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章:緊葯令

第428章:緊葯令

往往隨意的話最是傷人的話,聽到秦葉悠毫不在意的話,文如意只覺得對方看透了自己的一切內心,再也待不下去了,轉身就跑了出去。

追風等人恨不得她馬上走,自然不會阻攔她,等人一離開,馬上就把怡然居的大門又關了起來。

這邊的文如意跑出了怡然居,也沒有回清風苑,而是不知不覺的跑出了奕王府。

她一個人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,臉上還帶著未乾的淚痕,衣服也有些凌亂,再加上她一副姣好的面容,大街上的人不免都多看了幾眼。

文如意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周圍人的視線是如何的探究,她的腦海里不斷地回想起來的全部都是秦葉悠質問她的話。

一直以來,她都覺得自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的,她和祁元修有婚約在身,而秦葉悠才是那個插足的第三者,她根本就不配做奕王妃,更不配站在祁元修的身邊。

可是,剛剛秦葉悠的一番話讓她的心裡開始動搖了,秦葉悠說的沒錯,如果當時秦葉悠真的狠下心絕不離開祁元修的話。

恐怕,她也不會真的心甘情願的交出自己為祁元修解毒的,但是,這是她的錯嗎?她什麼都沒有,她只是為自己打算啊?

但是秦葉悠卻說自己的愛會害死祁元修,自己會嗎?

想著事情的文如意沒有注意自己面前的路,就這麼迎面撞上了一個人,頓時只覺得自己的肩膀一痛,接著自己的身體失去重心便要摔倒下去。

就在這時,突然伸出了一隻手臂攔住了她的腰,將她拉了起來,這才避免了一場事故。

文如意嚇了一跳,回過神來就要向人道謝,一抬頭卻撞進了一雙帶著責備的嚴厲雙眸中。

「爹!」文如意驚訝的敢了一聲。

沒錯,撞到她的人居然是她的父親文天雷,要說也真是巧合,文天雷只是出來逛一逛,想打聽一些消息,沒有想到就看到了自己女兒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,便想跟上來看一看這個丫頭是怎麼回事兒。

卻沒有想到,這個丫頭就這麼撞到了自己的身上,還好他反應快,這才沒有讓這個丫頭當街出糗。

「爹,你怎麼會在這裡的?元修哥哥中的毒真的是你下的嗎?你把他怎麼忘記了?」文如意著急的詢問道。

「這些你就不要管了,你放心,爹一定會讓祁元修娶你的,我的女兒才是名正言順的奕王妃!」文天雷說道。

「可是,爹……」文如意還想說些什麼,卻被文天雷一個眼神給制止住了。

「如意,你就安心等著就好了,剩下的事情爹會幫你做的,既然你出來了,爹也就不用去奕王府找你了,這幾天你先不要回去奕王府了,跟爹走吧!」文天雷說道。

「但是爹,元修哥哥他……」

「他你就不用擔心了,知道你喜歡他,爹不會真的傷了他的!」文天雷眼中劃過一抹亮光,說道。

說完這些,文天雷便不顧文如意的反抗,帶著她離開了街市。

之後的幾天時間裡,文如意再也沒有回到奕王府,府里的人也是上下一心,就像是府里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文如意這個人一樣,從不提起這個人。

這幾天的時間裡,祁元修的情況越來越不好了,每天秦葉悠都守在祁元修的床邊,給他檢查身體,研究解藥。

一邊研究解藥,一邊給他注射葡萄糖,祁元修如今一直昏迷不醒,為了保證他的身體機能還好,只能用葡萄糖來維持住。

每到晚膳時分,整個奕王府都暗了下去,怡然居卻燈火通明,秦葉悠趴在祁元修的胸膛上,感受著他微弱卻仍舊強健的心跳,只有這個時候,她才會有一絲的安心。

「祁元修,你答應過我的,會一直一直的保護我的,如今你怎麼睡在這裡不醒來了呢?」

「祁元修,答應我,不要睡過去,我會救你的,我一定會救你的,你也要相信我,堅持下去,不要睡,好不好?等我救你!聽到了沒有,一定要堅持住!」秦葉悠在祁元修的耳旁說道。

這段時間以來,這種話,她每天都要在祁元修的耳朵邊說一遍,一是為了激勵祁元修自己的意識,一方面也是為了告訴自己,絕對不能放棄。

但是,不放棄是一回事兒,該傳來的流言蜚語卻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,奕王府的規矩森嚴。

