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章:奇怪的花

第424章:奇怪的花

徐錦繡看到秦雲飛盯著她手裡的綉品,眼神閃爍一下,微不可見的把綉品往自己的身邊拉了一下,似乎在躲避什麼。

「錦繡姑娘繡的這是什麼花,倒是也挺好看的。」秦雲飛問道。

正在你來我往的阿雅和蘇嫣兒停了下來,看向這邊,正好看到徐錦繡抬頭看著群雲飛,並沒有回答,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奇怪。

蘇嫣兒一個箭步來到秦雲飛身邊,笑著說道:「錦繡的綉工很好吧,我和阿雅都很羨慕她呢,她繡的這朵花叫千顏花,是不是很美。」

秦雲飛點了點頭,淡淡的說道:「是很美呢,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花,不知道錦繡姑娘是怎麼認識的?」

「我也不記得了,或許是曾經在畫里見過,覺得比較美,所以就記住了吧。」徐錦繡低聲說道。

秦雲飛卻還是盯著她不放,繼續問道:「不知道這種話是生產在哪裡的?如果有機會要是能看看實物就好了。」

「這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」徐錦繡似乎被問住了,十分不好意思的低聲說道。

蘇嫣兒有些不悅了,拉了一下秦雲飛的胳膊說道:「雲飛哥哥,你今天似乎對錦繡十分感興趣啊,怎麼這麼多問題呢?」

秦雲飛轉託看著她,微微一笑說道:「沒什麼,只是對這種話比較感興趣罷了。」

說著他又往徐錦繡面前的綉品上看了一眼,發現徐錦繡已經把綉品扣過去了,他什麼都沒有看到。

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徐錦繡,她低著頭,不知道在想什麼,而這一切都落入的蘇嫣兒的眼中。

這時候明月已經端著剛才秦雲飛帶來的點心走了進來,阿雅立即高興的說道:「這可是真味軒的第一爐烤出來的奶油酥吧,這香氣,太誘人了。」

蘇嫣兒這才轉移了注意力,拿起一塊點心,遞給她:「喏,給你,你這個饞蟲……」

說著並沒有把點心遞到阿雅手中,而是直接遞到她的嘴邊,看著她心滿意足的吃下去。

然後她轉過頭,對徐錦繡說道:「錦繡,別光看著了,快點嘗嘗吧。」

徐錦繡笑了一下,也輕輕拿起一塊點心,細細品嘗著。

吃了點心,喝了茶水之後,阿雅和徐錦繡很有默契的找個理由離開了,留下蘇嫣兒和秦雲飛在花園裡聊天。

蘇嫣兒心裡藏不住事情,見剛才秦雲飛似乎對徐錦繡很感興趣,她的心裡稍微有些彆扭。

「雲飛哥哥,我的手比較笨,不會綉那些很好看的花兒蝶兒的,可能也綉不出什麼好看的嫁妝,你會不會嫌棄我?」蘇嫣兒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秦雲飛聽了之後,轉頭看她一眼,笑著說道:「傻丫頭,你說的這是什麼話,我看中的是你這個人,又不是你的手藝,而且在我看來,你的長槍耍的那麼好看,比會繡花要好很多。」

蘇嫣兒聽了之後簡直心花怒放,竭力忍住不讓自己的笑意太明顯。

「這個錦繡姑娘,你們問過她是哪裡人了嗎?」秦雲飛突然問道。

蘇嫣兒一怔,然後回答道:「自然問了,她只說家是江南的,父母出了意外都去世了,她來京城投奔親戚。」

「哦,那她的親戚呢,你們可曾見過?」秦雲飛繼續追問道。

「沒有見過,她京城的親戚一年前搬走了,下落不明。」蘇嫣兒悶悶的回答道,然後轉頭看著他問道:「雲飛哥哥,你為什麼對錦繡的事情這麼感興趣啊?」

「沒什麼,隨便問問而已,對了,嫣兒,將軍不在家,你一個人在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啊。」秦雲飛突然說道。

