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章:錯誤時機

第425章:錯誤時機

「雲飛哥哥,錦繡,你們在做什麼?」

秦雲飛聽到身後猛然傳來一聲爆喝,他一轉頭就看到蘇嫣兒怒氣沖沖的往這邊衝來。

剛才她一生氣跑走了,本以為秦玉飛很快就會追過來,可是等她一回頭,身後根本就沒有人。

她糾結了半天,還是打算把話說清楚,她不喜歡這樣不清不楚的,兩個人心裡都難受。

可是等她剛剛走回來,遠遠的就看到秦雲飛和徐錦繡在說著什麼,兩人站的很近,突然秦雲飛還把手搭在徐錦繡的肩膀上。

蘇嫣兒只覺得怒火騰的一下就湧上來,直接沖了過來。

徐錦繡見到蘇嫣兒,臉上立即浮現出十分委屈和恐懼的表情,一閃身躲在蘇嫣兒的身後說道:「秦公子,謝謝你的好意,可是嫣兒是我的好姐妹,我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情。」

這幾句話好像什麼什麼都沒有說,可是又好像說了很多內容。

蘇嫣兒當即就等著秦雲飛,眼神十分受傷,秦雲飛沒有想到徐錦繡竟然倒打一耙,他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好。

「嫣兒,不是你想的那樣,你聽我跟你解釋……」秦雲飛無力的說道。

「你走吧,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聽,請你什麼都不要說!」蘇嫣兒高聲說道,眼裡已經有淚花閃動,這樣秦雲飛怎麼走的了,他心疼不已,上前一步想要去拉蘇嫣兒的手。

可是蘇嫣兒快速的後退一步,把手放在身後,秦雲飛看到她戒備的眼神,頓時也有些受傷,她竟然是這樣看待他的嗎?

「嫣兒,你連讓我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嗎?你身後這個女人……」他剛剛要揭穿徐錦繡的面目。

誰知道徐錦繡竟然先開口說道:「秦公子,我知道你和嫣兒之間或許很艱難,讓你想要放棄,可是嫣兒對你一片真心,你不能這樣辜負她。」

「徐錦繡,我什麼時候說過這個話!」秦雲飛直接怒了。

可是蘇嫣兒已經聽到徐錦繡的話,她滿腦子都是,他想要放棄,只因為愛她太艱難?

「雲飛哥哥,既然你有這個想法,就直接告訴我好了,何必這樣躲躲閃閃的,你如果真的喜歡錦繡,我可以把你讓給她啊……」蘇嫣兒哽咽著說道。

秦雲飛見越說越亂了,忍不住大吼一聲:「什麼讓不讓的,你說的只是什麼話!」

「我說的就是實話!就你覺得艱難嗎?難道我心裡就好受,這些日子我連覺都睡不好,就想著怎麼勸說我爹,你倒好,卻看上了別人,想要放棄跟我的感情,那我也告訴你,我也受夠了,我也不要你了!」蘇嫣兒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,大聲吼道。

「嫣兒……」秦雲飛看著她,眼神十分受傷,雙手緊緊的握成拳。

「你走吧,反正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在一起的,你是北燕人,我們本就不該在一起!」蘇嫣兒哭著說道,只覺得心口的位置難受的快要裂開。

秦雲飛想要靠近,都不知道該如何靠近,就在這時候他們身後突然傳來一聲低沉的質問:「秦雲飛,你是北燕人?」

頓時所有人都靜寂了,轉頭愣愣的看著花園門口處站著的蘇正。

蘇嫣兒也愣住了,她猛然站起身,走到蘇正跟前說道:「爹爹,你聽我說……」

「你不必說了,我剛才已經聽的很清楚了,還算你心裡明白,你和北燕人之間有著血海深仇,直接放棄這段感情,你做的很好。」蘇正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女兒。

蘇嫣兒張口結舌,不知道該如何解釋。

蘇正冷著臉走到秦雲飛跟前說道:「姓秦的,你這樣惹我女兒傷心,我本應該殺了你的,可是你救過嫣兒兩次,是她的救命恩人,我蘇正不是知恩不報之人,你走吧,我今天不動你,只是以後你再來招惹嫣兒,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。」

秦雲飛沒有動,他看著蘇正,鄭重的說道:「蘇將軍,我對嫣兒是一片真心,我雖然是北燕人,可是我的心我的血跟大魏人一樣,都是滾燙的,請您成全我和嫣兒吧。」

「小子,你聽不懂人話嗎?嫣兒剛才已經說了,不要你了,我也不同意,你如果執意不肯走,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。」蘇正冷冷的看著他,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。

蘇嫣兒一看兩人之間的氣氛已經緊張到極點了,立即上前對著秦雲飛說道:「雲飛,你走吧,趕緊走!我現在不想見你!」

一定要把雲飛弄走!蘇嫣兒太了解自己父親的脾氣,他一旦動怒,誰說都不管用,他如果真的跟秦雲飛打起來,不管兩人誰勝誰負,都會給她和秦雲飛之間本就脆弱的關係,再來一次沉重的打擊。

