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:她有一隻小狐狸

第42章:她有一隻小狐狸

有了張太醫這個神助攻,皇上沒有辦法再逼迫祁元修了,狠狠瞪了一眼張太醫。

張太醫只是裝愣賣憨,假裝什麼都不懂。

皇上氣不過,不願意就這樣放過祁元修,冷冷說道:「奕王,到底是什麼人刺殺王妃,是不是你的仇敵太多?這才連累王妃的。」

祁元修冷笑一聲:「或許是吧,臣弟為人正直,不像某些人那麼圓滑,會得罪人也是情有可原,如果葉悠不嫁給我,或許平安一生。」

皇上一瞪眼睛:「怎麼?是你在指責朕?」

「臣弟不敢,只是皇兄當初給我賜婚,自然會想到有這一天!」祁元修說完,然後緩緩起身:「皇兄如此關心本王的王妃,那臣弟現在就要回去探望一下了,北燕的事情,皇上自己定奪吧。」

說完不等皇上拒絕,直接起身就離開了。

北燕使臣一直在旁邊看熱鬧,聽到祁元修要離開,頓時眼睛都亮了起來,他們不怕大魏的皇上,就怕這位大魏的王爺,他走了,一切都好談了。

皇上瞥了一眼北燕使臣溢於言表的喜悅之色,這是赤裸裸對他的蔑視,更加生氣。

重重拍了一下龍椅的扶手:「你們北燕提的條件,朕統統不答應,要想談就讓拓跋鴻自己來跟我談!」

北燕使臣喜悅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。

祁元修快馬加鞭回到奕王府,臉上的擔憂之色,在走到梧桐苑的時候已經看不出來,他閑庭信步踏進梧桐苑。

秦葉悠正躺在軟塌上,跟婉兒還有綠蘿說着什麼話,笑意盈盈,溫軟動人。

祁元修在門口默默的看了一會兒,然後才走進去,婉兒反應快,立即跪下說道:「見過王爺……」

綠蘿這才反應過來,趕緊跪下行禮,祁元修淡淡的應了一聲說道:「都起來吧。」

婉兒起身之後,就自動的往外走去,綠蘿還傻愣愣的站在那裏,婉兒輕嘆一口氣說道:「綠蘿,你不是跟我要個繡花樣子嗎?跟我來,我去給你拿吧。」

綠蘿一臉茫然:「繡花樣子?我怎麼……」

婉兒已經拉着她的手往外拖了,意識到她要說什麼,重重的握了一下她的手:「你這丫頭,怎麼這麼沒記性。」一邊說着一邊拚命給她使眼色。

綠蘿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連忙高聲說道:「哦哦哦,我想起來,我們這就去拿吧……王爺,您請隨意吧。」

婉兒幾乎想要把她打暈拖出去了,終於把綠蘿連拖帶拽的弄走了。

秦葉悠也是一臉無語,有些尷尬的看着祁元修,這兩個人丫頭也太明顯了吧。

祁元修嘴角帶着笑意:「你這兩個丫頭,都是有趣,都隨你!」

這話乍一聽,好像是在誇獎她,秦葉悠心裏微微一喜,可是稍微一回味,怎麼感覺這話好像並不是什麼好話!隨機又豎起眉毛:「王爺這是在取笑我?」

祁元修笑而不語,在她的旁邊坐下來,柔聲問道:「沒事了?」

他平時很少這樣靠近她,今天靠的這樣近,他身上的淡淡香氣若有若無的飄過來,笑起來的樣子更加俊美,眼眸深邃,聲音低沉有磁性。

秦葉悠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些空白,反應過來之後,看着他有些戲謔的眼神,臉色一紅,扭過頭不去看他,心裏暗想自己剛才的模樣定然十分花痴吧。

為了不讓這尷尬的氣氛繼續,她決定趕緊找個嚴肅端正的話題來說說。

「我沒事,多虧追風及時趕到,但是我覺得這件事很蹊蹺。」她說道。

「蹊蹺?你怎麼覺得蹊蹺的,說來給我聽聽。」他帶着笑意問道。

「什麼人會同時刺殺我和秦明源兩人?秦明源明明中的不是什麼特殊的毒,可是就連太醫都查看不出來,王爺,您說這還不蹊蹺嗎?」

秦葉悠把自己所有的疑問都說了出來,祁元修神色平常,似乎並不驚訝。

「有什麼蹊蹺的,有人想要逼你出手而已?誰讓你的醫術那麼厲害的?」祁元修說道。

秦葉悠嘻嘻一笑,不由自主靠近他,笑着說道:「王爺這次是真的誇我的吧,嗯,我的醫術確實挺厲害的。」

祁元修看到她這個模樣,也忍不住笑了一下:「我剛才說的話,重點是這個嗎?」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:「看來我還得再靜養一段時間了。」