可再森嚴的規矩,也抵擋不住底下人八卦的內心,沒過多久,奕王爺在怡然居昏迷不醒的消息不脛而走。

頓時之間,整個王府里瞬間陷入了一片人心惶惶之中,奕王府可以說全部都是由奕王爺祁元修一個人撐起來的。

整個皇室看似是固若金湯,但實際上內里的腐敗只有自己知道,這些年來,奕王府經過多次整治已經算是很好的了。

雖然奕王昏迷不醒,底下的人雖然擔憂不已,但還是本分老實的完成自己的任務,當然這也有一部分的功勞是福伯的。

福伯在府里多年,對於這種安撫人心的事情做的得心應手,所以在消息傳來的第一時間,他就做出了應對之策。

不過,即使如此,府里其他的事情還是層出不窮,沒有了大靠山,底下的人難免也會有一兩個刺頭冒出來。

諾大的奕王府,一切事情一瞬間全部都壓在了秦葉悠的身上,好在秦葉悠之前的時候管理過她母親留給她的嫁妝。

否則現在不要說是奕王府的這些事情,她恐怕是一看到賬本就想昏過去的。

好在她的身邊還有婉兒和福伯在幫襯著她,婉兒將府里下面的田地鋪子處理的井井有條,府里的事情福伯也會處理之後,留下幾件大事給她決定。

一時之間,秦葉悠彷彿是體驗到了皇帝的不容易,一個王府都已經如此亂了,那整個國家豈不是更亂,也難怪皇帝會那麼的荒唐了。

如果換做是她的話,恐怕她會做的更加的慌亂的,想到那些,秦葉悠只覺得頭疼,現在看到賬本,她就頭疼。

不過,即使如此,她也沒有絲毫要放棄的意思,這些事情大家也都看在眼裡,自家王爺雖然昏迷不醒,但是還有王妃在。

秦葉悠不知道自己無意識的堅持鼓勵了府里所有人的信心,整個王府一時之間整齊向上,居然也沒有再出現什麼慌亂的情況,反而還有幾分恢復之前蒸蒸日上的情況。

眼看著事情就要越來越好了,天山派卻傳來了一個消息,禁藥令!

文天雷回到天山派,等了幾天也沒有等到奕王府傳來什麼消息,後來一打聽知道奕王府不禁沒有衰敗之相,甚至還越來越好了,怒氣之餘,馬上就下達了對大魏的禁藥令。

不禁如此,他還派出了葉副盟主來宣布這一個消息,還點名道姓的指出禁藥令是因為奕王和奕王妃。

一時之間,祁元修和秦葉悠又處在了風口浪尖上,一個不小心就是萬劫不復。

葉副盟主此刻站在奕王府門外,看著華麗不已的奕王府大門,心裡止不住的冷笑,他特地的來到奕王府宣布這個消息,就是想來奚落秦葉悠和祁元修的。

派出自己的弟子走上前去敲了敲奕王府的大門,然後也不理會小廝的阻攔,直接就闖進了奕王府。

一邊走一邊在心裡冷笑,直到來到大廳,見到了一臉冷漠的秦葉悠,葉副盟主才勾起一抹笑來。

「奕王妃,別來無恙啊!」葉副盟主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「那是自然,在葉副盟主沒有出現之前,本王妃一直過得都很好,只是不知道為什麼,一看到葉副盟主,本王妃就覺得這心口堵的慌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「你!秦葉悠,我勸你不要這麼猖狂,我今天來,可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的呢?你難道就不想知道嗎?」葉副盟主說道。

「哦?是嗎?葉副盟主這麼一說,我還真有些好奇了呢?不知道是什麼事情,居然能勞煩的了葉副盟主!」秦葉悠一邊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,一邊說道。

「哼,秦葉悠,我今天來是來宣布禁藥令的,以後,天門派再也不會給你們大魏提供任何的藥材了,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和祁元修,你們就等著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吧!」葉副盟主說道。

「禁藥令?」秦葉悠眉頭微微的皺起,一副沉思的樣子。

當然,她可不是因為這個什麼禁藥令,她只是擔心這個時候那些葯田和那些孩子們還沒有學好醫術罷了。

不過,這個樣子落在葉副盟主眼裡,卻意味不同,他以為秦葉悠這是害怕了,當即心裡就是一陣的驕傲。

畢竟天門派一直以來都掌握著各個國家的藥材供應,是所有國家都得罪不起的,他們自然會有一些優越感。

「怎麼樣?秦葉悠,現在知道怕了吧,不過,如果你願意離開祁元修跟著我的話,說不准我一高興,就能放你們一馬呢!哈哈哈!」葉副盟主大笑著說道。

也因此,他沒有注意到秦葉悠眼睛里一閃而過的厭惡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8章:緊葯令

78.3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