秦雲飛深深的看了一眼蘇嫣兒,看到她眼中幾乎是帶著祈求的神色,終於轉身離開了。

蘇嫣兒看著秦雲飛孤單單離開的背影,潸然淚下。

蘇正看了一下蘇嫣兒,看到她帶著淚意的臉頰,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說道:「嫣兒,你跟我來。」

蘇嫣兒認命的跟著蘇正進了書房。

「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他是北燕人的。」蘇正問道。

「就是上次太后想要把我嫁給皇上那段時間知道的。」蘇嫣兒回到道。

「什麼?太后竟然要把你嫁給皇上?這麼大的事情,你竟然瞞著為父?你現在是越來越大了,什麼都不跟為父說了對不對?」蘇正怒氣沖沖的問道。

「當時元修哥哥說他會處理好,讓我不要擔心,說你在邊疆,那時候戰事緊張,不想讓你跟著擔心,不讓告訴你的。」

蘇正嘆了一口氣,他知道祁元修的風格,他如果打算向誰隱瞞一件事,那人就絕對不會知道的。

「既然你從那時候開始,就已經知道了,為何還要拖到現在?你是怎麼想的?」蘇正皺著眉頭繼續問道。

蘇嫣兒看了自己的父親一眼,這麼多年,她太了解父親了,他是真的疼愛她,可也是真的嚴厲,他決定的事情,十頭牛也拉不回來。

蘇嫣兒一狠心就跪在蘇正跟前,哭著說道:「爹爹,嫣兒求你成全我和雲飛哥哥吧,他雖然是北燕人,可是他並沒有做錯什麼啊,當初娘出事的時候,他還在大魏呢。」

「不行!不管他是什麼人,只要他的血液里留著北燕人的血,我蘇正的女兒就絕對不能嫁給他。」蘇正十分嚴厲的說道。

「爹,可是我已經愛上了他,這輩子除了秦雲飛,我誰也不嫁,您就同意了吧。」蘇嫣兒跪著苦求道。

蘇正看著蘇嫣兒眼淚橫流,心裡也十分心疼。

「你這個傻丫頭啊,他有什麼值得你為他這樣的,剛才他不是還跟那個姑娘拉拉扯扯的嗎?」蘇正放低了語氣說道,唯恐傷著自己的女兒。

「他不是那樣的人,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,剛才是我太生氣了,所以沒有給她解釋的機會。」蘇嫣兒急急的辯解道。

她現在真的是萬分懊悔,明明是商量好了,找個合適的機會,再把這件事告訴爹的,可是現在竟然選擇了最錯誤的時間告訴了他。

無論蘇嫣兒怎麼哀求,蘇正都不同意,最後直接表示,如果他非要跟秦雲飛成親,只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他死了。

「爹!您非要逼死我,你才能滿意嗎?」蘇嫣兒哭著大喊一聲,猛然起身指著蘇正說道:「爹,您想想,如果我娘在天有靈,她會希望看到我們倆因為她而痛苦嗎?」

蘇正愣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你不要提你娘……你喜歡一個北燕人,你還有什麼臉提你娘。」

「我為什麼不能提,我一直想念我娘,如果我娘活著一定不希望我這麼難過,爹你是疼我,可是在這件事上,你只想自己,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!」

蘇嫣兒說完之後,一邊哭,一邊跑了出去。

蘇正看著她的背影,嘆了一口氣,這個倔脾氣啊,跟他簡直是一模一樣的,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起蘇嫣兒小的時候。

小時候的她想要什麼東西,如果要不到就一直哭,不管是威脅還是恐嚇,就非要到不可。

他曾經無奈的跟夫人說道:「這孩子怎麼這麼倔啊,女孩子家家的,脾氣這麼硬。」

蘇夫人看了他一眼,笑著說道:「你還好意思說呢,這個脾氣不是跟你一模一樣,倔強的很,以後咱們啊,只有對她百依百順的份兒了。」

「那可不行,小孩子怎麼能縱容,以後不聽話,是要揍的。」年輕的蘇正還亮了亮自己的拳頭。

「我暗誰敢!我的嫣兒啊,就要對她百依百順,萬千恩寵的養大,誰要惹她不高興,我都不答應!」蘇夫人瞪著自己的夫君說道。

蘇正獨自在書房裡坐了很久,連蠟燭都沒有點,不知道過了多久,突然聽輕輕的敲門聲。

「進來。」蘇正喊了一聲,聲音都有些沙啞了。

房門被輕輕推開,一個清秀的身影推門進來,蘇正以為是蘇嫣兒,等人走近了,他才發現並不是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5章:錯誤時機

77.8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