兩人相視一笑,知道對方都已經明白過來了。都是皇上惹的禍。

秦葉悠為祁元修醫治腿,這件事雖然保密了,但是再去北疆的時候,人多嘴雜,難免有人發現端倪,皇上於是起了疑心。

秦葉悠是秦尚書的女兒,他的女兒為奕王治好了毒,自然對皇上不利,於是連帶着,皇上對秦明源也有意見了。

於是故意派人給秦尚書下毒,逼着秦葉悠出手為他醫治。

看到她已經把事情看明白了,祁元修微微放心,恐懼來自於無知,她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,就不會再害怕了。

「那你打算救還是不救呢?」祁元修隨後問道,現在太醫院的人都說沒救了,聰明的大夫只要去號脈,就會明白是怎麼回事,沒有人敢醫治,只有秦葉悠了。

她管或者不管,都有充足的理由。

「我會救他,但是也不會那麼輕易的救他。」秦葉悠沒有猶豫,直接說道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,並未問她為什麼,而是問道:「你可有把握?」

秦葉悠頓住了,沒有立即回答他的問題,而是反問道:「王爺,您不怪我多事?」

祁元修靠近她,輕聲說道:「做的漂亮一點就行,不要讓我失望。」

秦葉悠不太習慣他這樣靠近她,微微後仰,大言不慚的說道:「定然不讓王爺失望。」

祁元修笑了,他就知道秦葉悠不像面上那麼乖巧溫純,她表現的像只小貓,其實是一隻狡猾的小狐狸。

秦葉悠又開始「坐月子」,整日躺在床上吃吃睡睡,活動範圍僅限於梧桐苑,無聊到了極點。

這一日早飯後,她正在院中溜達,突然聽到婉兒說道:「王妃,大少爺來了。」

秦葉悠愣怔一瞬間,茫然問道:「哪個大少爺?」

婉兒愣了一下說道:「就是咱們單家大房的少爺啊。」

秦葉悠立即在腦海里搜尋,想起一個面色冷淡的少年,好像跟她並不是很熟絡的樣子。

不過既然找上門來,又是單家的人,她自然得接見,於是趕緊回到屋裏做虛弱裝,讓婉兒把人請進來。

在秦葉悠的記憶中,單家老夫人有兩個兒子,大房從政,二房經商,她對這兩個舅舅印象都不太深刻,其實幾乎都整個單家都不怎麼印象深刻。

娘親去世后,秦家怕單家人來搶秦葉悠娘親的嫁妝,幾乎斷了她跟單家的來往,在楚美月的挑唆下,秦葉悠對單家人也沒有好印象,僅有的幾次見面回憶,好像都不怎麼愉快。

秦葉悠着實有些好奇,單家大少爺來找她有什麼事?

單平庭走進來的時候,秦葉悠直覺眼前一亮,看來印象中那個冷淡的少年長大了,倒是一表人才,長身玉立,面色清秀。

「表哥,好久不見了。」秦葉悠微微施禮。

單平庭見到她,也是一愣,昔日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少女,竟然變得這樣溫婉有禮,穿着打扮也是清新雅緻,不像之前那樣俗氣。

「表妹客氣了,祖母聽說了你遇刺之事,心裏着急,讓我來探望一下表妹。」單平庭說道。

原來是單老夫人派他來的,秦葉悠頓時沒有那麼戒備了,直接說道:「讓祖母擔心了,我現在不方便出去,勞煩表哥跟祖母說一聲,葉悠很好,等回頭會親自上門像祖母請罪。」

單平庭點了點頭,淡淡的說道:「我會把話帶到的,葉悠,你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。」

他記得小的時候,那時候姑母尚在,帶着葉悠回娘家,他很喜歡姑母家那個粉粉嫩嫩的小妹妹。

可是姑母去世后不久,再見這個表妹時,她就變的十分惹人厭了,沒有一點規矩。

其實祖母讓他來探望秦葉悠,他本是不願意的,可是他不想讓祖母難過,只能勉為其難打算來走個過場。

沒有想到這一見面,發現她竟然像是換了一個人。

秦葉悠自然明白他的疑惑,只能再一次甩鍋解釋道:「表哥,以前我也是無奈,在秦家,我為了生存,不得不那樣,否則我也活不到現在。」

單平庭沒有想到她如此坦白,想到他曾經聽到的那些傳言,她的好婚姻被妹妹搶走,出嫁時沒有一分嫁妝等等,原來如此。

單平庭冷情的臉上浮現出一層怒色,說道:「表妹,秦家不珍惜你,還有單家,你應該早點跟我們說,單家雖然不如奕王府權勢大,但是也不會讓人欺負你至此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2章:她有一隻小狐狸

7.6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