛是北燕人,我爹不會同意的,估計我還得挨揍!」

阿雅一時也愣住了,蘇正和北燕人的恩怨,她曾經聽自己哥哥說起過,如果秦雲飛真的是北燕人,這事還真有點難辦。

一向溫柔如水的徐錦繡,這時候卻皺眉說道:「北燕人怎麼了?難道北燕人就不配娶大魏的媳婦嗎?」似乎還帶着一絲怒氣。

阿雅和蘇嫣兒有些驚訝的轉頭去看她,還以為她永遠都那麼溫柔,不會發脾氣呢。

徐錦繡看到她倆驚訝的眼神,微微一怔,很快又笑着說道:「你們幹嘛這麼看着我?我只是覺得不管國與國之間有什麼戰爭,百姓都是無辜的,我聽說邊境上,也有不少兩國之間通婚的啊,我不想嫣兒因為這樣的問題,不幸福嘛。」

蘇嫣兒點了點頭,無精打採的說道:「謝謝你啊,錦繡,這麼講義氣,唉,只是我的情況比較複雜而已。」

「你別擔心了,蘇將軍那麼疼你,肯定把你的幸福看成最重要的,說不定到時候會選擇放下執念,成全你的幸福呢。」阿雅勸慰道。

蘇嫣兒搖了搖頭,無奈的說道:「你就別安慰我了,我最了解我爹了,他恨透了北燕人,雲飛身份特殊,他肯定不會同意的。」

阿雅無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了,刻骨的仇恨哪裏有那麼容易就放下的。

這時候誰也沒有注意到徐錦繡悄悄在袖子裏握成雙拳的手。

「你們在聊什麼呢,怎麼遠遠的就看到你們一個個愁眉苦臉的?」秦雲飛一邊說着,一邊朝這邊走來。

仨女孩一抬頭,看到秦雲飛,臉上表情各異,蘇嫣兒見到心上人,自然心裏歡喜,只是想到剛才的時候,又有些愁緒,阿雅就是純同情的看着秦雲飛,徐錦繡也盯着秦雲飛看着,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,他看不透。

蘇嫣兒不想讓秦雲飛跟着發愁,於是立即笑着說道:「沒什麼,我們在跟着徐錦繡繡花呢,你看看我繡花蝴蝶的好看嗎?」

徐錦繡的綉工很好,綉出來的東西栩栩如生,阿雅和蘇嫣兒這兩個軍營里長大的女孩子,一雙手最擅長的就是擺弄武器,那起繡花針就笨拙很多。

閑來無事,兩人就纏着徐錦繡教她們刺繡,就算是再英武,她們也是女孩子,以後都要嫁人的,大魏的習俗,女孩子出嫁時的綉品都要自己繡的。

徐錦繡身體好些了,自然也十分樂意教她們。

秦雲飛探頭看了一眼蘇嫣兒手中的白絹,上面綉了幾朵看不出是什麼類別的話,上面果然是一隻胖胖的大蝴蝶。

「嗯,這蝴蝶繡的很好,很英武。」秦雲飛點頭說道,蘇嫣兒立即就很開心。

旁邊的阿雅笑着說道:「秦公子,雖然都說愛屋及烏,可你也不能太違心吧,嫣兒繡的這是蝴蝶啊,這明明就是一隻大胖飛蛾。」

蘇嫣兒見閨蜜這樣不給力,竟然還拆她的台,立即不樂意了,反唇相譏:「哼,就算是飛蛾,我繡的也是成型的,哪像你到現在連朵花都還沒綉出來。」

「哎呀呀,反正我都不着急出嫁,慢慢學唄,不像某些人啊,說不定馬上就要嫁人了,可不得緊著點學習刺繡啊。」阿雅說着還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雲飛。

蘇嫣兒的臉立即漲紅了,扔在綉品就要去打阿雅的嘴,阿雅身手敏捷,笑着閃身躲到一旁。

秦雲飛立即拉住蘇嫣兒說道:「好了,好了,阿雅你不要欺負嫣兒啦,不然我今天帶的真味軒的點心就不給你吃哦。」

阿雅一聽這話,頓時笑意更濃,笑嘻嘻的說道:「有你護著嫣兒,我可不敢欺負她。」

秦雲飛笑着搖頭,把點心從盒子裏取出來遞給旁邊的明月,明月提着就去裝碟了。

秦雲飛一轉頭,正好看到徐錦繡手中的綉品,他微微一怔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3章:召回將軍

77.4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