蘇嫣兒不太明白他為何突然這樣說,不過看到他眼神中真切的擔憂,她心裡一暖,點了點頭答應著了。

秦雲飛離開之後,蘇嫣兒在花園裡有靜靜的坐了很久。

「阿雅,如果你是男人,擺在你面前兩個女人,一個是我,一個是錦繡,你會選誰做的老婆?」蘇嫣兒看著阿雅認真的問道。

這時候正是晚飯的時間,錦繡今天似乎有些累,晚飯都沒有出來吃,蘇嫣兒讓人把放給她端到房間里去的。

她和阿雅坐在廳里吃飯,她突然沒頭沒腦的問了這麼一句,阿雅聽了有些懵,問道:「你這是什麼奇怪問題啊?」

「你別管那麼多,你快點認真回答我的問題!」蘇嫣兒催促道。

阿雅歪著頭認真的想了一下:「說實話,我要是男人,可能會選擇錦繡,你跟她比,也就是武功比她高了。」

阿雅故意都蘇嫣兒,本以為這樣說了之後,她定然會炸毛的,阿雅都做好了跟她廝打一番的準備,只是沒有想到蘇嫣兒的深情更加挫敗了。

「你也這樣覺得對吧?我感覺如果我是男人,我也喜歡錦繡,長的那麼美,性格溫柔又有趣,綉出來的東西還那麼好看,簡直太完美了,我怎麼跟她比啊。」

阿雅聽著她語氣里挫敗,頓時不樂意了,她損蘇嫣兒可以,可是一向驕傲囂張的蘇嫣兒怎麼能這樣貶低自己呢。

阿雅立即挺起胸膛說道:「你為什麼要跟她比呢,錦繡確實很好,但是你也不錯啊,你們倆只是不同的類型,沒有可比性的,如果只能選擇一個朋友,我還是選擇你。」

蘇嫣兒十分感動:「阿雅,我就知道,你最好了……」

「嫣兒,你為什麼突然這麼在意這個話題,難道是秦雲飛說他喜歡錦繡?」阿雅問道,心裡想著,如果真的是這樣,她的罪過可就大了,她一定不會放過秦雲飛。

蘇嫣兒搖了搖頭說道:「也沒有啦,我就是隨便問問。」

她不想將秦雲飛想成那樣的人。

第二天秦雲飛又來了,又跟錦繡說了不少話,問東問西的,似乎很想了解徐錦繡,蘇嫣兒的心裡很不是滋味,可是又無法質問出口,只能憋在心裡。

蘇正很快回京,不過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,只在家一會兒,見了見蘇嫣兒,自然還有同住在這裡的阿雅和徐錦繡,很快又往軍營中去了。

「將軍平時不住在府里嗎?」徐錦繡淡淡的問道。

「也不是啦,軍營里不忙的時候,爹爹也住在府里,只是偶爾住在軍營中,不過看這個樣子,似乎有事呢。」蘇嫣兒有些擔憂的說道。

蘇正回來之後,秦雲飛也來拜訪過一次,在蘇正看到,秦雲飛就只是秦尚書的兒子,彬彬有禮,跟嫣兒走的很近,他並不反感這個青年,於是並不反對嫣兒跟他走的近一些。

而且他還救了嫣兒兩次,也算是嫣兒的救命恩人了,蘇正對秦雲飛很客氣。

蘇嫣兒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,四下無人的時候,她悄悄的對秦雲飛說道:「雲飛哥哥,我看我爹對你的態度挺好的,不如我們就把實情告訴我爹吧?」

秦雲飛卻堅定的搖了搖頭說道:「不可,我看將軍愁雲密布,似乎有重要的事情發生了,現在的時刻,不能讓他分神,我們還是再緩緩吧。」

蘇嫣兒看著秦雲飛,怔怔的不說話,秦雲飛轉頭好奇問道:「怎麼了?為何突然不說話了?」

「雲飛哥哥,你是覺得現在不適合說,還是不想說?」

秦雲飛一愣,趕緊說道:「嫣兒,你說的這是什麼話,我怎麼會不想說,我只是覺得你父親匆匆被皇上召回來,這兩天進進出出也很忙,好像有事,感覺現在不是時機而已,你不要多想。」

蘇嫣兒有些委屈的瞪了他一眼,低聲說道:「我只是覺得你好像沒有那麼在乎我了,什麼時機不時機的,都是借口!」

說著她一扭身,轉頭跑走了,秦雲飛愣在那裡,不明白蘇嫣兒到底是怎麼了?

秦雲飛剛剛想要追上去,突然聽到身後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,他迅速轉身,看到徐錦繡已經站在他的身後了。

「錦繡姑娘,好輕功啊,走路的聲音竟然這麼輕。」秦雲飛淡淡的看著她說道。

徐錦繡微微一笑:「我從來不會武功,不知道公子在說什麼?不過最近公子似乎對我的事情很感興趣啊。」

秦雲飛冷冷看著她說道:「你是北燕人吧?到將軍府的目的是什麼?」

徐錦繡突然就笑了,滿眼的諷刺,平時溫柔和善的樣子,瞬間不見蹤影。

秦雲飛心想,這才是她最真實的樣子吧?

「秦公子,我是不是北燕人,有這麼重要嗎?怎麼你一個北燕人不能娶郡主,我一個北燕人,連跟郡主做朋友的權利也沒有嗎?」徐錦繡斜著眼睛說道。

秦雲飛神色未動,淡淡的說道:「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,你如果膽敢傷害嫣兒一點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!」

徐錦繡似乎並不害怕,她直視著秦雲飛的臉說道:「這個我就說不準了,郡主這麼單純,我也不忍心傷害她啊。」

可是她的眼神里都是冰冷的恨意,一點都沒有減少,秦雲飛一下子摁住徐錦繡的肩膀,厲聲說道:「徐錦繡,你敢動她一下試試?」

徐錦繡看著他的身後,突然十分燦爛的笑了一下,低聲說道:「好戲要開始咯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4章:奇怪的花

77.6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